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3月26日 星期四

煑野食

煮野食

雨中先生並唔係老饗,唔識飲亦唔識食更唔識煮。點解今次咁斗膽喺博客爭人家地盤講飲講食呢?啊,雨中先生都唔知點解突然挑起條根,影咗啲平日煮開食嘅麥皮同糙米飯嘅相,同大家分享下雨中先生日常食嘅淡而無味,日日如常嘅食品。


雨中先生平日不好食,但只有一個要求,就係要飽,不單要飽而係要好飽,飽到食完番屋企扣喉嚨嘔番出嚟都要食,有「食物焚化爐」之稱。呢樣可以講係創傷後遺症,因為年少家貧,發育時經常食唔飽,捱過餓,所以飽對於雨中先生一生何其重要,不單自己,對家人也如是,只要在家,幾辛苦趕船趕車都要趕番屋企為家人做一餐飽飯。與老伴同行幾十年,未有俾佢捱過一餐,甚至是一個早餐﹔記得還在香港時,老伴上夜班早上放七時半,雨中先生上早班,早上五時就要出門,雨中担心老伴回家冇早餐食,早上三點半起床為老伴準備早餐,碟邊留一首打油詩

「早餐已備  調味一流  吃完以後  抹嘴便走
  匙筷碗碟  留夫侍候  天氣嚴寒  望妻早抖」

老伴還靜悄悄的將呢幾句「肺話」收喺佢私人文件之中。



自從認識持素,知道所食之所謂好味、好食,不過係嚟自三吋喉嚨,食物過口、齒、舌、喉四處就冇好味、好食之分,如果為呢三吋「口福」,取人家一條生命,那又何苦!所以堅持食素十六年了。但要食飽,要食到超飽仍然冇改變,直到有一日......



醫生話:「你血醣高因而影嚮你血壓飊昇,你現時處於患糖尿病邊沿。」於是乎要接受防止患糖尿病課程,學識咗煑一種日前雨中倆老天天煮日日食,食而不厭嘅「麥皮」。煮麥皮話乜咁容易,駛乜你教喎!係喎,呢啲麥皮冇乜特別,不過雨中倆老分開水同渣嚟享用就特別啲。去圖片....




喺防止糖尿病課程中,營飬專家推薦呢種高纖維Steel cut麥皮,質感與即溶或快熟麥皮原全不同



煮嘅時候,雨中先生會先藜麥Quinoa,係種,原,唔似得,而係屬,同係近親。
藜麥有豐富嘅,有多種(譬如命E)、(譬如)、(譬如)同(譬如加3



跟住放麥皮,武火唔冚蓋煮十五分鐘,收火冚蓋文火五分鐘熄火,焗十分鐘便可以食用



焗十分鐘後麥皮沉澱底而面上一層米漿狀糊水,營養很高



雨中倆老喜歡將糊水貯喺熱壺,留待運動後用



煮前多落些水,或小落些水,糊水稀濃情度就决定於自己需要



剩下的麥皮可以趁熱時加雞蛋增加蛋白質,加脫脂奶,吃時非常可口


係唔係睇見都想食呢?


今日咁啱同亞五(五味軒)講起點樣煮野米。雨中家早在十年前就開始唔食白米改用全糙米,其實食白米係自己揾自己笨,用貴嘅價錢去買一啲經已磨去最富營養外皮嘅白米,起初改用糙米,雨中家兩公子扁晒嘴問「有冇得選擇」,雨中大俠何等英明果斷,斬釘截鐵話:「有!一係食,一係唔食。」雨中家兩公子那敢吭一聲,一食就食咗十年八年,肥「C」大隻。



鍋中就係糙米,隨意加野米及一種印度豆,叫Chana dal


先介紹 Chana Dal,係印度餐常用一種豆,跟中國嘅馬豆十分相似。揾唔倒中文學名,不過蛋白質頗高


黑野米和稻米不同的是它其實是一種草的種子,外殼未經打磨,保留著豐富的營養素和纖維質。淘洗黑野米,不可過度用力,以免營養流失。烹調時,用清水浸泡後,以一杯野米加二杯水,外鍋加一杯水,煮開約15分鐘,外鍋再加二杯水,跳起後燜半小時即可。
黑野米可烹調各式佳餚,但其比糙米還要硬的質感,難免令愛吃「軟飯」的香港人無所適從。



