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6月30日 星期四

戈培爾效應





東方之珠完美融合了都市叢林與亞熱帶自然叢林。攝於香港九龍獅子山。

鳴謝 (本作品來自<你的觀點>,國家地理雜誌中文網,探險家精神圖片)





戈培爾效應

如果你熟識近代世界歴史,你會記得這位歴史人物 瑟夫·戈培爾(Joseph Goebbels18971029194551日),德國希特勒納粹時期的國民教育與宣傳部部長,希特勒逝世後接任總理不久隨即自殺,擅長講演,被稱為「宣傳的天才」。


什麽是「戈培爾效應」?

「重複是一種力量,謊言重複千遍就是真理。這就是“戈培爾效應”。一些非常重要的社會規律和生活法則,隱藏在複雜的社會現象之中。掌握它們,會幫你發現事物真相,更深刻地認識社會和人性;合理運用它們,許多複雜和疑難問題會迎刃而解。」



這位宣傳的天才,他當然給了世界戰爭災難,但戈培爾的「名言」,却給世界不管是民主還是獨裁社會,在宣傳上成為「金石良言」。他留下的名言很多,以下只是節錄了部份,如果要將之濃縮,就是這簡單的一句
重複是一種力量,謊言重複千遍就是真理

“我們的宣傳對像是普通老百姓,故而宣傳的論點須粗獷、清晰和有力。”

“真理是無關緊要的,完全服從於策略的心理。”

“我們信仰什麼,這無關緊要;重要的是只要我們有信仰。”

“宣傳的基本原則就是不斷重複有效論點,謊言要一再傳播並裝扮得令人相信。”

“群眾對抽象的思想只有一知半解,所以他們的反應較多地表現在情感領域。情感宣傳需要擺科學和真相的束縛。”

“如果撒謊,就撒彌天大謊。因為彌天大謊往往具有某種可信的力量。而且,民眾在大謊和小謊之間更容易成為前者的俘虜。因為民眾自己時常在小事情上小謊,而不好意思編造大謊。他們從來沒有設想編造大的謊言,因而認為別人也不可能厚顏無恥地歪曲事實……極其荒唐的謊言往往能生效果,甚至在它已經被明之後。”

“宣傳是一個組織的先鋒,宣傳永遠只是達到目的的手段。”

“宣傳如同談戀愛,可以做出任何空頭許諾。”

“即使一個簡單的謊言,一旦你開始了,就要到底。”

“謊言重複千遍就是真理。

“人民大多數比我們想像的要蒙昧得多,所以宣傳的本質就是堅持簡單和重複。”



以上的「名言」,用不着粗言穢語,也不用詛咒人家般潑婦罵街,只需要重覆又重覆的將個謊言.... 等一等,應該是說非事實重覆又重覆的炒作。香港時政也如是,逢政必反的黨派、組織及個人,不單在行為行動上重覆炒作政治謊言,而在他們的腦袋中也重覆又重覆這些謊言去說服自己。



舉例說;張德江訪港,一班「香港眾耻黨」的人在高速公路企圖攔截張德江申述訴求,他們當然被拘捕和凝予被起訴。其中黃痴瘋保釋後口若懸河的告訴記者﹕「香港政府動用六千警力、公安、國安,鎮壓我們向張德江提出訴求。」黃痴瘋就是經常指黑為白,淘醉在自己的謊言之中既痴又瘋的人。沒錯香港真的是用六千警務人員去保護和保持張德江行程安全,他是代表中央政府、中央人大來訪,六千警力並非專為防範「香港眾耻黨」而設。同一時間到訪日本的美國總統奥巴馬,日本是動員了二萬軍警保護,同是國家元首級,香港用員只是日本的三分之一。黃痴瘋經常淘醉在自己編作的「大話」之中,如戈培爾所說「我們的宣傳對像是普通老百姓,故而宣傳的論點須粗獷、清晰和有力。」正藉銅鑼灣書店事件,黃痴瘋加上「公安、國安」有啥問題,社會上不是傳聞中國公安跨境執法嗎?動用六千警力也順理成章有公安、國安吧,黃痴瘋正是這樣的大話精!



說大話精..... 這位林榮基先生真當之無愧,利用人家婦女犯案還厚顏無恥說對人家真心相愛,那他家中元配糟糠又如何?被拘留待查時得到的「優待」和「有限度」自由,說成被迫害,這都一一被國內民眾和涉事李波先生揭發,這位文化敗類竟然被選為今次「民陣」七一遊行的領頭人,簡直是沾污了整個遊行的意義。



另一個還在炒作的是「特事特辦」,三位公民黨的港龍航空小姐少爺,向法庭申請司法覆核。在法律上(雨中先生是法律白痴),案未判時被告是無罪,審判時,一切疑點利益是歸於被告,但社會中經已汎濫着「謊言重複千遍就是真理」這個戈培爾效應,事件更冠上「特事特辦」的帽子,不過人家有一張嘴,怎樣說也可以,你奈何嗎?




