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月27日 星期二

空穴來風、來必有因 (一)

空穴來風、來必有因 (一)



網絡圖片


香港經過史無前例的民主運動,市面除了幾許零星的抗爭標語,間中有人撑起黃雨傘在大型群眾活動顯示民主訴求,一批為撈政治資本、被學聯批評「我們(學聯)留守到最後,你們(泛民議員)最後才留守」的泛民議員,在立法會與政府「對着幹」外,一切似乎歸於沉寂。



終於特首梁振英在施政報告上,打破了這個沉寂,主動提及「外國勢力滲入、支持及参與香港暴亂,會在適當時機向公眾公佈。亦點名批評香港大學學生會刊物《學苑》的「香港民族論」「香港民族  命運自決」,鼓吹「港獨」值得關注。幾天之後,中國國家副主席李源潮拋出一句驚人言論,「香港反佔中鬥爭還未結束,好戲還在後頭」。




這意味着「秋後算賬」。

(註:別錯誤理解「秋後算賬」一詞為政治打壓或白色恐佈,是秋收後結算成果,在這應解作做個總結,要負上刑責的當然會被起訴,當然不能不了了之、在對香港政策方向,和香港施政上錯誤要有所糾正等)

也意味到中央政府是確實掌握了足夠資料和証據,香港的「民主運動」有外國勢力支撑,危害國家安全等理據,來加强對香港的管治。另一方面是用實際行動來否定香港的「高度自治」並非「全面自治」。




自回歸以來,中央政府對香港政策是容忍和放寬,也盡量滿足香港的經濟民生需要,有些政策上,是基於香港本有的生活形態而與包容,例如一些一貫以來反華反共的政治組織。畢竟,中國倡議在香港實施的「一國兩制」,從一個理念出發,但從來沒有實際的實踐經驗,也當然在一個摸索階段,政策上會有偏差和出於中方的單方意願。此刻「港人治港」便遭遇一個歴史上苛刻的考驗,如果港人不能「自我修正」管治香港的話,中央政府將會把中國的南大門:香港這片彈丸之地加强管治。




香港大學和中文大學的民調顯示,佔中人士中,除了學生為主外,還有的是社工、教師、文化界人士和中產階級,他們大都份有較高教育程度、有獨立思考、分析能力。(註:上段節錄自網絡上博客文章)。民調跟中央政府對佔中評估不謀而合,香港民主運動有四個重「災區」,是法律、教育,傳媒和社工四個界別。而四界別正脗合上面兩大學民調指出的「中產、有較高教育和能獨立思考和分析」。


是福是禍?往下寫去可能會太長,所以會分段刊出。



2015年1月20日 星期二

「學習哭泣」



教宗:人類破壞環境就是背叛主
01 - 19 00:03



 (星島日報報道)教宗方濟各昨日介入氣候變遷和環境議題的全球辯論,指人類正在摧毀大自然,違背主要求人類作為造物者管家的呼喚。方濟各到馬尼拉一所大學演講時,四天來第二次提出對環境的看法。他沒有讀完事先交給大學的演講稿全文,因他聽了一個曾是棄兒的女孩訴說她的故事後深受感動,臨時起意更動內容。教宗演講稿說:「作為主造物的管家,祂要我們讓地球變成人類大家庭的美麗花園。當我們摧毀森林、蹂躪土地、污染海洋,我們便背叛了那崇高的呼喚。」

圖片及註釋取用自新浪網頁,簡體文字未與更改


12岁女童帕洛马尔在活动上问道:“很多儿童被父母抛弃,卷入毒祸和卖淫。天主为何会让这些事发生在我们身上?那些儿童又没有做错,为什么这么少人帮助我们?”

