2016年12月9日 星期五

Plaque 牌匾

為加拿大防癌協會設計了十個牌匾(plaque),嘉獎多年來為Cops for Cancer  Tour de Coast 付出時間和努力的義務工作人員,他們服務年資最長的是十五年,最短的也有五六年。亦有一位是曾經2014年和2015年参與車隊,在2015年車隊行進的第一天,突然倒地,經現場搶救後死裏逃生的,他現在是車隊籌劃委員會的中堅份子。


老雨用了十多年参與過程,收集了有些是自己影的,有些是轉自隊友在網上交流的照片,用視窗Window Photo Viewer 內兩個很簡單功能程式 Print Mircosoft Office Picture Manager ,將照片加編加字和照片重叠、更改大小量度和加光加色,制成了這些初稿,然後將初稿在網上傳送給本地一家有名的文具店 Staples ,它便按老雨的呎吋要求將初稿編印在油畫布上。


以前學用Photoshop做過一些很皮毛改相技巧,隨着放下了攝錄機後,幾年沒有沾指,今次偶然重拾,不難,但要將以前學的套用在Mircosoft 的軟件上,用起來却先要喚醒自己的腦袋,也好,這可以是防止腦袋過早退化的方法。




Adrain這位威風澟澟的是車隊 Road Boss,自2011年開始参加義工行列,他本身是位温哥華市交通警員,他是全隊在行進間的指揮官,在隊中不管誰官階比他高,也要聽從他的指揮,這就是紀律。




Bob,他的祖父輩早年從中國來加拿大参加建設橫加鐵路;是位Paramedic(救護員),由2010年開始加入車隊,多年擔任captain(隊長),明年60歲退休,會参加車隊Training  TeamTrainer(訓練員)




Carla,温哥華市女警,2009年車隊隊員,翌年轉為義工加入策劃委員會,專職負責统籌在車隊出發前籌款工作,在車隊行進時,駕駛一部Advance Vehicle (先遣車),在車隊未到達另一目的地前,通知對方車隊將會到達時間和預先安排車隊抵達時的其他事宜




Dayne,温哥華市警員,是個 Swat「鐵甲威龍」,2009年開始参加車隊,七年來每年都参與,近四五年擔任隊長一職和策劃委員會成員,而每年個人籌款都超標完成。上面的照片是每年「玩新丁」的指定活動:假裝說拍集體照,一、二、三,站後排的舊隊員將水照頭淋在前排新丁身上,很有趣



Desiree,温哥華市女警,2013年開始與她的好朋友兼拍擋 Carla,在車隊行進時在先遣車工作,聯糸每一個目的地負責人,和車隊完成當日行程,收車時負責分配旅店休息住房



DonDave,是義工年資最深的两位,他們未退休前是溫哥華市交通警員,2002年開始便加入義工行列,當車隊行進時負責在各路口封路,確保車隊安全和暢順,Don2009年開始主Road Boss職務至2012退休,Don是一位策劃天才,負責策劃2010年温哥華冬季世運會的運動員和政要的護送路線,表現非常出色。他和Dave是工作上拍擋,也是很深交的朋友,他們退休後還回來参與顧問工作。在車隊出發行進間,他們駕駛Rider Care服務車跟隨着車隊,提供小吃、食水和管理隊應用的衣箱。在Rider Care車頂上加了一個大喇叭,沿途播放動聽音樂歌曲,為隊員消解沉悶




Elizabeth,温哥華市女探員,2006年開始加入為隊員,翌年因患癌需要接受治療,2011年重新上車,多年為隊長一職亦是策劃委員會成員,是一位很堅强的女性及非常好的車手,2016年也是Training Team的其中一位Trainer




Jeff,西温哥華市警員,就是上文提及的在2015年車隊行進間突然倒地的那一位,他經過心臟手術後基本上是痊癒,經過自己面臨死亡的經歴,他知道生命價值,也知道挽救生命的重要,特別是對兒童患癌研究,所以他在未完全復完便加入策劃委員會,負責籌款工作。牌匾上的女孩子是當日参與救他一命的Paramedic  Jackie,她2016年也参加了成為車隊成員




Julien,原是 BC Ambulance Services的三粒花,坐寫字樓的官員,20102011年参加車隊,後轉加入策劃委員會,主理行政,2015年開始為委員會經理。年青有為,兩年前捨高職轉投警隊,現服務於温哥華運輸線路警隊,從警員從頭做起,難得的有志氣




Mark,西温哥華市交通警察,認識他時2011年,當時他参加護送車隊工作,沉默寡言,2016年是他参加義工的第六年,亦是他警務工作由警員晉升為隊目,到現時是個警長,在生活中,由單身到結婚(是2014年車隊其中一位同是西温哥市女警),2016年已是人家的父親,另一個孩子也正等着面世




看了這麽久,是否少了一位?誰?啊,你是說老雨嗎?今年是第十二年参與,能得別人認同,能將自己所懂和有限的能力回饋給社會,經己是老雨最大的光榮,還求什麼?況且,這些牌匾都是老雨一手策劃設計,為使得牌匾人得到驚喜,只得防癌協會一位負責車隊事的經理和老雨知道,老雨亦沒有理由去設計一個代人家來多謝自己,對嗎?咭咭!


記得在雅虎時代,寫了一個三十多集的「武俠小說」絕代双嬌之冰火對決,當寫到約二十三、四集,有一位網友,經已忘記是誰,好像是「花前、月下」的其中一位月兒姑娘,她留言說:「雨導,看你寫的故事,就好像親耳聽你說一樣的親切。」希望你還有這種感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