香港真的變了,報館辭去一個編輯、商業機構取消一名歌手合約,這些民間事都成政治事件,什麼也是政府不對,特首不對,連一塲大火導致兩位消防人員殉職。有人罵政府官員「死咗去邊」叫人家「仆街」「死鏟」,如果政府官員在火燒得熊熊時出現,又會否被人說「抽水、打卡」。前些日子歌手黎明先生辦一個演唱會,但因為用的布帳物料不過關,導致在演唱會前幾小時被叫停,黎明面對以千萬元計的損失,可以說是一鋪清袋,在you tube上看見他極懊惱,每句說話都有一個「粗口」助語詞,不過他自己在未解決問題前,黎明曾三度將自拍道歉片段上載「臉書」,表示「我們會盡最大努力去搶救」,又稱「是我們的責任!請不要說政府部門不是!



這才是能願意承擔的獅子山精神!




2016年6月9日 星期四

Cops for Cancer Tour de Coast

今年是我参與的第十二年,路程仍是九天共九百多公里,不同之處是隊員是倍增了,由200214位,到2016年增至37位。幸好,十二年的服務得到別人信任,況且今年多了兩位機械師,所以能空了我出來在另一崗位上發揮作用。甚麽動力推動我一年復一年的参舆, 我告訴你們一些小故事…



我會回來為你們彈结他

 第一次参舆是2002年的事, 在一次會議上, 加拿大防癌協會介紹了目前使患童重拾自信的一個營地, 是楓樹嶺( Maple Ridge)的快樂時光營 ( Camp for good time ), 這個營地專供患童在暑假内住宿, 有很多義工為他們提供康樂和輔導, 很多患童都能在羣體生活下互相鼓勵和支持而回復自信心。一位在那裏工作的義工說, 有一位康復了的男孩子, 他每年都回到營地, 在晚間營火時間彈结他。 每次他離開時, 他總是說: 我會回來為你們彈结他。 如是者七八年了, 男孩子成了年青人, 某一年的開始, 他不再來了, 義工們一年一年的等着, 最後知道他不幸再患癌病。但他那開朗的笑聲和美麗的结他聲仍然在營地上嚮着!



你心中在笑

 是2003年的筹款活動, 一位駐列治文市的女警, 米雪爾到我工作的店, 準備取該年她用以参舆筹款活動用的自行車, 但當時高大健碩的米雪爾穿着全套警服, 是很難試坐在為她選定了的自行車上, 我在货架上取了一條單車褲給她, 她從更衣室走出來, 上身還是穿着警服, 下身穿着單車褲, 光着脚丫子, 左手提着靴子, 右手搭着警褲和提着手槍和装備帶,一副怪模樣。 她看見我便喝道, 不准笑! 我說, 我没有笑。 她很認真地說: 你心中在笑。 就在七百多公里旅程的第二天, 我們由班比頓(Pemberton)返回威士拿(Whistler), 再向士哥密斯(Squamish)進發時, 經過接近百公里的旅程, 隊員們發现米雪爾有點不妥, 隨隊的救護員將她扶上救護車, 後來更宣布她不能再继續旅程, 並建議她馬上見醫生, 為她的安全决定讓她的家人在士哥密斯把她接走。 第三天車隊由士哥密斯出發抵逹馬蹄湾渡輪碼頭( Horseshoe Bay), 準備乘搭渡輪到陽光海岸(Sunshine Coast)。 米雪爾一身皇家骑警红色禮服站在她的警車旁, 等着車隊的到来。米雪爾的肺部因大量運動而有損傷, 所以不能再作劇烈的運動, 她流着淚擁抱着其他隊友, 她因為不能完成自己的承诺和使命而掉淚。 隊友們都忙着爭取時間休息, 米雪爾獨自坐在自己的警車裏, 我輕輕的坐在她旁的乘客座上, 我見還是眼红红的, 便說; 那天你來我店子的時候, 我看見你那怪模樣, 心中真是在笑。她在我肩膊上打了一拳然後大笑地說; 我知道!

