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3月24日 星期四

好學生好老師好校長








先看看一篇關於「好學生」的文章報導:

主題: 黃之鋒﹕好學生重新定義 坦承有讀寫障礙 獲首屆司徒華獎
2012930

【明報專訊】一場國教科風波,讓香港人認識到一群90後年輕人的超高能量,「學民思潮」召集人黃之鋒無論在國教論壇抑或公民廣場,都表現出一種不屬於15歲小伙子的成熟。但有誰會想過,他曾經因為天生的讀寫障礙,小學默書「滿江紅」,上了中學,背書仍然要靠母親幫忙。

「司徒華教育基金」昨舉行首屆「好學生好老師」頒獎禮,這名社運新星榜上有名,顛覆了傳統好學生的定義,「好學生不一定要有5**,又或要替學校出去比賽拿好多獎。好學生是用學生的身分,於社會上承擔責任。」黃之鋒

教協創會會長司徒華去年去世後,教協為繼承他「有教無類,扶攜弱小,以生命影響生命」的精神,成立司徒華教育基金,舉辦「好學生‧好老師表揚計劃」,昨日舉行第一屆頒獎禮。今次計劃有133人獲提名,最後選出6名好老師和9名好學生,每人獲得1萬元獎學金,提名人亦可獲3000元。


9名好同學之中,除了有憑堅毅意志克服自身健康、種族困難的學生,近年活躍社會運動的黃之鋒亦榜上有名。獲學校老師提名的黃之鋒,在分享會上承認自幼患上讀寫障礙症,「小學時的默書全部不及格,好多錯別字,讀默時寫第一行,會突然跳默到第三行」。

之鋒說,小學時和媽媽參與讀寫障礙兒童親子班,嘗試減輕障礙症對學習的影響,但到了中四,背默還依賴母親從旁協助,「中四要背默《再別康橋》,我叫阿媽和我一起背,(分數)都是及格多少少」
學業成績欠佳仍獲得表揚,黃之鋒說,對「好學生」能得到重新定義感到高興,「好學生是用學生的身分在社會上承擔責任,成為一個社會公民,一樣可以發聲表達意見」。


說,反國民教育科是個很好的學習過程,「初成立學民思潮反國教還以為是困局,會無人理會,到最後民意大象終於出來了」。除反國民教育科有成績,黃之鋒亦樂見身邊的中學生由以前的政治冷感,到現在許多人關心且明白自己是社會一分子。

說,經歷如此種種,「學民思潮是我最好的OLE(學校課程中的「其他學習經歷」)」。


作為學民思潮召集人,黃之鋒站在最前線吶喊,昨在頒獎禮上,他特別感謝父母在背後默默支持,「多謝神給我一個這麼好的媽媽」。黃媽媽昨日亦有到場觀禮,繼續默默支持。



很欣賞文中用這句「顛覆了傳統好學生的定義」,是讚嘆還是貶斥,各自理解好了。老雨本不認識司徒華老先生,但曾有機會和幾位朋友與司徒老先生在加拿大見過面,談了一個晚上,當時很覺得老先生善惡分得很清、很相信老先生反對當時泛民議員提出的「五區總辭,五區公投」是個正確決定。泛民當時的計劃,根本不能把辭職補選變成真正的公投,只不過藉個名目騙人騙己,司徒老先生對應為不應為立場很明確。如果老先生還在的話,會頒這個好學生獎給黃同學嗎?老雨想萬萬不會。

什麼是「好學生」,是否如黃同學說的「在社會上承擔責任」,這是一個很抽象的說法,首先看看黃同學所作所為,對社會有貢獻嗎?老雨偏見的說,有!他為香港學生做了一個「好學生」的形象,就是破壞法紀,衝擊執法,非法佔領禁錮的「紅衛兵」行為。他的確要承擔社會責任,如果香港法律是公平、公正和司法獨立的話,老雨肯定說,黃同學定必被判入獄去承擔自己所作所為的後果責任。


