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0月16日 星期五

人治和法治




人治和法治

冷戰時期,指的是從1947年至1991年之間,以美國及英國為首的資本主義陣營、以蘇聯為首的社會主義陣營之間長期的政治對抗;在數十年的冷戰中,雙方的關係和冷戰的激烈性也不斷變化。重大的幾次衝突事件包括了柏林封鎖(1948-1949)、朝鮮戰爭1950-1953)、蘇伊士衝突1956)、古巴飛彈危機1962)、越南戰爭1959-1975)、蘇聯入侵阿富汗1979-1989)、蘇聯擊落大韓航空007號班機1983)、以及北約優秀射手演習1983)等等。


冷戰期間美蘇之間發生過多次「擦槍走火」,最嚴重的一次是1983年優秀射手演習(Able Archer 83),北大西洋公約組織1983112日開始舉行的軍事演習。兩國的特務監聽人員發現華沙公約國家的通信量和緊急程度突然急遽升高,跡象顯示核戰爭即將來臨的警報已經發佈。克里姆林宮的領導人也認為西方國家即將要動用核武器攻擊蘇聯


在美國本土上的某一個導彈基地收到指令,監測系統經已發出警報,蘇聯發射了當年最快速而射程最遠的導彈,襲擊目標是華盛頓,國防部命令基地發射已較正目標的潘興二型導彈,摧毁莫斯科。基地的兩位負責中校軍官經已將發射導彈的鎖匙插在準備發射的旋鈕,其中一位亦扭動開啓鎖定器,只等另位一中校開啓鎖定器並同時按鍵制,導彈便會射出,千百萬人幾十分鐘後生靈塗炭。未開啓鎖定器的那位中校猶疑,是否消息聽錯了,還是預警系統出了問題,最重要的是中校知道導彈發射後,後果是關係到千百萬人的性命。他的同袍催促他執行命令,因為要兩個鎖定器開啓還要兩人同時按發射鍵,這枚導彈才能點火昇空。過了十多秒的猶疑,系統發出警報取消,各人舒一口氣.... 但這位中校事後被提上軍事法庭....



上面說的可能是真事,老雨依稀記得在讀者文摘讀過,也在電視看過同樣橋段的故事。這不重要,重要的是這位中校違反了軍令,救了千百萬人性命,反而淪為違法的被告。這裏帶出一個「人治和法治」之間不同的問題。



前些日子與幾位網友在博客上交流,其中心是港大校委會否決陳文敏擢升為副校長,馮晞乾先生的一篇名為《一句話為馮敬恩平反》的文章。在違法的問題上有點議論,各人都有自己的立場,所看的問題和結論均由自己既定的立場出發。



關於立場,老雨經常被受質疑,網博上曾有人拍抬拍凳說老雨「漢人學得胡人語,站在城頭罵漢人」。亦有人在網博上說老雨這麽這麽...為什麼移民!老雨經常在博客說:「人有不可靠之處是人有謊言、立塲、偏見和片面,亦經常强調每個人立場都有不同,而老雨的偏見和片面甚甚,那究竟老雨的立場是什麽?是建制親中?如果你有留意,老雨從沒寫過「為祖國強大而自豪」這類句子。老雨的立場分辨對或錯,泛民錯就說泛民錯,建制錯就說建制錯,這樣「鮮明」了吧。



人類國家的發展歴史,不管是文明古國或是歐洲新興各國,都經過一個人治階段,因為是民主政制還未誕生,說是人治不如說「誰惡誰話事」,由族長、酋長、到國王,帝王將相、公侯伯子男,由上到下是「一言堂」「家天下」。 有學者曾研究中國的封建制度; 封建制度是一種社會制度。由共主中央王朝王室员、王族和功分封領地,屬於政治制度範疇。狹義封建制指分封制,而廣義封建制度,「封建」即「封」,即天子把自己直接管轄王畿以外的土地,分封諸侯,並授予他們爵位,諸侯再分封卿大夫諸侯和卿大夫在自己的領地上有相當的自主權分封是讓他們建立封國和軍隊,協助统治。說簡單一點是「人治社會」,沒有法律法制,而人治社會中以道德、道義和誠信為衡量標準。


香港近年,多人開始講法治,即是說,一切事物制度都要有或盡量有法例規管。這是民主政制下的產物,也直接或間接的影响着一些極權國家要與國際地球圈看齊,也開始談「法治」。老雨識字未讀過法律,並非律師,兼且學識敷淺,只聽過和深信「法律前人人平等」一說。當然平等也為「立場」而規限,民主國家是盡量給機會和証據去証明被告人無罪,獨裁極權國家則是盡量給機會和証據去証明被告人有罪。姑勿論怎樣,法律只是判斷兩個字﹕「對」和「錯」,法律上沒有半對半錯,不對不錯。換句話說「違法就是違法」,沒有「半違法半不違法」。



馮敬恩外洩校委會會議,有人以「義」為馮敬恩說項,甚至搬出孔孟道理來,說是「權變」乃聖人之道。如上所說,這說是人治,法治是民主政制下白紙黑字寫出來的法例、規例、法則和公約,即使是舉千個理由都不能推翻違反誠信這個事實,這麽多人渴望法治香港,為馮敬恩「平反」的也口口聲聲要法治,又為什麽要平反時又推出陳年「人治」產品呢?


回說中校的故事,他面對的控罪比他拯救了生命渺少得多,但他的確違抗了軍令。違法就是違法,違法在定義上沒有輕重之分。違抗軍令是違法行為,這先絕對地肯定了是違法,但在客觀情況和環境証據下才考慮起訴或量刑。軍事法庭的重點,不是看中校的猶疑而避免了第三次世界大戰,人類因此沒有在核戰爭下生靈塗炭,而是肯定中校有罪,不適宜在軍隊中服役,看來是對中校很不公平,判刑時中校殷然接受,這就是真正的法治精神。



最後.... 老雨想說幾句俏皮話!

老雨曾說「惡是唯一可以凌駕在民主之上」,亞爺不在話下,因為亞爺夠惡所以在民主之上。香港也是一樣,因為香港泛民惡唔過亞爺,要民主就要去佔中,「佔中」民主鬥士也是一樣要惡,要不怎能掌權話事。民主?法治?最後還不是人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