2004年, 米雪爾調離列治文往卑詩省北部一個小鎮當主管, 她開車幾百公里返回温哥華為2004年車隊做後勤, 每日旅程完结後把隊員的汗臭衣袜收集了, 拿去洗衣店清洗焗乾, 翌日可以穿著, 在旅途中為隊員加飲料。在渡輪上走上船橋向全船乘客廣播介绍筹款活動… 旅程完畢那一天, 隊員們經過七八天的旅程都很勞累, 趕緊的收拾準備回家。 米雪爾正準備踏上幾百公里的歸途, 她看見我, 趕忙跑過來擁抱着我, 然後推開小許, 看着我, 好樣說, 不知何時才能有機會再見。
今年的旅程在寶華河(Powell River), 遇見一位2003年的隊員, 從他的口中知道米雪爾經己當了警長, 主管一個鎮的警務, 结了婚和有了兒子。在這送上遥遠的祝福!



Why me?
 2009的旅程的最後两天, 車隊主要在列治文市和温哥華市巡迴探訪社區和學校。 晚上, 列治文社區在一家教堂的禮堂設為車隊做筹款活動, 参加的有三四百人, 很多不同的筹款項目, 有人捐禮品作義賣, 亦有50/50的抽獎, 也有付費的自助餐, 列市和温市的市長, 政要, 警察局長都出席, 主持人風趣幽默, 一派愉快歡樂氣氛。防癌協會邀請了一位患童的家長上台講話, 她說, 她的女兒Nikki六歲開始便和癌病搏鬬, 接受過無數次的電療和化療, 每當抽骨髓的時候, 她的痛楚叫唤聲能震動全間兒童醫院。 就在有一天的晚上, Nikki 接受完一個治療, 躺在病床上, 母親準備離開回家, Nikki有氣無力的手拉着她母親的衣袖, 望着母親, 痛苦的問了一句: Why me? (為什麽是我)全塲三四百人静得連針掉在地上也可以聽得到, 過了一會, 偶尔聽到有人飲泣。

 是因果嗎? 是業報嗎? 要是我自己也不知怎樣向一個年僅六歳的小女孩說得清楚, 何況是她自己的母親。台上的女士輕輕抹去淚水說: 現在請我的小天使Nikki 上來! 一位婷婷玉立的少女, 帶着輕快的脚步跑上台来, 她經己十四歲了, 而且完全康復!



旅程最後的一天

 2009的旅程最後的一天, 幾天来都下着雨, 又濕又泠。 車隊根本上不可能停留, 因為停下来的話, 隊員便很容易着涼, 己經超過九百公里的路途, 隊員們的確很疲乏, 但他們都知道為了保持體温, 他們不能停下来。 在菲沙街(Fraser)的一段上坡, 很多隊員經己筋疲力盡, 但他們仍不放棄, 車隊還是很慢很慢的爬坡, 有些隊員用手推自己的大腿去協助大腿往下踏下去, 一下一下的推。 我参舆過不少的單車比賽和接觸過不少的一级單車運動員, 可以說, 未見過有車手有這樣的鬥志, 何况這是一羣是未經訓練的普通踩單車人! 有一個個子很小的女孩子(温哥華市警), 她的單車是2008用過的舊車, 加上幾天的雨水, 轉速有故障, 她懇求我說: Kent, 我不能在最後一天沒有我的單車啊, 你可不可以帮我? 我說是可以, 不過她只可以用固定的幾個轉速, 比較吃力。 如是者, 她就是咬緊牙根完成全部旅程!  在告別時, 我問她: How is my girl? 她笑着答: I always be your little girl.   



這位便是當年的小女孩,2012年結婚產子,湊巧的協助接生的竟然的是雨中夫人
(噢!老雨當年真是肥腫難分)