「好老師」?既然黄同學能入選「好學生」,那麼那位参加以粗口諧音為名政治組識的「粗口女教師」,和教唆佔中的戴副授亦應能分一杯羹,但他們沒有,他們也是和黄同學如一理想,理應也是「作為一個老師,在社會承擔責任」而得獎。


再看看一份關於一位「好校長」的報導   2016322

學生攔座駕向吳克儉遞信 校長讚好學生不欲追究

教育局局長吳克儉,上周六到伊利沙伯中學舊生會湯國華中學出席校慶活動時,在座駕上被過百中學生及校友包圍請願要求接信,但吳一直在車內腳玩電話,完全無視學生訴求。該校校長朱國華昨日在電台節目中,就大讚事件中的學生是好學生,更為他們感到驕傲,亦不打算追究


朱國華表示,校方事前一日才得知有學生想向局長遞信,並已設立表達意見區,不同當時情況迅速升級,校方已盡力保障學生安全。他指,包圍局長座駕的學生都是好學生,不認為他們犯下大錯,亦不打算向他們追究。對於局長當日的處理手法,他則表示難以評論。

而當日身穿熱血公民上衣的中三學生陳國軒就表示,當日只是穿黑色衣服示威,又強強調事件屬學生自發,沒有任何校外及政黨人士幫助。



「禮義亷耻」這位校長可稱絕一,的確是位好校長,有「禮」:請教育局局長來出席校慶,有「義」:招呼周周,有「廉」:明知有學生要示威遞信不蔽惡,但很「無耻」沒有預早通知而坑了吳局長於困愴。事後還洋洋自得地在螢光屏前說「好學生、好學生」。



再過幾年後,傳統好學生的定義可能更顛覆,「好學生」的定義再不是十優生、再不是在科技、醫學上得到成就、再不是品德高尚有文學修養的知識青年,而是揹着書包滿腦子以個人理想而踐踏法紀掟磚放火的街頭流氓。好老師和好校長們,你們想一想!


2016年3月12日 星期六

一地兩檢

一地兩檢

又是再說香港近事……數日前立法會財委會被陳鑑林議員出「怪招」剪布,打個泛民「措手不及」通過了高鐵撥款議案。

如果你真是這樣想,便是大錯特錯了!



立法會內的「五棍」會這樣順攤,給政府通過這個撥款嗎?等一等…… 五棍是什麼?是政棍、狀棍、惡棍、騙棍和攪C棍,名稱是污濁了一點,如果你細心想想,可以見這群五棍議員的確存在立法會內。指名道姓就不必了,大家心知肚明是有所指……要不,便算是老雨這老鬼,生安白造編出來給大家「得啖笑」好了!



問題是;如果大家想是「措手不及」,怎會是大錯呢?記得建制議員在表決「政改」時,「等埋發叔」的笑話嗎?這次是泛民「等埋發叔」的第二創作,是個翻版。大家猜想一下如果是次撥款不通過,對社會影响有多大。由於工程全面停工,政府要賠償給承建商,在工程停工期間各個地盆保養的開支等等,是會遠遠超過現時要求撥款的近二百億港元。不單是從這個數字上看,如果今年九月,另屆立會選舉後,新一批議員再經允長的審議通過撥款,即使工程重新上馬,以年多後的材料、工資通漲,可能是兩三倍於現時要求的撥款。



