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2月24日 星期二

一個懶洋洋的羊年



一個懶洋洋的羊年



看看上篇刊出日期,竟然是二月十二日,相隔今天共十一天了。真懶!



懶的原因其一是真的忙着... .人家退了休,多的是時間,老雨退休了反而覺得時間不夠用,很奇怪吧!以前老伴還上班,老雨還有多少個人空暇,到老伴也全退,老雨的這少的老本也拿出來「充公」了。每天都陪着老伴,生活安排得一個接一個。每天早上定在泳池遊它一個小時,泡熱水焗桑拿、沐浴更衣又去了一小時。逢一、三、五接着趕下場打羽毛球、星期二晚挑燈夜戰,一個星期只得星期四有多少時間,處理財務、約見醫生、眼科、牙科,東奔西跑。星期六早上参加佛學班、踩單車。星期日踩單車,晚上教羽毛球。到三月開始,將應邀到另一個羽毛球會逢星期二、四下午教波,這樣密麻麻的安排,你還可以看到有時間的空隙嗎?



懶的另外一個原因也是真的很忙.....
每年的警察單車籌款(Cops for Cancer)又準備開始,年紀老邁的雨中先生雖然推却當委員,但仍興緻勃勃的参與做隨隊技師,亦参與對車隊隊員的挑選及訓練工作,也開始點算後備零件和應用工具。


2014年,是雨中先生参加 Cops for Cancer 的第十年,加拿大防癌協會送老雨一件胸背均綉有名字和職位的背心作一個榮譽獎勵


其實懶的最重要原因是真的很忙....智能手機取代了電腦,開了個微訊賑户,便成了低頭一族,不是老雨去「煩」人家,就是人家來「煩」老雨,不亦樂乎。



不過怎說也好,忙起來有個價值,大量的高質數運動,高自律的節食,克服了雨中先生的「三高」問題,體重由165磅減到老雨個人目標,勁減了二十磅。雨中嫂也不甘示弱,由138磅下降了十磅。要是說運動是雨中夫婦生活的一部份,倒不如說是生命的一部分,要是沒有生命就沒有生活了。





請容忍一下老雨這懶了一點點,雨中先生會重新安排一下「生活」,在認識你們結緣朋友的博客世界努力努力!


2015年2月12日 星期四

給懿如的一封信



網上圖片


去年老雨留港期間,除了與多位博友共聚及同行外,還探訪了幾位好朋友,其中一位是前雅虎博客博友;你們還記得懿如女士嗎?老雨在博客中認識她,將她和兒子的故事寫了「人在闌珊處」,一個十集的短篇故事在雅虎發表,在實際生活上,老雨與懿如素未謀面,上次回港有幸能約得懿如,大家一談便幾個小時,意猶未盡。臨別時老雨說,希望在返加拿大前,再能懿如女士再見面,給懿如多一點精神支持。無奈大家都忙着,終於連一句說話也沒說,只是在登機前向她發了一個短訊道別。這是老雨回港的唯一憾事。尊重懿如的意願,「人在闌珊處」不會重刋,在這裏簡單回述一下懿如女士的故事。



懿如,和普通家庭主婦一般、愛護和照顧家庭、丈夫和兒子。有不同的是,她的大兒子伯恩患有精神科病症,他的病將這位母親折騰了差不多二十年。兒子發現病癥早期,這位受到這樣衝擊母親,亦覺得需要用精神科藥物、輕微的鎮靜劑來保持自己冷靜的思考和面對。現時兒子住在有關的院舍,其間也「制造」了不少麻煩及禍事。目前懿如要應付的,是兒子長大了,超出了院舍限制年齡,可能將會被要求遷離,如果兒子要遷回家中,現實社會中,經己發生過很多家庭惨痛悲劇,母親愛子之心,如何取捨。



給懿如的一封信



懿如,

香港一別,轉眼數月。收到你的電郵,說有關伯恩近日事,有如身同感受,提起筆桿如千斤之石,難以着墨。說你「放下」吧!不單是敷衍而且是根本沒有一個母親能做得到。如果說「放不下」,那麽就「挑起來」吧!這也是一句廢話;近二十年的折磨,還不是挑起來了嗎?在老雨認識的親朋戚友之中,懿如你所經歴的、肩膊上所肩負的擔子,非一般人,即使是男子漢也難於承受,想不到你本着一顆中國母親慈愛的心,盡管是咽不下的苦和流不盡的淚,你竟然能一年復一年的撑着。