帕洛马尔说到这里泣不成声,教宗其后抱着她安慰了一会,在讲话时舍弃大部份预早准备好有关环保的讲稿,即席响应帕洛马尔,很感慨地说:“她提出了个没有答案的问题,全场只有她这样做,她甚至不能用言语表达,而是用眼泪。”




菲女孩泣問教宗 主為何容許雛妓
01 - 19 00:03



 (星島日報報道)教宗方濟各星期日下午在馬尼拉著名的黎剎公園主持大型露天彌撒,估計有多達六百萬人風雨無阻參加,破了教宗主持集會的人數紀錄。主持彌撒前,一名十二歲女孩流著淚問教宗,主為何容許孩童成為雛妓,感動了方濟各,擁抱她並呼籲全球「學習哭泣」,替數百萬名窮困、飢餓、無家可歸和受虐兒童的苦難哭泣。


遭父母棄養的女孩帕洛馬(Glyzelle Palomar)曾是教會慈善組織收容的孩童。她周日於馬尼拉一所天主教大學的儀式中,在台上發表這番言論,當時她旁邊還站了一名同樣曾是無家兒童的十四歲男孩。帕洛馬向教宗說:「許多孩子被父母遺棄。很多人成為受難者,許多孩子被捲入毒品和賣淫。為甚麼主允許這些事在我們身上發生?這些孩子並沒有犯下甚麼罪。為甚麼只有一點點人幫助我們?」她崩潰大哭,七十八歲的教宗將她擁入懷裏安慰她。



之後教宗摒棄了事先準備好、原擬用英語讀出的大部分講辭,改用母語西班牙語即席表達他衷心的感受。教宗向台下三萬人說:「她是全場唯一一個人提出這樣一個沒有答案的問題,她甚至無法用言語完整表達,只能用淚水。你問題的核心……幾乎是沒有答覆的。」



方濟各教宗通過英語翻譯告訴信徒:「孩子們為甚麼受苦?我要請大家捫心自問,我學會哭泣了嗎?當我看到兒童捱餓、吸毒的街童,以及無家可歸、遭棄、受虐、遭社會奴役的孩子時,學會替他們哭泣了嗎?」他呼籲全球「學習哭泣」,替數百萬名窮困、飢餓、無家可歸和受虐兒童的苦難哭泣。聯合國表示,菲律賓街頭有一百二十萬名流浪兒。
該儀式過後,教宗到黎剎公園主持大型彌撒。



筆者註:看了上面兩篇報導,連教宗都說「幾乎是沒有答覆的」,老雨那敢妄言,不過這些問題,曾經引發過老雨深思... 假如衪是真的存在,這是人類「違背主要求人類作為造物者管家的呼喚」,是人類自己作的惡業共業,是與衪的旨意背道而馳。另一個問題是....



2015年1月14日 星期三

為博友五味軒新書寫序


為博友五味軒新書寫序








先恭喜亞五的「媽媽的招牌菜」第一冊加印了第三版,與新的「媽媽的招牌菜」第二冊同時在香港發行,這是說亞五的招牌菜系列,還應該和可以有第三冊、第四冊....



記得年多前,亞五曾經問過老雨,說被邀請出烹飪心得的書,老雨極力支持和鼓勵。時到今日,亞五沒有給大眾失望,她的「招牌菜」仍是一紙風行。



在第二冊尚未付印,出版商另出了一本食譜,選取了香港當下十多位廚藝名家的烹調,亞五是其中的一位。老雨一不懂廚藝,二不是老饗,只不過是雨嫂子口中的一個「食物焚化爐」,所以要為一本食譜作序,看起來很滑稽和自大夜郎,但老雨認識亞五多年,得之她為人品德,處事待人,求知創新。她的每個成績;油畫、插花及現今的烹飪都是從零開始,鍥而不捨,鑽研無斷,做出來的成績比放洋留學的,有專科名師指導的不遑多讓,在一個四五十平方呎、既熱又西斜的小厨房,出的一個如果算不上是個狀元三甲的話,最低限度也應是個秀才吧!




很誠懇和樂意的向你推薦,亞五... 甘穗僑女士的「媽媽的招牌菜」。



2015年1月12日 星期一

一年之計在於春

一年之計在於春


「一年之計在於春,一日之計在於晨」出自中國歴史上南北朝時代,南朝的第三個朝代,國號為「梁」,解作要在一年(或一天)開始多做並做好工作,為全年(或整天)工作打好基礎。


