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19日 星期六

港獨毒港

港獨毒港

老雨並非「先知」,對港人港事沒有先洞悉的超能力,前篇曾經寫過現時形勢,港獨、自决抬頭,自佔中後中央與特區政府開始作具體的政治、民生分工。特區政府專注民生經濟,減小與泛民在政治上磨擦爭拗,但凡政治紛爭,北京政府先開腔表態。今日見星島日報刊全國港澳研究會副會長劉兆佳一篇報導,哈!居然老雨行先了一步,劉先生苟同了老雨這個觀點。



劉兆佳料中央更積極處理港事
 2016-11-20
    

劉兆佳形容,目前已到了「中央與反對勢力的決戰階段」。


(星島日報報道)宣誓風波最終導致人大釋法,全國港澳研究會副會長劉兆佳出席電視節目時形容,目前已到了「中央與反對勢力的決戰階段」,香港對國家安全造成的問題愈來愈大,《基本法》二十三條立法變得愈來愈不重要,中央未來在重大問題上將採取「更積極手段」,包括向特首發出行政指令,甚至由中央替香港立法。他又指,中央會要求未來特首及其班子更好地負起維護國家安全和穩定社會的責任,並推動社會和諧,以減少港獨聲音,中央也會跟特首並肩作戰,在香港事務扮演更積極角色。

劉兆佳認為,香港自回歸以來,反對勢力不斷壯大,香港現時已到了「中央與反對勢力的決戰階段」,而這場政治決戰在未來數年都難以避免,直至兩者在一國兩制問題上拉近距離。他指國家分裂是敏感的課題,他認為台獨、藏獨的活躍分子會拉攏香港的港獨人士,形成一股勢力,中央為展現維護領土的決心,在國家安全問題上不能表現軟弱,因此中央對香港的態度只會更強硬。

他直言,在今次人大釋法後,《基本法》第二十三條立法變得愈來愈不重要,因為一旦香港出現威脅國家安全的事情,「中央不會待香港二十三條立法後才出手」,而是會採取各種手段處理,「人大釋法也可,中央政府向特首發出行政指令也可,甚至在香港立法也可」。

劉兆佳又指,中央覺得香港對國家安全造成的威脅愈來愈大,形勢亦愈來愈緊張,因此中央會要求未來的特首及其領導班子,要將中央重要的關注及中央在香港事務上扮演更積極的角色考慮在內,能「更好地負起維護國家安全和穩定社會的責任,更好地推動和諧,以減少港獨及其他分離主義出現的機會」,而中央亦會和特首「並肩作戰」,而非純粹「推他出來自己搞那麼簡單」。
對宣誓風波,劉兆佳認為中央不單要港獨分子不能在立法會立足,而是要「順勢清理立法會秩序」,釋法只是「中央強硬對待一些它認為不合理的政治現象的第一招」。他指若立法會作為從屬中國的權力機關都反對中央,中央將難向十三億人民交待,而有人在立法會藉機挑釁中央,即使人數少,但「在原則上﹑道德上﹑感情上,他(中央)都接受不到」。





好了,是什麼促使和深化「中央更積極處理港事」呢?是香港法治「已死」,為什麼不是「司法已死」而是「法治已死」呢?在地球村內,沒有一個地方比香港司法制度這樣的自主,剛卸任的曾特首被提上了法庭,期間在控罪中多加控一項;特區政府曾被譽為最優秀的前政務司司長許仕仁唧噹入獄,大富大貴的新鴻基地產聯席主席郭炳江及若干高層亦牽連被囚。可以說在世界上暫時沒有一個司法機關有這樣高的獨立自主權。但又為何既然有這樣强悍的司法,香港法治會「死」呢?是因為司法界、法律界內有大部份是港英遺臣,舊政府奴化門生,他們有為財立命的、顛倒是非的,也有姑息養奸的,還有如李大狀這些出賣民族尊嚴、向英美乞憐的漢奸走狗,即使有更好的司法制度,法治有何道理會不死呢?近日看法庭新聞,一位日本女模特兒未申報在港拍AV,違反入境條例被重判入獄兩個月,反觀前學民思潮召集人黃之鋒、學聯前秘書長周永康及學聯前常委羅冠聰前年九月廿六日晚發起「重奪公民廣場」行動,攀爬圍欄及呼籲集會人士擅闖封閉的政府總部東翼廣場,其後更激烈的政治事件,拉開「佔領運動」序幕。香港眾志主席羅冠聰被裁定煽惑他人參與非法集結罪名成立、秘書長黃之鋒參與非法集結罪名成立、以及學聯前秘書長周永康參與非法集結罪成立。黃之鋒被判80小時社會服務令、羅冠聰120小時社會服令。由於周永康下月將赴倫敦政治經濟學院修讀碩士課程,未能履行服務令,故判他入獄3周,緩刑1年,這不是一個天大的笑話嗎?還有佔中作俑者戴教授還是道遙法外,遙控「港獨」在港發展,這是不是法治已死呢?



提起港獨,很不有趣的事,不過有幾點大家要留意,一是:本土民主前線梁天琦日前於印度達蘭薩拉,出席第11屆族群青年領袖研習營,並與達賴喇嘛會面兩小時。這個研習營是世界倡「獨」的集訓營,內有台、港、藏、疆獨活躍份子,而達賴是鼓吹分裂中國的所謂「宗教精神領袖」。

二是:「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和紐約大學世界歷史系碩士生敖卓軒,向《華爾街日報》投稿講述「自決」立場,文中聲稱港人要爭取自決權,「挑戰現行憲法的合法性,不應再跟隨中央政府的遊戲規則。」身兼香港眾志黨秘書長的黃之鋒星期三(1116日)在華盛頓出席美國國會及行政當局中國委員會CECC的活動時,國際社會有「關照香港」的道德責任


此君從政無望,轉向立志成為新一代的漢奸走狗


三是:香港本土派議員游蕙禎、梁頌恆被奪去議員資格,游蕙禎今天在臉書上表示,中國政府已違反「中英聯合聲明」,希望英國介入、促使中方履行承諾。

游蕙禎表示,中國政府日前「解釋」基本法104條,藉此褫奪民選議員之職,此舉或使中英聯合聲明失效,余遂去信英國求援,信件現已送抵英國外交部。




老雨很絕對的相信,如在前幾篇「無題即是題」說,香港一國兩制名目上是存在,是指生活上,聲色犬馬黃賭毒,這些是現在的特區政府由港英接收的遺產,不是梁振英一手做成,亦非最近港獨「國師陳雲」所說,港英移交香港主權時,香港是「完好無缺」。但實際上「一國兩制」從另方面經己不存在,一是經濟上,內地的經濟比香港的資本主義還要資本主義。科技和社會發展由與香港同化甚至超越。本來是最後還保存着的法治,由「東北發展」「國民教育」到「政改佔中」,前兩者曾蔭權軟弱無能,貪求小利,息事寧人,助長了對抗特區政府勢力,至香港政改佔中,硝烟四起,現時進化到「港獨」抬頭,磨刀霍霍,驚醒了北京,中央政府開始「關注」香港政策,而特區政府多致力於覓地建屋,民生方面,這是一個「巧合」的分工,不需要說得太明白吧!釋法,小意思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