雨中家煮飯加野米、C hana Dal用另一個方法,主要係一個厨具(飯煲)。洗淨落鍋加米一點五倍米水便可以開火



剛才講過個飯煲,只需要開中火(6度)就足夠



個煲係美國出品Saladmaster,係用最精嘅不鏽鋼做,呢類不鏽鋼通常使用在手術室用具,金屬密度好高,價錢亦昂貴,細細一個煲,二手貨喺Ebay要價加弊二佰五十元



當個煲到水滚時,排氣孔噴出蒸氣,煲蓋與煲邊經己被水氣密封


 呢個時候只需要較到最慢火就可以,一般糙米比白米較難焾,慢火三十分鐘熄火焗十分鐘就可用



米已成炊



好清楚見到野米硬壳經已開咗,露出裏而嘅白肉如果你冇雨中家呢種煲,而又想試下食野米,不過又怕太硬,可以隔晚預先將野米浸水,或者可以用煲粥方法:如果想煲粥煲得夠綿,可以將米浸水,等米吸夠水份然後放入雪櫃冰格,米結冰後本身份子分解破裂,落鍋就會有綿的現象,野米要煮得焾,可以試試呢個方法



今晚食乜餸,羅漢大齋.... 其實係將雪櫃有乜煑乜。呢鑊似餿水嘅食物,有椰菜、芋仔、紅蘿白、青蘿白、枝竹、山藥。睇就唔好睇嘞,不過都係嗰句.....食物過口、齒、舌、喉四處就冇好味、好食之分,如果為呢三吋「口福」,取人家一條生命,那又何苦!



2015年3月15日 星期日

雨中先生的私人空間

雨中先生的私人空間


這大半個月,雨中先生在博客出現很少,莫說是沒有上載一貫以來的「廢話殘文」,連到你的博客串門子也少了。自己博上你的留言亦沒有及時回應,那別說在你的雄文寫幾句讀後隨喜。有好朋友發現了,雨中先生連在最近頗活躍的「新玩意」、微訊功能的羣組也開始沉寂下來,產生疑惑和擔憂。雨中先生是病了嗎?好朋友直接微訊雨中夫人查詢,雨中真的很感恩!



雨中先生少病是個亞福,却一生人大部份時間接近醫院和醫護人員,何解?雨中先生父母親和雨中夫人皆在醫院工作。老雨一向以來與病魔對着幹,小意思的撑着頂着,從出生到今年六十過半,只住過三次院,touch wood。現在年紀大了,病魔便倒轉過來對着雨中幹,不過這老朋友永不長大,喜歡與雨中先生開開玩笑,給了一個小小玩意給老雨... 花粉症。

  

花粉症是過敏性鼻炎,又稱為鼻敏感,是一種成因很複雜的上呼吸道疾病。因花粉過敏而引發的過敏性鼻炎可稱為枯草熱、花粉症或季節性過敏性鼻炎。其症狀與感冒相似,主要是眼睛瘙痒、鼻部癢、鼻塞、流鼻涕、打噴嚏和流清水狀白色鼻涕(流鼻水)等症,間歇性反復發作,發作時鼻粘膜蒼白水腫,如還有過敏體質會引蕁痳疹。嚴重也有可能會演變成鼻竇炎哮喘或耳部感染。過敏性鼻炎是一種人體自我保護的免疫機制所產生的排斥反應,它的成因很多,但主要有以下三個成因:

1.因先天性氣管毛病,使鼻腔對天氣變化、花粉、塵埃或特定致敏原產生過敏反應

2.後天性致敏原因,例如因為空氣污染、藥物、花粉等致敏原的長期刺激而致病。

3.一些神經性疾病也可誘發過敏性鼻炎比如抑郁症

通常患者接觸或吸入致敏原後,體內的IgE免疫球疍白E)會引致肥大細胞釋放組織胺,造成過敏反應(以上花粉症資料錄取自維基百科網頁)




牛脾氣兼脖子硬的雨中先生,那會怕如是少少折磨,繼續我行我素,游泳、踩單車、打羽毛球。不過,另一回的對着幹使雨中沉醉在另一個私人空間,很自我和很孤獨....