公民黨這班「政棍」和「狀棍」經過上一役……「珠港澳大橋環保報告」,公民黨攪了一個居屯門目不識丁的無知老嫗,入稟法院要求司法覆核(對不起!老雨又一次「狗眼看人低」,或者這位老嫗不識字但對環保有獨特認識),工程延誤年多,至開工建做時,工程費用飊升比原來的多了六十多億。他們知道如果這次不通過撥款,肯定要算在他們頭上。回說高鐵工程,再深入些看看如果叫停,很多有參與工程的公司、人員、工人會倒閉裁員失業,估計受影响包括家庭在內兩萬至三萬人。泛民議員每月穩袋十多萬公帑,他們誰會在乎,他們在乎的是如果否決或繼續「拉布」,拖垮了高鐵工程,肯定他們會是天怒人怨的千古罪人,下屆立會議席還會垂手可得嗎?「人不為己、天殊地滅」,何不來個順水推舟,借勢讓撥款通過,繼而做戲咁做將矛頭指向陳鑑林,大駡卑鄙無耻,劉慧卿說是「議會暴力」(誰曾在立會衝擊?真廢話),何秀蘭、毛孟靜甚至熱淚盈眶,扮花旦做場好戲,心中其實感激到不得了,想請陳先生吃飯,這麼好的下台階,既代表了逢政必反的「民意」,又無損自己「尊嚴」,在「政績」上又加了分。君不見陳鑑林說:「請反對的議員舉手」,泛民議員個個站着呆若木雞;剛才還衝擊主席台,佔坐搶咪撥墨水,當刻竟然沒人舉手連叫一句「反對」都沒有,不合情理吧!



泛民的拉布經己成被笑柄,不是「笑話」的笑,而是「耻笑」的笑,他們唾駡高鐵是「大白象」工程,對呀!對於他們說來是千真萬確的事實,因為這些「五棍」議員未來餘生可能沒機會乘搭,他們還想和還能返大陸嗎?記得上世紀七十年代末,地鐵開始動工,交通很擠塞,處處工程影响民生,當時也有人抱怨說地鐵尾大不掉,勞民傷財。但看四十年後今天,地鐵取代了巴士小輪成為香港的主要交通工具。如果四十年後,老雨仍健在,咭咭!真想看看如果在香港上高鐵要多少時間可以抵達巴黎。




好了,花了這麼長的篇幅說香港高鐵,而內裏有質疑的「一地兩檢」,這種做法是否合理、是否算是跨境執法,有沒有「有例可緩」?有!老雨有一輯照片是加拿大温哥華國際機場和多倫多皮爾遜國際機場,都有美國邊境,入境和海關人員,在加拿大這邊的機場內執法,進行「一地兩檢」,美加是兩個獨立國家,在加國的土地上,美國在這兩個機場的規劃定的辦事地點執法,其定義上加拿大公民或其他遊客,進入了這個規劃定的辦事地點關卡,便相等於進入了美國。這兩個不同的政治實體,也是立於世界先進國家之前列,況且可以這樣跨境執法,香港自古以來是中國的一部份,為何不可以?泛民要學西方的自由民主,那麼加美實行多年的「一地兩檢」則要揹於門外,還是孤陋寡聞呢?




加拿大温哥華國際機場



美輪美奐的印第安人雕刻



候機室前優雅的咖啡茶座



多姿多來的印第安人蒲滕



銅的雕塑



還有在候機室內風趣幽默的展品



加拿大公民自己用加國護照辦理入境及清關手續



現時的入境大堂經已沒以前那麼人頭擁擁了



出境通道上悠閑的咖啡座和商店



來去匆匆



温哥華國際機場入美國境的離境入口



前行不遠就是規劃定的美國入境管制區,也就是美國領土



 這個平面圖上左邊有片加拿大楓葉國旗,而右邊有一片紅籃色的美國星條國旗,這一區就是美國入境管制區



海關和入境人員「跨境執法」的地方。




 這是温哥華國際機場,說是美國人員跨境執法,但定義上,他們工作的位置是規劃定的美國領土,所以並非跨境。



這是多倫多皮爾遜機場,也有同樣如「一地兩檢」措施



也是多倫多皮爾遜機場圖片



很清楚了吧!還反對什麼呢?



歡迎來到在加拿大機場的美國領土


Passengers traveling to a U.S.A destination from YVR must go through U.S. Customs and Immigration at the airport. The United States Customs and Border Patrol (USCBP) is the agency responsible for the U.S. customs and immigration process for U.S-bound travelers at YVR.