今年隊員共37位,昨天是第三次集體練習,上了一段頗長和頗斜的山坡留影



去年曾因隊員心臟病倒地,参與搶救的救傷員,今年跟我們一起去為患癌兒童籌款



老雨今年除了仍是Head Mechanic外,也是Training Team成員,又指手劃脚了





2016年6月1日 星期三

閒來提筆



閒來提筆

本來想以「視窗的強盜行為」為題,想一想又似乎過份了一點,不過前兩天真是給「視窗」氣得七竅生烟。事緣視窗的 Window 10 面世以來,雖不至惡評如潮,但坊街傳聞此版本問題多多;視窗新產品往往如是,以前的產品如上世紀九十年代中期的 Window XP 很穩定,迄今還有很多捧場客,最近視窗發稿說不再支援 Window XP,很使目前還使用畧舊型號或32 bit 機的朋友好真失望。接着的 Window Millennium EditionWindow Vista 便一蟹不如一蟹;直至 Window 7 出現,視窗挽回多少面子,穩定及加入的搜索功能非常了得,很得用家擁戴。接着的 Window 8,噢!簡直沒有人再提...... 最大問題是亞 8 是設計用於螢屏點擊(touch screen ),如果用家沒有可點擊的螢屏用亞 8,要手提滑鼠在螢屏上點擊,這不是最風趣的事嗎?雖然這個缺點解決了,但在整個操作對於用慣 7仔或 XP的老手,一時間不知怎樣去找本來是垂手可得的位置。很簡單舉個例是經常要用的 Control Panel ,老雨花了半天,翻開所有資料夾,才在Window System那一欄內找到。



好了!去年Window 10面世,其實是亞的更新版,如前所說亞8 冇人提,可知有誰願意去更新替換本來用得暢順的 7仔呢?當然沒有太多人啦!視窗有見及此,出奇謀推銷,而導致老雨的電腦癱瘓(應該說是手寫板癱瘓)了幾天。大半個月每次開機會收到視窗的訊息說,免費給老雨的電腦「升呢」Window 10,老雨當然毫不考慮...... 「咪攪我」!每次第一時間關閉這個訊息,角力過了不久,視窗的强盜行為來了,視窗給老雨一條訊息說「何時何日」會給老雨的電腦「升呢」。咁都得!



老雨當然誓不低頭,繼續與之角力即捕即解,又頂回了個多星期,這强盜仍不甘心,每次關機時通知老雨說「請勿關機、有一重要更新上載」。用電腦這是很平常的事,老雨幾乎信以為真,險些中伏。以為逃離魔掌;上星期某天,用機後趕着做晚飯,一時忘記了關機,Window 10 乘機入侵,將老雨的電腦顯示改頭換臉、面目全非,老雨發現時經是為期已晚。好!人是可以學本來不懂的東西事物,老雨反正認命輸了,就得花時間來學習怎樣使用10仔,最要命的是10仔咭咭奸笑之餘,順便話過老雨知,「有些舊功能不能使用」,這就是老雨藉以與大家溝通、對話、聯絡,用了五、六年從沒有問題的手寫板。這還了得!當時心想有兩個選擇,第一是更換能適合 10仔的手寫板(聽見10仔咭咭奸笑嗎?),第二是堅持到底,「冚」砰爛剷機!(啊啊!10仔惨叫咯)



如果更換手寫板,新的不太貴但不耐用,記得雅虎時期,老雨寫「絕代雙嬌~冰火對決」,七萬多字寫花了三塊手寫板不能再用,後來抵住肉刺買了一片光感手寫板,寫了三萬多字的「人在欄柵處」和六萬多之的「孤高城‧雨中家」。不管老雨筆尖多笨拙粗劣,這手寫板仍然風釆依然,為老雨道出心中之言。即使老雨有求知欲望,和要克服10仔的好勝心,但要老雨放棄如斯好板,真是此可忍孰不可忍,一於剷機!



大家用電腦都知道,要剷機不是難事,難是難在要做很多的電腦內的一切資訊備份,剷機後要重新上載貯存,機內的所有軟件功能要重新安裝,所需時間心思甚長。幸好剛完成了為一宗教團體,做一個四十週年晚會場刋的發稿校對編輯排版一脚踢工作,有些閒餘時間。


遲些日子會放多些時間在每年一度警察籌款活動( Cops for Cancer),今年多了兩個隨隊的機械師,老雨升格為 Head Mechanic,不單這樣,還當了訓練員 Trainer。要教人家,老雨當然要操 fit 自己,近這兩個月老雨差不多隔日練車,由每次三十公里,提升到到六十、八十公里,過去的長週末個人練習突破一百公里(四小時半)。積極和堅持下,不單是力强了,體形也結實纖瘦了。上次的集結練習,中段休息前上皇后公園一段斜坡,66歲的老雨一鼓作氣,「咬」着開路的警察電單車不放,放丟所有二、三十歲的隊員在後面,第一個到終點。不過到終點前的十多米,真的知道老雨老了,看來老雨要攻堅上斜。2016年是老雨服務車隊的第十二年,加拿大防癌協會送了一件很鮮艶奪目的單車戰衣給老雨,老雨接過戰衣衝口而出:「is it my honor」,在場眾人亦衝口而出說:「Kentyou earn it



有冇留意老雨件戰衣個衫袖特別短及很緊身,是臨時給老雨,忙中有錯,竟然是件女裝中碼,咁大個人都係第一次着女人衣裳,咭咭













咭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