別胡思亂想,妄自猜測了,且讓雨中先生道來。說世界燃油價格下滑,以林木礦產燃油出口為主的加拿大,加元在短短的幾個月跌破低位,近期停留在每加元兌港元六‧二、三之間,昨天更低至六‧零二五。大量中港台資金熱錢流入,趁低購置加拿大物業,市面經己呈現供不應求現象。本拿比市有一個單户房屋,很舊的屋子建成日期經已無法跟查,起碼七八十年,在市場要價八十萬,竟然由七個買家搶高到一百多萬成交。這個是整個世界經濟的慣性趨勢,自已有錢,總是去買別人的物業,加拿大是這樣,香港是這樣,美國也是這樣,世界只有小數的極權國家不容許外國人擁有物業權利。幾年前美國的借貸危機,加拿大人逃過一劫,也不是一窩蜂去搶購美國房地物業嗎?加拿大國人今回也可嘗嘗這口苦果了。那又與雨中先生何干呢?事緣孩子們及小姨相繼遷出?大屋只剩下雨中兩老,萌換起碼兩人能力能管理和清潔細屋之念,面對目前房地產火熱的大氣候,相信是個適合時機。坐言起行,雨中從不拖拖拉拉,要是想賣個好價錢,定必要先將屋子內外「執番企理」,這就是如上面說「沉醉在另一個私人空間,很自我和很孤獨」,因為雨中夫人本業醫護,人命關天,多照本子和經驗辦事,腦袋欠缺一種構思、形像和天馬行空設計功能。雨中先生則恰恰相反,胡思亂想,胡作非為,想別人之不敢,為別人之不作,所以就沉醉在私人空間自我孤獨一番。



加拿大人很注重家居生活,大部份人的夜生活是接近零,所以每天留在家中時間很長,屋子內的心臟就是廚房。說也很奇怪,朋友到訪,總是招呼到廚房坐,不相熟的才會客客氣氣請在客廳。雨中先生今次亦是要針對這一點,先處理好能給人家好印象的心臟地帶,用低成本重新安排一下。跟着的是樓上其中一個廁所要更換瓷磗,最後要全屋油上新的顏色。如果沒有超支的話會考慮更換十三隻舊鋁窗,用保温力强而沒有「倒汗水」雙層玻璃塑料窗,最理想當然是用木地板取代用了二十年的地毡....

這就是雨中先生的私人空間。


2015年3月2日 星期一

空穴來風、來必有因(三)好戲還在後頭


空穴來風、來必有因(三)好戲還在後頭




幾經風雨的香港,在雷電中會倒嗎?(圖片取自網絡)


「好戲還在後頭」這是中聯辦主任張曉明先生,回應傳媒問及佔中後香港政治問題的答覆。「空穴來風、來必有因」,本文就這句回答,探討一下「風自何來,原因何在」。



先肯定的,也是香港曾「爭敢民主」「要真普選」「佔領中環」的人也深刻知道,中央人大的831決議是百分之百沒可能會更改的,要能更改的只有唯一可能是脫離中國的管治。中國政府經已三番四次重申,「高度自治」並非「全面自治」,亦重複又重複警告英國政府及美國政府,「香港問題並非政治問題」,指出外國不應涉及和干預中國內務。




接着的是香港特別行政區首長梁振英高調指出:「香港的佔中行動是由外國参與和支持,並會在適當時機公佈細節。」接着梁特首在施政報告點名批評香港大學學生會刋物,鼓吹「港獨」,要對此提高警覺等等!