US customs is operating on foreign soil, unlike a land crossing where you are actually in the US by the time you get to the customs booth.

From: Vancouver International Airport  (YVR)  offical web




2016年3月9日 星期三

攝影師拍歐洲海拔最高鐵路線



悶了吧!連續看了老雨的三、四篇悶到發顛的殘文,老生常談都是香港人也不想再提的話題。什麼暴動,什麼瘟神,什麼什麼……真見鬼!
老雨真的很想不再寫這類事政殘文;香港仍然沒有陸沉,人們仍藉空暇享受旅遊之樂,長途歐美,短途星馬泰台日韓。管他什麼拉尺拉布拉柴,少理政事是「好」事,起碼與人相處不會「面左左」,家庭和洽無「泛建」之爭,一家齊歡暢,多好!

用另一個角度來說,天下之事是一個「共業」,每個生在世上的人都在做「業」,有好有壞,隨便拋棄一個塑料袋似是一件小事,如果人們缺乏環保意識,這個「惡業」就由小積大,禍及百年。南極圈上臭氧層稀薄洞破不能阻擋太陽的紫外光,其原因是電器用品過度開發,使用的線路板在生產時產生化學作用而破壞了臭氧層。

「天作孽,猶可違;自作孽,不可活」是孟子引述尚書「太甲」篇中的一句話,意思是說:自然界給人們造成災害,人們或許尚能逃避而得僥倖生存;但人們自作的罪孽,卻是要自行承擔惡果,是無法逃避的。千多年後的今天,亞爾尼諾現象這個「天孽」是人為惡業而成。非洲的熱帶雨林區,以每天以一個政府大球場的速度大量砍伐樹木,土地沙化成焦土沙漠,整個「天孽」經己進入危機警告階段。

人類找不到理想的「烏托邦」,世上的「世外桃源」也可能被破壞得一乾二淨。可能人類幾代之後天下的美景要在照片才看得到了。那好!先搜集一些「世外桃源」給大家欣賞。


歐洲海拔最高的鐵路線,沿線美景


據英國《每日郵報》37日報道,横亘在阿爾卑斯山脈上,連接瑞士和意大利的客運鐵路線伯尼納車是歐洲海拔最高的鐵路線,沿線的美景美不勝收,令人流連。近期,意大利两位攝影師就乘坐旅游客車,游歴了這條線路,拍攝了一組童話般的雪景圖。圖為在冰雪中穿梭的火車。




在這組由34的攝影師馬克和36的攝影師弗朗切斯科拍攝的雪景中,大红色的伯尼纳快線列車點綴在皑皑白雪中,給寂静的阿爾卑斯山帶来一絲多彩的生氣和活力。在列車經過高架橋時,圖畫就像童話中的仙境一般,美得讓人陶醉。




這條線路海拔高達7391英尺,約75英里,途經55座隧道和196座大大小小的橋樑。




歐洲海拔最高的鐵路線,火車在冰雪中穿梭。




歐洲海拔最高的鐵路線,沿線美景。

































這輯照片取自新浪網站,謹此致謝。


2016年3月7日 星期一

一叔「初春香江局勢有感」


一叔……初春香江局勢有感


網絡圖片



老雨之所以稱己為「老」,是因自以年長比眾者大。
說真!博上見多博友,詞句穩重,不苟言笑,豈有老雨跳皮潑野,百厭無賴,像七歲頑童(你就想……自量下啦老蚊公)!