春天的腳步今年似乎慢了一點,農曆立春二月四日才來臨,春節到二月十九日才光臨大地。回顧將過去的甲午年,雨中家很大變化;大公子卓籃因方便上班搬出,又剛巧雨中夫婦萌念多置一個物業,這順理成章大公子成為雨中家第一位租客,幫補一下供樓按揭。話未說完,二公子雋藍只給兩天通知,今日又搬離雨中家,所持理由與他哥哥一樣,看來也很合理,因為他在商業中心區工作,離家差不多二十五公里。這個二公子性格,就像他老子,牛脾氣,自己事自己當,一個人收拾,一個人搬上自己車子,分幾轉螞蟻搬家,雨中先生看見這孩子,彷彿看見自己年青時的影子。雨中夫人當然放心不下,除了用得上的、用不上的煲筷碗碟,水壺茶杯為兒子收拾了一大箱,還對兒子千叮萬囑。轉個頭來對雨中先生說:「大兒子搬出沒這樣感覺,現在小的搬了,放不下啊!真是孻仔拉心肝!」真像當年雨中先生搬離母親時的歴史重演。雨中夫婦也知道,兒子經己三十多歲了,有自己的前程和理想,要自立了,這就是人生的歴程。



雨中大宅由這個晚上開始便剩下雨中倆老。記得白居易的「鳥詩」嗎?

  梁上有雙燕,翩翩雄與雌     泥銜兩椽間,一巢生四兒
    四兒日夜長, 索食聲孜孜    青蟲不易捕,黃口無飽期
   
嘴爪雖欲弊,心力不知疲     須臾十來往,猶恐巢中飢
   
辛勤三十日,母瘦雛漸肥     喃喃教言語,一一刷毛衣
   
一旦羽翼成,引上庭樹枝     舉翅不回顧,隨風四散飛
   
雌雄空中鳴,聲盡呼不歸     卻入空巢裡,啁啾終夜悲
   
燕燕爾勿悲,爾當反自思     思爾為雛日,高飛背母時
   
當時父母念,今日爾應知



說說雨中夫婦全退休後,生活上的變化;朝夕相對,很多事會觸發不同意見及處理方法,也很多時候在性格方面要重新磨合,以前覺得算不甚麼的事,今天看起來竟然如斯要命。幸好,雨中大俠功力幾十年來沒有甚麼成就,一門「忍讓」神功雖然未臻登峰造極,但仍有多少火候,忍得的便隨它去吧,忍不了的也隨它而去!



所謂「天無絕人之路」,雨中先生得知自己患上了高血壓;以前雨中大俠血壓偏低,堪稱一絕,上壓經常在110115間,而最重要的下壓經常低於75,脈搏每分鐘45,這麽低可以說是自小開始多運動成果。朋友!血壓高了還稱得上「天無絕人之路」?待老夫慢慢道來。



醫生告訴老雨說,血壓如今暴升至165,下壓也不示弱上升到95。在醫生建議下,到化驗室被人家像吸血鬼般抽了幾管子血化驗,最終答案是:朋友,血糖高於標準1度,有糖尿病徵兆。甚麽?雨中大俠身體强壯見稱,高運動量,十多年持素,還有一位日夜嚕囌着吃要健康的私人看護雨中嫂子,竟然會有糖尿病?沒錯!錯的不是別人而是雨中大俠。如人飲水,冷暖自知;老雨近十多年來除不吃腥葷外,絕不擇食偏食,而自少貧苦原故捱過餓,定要一家人吃飽,未退休前,怎樣趕忙都要跑回家為妻兒弄一飽餐。老雨吃飯也比家人還要多,似是用一滿口的飯去彌補童年的遺憾。甲午年的九月,警鐘響了,猛然回首。



本來一頓吃三、四碗飯,一下子減至半碗,本來不擇食(並非不吃),對甜類食品不再沾唇。雖然如此體重仍然偏高至165磅,醫生轉介老雨参加一個共三天,每天三小時有關糖尿病預防和治療課程,看來不是嚴重而是「嚴」正「重」視這個病患。與此同時,雨中大俠心中開始下個决心,要堅持改變這個生活習慣,用另一個生活方式取而代之。記得雨中夫婦開始「下水」嗎?當年的雨中水怪,初跳入泳池,游得半個塘,嗆水扯氣辛苦不堪。結果?四個多月的堅持,開始時,游五分鐘經已想放棄,慢慢的捱過十五分鐘、三十分鐘,到現在可以連續不停一小時;由開始全是胸泳(蛙式)到現在可以與爬泳(自由式)参半;由開始只能一次游五十公尺,到現在可以連續游一千五百到一千八百公尺;體重由開始165磅減至148磅,距離雨中水怪自己定的目標145只差3磅。腹上腩肌消失了,手臂上的蝙蝠翼不見了,肩膊和兩脇的脂肪也不知所踪,看起來消瘦多,但六十五歲了,精神還可以。第一次到糖尿病支援中心上課,護士替雨中老先生量血壓,上壓125下壓75,脈搏45(運動員標準),血糖測試4.5(並不是空腹),比正常標準還要低1.5度。中心的護士看了老雨填寫有關日常起居食用的問卷,她說:「你不用再來了,因為你走在正確的途徑上(you are on the right path)。」



