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24日 星期四

陰謀奸計



一個玩弄女性、欺騙感情達到個人目的、見利忘義,愚弄香港市民的人渣,一朝竟然成為了反共民主的偶像,在公眾面前大爆「政治黑幕」,現在還有人提這政治炒作嗎?幾個月後,梁游宣誓風波也跟着這樣的謝幕


讀了網友 Red Yellow 最近的一篇博文,有很大的感觸,這位.... 一位與老雨「立場」不同「政見」各異的網上朋友,洪兄(Red yellow 下同)在博客引用了自由黨榮譽主席田北俊先生替梁游作出的解釋:「但是,為什麼痛罵梁游的人,不肯聆聽,不肯了解一國兩制,是變緊樣?不肯探討,「講港獨」是「辱華」抑或是「愛港」?」(「講港獨」是「辱華」抑或是「愛港」?喂!田先生,游小姐在宣誓講港獨(Hong Kong Nation)和辱華(Chi la)和"F"全個中國的言行,這是愛港嗎?)老雨給洪兄寫了一個回應,闡明老雨對他的觀點的不同角度的看法,老雨始終的立場是「以事論事」,梁游之事今天發生便以今天的事來議論,如果要說中共的滔天罪行來為梁游辯護,這不合法理原則。還說會從不同角度去寫一篇,宣誓風波的兩位主角,在他們的宣誓過程中,是否用一個辱華的方法來反共,是否就是背後一個「抗議的真正目標」,及關於青年新政內,梁天琦,梁頌恆和游蕙禎三人之間在宣誓事件中是誰「出賣」誰,以港事論港事。


要說這次風波,要先從梁天琦的故事說起,當青年新政派出梁天琦參加立法會選舉,被取消參選資格,有人說是政治審查,違反人權等等。寫文章最難起個頭,以下也會在梁游事件談及,就由這點開始吧。

老雨記得在一九六六年一月,當時是十七歲半,投考香港警察,一切頗為順利,如果所有審查、體格都合格的話,年滿十八歲便可以入學堂做個男子漢。當時港英政府對紀律人員的政治審查,是由警隊政治部查新人組的CID負責,投考者要填報除個人資料外料外,還要填報父母兄弟姊妹的一切資料。有一欄使人觸目的是問投考者的父輩於一九五六年時(九龍雙十暴動)的有關情況。表格的末端是要提供兩個對投考者熟識的「資詢人」。某日政治部探員用了一整天時間「押」着當年的小雨到新界禁區尖鼻咀水警基地,找了小雨其中一位資詢人,再到北角找另一位資詢人,核對小雨提供的資料。港英時代要投考一個警察職位在政治篩查何其嚴格,有朋友因為家庭內或兩位資詢人有在左派機構就讀、工作,這份申請便取消資格,這是否算是政治審查,違反人權呢?美國的CIA FBI更不話下,連加拿大也攪出個大笑話:有位服務多倫多市十多年的消防員,轉職到多倫多皮爾遜國際機場,政府花了半年時間對他包括政治審查,而對敘利亞難民則中門大開深受國民評擊。



一座大厦的立案法團,都希望能保持法團的利益不會因法團成員個人行為而受到傷害,是一個很自然的定律,所以有甄選成員資格。國家、政府都是執行法紀的機構,當然不容許有破壞或分裂國家的的行為,幾乎世界任何一個國家,這種行為是列為「叛國」,有叛國行為的人可以從政嗎?。老雨的前幾篇殘民幾次提及「香港人別太天眞」,亦指出種種端倪,中央在佔中事件後,越來越關注香港在政治方面的事務,特區政府主要事務是處理社會民生。一國兩制還存在嗎?正如田北俊先生說是一國兩制「變緊樣」,基本法上面寫的是「高度自治」並非全面自治,中央對香港關注當然是順理成章,況且是有一些有心人散播「港獨」言論,繼而立黨結社地挑戰中央政府,觸動了北京的神經,究竟是誰先惹誰,是有心人下的毒手要香港市民買單。



再簡說梁游宣誓事件,大家相信也聽厭了,老雨只想說清楚:「為什麼痛罵梁游的人,不肯聆聽,不肯了解一國兩制,是變緊樣?不肯探討」,從老雨的角度看;比方說老雨與人結了怨,對方恨老雨入骨,有和事者從中調停,唯對方見面一開口使粗言穢語,"F ""F"剷晒老雨全家,這樣的條件和空間下還可以聆聽、了解和探討嗎?有心人說的是「痛駡梁游」,好像作俑者是受迫害的人,是苦主,這是不是本末倒置,是非不分呢?