到今天,伯恩是否適合回來與家人共住,作為一位母親,當然是不單愛一個孩子,亦要保護其他家人,在取捨之間極難决擇。在港時與你談話間,知你懂因果,你的想法可能是你以前往世欠伯恩的,今生他來討債這類輪迴因果。在耶教中沒有輪廻之說,你的想法可以說是帶有受民間風土文化影响,變化了的迷信式佛教,是消極的。我經常引佛的教化說「萬法因緣而生、萬法因緣而滅」,「法」在這裏並非佛法的「法」,而是解作「事和物」。「緣」在這裹是解作「條件」,世間事物,不管是好是醜,是善是惡,皆是條件具足而成就。你和伯恩就是一個例子,如果伯恩沒有病,沒有這個條件,你不會受了近二十年的煎熬。如果伯恩沒有你這樣的一位母親,他病發時你為他頑强的創造條件,使他近年來得到較好的照顧。如今,「照顧」這個緣滅了,你又要去重新披甲,去創造另一個「緣」。能認識這樣的「緣起緣滅」,才是積極和有方向性。




也許,有人會認為是俗世所說,一切是「整定」,這是民間迷信的「宿命論」,是固定的不能改變的。或有人會說一切是「上天」安排,上天對你的懲罸,你兒子的病是上天對你的啓示和引導等等。如果最後的一句成立的話,上天對你的兒子絕不公平!他才是最無辜的受害者和犧牲者。




有人說:「可以集中大家的意志給你正能量」,世界上有正能量嗎?如果有的話而正能量可以成為改變病苦、煩惱、仇恨、欲慾的條件,世界上還會有戰爭和仇殺嗎?希望你能明白我引用佛所教化「緣起緣滅」這個道理,只有你自己才能找到出路。



安和自在

雨中淋



2015年2月2日 星期一

空穴來風、來必有因(二)

空穴來風、來必有因(二)






網上圖片(新一期學苑版面顯示學苑也是與蘋果集團黎智英有關連)



中國以學生為主導的運動,是追朔到一九一九年的五四運動。五四運動發生於一九一九年五月四日的中國北京,為以青年學生為主的學生運動,以及包括廣大群眾、市民、工商人士等中下階層廣泛參與的一次示威遊行、請願、罷課、罷工、暴力對抗政府等多形式的運動。事件起因在第一次世界大戰完結後舉行的巴黎和會中,列強把德國在山東的權益轉讓給日本,即山東問題。當時北洋政府未能捍衛國家利益,國人極端不滿,從而上街游行表達不滿。當時最著名的口號之一是「外爭國權(對抗列強侵權),內除國賊(懲除媚日官員)」

另一塲的學生為主導的運動是一二·九運動,中國大陸稱為一二·九抗日救亡運動,是指一九三五年十二月九日中國青年發起的反分裂、反割據愛國運動,要求保全中國領土的完整。這場運動發生的原因之一是中共為解脫在陝北被國民黨軍隊圍困的困境而鼓動的。國民黨一直秉持「攘外必先安內」的說法,圍困中國共產黨,對日本對中國進行的不斷侵略處於被動狀態,導致中國東北地區幾乎被日本全部佔領。北平的知識分子和知識青年走上街頭,抗議國民政府不對日本進行反擊,使國民黨放棄其「攘外必先安內」的主張



上世紀中國政府稱之為「十年浩劫」的文化大革命紅衛兵運動,當年的紅衛兵青年知識份子,並非運動的核心,但被利用其盲目積極性,成為一股極具殺傷及破壞力量。


六四事件則可以指從一九八九年四月開始,由大學學生所主導、在北京天安門廣場所發起長達兩個月的學生運動,之後獲得廣泛民眾支持並進而引發全國性示威活動。但以強硬派為主的政府高層最後決定實施戒嚴與派遣軍隊進行清場,之後在許多民眾死傷與流亡、以及部分軍人傷亡後示威活動宣告結束。



上面四個以有學生参與的中國運動,以港人最為熟識的是六四。文革式的紅衛兵運動是上了年紀的,關心時事的才會有較深刻記憶,一般香港市民只知其名而不知其實。如果問一問香港八大專上院校學生,有幾多人能答得出什麽是五四運動、什麼是一二九運動,什麽是國難、什麼是國恥,相信沒有幾多個能答得出了。