老雨沒有甚麼了不起,只有一股牛脾氣,這就是堅持,而這份堅持使雨中嫂子也折服,豎起兩拇指(two thumbs up)。雨中嫂子當年是雨中水怪首徒,她也開始身段上有成就,磅減了,脂肪也消失多了。老雨還有些教練氣概,傳授了些水中暢泳消脂有効方法,看來進展極佳。但.....任何方法都要持之以恆,這就是堅持!

送你一幅老雨減磅後自拍照,穿背心唔係唔想俾你睇啲肌肉,而係唔想「兩點畢露」唧



2015年1月7日 星期三

續... 啼笑皆非



網上圖片


續... 啼笑皆非


受博友美好所託,寫埋「啼笑皆非」嘅續集,但呢幾日真係好忙,主要係香港帶咗兩個「智能手機」番嚟,要同呢兩部機鬥法。本來對電腦知識經已係麻麻地嘅雨中先生,對住呢兩部外貌同體積與電腦原全唔同嘅傢伙,當然打出與接收係冇問題,但當接觸到現時代功能嘅WhatsAppViber就一籌莫展。你梗係喺度咪咪咀笑雨中先生低B嘞!冇錯喎!基本上智能手機大部份喺用電腦嘅「方言」及程式,但經過簡化同壓縮,應用喺手機上。不過大部份程式,留大量空間俾手機主人自己嚟選擇同設定。咁就玩死嘞!因為好似雨中先生呢類落後、無知嘅第一次用家,起先「連線」係點樣去連都未識,都唔好講去做setting嘞。最惨係雨中嫂子心口掛個"勇"字,睇佢似模似樣,呢度拑下,嗰度劃下...係又load,唔係又"撈",梗係NO啦,卒之咪成部手機塞過嚟雨中先生呢個「乜都敢死隊」隻手度....



好嘞,終於都係「名家一出手、就知有沒有」,搞掂收工,趁雨中嫂子與朋友外出,屋企「靜英英」,最適宜寫博娛人娛已,提筆再起寫寫博友美好遊温哥華時一起趣事。



應美好留言:「大哥都係你執筆啦,如果我寫只有幾隻字,你寫就精彩絕倫....可唔可以同(邊個邊個、亞福亞水)改過個藝名,等我地一炮而紅,一句謝謝你!」講到改名,雨中先生强項專長,連忙回應:「改個藝名....咭咭!你就叫"何可賀",李DeDe(雨嫂咁稱呼佢嘅),就叫"好小李"啦!咭咭!仲有個囡囡叫「破壞王」。包你地一炮而紅,紅過個利是封!」


先交待故事中三個主要角色:「何可賀」,女。為人樂觀,常笑呵呵呵,故名「何可賀」,此名亦能解作:任"何"事都"可喜可賀",吉祥也!「好小李」男,李先生係何可賀嘅丈夫,退役藍帽子。話說當年認識可賀時,俾可賀第一個印象是「好一個小李子」;小李就憑呢個概念就成為今時今日嘅「好小李」嘞!第三位係「破壞王」,女。係好小李同何可賀嘅囡囡,其身形有啲似大力水手個女朋友奥莉花。



接番上文其中一句,繼續寫落去:「有事慢慢講,急都急唔嚟,上車先揾個地方至相量。」話雖如此,做亞媽嘅梗係緊張啲嘅,喺架車就一五一十道來。原來破壞王今次嚟温市,為咗俾爸媽多啲私人空間、加上自己亦慣過獨居生活,所以預先託朋友租附近一幢大厦嘅客房單位,呢類單位稱為Guest Room,係大厦方便住客嘅來訪親友短期租用,獨立門户出入,客房有三百呎左右,有洗手間及浴皿等用具,不設廚房不能舉炊,但租金只是四星酒店嘅一半,相當便宜。