中國在國策上可以修正為「建設一個有中國特式的社會主義國家」,如果要把「香港一切乎合基本法規定」有何難度。


在宣誓事件中,梁天琦、梁頌恆和游蕙禎三個人的政治壽命完全付諸東流,原因很簡單,因為梁游失去了議席之後,將來根本不可能再參與選舉,以他們宣誓時的「辱華」、「播獨」言行,就算再報名參選,結果也只會和梁天琦的遭遇一樣,被選舉主任取消資格。即是說,這「青政三人組」今生要再次成為尊貴的議員已經絕對無望。在坊間並留傳了一說,是梁天琦陰謀奸計送「青年新政」一程;此話怎說?老雨往youtube、網台等找這樣話題的資訊,最容易找到的是黃毓民,炒蝦擦蟹大駡梁游怎樣背棄「熱普城」,怎樣冇腰骨,其言詞粗口爛舌不堪入耳。反之黃毓民很愛惜(錫)梁天琦,他說﹕「天琦係叻仔,叫咗佢簽咗張聲明,入立法會咪得囉,衰咗至話Plan B(即改由梁游參選)」,而另一位仁兄,黃台仰20151月由美國民運基金出資支持下創立本土民主前線)「無私顯見私」地說,「支那論」並非他們提出,而是游蕙禎團隊自己想出來,根据youtube網台影像所見,游蕙禎的議員辦公室黑板上,的的確確寫有Chi laRefxxking of China



「青年新政」這次一鋪清袋,它與其他非建制派政黨組織不同,「青年新政」完全沒有根基樁腳,只靠所謂政治明星效應,和戴耀庭一手策劃的雷動計劃做就而成,現在政治新星變成「小學雞」,「青政」其興也勃,其亡也忽,關鍵人物正正是宣誓風波後一直不露面的梁天琦。沒有梁天琦,「青政」不可能取得兩個議席;但正是梁天琦在宣誓風波中耍陰謀奸計,結果送了「青政」一程。出事後在網台上,黃毓民駡梁游一個狗血淋頭,旁有人說(老雨孤陋寡聞,不知是他的名)C是青政的首席顧問梁天琦倡議。他認為在宣誓上搞事,不必付出任何成本,因為可以重新宣誓,所以勸梁游要在宣誓上「盡情表演」,以顯示兩人堅定的「港獨」立場。在梁天琦游說下,梁游決定在宣誓上玩嘢,及後游蕙禎的女助理更想出以「支那」來取代「中華」,再加插粗口,他們的算盤是首次宣誓被拒,再宣誓不玩嘢便沒有問題。結果卻玩出火,掀起了軒然大波。事後,連反對派支持者也同聲批評,梁游急急請梁天琦出來聲援,希望他發動「港獨派」支持兩人。但此時,梁天琦卻拒絕表態,不發一辭,及後更離開香港不理會「青政」的求援。梁天琦顯然是為了隔岸觀火,坐看「青政」受盡千夫所指,其目的就是待「青政」收檔之後,他再出來取而代之,重新成為「港獨派」的龍頭,並派出C隊參與補選。這就是梁天琦的如意算盤。



其實,自「青政」勝出選舉之後,梁游就開始對梁天琦感到不滿,梁天琦不單要求顧問這個「太上皇」職位,更要求「青政」為他提供資源,甚至在大事上要聽他意見。這叫梁游情何以堪?所以近幾個月,梁游已開始對梁天琦敬而遠之,甚至故意與他保持距離。梁天琦也知道「青政」想過橋抽板,奈何兩人是議員,自己無權無勢唯有忍氣吞聲,向記者說自己不會參與「青政」的議員辦事處。終於,他在宣誓事件上看到機會,並向梁游獻上「獨計」,但針對的不是對手,而是梁游,將他們推上政治風眼,四面楚歌。如此,他才有機會取而代之。可笑梁游愚不可及,被梁天琦算計得手,現在議席沒有了,人和錢都沒有了,最開心的是誰?




坊間傳聞、網台傳說,可信性有多高,見人見智,唯空穴來風、來必有因, 相信你、我和榮譽主席田北俊先生都很明白梁游宣誓事件的背後是什麼一回事,但基於立場和在政治上角度不同看法,表達不同的看法而巳,而老雨的角度看來梁游只不過是做一場既無知、無耻的失敗表演。看了得啖笑,想落使人惆悵。


上文部份資訊、材料及圖片,取自多個網絡,感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