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9月16日 星期五

黑金下的民主




黑金下的民

立法會選舉經已塵埃落定,但很多奇怪現象使人大惑不解,多位穩守立會議席多年的議員,不管是泛民或建制,被「自决派」和「港獨派」這股第三勢力攆於立會門外,即使他們可能會經是拉布者,反施政者,起碼上比新入選的第三勢力議員在市民心目中,比那伙無名小輩名氣高得多。有機會奪取議席的青年新政游蕙禎,就多項政策議題遭社民連的吳文遠嘲諷游蕙禎連「生果金」金額亦不清楚;民主黨的袁海文針對青年新政政綱中提到要「開發香港天然氣」,質問她香港有甚麼天然氣,游蕙禎未能回答問題,只表示香港不應倚賴內地供應能源,但這樣無知的人是被第三勢力集團有計劃有預謀扛上議會椅子上,看了下面的文章,很清楚地能知道這個第三勢力集團的計劃、步署、組識和運作,它有统一的指揮部,具體的分工和動員,是一場盜竊了真正民主的陰謀。其最高指揮者事後還說,「將情況估計得不準確」,後面的一句沒有說的是「否則我們會奪得更多議席」


【真相大白】
為何完全無任何地方工作而能
當選議員?

由於科學通訊的發達,本土派和獨派根本不必有太多的助選團隊,負責建立地區的樁,更加不必上街派發單張,不必有選舉政綱。只要有人出龐大的金錢,預先建立好一個專門適應於選舉的網站,提醒所有“聰明選民”,晚上八點之前,不要投票,然後把票源儲蓄起來,根據臨時情況,作出“放棄”和“力保”的處理,發放出給選民,就立即可以改變選票的流向。香港大學的民意調和戴耀廷的“雷動”計畫,是一個有長遠計畫並且長期運作的選舉機器,從2015年開始,通過發動“佔中”,就進行了一次又一次的“公民投票”,後來又發動了“香港大學事件公投”,每一次“公投”都積蓄了十萬計智慧手機號碼,到了選舉當日,就可以發揮最大的用場。


戴耀廷、黎智英、鐘庭耀這三個人,同美國的關係相當密切,他們就是選舉配票計畫的操盤手。他們一早就不斷隔日發佈稿件和新聞,通過互聯網,介紹什麼叫做“雷霆救兵”,什麼叫做“滾動的民調”,怎樣把候選人進行分類,什麼人必然會勝出,什麼人勝算穩定,什麼人處在邊緣當選位置,必須給予“雷霆救兵的支援”,什麼人已經票,什麼人根本沒有機會當選,可以不投票。所以,反對派的整個選舉計畫,根本就不必宣傳什麼政綱,只是不斷地大力鼓吹“港獨是香港的出路”,“香港基本法有言論自由,就必須有討論港獨的自由”。“如果港獨候選人被剝奪參選資格,香港今後就沒有自由投票的權利”,所以“要維護自由投票的權利,就要參加做聰明的選民”。


圖控制選舉結果
這種互聯網干預選舉運作,在2015年的區議會選舉已經出現,一些“傘兵”平日根本就不必經營地區,只需要組織網路和社交的群組,就可以在區議會選舉中,不斷在網上抹黑建制派候選人,就可以
襲成功。民建聯的立法會議員葛珮帆、鐘樹根,就敗在葉榮、徐子見的手上,所使用的就是這種互聯網軟體。

這次立法會選舉,黎智英通過黑金政治,控制了香港的反對黨,讓他們有七個人退選,易如反掌。緊接著,投票當日發揮了互聯網選舉軟體的作用,就出現了晚上選民大排長龍的特殊景象。選舉事務處,過去是按照每小時大約六百人的投票速度設計票站場地大小和工作人員的數目,現在“雷霆救兵”到晚上九點半以後才擠擁進入票站,人數多達兩三千人,所以就出現了淩晨兩點半才結束投票的奇怪現象。


黑金政治臨時決定候選人退選,剝奪選民投票的權利,控制選舉結果,明顯是違反選舉條例的。通過投資驚人的選舉軟體機器,為某些人進行選舉和配票的安排,也違反選舉公平的原則。選舉條例規定了選舉經費的上限,但是,利用群組發放什麼人沒有機會當選,叫選民應該放棄,其實是使用了非法的手段,阻撓某些候選人當選。外國勢力已經明顯地、粗暴地通過黑金政治,操縱了香港的選舉結果,推動香港走向獨立,香港今後永無寧日。


這是香港當前最大的危機,特區政府有必要對這次幕後安排退選事件、煽動投票給“港獨”候選人的事件,依法進行調
,防止再有類似的事件發生 !      摘錄自「沉默之聲」網頁




看了這篇,市民沒察覺下,很多事實在選舉前後經已浮現出來,這場是一場沒有硝烟的角逐,在這些事實面前,老雨前望香港前境,不禁吸一口涼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