以下兩則新聞報導摘錄於新浪新聞網頁及星島日報,是香港大學學生會刋物「學苑」,被梁振英點名說值得關注後,作出更顯示「港獨」趨勢的回擊。



《學苑》繼續暗撐「港獨」 各界炮轟

01 - 31 10:39


特首梁振英早前於施政報告,炮轟港大學生會刊物《學苑》鼓吹「港獨」。而最新一期《學苑》「毫不悔改」,竟繼續刊登暗撐「港獨」的文章和評論,聲言「港人面臨滅族」,要「從中共手中重奪香港人的自治權」,港人「對武力的接納也會相對提高」等。


昨日出版的《學苑》一月號以「雨傘世代,自決未來」做主題,內裏一篇題為《本土革命,誓守族群》的文章,形容「港人面臨滅族,只有一場徹底的本土抗赤革命,方可自救」,揚言要「從中共手中重奪香港人的自治權」、「激進主義勢將蔓延全城」、「當另類抗爭成為常態,港人抗爭思維也就得以昇華,對武力的接納也會相對提高」。


新一期《學苑》亦刊登了由副總編輯陳雅明撰寫、題為《最後一代香港人》的評論,一向聲稱《學苑》並非搞「港獨」,只是認為有關問題「大可深討」,批評梁振英搞「文革式批鬥」,但文章同時質疑泛民極速與「港獨」劃清界線,是「失去應有的思考能力,回應失當」。


有建制派人士批評,《學苑》再次鼓吹「港獨」,形容有關文章內容猶如「科幻小說」,質疑撰文者「思覺失調」,妄想香港可自立成族。


《學苑》新文章:港瀕滅族須抗赤
01 - 31 00:03



(星島日報報道)《學苑》出版最新一期一月號,封面標題是《雨傘世代,自決未來》,刊載的其中一篇專題文章,以《本土革命,誓守族群》為題,指香港若要力保自治,港人就要與中共赤裸裸博弈,當和平抗爭走到絕路,以武抗暴就是唯一選擇。


該專題文章作者署名「梁辰央」,似是將特首梁振英的名字「去手斬頭」。文章指,中共已判死普選,並有意殲滅港人主體意識,雨傘革命過後政治改革了無寸進,一國兩制已無力回天,港人無路可退,面臨滅族,要不負隅一戰,奮起革命;要不屈從一統,淪為奴才,只有一場徹底的本地抗赤革命,方可自救。


文章說,此刻要捍衛普選,力保自治,是港人與中共赤裸裸的博弈,是從中共手中重奪香港人的自治權,但當和平抗爭走到絕路,以武抗暴就是唯一選擇。


文章又提到,佔旺區群眾組織盾牌陣對抗警察、龍和道有人試圖投擲磚頭還擊、衝擊立法會一役示威者以鐵馬攻城,都揭開了公民抗暴的序幕。文章並以烏克蘭為例,指群眾奮勇起義,負隅頑抗,成功推翻總統,港人面對暴政,態度必須強硬,因為怯懦只會招致滅亡,而最後一段更加說捍衛自治是向中共宣戰。


《學苑》編委會指該文章是邀稿,不代表《學苑》,又指文章不是鼓吹港獨,學苑總編輯袁源隆說︰「這篇文章的意思就是如何可在一國兩制下,如何可以拿回原本屬於我們的自治權。」他認為這是大家都要思考的問題。


以「雨傘世代,自決未來」做主題,一篇題為《本土革命,誓守族群》的文章,形容「港人面臨滅族,只有一場徹底的本土抗赤革命,方可自救」,揚言要「從中共手中重奪香港人的自治權」、「激進主義勢將蔓延全城」、「當另類抗爭成為常態,港人抗爭思維也就得以昇華,對武力的接納也會相對提高」。文章指,中共已判死普選,並有意殲滅港人主體意識,雨傘革命過後政治改革了無寸進,一國兩制已無力回天,港人無路可退,面臨滅族,要不負隅一戰,奮起革命;要不屈從一統,淪為奴才,只有一場徹底的本地抗赤革命,方可自救。學苑的港獨言論先前受到點名值得關注後,曾發出聲明說是學術自由、言論自由、新聞自由受到侵犯。以上兩篇均報導經已將「暴力革命」主張表露無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