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6日 星期日

無題即是題


   (網絡圖片  感謝!)

無題即是題


看了老雨寫了兩篇香港的時政,厭了吧!莫說是你,老雨自己也厭了!無時無刻,在香港總感覺有擁黨愛國的、反共唾國的兩股勢力在角力,香港市民相信也受不了這幾千或幾萬人,在社群中無事生非,無中生有,加上傳媒渲染,小事化大。的確有些事是確實存在和發生過,但是絕大部份是基於個人的立場或利益,這等「當事人」和「有心人」將事情無限擴大,來個戈培爾「將謠言說一千次便成真理」的反應,弄得香港無日無之的在一個鬥爭之中。有人說是梁振英一手做成的,這點老雨不想爭議,不過如果大家細心想一想這句話耳熟能詳,近年來不知聽了幾百上千遍,這是個戈培爾反應,很自然便將事件標簽化,久而久知,講的不需負責,聽的更無條件接受。有些明事理善思考的群眾,明知此說不對勁,但又能做些什麽呢?上街直說遇不同道者,輕則被人家「問候」高堂,重者被人家「人肉搜查」將家中貓貓狗狗也掛上城頭,為明哲保身,乾脆做個「消遙派」,這也正常,有道「眾事莫理,眾地莫企」是個相當合理的想法。

人有一個共通點,是「良知」,良知是心底深處一個辨別是非黑白,判斷真善邪惡的功能,但往往會被極端的愛和極端的恨掩蓋着,人便以自己為中心的胡作妄為。近日立會事,港台在「講清講楚」節目中訪問曾鈺成先生,主持人有自己一貫以來「立場」作風,他問曾鈺成先生「如果立法會褫奪了該兩位議員資格,怎樣向他們的選民交待?」這句話有三個人埋沒了良知,前兩者是引用以前侵華日寇卑劣語言,再一次踐踏我整個中華民族,女的讀中國國名時,她三次將 Republic  of China 讀成 refxxking of chi la,這有良知嗎?她即使不認同這個是她國家,外國人也不會用這樣字眼來形容別人的國家。這位節目主持用既定立場「質問」曾鈺成先生,難道讀這麽多書,大學畢業的節目主持,聽不明也不知道這兩位議員說的什麼嗎?良知何在?

曾鈺成沒有正面回答這個問答,不徐不疾的說:「要人家交待就不如叫他們先向選他們的選民交待吧!」


本來這篇想用題是「香港別天真吧!」寫的是老雨對香港自回歸以來的看法,以舒近日心中鬱結,適逢上文所要寫的和近日在別人的網誌上讀了一些回應,難受啊,便拉扯胡說寫這篇。先說「香港別天真吧」:香港「一國兩制」名目上是存在,是指生活上,聲色犬馬黃賭毒,這些是現在的特區政府由港英接收的遺產,不是梁振英一手做成,亦非最近「國師陳雲」所說,港英移交香港主權時,香港是「完好無缺」。但實際上「一國兩制」從另方面經己不存在,一是經濟上,內地的經濟比香港的資本主義還要資本主義。科技和社會發展由與香港同化甚至超越。本來是最後還保存着的法治,由「東北發展」「國民教育」到「政改佔中」,前兩者曾蔭權軟弱無能,貪求小利,息事寧人,助長了對抗特區政府勢力,至香港政改佔中,硝烟四起,驚醒了北京,本來對不太信任的梁振英,另眼相看,主要是在他不賣賬的硬朗作風,有承担和被倚重力。反觀梁振英的確處事比前兩任優勝得多,他「飛」了曾德成也不怕把關立會主席曾鈺成跟他抬扛,外面揭他「黑材料」,絕不解擇,最終贏得北京信任。與此同時,北京政府開始「關注」香港政策,而特區政府多致力於覓地建屋,民生方面,這是一個「巧合」的分工,不需要說得太明白吧!


老實說句,今次的「宣誓」事件導致特區政府入稟法院要求司法覆核,是絕對沒有和不需要向中央人大呈請釋法,因為中央早已「接手」香港的法治去向,而且配合得天衣無縫。有人早已叫出口號「香港法治已死」,如果他真的早已知內情而並非以此恐嚇港人的話,他真是個「先知」。在這次的「宣誓」風波中,有人大聲疾呼,「梁振英無恥!」「共產黨無恥!」不過香港有一班人比梁振英、共產黨更無恥,對嗎?



最後這段說說老雨心中鬱結,是痴人的自言自語吧!看了博友的留言:點解有啲中國人移民至特別擁黨愛國? 空談愛國主義這一條遮羞布在作怪。原來移了民的人會給人家這樣看!甚至有說:「移民是對共黨的不信任,否則何須走!(註:要是不走的,應該是信任共產黨的吧,對嗎?)....擁護中共, 其實是自卑心重....以外籍人身份去愛中共,只是買多個安全保險,必有利可圖....特別是對其下一代,反正不會真正受中共清算,何樂而不為!」雖然這些留言不是針對老雨,但也算是移了民的一份子,看了真的難受!


沒錯!老雨很早以前寫過一篇名「恐共」的文章,和「老鼠也移民」很清楚交待了老雨移民的原因。移民前長期在國內工作怎會不知香港回歸後,港人治港是不可能的,老雨不是先知,其導因本來認為中央定必派駐很多要員在政府主要職位上指指點點,怎料是先「港人亂港」繼而「京人治港」(註:目前的治是整治,如果沒成効則統治的治)。後面的幾則是基於立場和言論自由,加上是些極無稽的推論,而老雨從不為黨、國歌功頌德,與老雨無關。不過這一竹竿打一船人是否過份了些?


再說「空談愛國主義」,中國人只可愛「兩個」中國的其中一個,對嗎?愛海峽的南端,很容易被人誤解是「台獨」,愛海峽的北端,人家說你「擁黨愛國」,做海外孤兒真難做!那先聽老雨講一個故事:


1981年至1987年間,在星加玻總理李光耀滑漩下,兩岸關係有緩和走向,加上當年逃台老兵嚷着要返大陸終老,當年總统蔣經國和紅色中國的很幾位領導人曾在莫斯科受教育,也參加過共產黨,與中國領導人淵緣頗深,蔣經國安排了一個秘密使者保持著與大陸的聯繫。這個人叫沈誠,他曾在台灣「國防部」預備幹部局擔任過蔣經國的侍從參謀,退役前官階為陸軍少將,後來到香港經商。沈誠多次秘密與中國接觸,受到鄧小平、楊尚昆、葉劍英、鄧穎超等黨和國家領導人的接見。有次當與楊尚昆會面,談及兩岸問題,楊尚昆對沈誠說﹕「告訴台灣同胞,你們可以反共,但千萬不要反華!」


國父孫中山先生之所以成為辛亥革命時期革命黨人公認的領袖,最根本的原因在於他是一個高尚的、純粹的愛國主義者。正如他在《和平統一宣言》一文中所宣示的那樣——“(孫)文,愛國如命!這句話是他的自白,他整整四十年為中國崛起而奮力拚搏的事實,充分證明了這句響遏行雲的話語決非言過其實。愛國,是他一生事業的出發點與歸宿。
  
難道國父說愛國如命是愛當年的滿清王朝、或是軍閥割據的民國嗎?他愛的是中華民族!絕大部份移了民,還有鄉土之情的中國人的愛國主義也是跟國父一樣,愛的是中華民族!

(疾筆而書,若有誤謬之詞,錯植白字,請原諒)

雨中淋 寫於温哥華凌晨四時擱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