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5月19日 星期四

毋忘國耻 還看今朝

毋忘國耻  還看今朝

兩三個月前看了一段美國下屆總統選舉新聞,奧巴馬為支持自己的政黨,宣揚自己政績時意氣風發的說﹕「現在世界上出了問題的國家,不是到北京或莫斯科求助,而是來我們的華盛頓。」說時洋洋得意,但他忘記了20072014年間,全球金融危機時,美國也同時陷於「次按」經濟危機,世界各國包括美國一窩蜂的跑到中國尋求協助。特別是美國,中國持有美國國債近一萬三千億美元,是美國最大的債權人,如果當刻中國拋放大部份美債,美國定必經濟崩潰。近年美國經濟好轉,但奥巴馬總統上台後,還是要不斷走訪中國,安撫中國別放美債



美國人既要與中國搞好關係,但又脫不下「國際警察」的外衣,總是要在國際社會上做大亞哥,近年聯手與日本、菲律賓、越南、印尼等小弟國,在我中國南海撩事鬥非。菲律賓還告上聯合國海牙法庭要求訟裁。如果中國還是在任人貽辱宰割的年代,便好像1919年那時喪權辱國,將南海領海權給美國在東南亞的小頭目瓜分,將中國的釣魚台島嶼拱手奉獻給日本。想當年日本和俄國在中國領土上開戰,歴史上稱「日俄大戰」,中國人生靈塗炭,俄國戰敗了跟日本簽和約,却要中國割地賠款給日本,這不是豈有此理嗎!



如上篇所說,中國是一個多災多難的國家,老雨直不諱言說,毛澤東是將中國從苦難中「解放」出來,但又將中國在權力鬥爭中折磨得死去活來。但他有一段說話,高瞻遠觸,道出我中華民族鴻鵠之志,老雨佩服:「我們中華民族有同自己的敵人血戰到底的氣慨,有在自力更生的基礎上光復舊物的決心,有自立於世界民族之的能力。」中國外交部長王毅斬釘截鐵斷言的說,南海是中國固有的領海不能改變,不會參加也不會承認海牙法庭的訟裁。還警告美國,他們別以確保南海「自由航行」為名,達到確保南海「自由橫行」的目的。



想一想…中國幾百年的積弱,今天這位東方巨人終於自立於世界民族之林。沒有錯!新的中國成立六十多年,出現過很多很多人為災難,有人誇張的說,中國成立至改革開放,從三反五反到文化大革命,包括六四事件,被殺害、壓迫、餓殍而丟掉性命的中國同胞是第二次世界大戰死亡人數的總和,這點老雨有保留,不過會同意一點是,中國立國以來長期以一個所謂「以階級鬥爭為綱」,人民長期處於對不同階層的、不同政見的,有一種鬥爭敵對和仇視,使中國的成長劃上深沉的污點。但新一代領導層經已懂得,報喜不報憂這些「共八股」一定要以實事求是、實說實話來替代,因而中國政治的陰暗面「貪」和「腐」也同時暴露出來。中國的貪腐問題和世界列强一樣,但較他們嚴重,新一代領導層從最重要的層面﹔中央開始整肅,不論官多高、權多大,一個個落馬,連手掌軍政槍竿子的「軍老虎」也跑不了。只有這樣才可以防止中國走上1919年的「回頭路」。



說香港…香港不是也在走着新形式的鬥爭嗎?黃痴瘋之流堂而皇之的說這是對社會的承擔,老雨看來是跟當年紅衛兵運動不分伯仲,由佔領運動開始到最近的九龍暴亂、一些極個人的「爭取民主」理念,使社會蒙受一場不可估計損失的內耗,最後主角登場﹕「港獨」。



要知道每有爭議都是「兩頭小、中間大」;兩個極端的人數很小,中間立場不定,或「冇意見」「冇所謂」,羊羣効應跟大隊的佔最大多數。如果說這班如黃痴瘋之流,「有書唔讀有工唔番」死心塌地去反政府攪港獨,加上一些收着公帑,「有會唔開逢政必反」的犯民垃圾議員是一邊的極端,人數有多少?一千人吧(老雨估計沒有這麼多),以香港人口比例佔多少?是一萬分之一點四強。以這麽少的人數去把持了香港未來前程,未免有點搞笑,不過這是的確如此。



為何這班人能如斯霸道,是因為香港的司法太寬鬆了。香港崇尚司法獨立自主,沒有錯,法律是為公正而立、無可置疑,但有人的因素存在,由人去演譯,有人的偏見和立場。衝擊立法會,用硬物敲破玻璃門,連賠幾千元都不必,只判社會服務令。服了吧!另一點是梁振英早年前提醒香港市民,香港的亂是有外來勢力參與,他們更明目張膽在公眾場合「接頭」,不相信?這很正常吧!公眾人物與美國領事會面,不過不難使人想到見面背後的目的。





圖中兩人是美國領事館人員,剛與梁天琦、黃台仰等三人會面後,返回使館


(星島日報2016310日報道)
前天報道,本土民主前線的梁天琦與本民前發言人黃台仰及一少女等三人昨午三時許,與兩名懷疑是美國駐港總領事館人員見面。黃台仰接受《星島日報》查詢時僅表示,與誰人見面屬私人事,毋須向公眾交代。但他昨日接受《蘋果日報》訪問時承認,對方是美國駐港總領事館職員

《星島日報》前天報道,梁天琦、黃台仰等三人,在金鐘太古廣場的Cova餐廳內,與兩名外國人會面約一個半小時,會面期間部分內容以普通話交談。黃、梁先後離開,留下兩名外國人結帳,兩名外國人其後回到美國駐港總領事館。黃台仰昨終承認,對方是美國駐港總領事館職員,約他們傾談,是希望了解本土理念,過程中沒談及選舉。黃又指,與不同界別的人交流很正常,「除了中國,甚麼人都會見」。

剛才說;「兩頭小、中間大」,黃痴瘋這邊小的一頭經常以全港市民代表姿態發表煽動發言,你看了後,你認為他是代表你嗎?學民思潮前召集人黃之鋒表示,「一國兩制」已名存實亡,在中國主權下無法實現民主自治時,趨向「港獨」是無奈的選擇,又認為應由香港自行決定前途。

黃之鋒與團結香港基金顧問劉炳章出席同一電台節目時,被對方質問是否支持「港獨」。黃之鋒回應指,如果在中國主權之下,香港未能實行民主和自治,趨向「港獨」是無奈的選擇,認為應該進行全民公投,自決香港的前途問題。

說,香港主權移交,並無經過港人民意授權,因此應在2047年前由香港自行決定前途重申港人有香港前途的自決權,中共必須正面回應港人的訴求,而非視香港人自決的熱切呼聲如無物




上面的黃痴瘋,難怪當年他反國民教育,他其實要上上課,讀一讀中國歴史,知道什麼是國耻!認真考慮一下什麽才是對社會的承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