好了!看到這裏,你看見的是什麼呢?我看到的是特區政府開始另一個「後佔中」局面。特區政府在佔中的這局棋,由「佔中」開始到結束,步步為營,七十九日的佔中日子裏,表面是被動,但實際上是着着主動(筆者曾在劣文「佔中風雲」中略述,這裏不表了)。是主動向對手,泛民、雙學、暴民(如熱血公民等暴烈組織)宣示,香港特區政府是有條件和有能力處理佔中,警方在中環施放催淚彈是用實際行動去告訴對手,特區政府有能力控制局面。跟着一放一收,只使用適當武力,警方處處似是被動,其實際上是維持「佔中」狀態,讓更多更多的滋事份子和內裏現象、証據浮現出來。




特區政府的對手是三個手上無兵將的「佔中三子」、只顧個人利益一盆散沙的泛民議員,兩個政治無知的「學生」團體,和一羣渴望得到真正民主的市民,當然也少不了一些心懷鬼胎的滋事份子和在背後的幕後黑手。特區政府在一放一收的策略下,順籐摸瓜,掌握了整個「佔中」網絡的來龍去脈,資金來源等等,政府還沉着等待,等待一個重要因素、「真正的民意」出場了才動手。請別誤會,「真正的民意」並非指民意反對「要真普選」,而是「真正的民意」訴求是和平非暴力及尊重法治。七十九日的佔中,香港經濟理所當然的受到破壞,市民生活受到干擾不便,轉化成為民怨和民憤,特區政府就是利用這一點「克制」,並非直接指出,但經已顯示了尊重人民集會、示威和遊行自由,用七十九日時間讓全人類都知道這點,最後是在民意的要求下,法院頒下的禁制令,結束了這場佔中鬧劇。相信「佔中」落幕了,這一羣泛民、佔中者、雙學和佔中三子還未醒覺,他們不知道這場「戲」的真正導和演都不是他們,跟着還上演「自我投案」的續集。



好了,說在題目上「好戲還在後頭」,如果說今次的佔中起因是有關2017年的特首普選,由提名到選舉是每人一票選,這當然是全港市民的訴求,但一起步泛民、特別是佔中三子和學民思潮,經已觸動了中央的中樞神經,要挾如果不達到們所謂的國際標準,會啓動佔中,癱瘓中環。上述人等小讀了中國近代歴史,或是只選擇性單看中共的「惡行」,忽略了中國立國以來的骨氣。中國立國以來不斷被美國列强圍堵禁運,支援韓戰時期借蘇聯的債,蘇聯趁中國大飢荒時期,另有目的要中國還債,中國就是不受要挾的硬啃了下來。今次泛民能用佔中得逞嗎?當然不能,相反是提高了對香港的警覺。鄧小平時代的一國兩制構思,是以香港為台灣做一個典範,告訴台灣如果要是回歸,一個國家可以實行兩個體制。現在資訊如此發達,加上兩岸交流營商經已上了軌道,香港這個「示範單位」的實際作用經已不復存在..... 看現在上海、北京、天津等一線城市經濟上經已超越香港,上海隨時可取代香港的外貿股票交易,隔鄰的深圳,機場跑道比香港多、貨櫃碼頭比香港大..... 香港還在內耗! 

現在香港的命運是掌握在香港自已市民的手中。



這點不是說香港要做個順民,沒靈魂的軀壳,而是在大是大非面前作一個抉擇,不單是特區政府曾指出,中央喉舌也報導過,導致政改方案不能通過的政客是「千古罪人」。你們還未看得出嗎?佔中的對手除了是香港特區政府外,還有的是中央政府撑的腰。




如果沒有中央政府撑的腰,特區政府的這場「借人家舞台」的戲演那有如此出色,香港的情報網絡當然遜色於中國國安局,在國內要像FB起底,易如反掌,在國安局協助提供情報下,一干佔中人等資料,佔中資金物資來源,策劃意圖,特區政府瞭如指掌,看來中央政府要將泛民等政棍連根拔起,這是另一齣後場導演前場表演的好戲,戲名「好戲還在後頭」.... 還未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