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17日 星期四

老鼠也移民‧老雨也移民 (二)






接上文……

在不斷穿梭中港兩地的經歴,使雨中先生看到中港兩地的文化差別,對人的基本尊重差異和對人的生存價值的不同,甚至是扭曲,這些更進一步催化雨中先生萌起離開香港的想法。有一個晚上,徹夜難眠,看着睡得甜甜的兩小兒,腦中在為他們假設,如果他們長大了會是怎樣,特別是回歸後兩種不同體制,會是誰推動誰,或誰拖垮誰,當年能可以想像得到的,沒有現時香港這麼「政治化」,但可以肯定的是「港人自講」必然實現,因為中國的幾千年文化都是封建、一言堂和家天下,那會一下子可以改變。很多很多假設的答案都是,要孩子得到自己的生活,健康的成長,良好的教育,只有一個出路…… 移民。


移民當然不是雨中先生一個人的事,是一個家去一個完全陌生的環境生活,先是要捨棄現時的所有。那一刻可以說是一場痛苦的思想惡鬥,雨中夫婦都是窮孩子出身,「現時所有」的都是一點一滴的積累而成,有自己的房子,有自己的事業,要一下子全放下從零開始,這肯定是一條艱辛的路。夫妻倆很艱難的說服了自己,用了很多自己都知道是「謊言」去「騙」自己;我們還年青嘛,甚麼苦我們未嘗過,一切可以從頭再來… 等等,其實雨中夫婦心中都明白移民後生活比以前所「嘗過」的更艱苦。和絕大部份移民心中所想的,主要是為了下一代,將這個想法告訴了很親密的好朋友,他說:「為了孩子,你有沒有詢問過他們的意見和想法,可能某一天他們會問你:父親,你為什麼帶我們離開香港?」事實上,雨中夫婦曾經將移民的意願告訴兩個只得七、八歲的孩子,他們「眼仔碌碌」的望着雨中夫婦,在他們的年紀範疇內,那知移民是什麼呢?雨中先生很堅定的告訴這位好朋友:「沒錯,我們是剝奪了他們選擇的權利,但如果有一天,他們這樣問:父親,你為什麼當年有條件也不帶我們離開香港?那我怎樣答呢?如果他們長大了,他們要回香港甚至祖國生活,他們自己有絕對的選擇權,但如果他們不移民仍留在香港,或者連這個選擇權都沒有。」




說句笑話,這對窮孩子出身的雨中夫婦,只是結婚渡蜜月時去過一趟泰國、雨中先生比較幸運,因公務多去了一次日本,的確是對 Somewhere out there 外間世界一無所知,很愚眛。為了解加拿大是一個甚麼的國度,雨中先生在 1987 年冬天到加拿大温哥華走了一趟。在一位自少看着雨中夫婦成長的長輩朋友的協助下,安排了看了一個「生意」作為投資,做移民的踏腳石。也獲安排到商務部見一位官員,表達移民的意向。不經常出門外地少用外語,加上本身英語水平極差,會見全程由雨中先生的老華僑朋友代答,真羞人。那位官員是位本地白人,可能當年香港移民潮仍未熾熱,他接見像雨中先生這類申請個案較少,他很耐心的和用很慢的語調為雨中先生解說,而且停了很多次問雨中先生是否明白,臨會面結朿前,這位官員忠告了雨中先生說,在加拿大生活,主流社會語言是英語,着雨中先生要多練習讀聽講寫。他還說入紙申請要早要快,因為移民部快要收緊限制及提高投資移民的投資金額。



雨中先生當年在温哥華渡過了一個寒冷的聖誕節,加拿大很美,温哥華有Garden city花園城市之稱,當然美不勝收,當年的雨中先生,雖然是站在一塊和平安靜美麗的土地上,但仍是前路茫茫。返港後第一件事便入紙到加拿大專員公署申請移民,經過一個意想不到的轉折點,就在雨中先生1988年生日那天,加拿大為雨中家發出移民簽証……





上面說一個意想不到的轉折點,將本來困難重重、枝節甚多的移民,在兩三分鐘內完全改寫,很有趣也很有人情味。下次再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