話說日前「破壞王」急於用廁,廁所門竟然意外反鎖咗,求助無門「開」,佢「急」於無奈,也迫於無奈,急起嚟伸腳便踢,竟然將廁所門門板上踢穿咗兩個「姑窿」。門雖然踢爛,但未至爛到可以伸手入內將門鎖開啟,最後「破壞王」這刻此可忍孰不可忍,一個轉身飛踢,撑雞天殘腳一招,將廁門下半部份踢斷裂,以奥莉花咁嘅身形,喺斷裂咗嘅門同門框嘅罅隙,爬牛吽爬咗入去。奥莉花破壞王做完要做嘅事後,望住俾自己踢爆嘅門,抽一口涼氣,想:「呢劑大咯!」



佢第一個想法係點樣向代佢租住嘅朋友交待,第二個想法係點樣至可以修理番隻門。破壞王立即上網去揾有關資料,馬上出動去店舖睇睇有冇同形狀、同呎吋嘅門,最緊要係佢呢幾腳踢走咗幾多錢。當然,人家成日都咁講,「如果問題可以用錢解決得了嘅,咁就不成問題」,現時擺喺何可賀好小李一家面前唔單止係錢銀嘅問題,而係如果唔通知大厦管理處,涉及係道義,因為人家會怪責代租單位嘅友人;如果邊個都唔通知一走了之,咁就變咗「租霸」,要承擔法律責任。終於破壞王找到一家建築材料供應商 Home Depot,有同樣呎吋嘅板門,要價一百加元,唔包運費。跟住,佢將自己解決唔倒嘅難題,一腳傳中,交咗個波俾佢信任得過嘅爸媽,自己就飛咗落美國去滑雪喎。



何可賀喺呢度三唔識七,落地三日連東南西北都未分得清楚,手機又冇,雙手執住個女交過嚟嘅"燙手山芋"都唔知點算!仲話過幾日就要退租交房添,點算呢?好小李大爺唔係唔理,而係做慣咗"好小李"之後就唔知點理。當佢地見到雨中大俠到,有如大海茫茫執住一條救生草,好歹都拉住先。雨中大俠聽完個古仔後,唔理佢地絮絮不休,只係講咗一句:「先去客房單位睇睇,再諗辦法。」當雨中大俠見嗰塊被踢穿兩個姑窿、門腳整塊斷裂嘅門殘骸,真係啼笑皆非‧‧‧以破壞王纖瘦弱小嘅身形,有能將門板踢成板木全飛,再細心睇真啲,呢度門係空心門,兩邊門板唔係木板而係"快把",門架係用木糠加膠壓成四方條子,中間分隔兩片門板嘅用料竟然係紙皮,哈哈!唔怪得一兩脚就散晒啦。度好呎吋,係一般廁所門標準30吋乘80吋,咁就容易辦嘞!




講真,如果要雨中大俠出手,抬件門板番嚟,度啱位,鑽個門鎖窿,鑿三個門較位,將度新門安番上去有何難!不過,呢個釘釘揼揼、用電鑽鑽門鎖窿嘅過程一定會驚動鄰居或管理處,還有一樣就係只要老眼昏花,工序呎吋有小許偏差,隻門就上唔番上去,咁就弊傢伙嘞!


何可賀、好小李同雨中嫂子繼續喺架車上同喺餐廳研究道義同法律責任,雨中大俠終於開腔:「我地食完飯先到一家我以前幫趁過嘅做門專門店,(就喺雨中府附近)睇睇有冇適合用嘅白色門板,如果有,問佢地能否加工做門較位同開門鎖窿位,當然要問幾多錢!」「如果一切如願,食完餐飯大家一齊番雨中府"擸傢生” ,去客房單位成隻爛門折出嚟,俾度啲專業師傅,用專業機器印住嚟做,咁呎吋就一定冇錯,一定安得番上去嘞。」果然一切順利,人家專業,呎吋準確,用嘅亦真材實料木板門,隻爛門同你掉埋。雨中大俠上車司機落車咕哩,一拆一裝,慳水又慳力、神不知鬼不覺,正是「明修棧道、暗渡陳倉」偷雞就是老狐狸!

咭...... 你估吓,破壞王呢幾腳一踢要花費幾多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