與博友凌子卉相交多年矣,知凌姐於雅虎時代以「滄海一粟」為雅號,雅虎息後歌谷重逢,老雨高攀濫竽和詩乙首,繼而稱凌姐曰「一叔」。莫明者撲朔迷離,安能辨雄雌,弄得凌姐啼笑皆非。

老雨非「吐」詩之輩,搜索枯腸方能成句,更不明「平仄」韻律,故擱筆免貽笑大方。謝   上篇凌姐留【六幺令‧紅塵客夢】,老雨竟心動按律填詞,管它「平仄平平仄」「仄平仄仄平」,一吐鬱結,狗尾續貂和凌姐一曲。


                    【六幺令‧紅塵客夢】 凌子卉

                    腥風慘掃,斜雨又持續。
                    香江港灣喧洩,洋紫荊低哭。
                    昨夜元宵已過,今夕當依俗。
                    斷崖幽谷,環生如夢,寐裡紅塵似殘菊。

                    莫道朝陽常現,變幻無從逐。
                    綺麗芳草多嬌,亦步趨黄鵠。
                    好韻總需妙譜,枉彈相思曲。
                    癡眸呆目,前瞻妄處,惆悵獅山皺眉蹙。


                    【六幺令‧囂塵惡夢】 雨中淋

                    腥風狂掃,血雨再延續。
                    本土囂塵焰洩,龍獅傳港獨。
                    往年佔中已過,俑者未囚獄。
                    律法如谷,判官似木,容縱惡徒仍逐鹿。

                    盼望朝霞重現,維港回面目。
                    傲視東方多驕,懷志若鴻鵠。
                    奈何立會議事,群醜唱鬼曲。
                    外憂內患,遠瞻前路,太平山下愁蹙蹙



有說「人在做,天在看」,也說「欲知前世因,今生受者是;欲知來世果,今生做者是」,勸句作惡者諸惡莫作,回頭是岸。合什!





2016年3月5日 星期六

同是年青的一代


同是年青的一代

很多很多代的科學家,不斷將人類的夢想變成現實,不單能天上飛海裏潛,亦能將足跡印在人類以前連想也不敢想的月球上。新的太空船,在未來的某一個世紀,人類會登陸火星。這就是人類的智慧、勤奮、務實和苦幹。

和老雨一起成長的一代,大多是在戰後出生,當年香港戰後蕭條資源貧乏,大量難民逃亡到境,四五十年後香港的繁榮就是憑市民自强不息拼出來。繁榮的創做者,不是政府而是你、你,還有你們,香港市民。


看了兩輯近日照片,又是感慨萬千……

19歲的袁斯樂Kelvin Yuen有次登山拍攝,難以置信香港會有如此壯麗的雲海山野景色,從此愛上拍攝郊野自然景觀。最近他憑攝影作品贏得「2015國家地理全球攝影大賽青年組」冠軍及佳作獎項,為港爭光!以下是15張他在香港拍攝的作品,想再仔細看真,可即日至316日到奧海城2期及321日至430日去灣仔利東街欣賞他的攝影展。
text-Jessie


《野孩子追夢的世界》為Kelvin贏得2015國家地理攝影大賽青年組冠軍!



這張《在夢中的一夜》奪得2015國家地理攝影大賽佳作獎項,在雲海中的高樓大廈,彷如浮在半空的城市。



鶴咀



鶴咀



萬宜水庫東壩



萬宜水庫東壩









地質公園



浪茄



獅子山



石澳沙灘



飛鵝山



鳳凰山



糧船灣

Kelvin Yuen「擁抱大自然」攝影展
首站奧海城
日期即日至316
時間10:00am-10:00pm
地點奧海城2期地下北翼中庭
第二站利東街
日期2016321日至430
時間10:00am-10:00pm
地點灣仔利東街中庭展覽室

向提供上列資訊及圖片的新浪網致謝!


另一輯照片是同一代的年青人,他們是真的在追求自己的理想嗎?真悲痛!














  
有人說是來旺角買魚彈吃,這麽的巧合個個武器鐵通在手,連記者也遭殃


記得年少時有老者對雨中小子說﹕當年港督葛亮洪說,遲早中共會收回香港,不過到時中共收到的是三百萬(當時人口)個毒瘤。這話是否真實則無從稽考,但現時的確存在這些危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