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3月24日 星期四

好學生好老師好校長








先看看一篇關於「好學生」的文章報導:

主題: 黃之鋒﹕好學生重新定義 坦承有讀寫障礙 獲首屆司徒華獎
2012930

【明報專訊】一場國教科風波,讓香港人認識到一群90後年輕人的超高能量,「學民思潮」召集人黃之鋒無論在國教論壇抑或公民廣場,都表現出一種不屬於15歲小伙子的成熟。但有誰會想過,他曾經因為天生的讀寫障礙,小學默書「滿江紅」,上了中學,背書仍然要靠母親幫忙。

「司徒華教育基金」昨舉行首屆「好學生好老師」頒獎禮,這名社運新星榜上有名,顛覆了傳統好學生的定義,「好學生不一定要有5**,又或要替學校出去比賽拿好多獎。好學生是用學生的身分,於社會上承擔責任。」黃之鋒

教協創會會長司徒華去年去世後,教協為繼承他「有教無類,扶攜弱小,以生命影響生命」的精神,成立司徒華教育基金,舉辦「好學生‧好老師表揚計劃」,昨日舉行第一屆頒獎禮。今次計劃有133人獲提名,最後選出6名好老師和9名好學生,每人獲得1萬元獎學金,提名人亦可獲3000元。


9名好同學之中,除了有憑堅毅意志克服自身健康、種族困難的學生,近年活躍社會運動的黃之鋒亦榜上有名。獲學校老師提名的黃之鋒,在分享會上承認自幼患上讀寫障礙症,「小學時的默書全部不及格,好多錯別字,讀默時寫第一行,會突然跳默到第三行」。

之鋒說,小學時和媽媽參與讀寫障礙兒童親子班,嘗試減輕障礙症對學習的影響,但到了中四,背默還依賴母親從旁協助,「中四要背默《再別康橋》,我叫阿媽和我一起背,(分數)都是及格多少少」
學業成績欠佳仍獲得表揚,黃之鋒說,對「好學生」能得到重新定義感到高興,「好學生是用學生的身分在社會上承擔責任,成為一個社會公民,一樣可以發聲表達意見」。


說,反國民教育科是個很好的學習過程,「初成立學民思潮反國教還以為是困局,會無人理會,到最後民意大象終於出來了」。除反國民教育科有成績,黃之鋒亦樂見身邊的中學生由以前的政治冷感,到現在許多人關心且明白自己是社會一分子。

說,經歷如此種種,「學民思潮是我最好的OLE(學校課程中的「其他學習經歷」)」。


作為學民思潮召集人,黃之鋒站在最前線吶喊,昨在頒獎禮上,他特別感謝父母在背後默默支持,「多謝神給我一個這麼好的媽媽」。黃媽媽昨日亦有到場觀禮,繼續默默支持。



很欣賞文中用這句「顛覆了傳統好學生的定義」,是讚嘆還是貶斥,各自理解好了。老雨本不認識司徒華老先生,但曾有機會和幾位朋友與司徒老先生在加拿大見過面,談了一個晚上,當時很覺得老先生善惡分得很清、很相信老先生反對當時泛民議員提出的「五區總辭,五區公投」是個正確決定。泛民當時的計劃,根本不能把辭職補選變成真正的公投,只不過藉個名目騙人騙己,司徒老先生對應為不應為立場很明確。如果老先生還在的話,會頒這個好學生獎給黃同學嗎?老雨想萬萬不會。

什麼是「好學生」,是否如黃同學說的「在社會上承擔責任」,這是一個很抽象的說法,首先看看黃同學所作所為,對社會有貢獻嗎?老雨偏見的說,有!他為香港學生做了一個「好學生」的形象,就是破壞法紀,衝擊執法,非法佔領禁錮的「紅衛兵」行為。他的確要承擔社會責任,如果香港法律是公平、公正和司法獨立的話,老雨肯定說,黃同學定必被判入獄去承擔自己所作所為的後果責任。


「好老師」?既然黄同學能入選「好學生」,那麼那位参加以粗口諧音為名政治組識的「粗口女教師」,和教唆佔中的戴副授亦應能分一杯羹,但他們沒有,他們也是和黄同學如一理想,理應也是「作為一個老師,在社會承擔責任」而得獎。


再看看一份關於一位「好校長」的報導   2016322

學生攔座駕向吳克儉遞信 校長讚好學生不欲追究

教育局局長吳克儉,上周六到伊利沙伯中學舊生會湯國華中學出席校慶活動時,在座駕上被過百中學生及校友包圍請願要求接信,但吳一直在車內腳玩電話,完全無視學生訴求。該校校長朱國華昨日在電台節目中,就大讚事件中的學生是好學生,更為他們感到驕傲,亦不打算追究


朱國華表示,校方事前一日才得知有學生想向局長遞信,並已設立表達意見區,不同當時情況迅速升級,校方已盡力保障學生安全。他指,包圍局長座駕的學生都是好學生,不認為他們犯下大錯,亦不打算向他們追究。對於局長當日的處理手法,他則表示難以評論。

而當日身穿熱血公民上衣的中三學生陳國軒就表示,當日只是穿黑色衣服示威,又強強調事件屬學生自發,沒有任何校外及政黨人士幫助。



「禮義亷耻」這位校長可稱絕一,的確是位好校長,有「禮」:請教育局局長來出席校慶,有「義」:招呼周周,有「廉」:明知有學生要示威遞信不蔽惡,但很「無耻」沒有預早通知而坑了吳局長於困愴。事後還洋洋自得地在螢光屏前說「好學生、好學生」。



再過幾年後,傳統好學生的定義可能更顛覆,「好學生」的定義再不是十優生、再不是在科技、醫學上得到成就、再不是品德高尚有文學修養的知識青年,而是揹着書包滿腦子以個人理想而踐踏法紀掟磚放火的街頭流氓。好老師和好校長們,你們想一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