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2月11日 星期四

12月10日晚上... 是香港最美麗的晚上還是最醜惡的晚上?

12月10日晚上... 是香港最美麗的晚上還是最醜惡的晚上?




兩個多月的佔中經費來源,來自何方?包括千多個帳幕、標語、路碍、三餐膳食等補給,保守估計約近億元,


12月10日晚上... 是香港最美麗的晚上還是最醜惡的晚上? 佔領中環清理前夕,電視訪問金鐘「佔領區」內的一些人,其中一位年青少女被訪者眼含淚光說:「我二十多年來,香港今天的晚上最美麗。」老雨想的是,這位女孩子說的美麗,是年青一輩為自己渴求的理念,為爭取民主在中環創下了的七十多天的紀錄。這個美麗則見人見智,青年人有想法有抱負,敢說敢幹是個優點。



老雨是次回港,的確了解很多香港年青一代對目前「政改」的看法。在飯局與幾位姨甥女見面,闊別多年,理應是寒喧一番,怎料話未及三句,其中一位經已表態說:「我們都是支持佔中的。」這姨甥的家長(即老雨的襟弟,是位教師)即說:「這餐飯不談政改!」老雨未知親朋戚友各各所持立場,也常慣在陌生場合少談個人觀點,未知何時何人一時興起,掀起政改話題,隨即....壁壘分明,正反兩立,唇槍舌劍;最終面黑黑不歡而散。老雨一不表態二不發言,但比較留意是「支佔」一方爭辯的理據,提出的比較多是說,中共政府掌權以來怎樣怎樣,三反五反、鬥地主、文革、六四等等,整個飯局支佔的理據都源於「恐共」兩個字。如果當時有人對這幾位年青人說一句:「如果香港仍然是英國人统治,港督仍然是由英國任派過來,香港有沒有普選經已不重要了,對嗎?」未知能否平息這個爭議。



年青人有理想有抱負,當然是對社會有很大裨益,不過要深思熟慮,有所應為亦有所不應為。「佔中」應為與否,老雨不敢批評,年輕人自持敢作敢為。能爭取到與政府對話,與林鄭司長會面,是難能可貴,但可惜自以為有民主光環便通行無阻,事前沒有充份準備,往往自己提出的問題被政府及主持反詢問其意見和看法,學生語塞起來。需知道在會議上,並不是街頭抗爭,所發言必需有理有據有才能達至贏面,這一仗是學生們爭取回來的,但敗在自己手上。



剛說過街頭抗爭,當然會涉及佔領行為;有日必要到銅鑼灣希慎道電訊大厦辦點事,離開時要乘搭116路綫巴士,不覺走近「銅佔區」,就在佔領區的邊緣,有二十多輛巴士被迫改道右轉,行人眾多,每三五分鐘交通燈才轉一次綠燈,而轉入的街道亦因佔中而異常擠塞,每次轉燈只勉強容得一輛巴士轉右.....回看佔領區的領地,大量的標語,正氣凜然「我要‧‧‧」,領地只得寥寥幾人在曬太陽,打啤牌。可能佔領者還在上班上學吧!



說起街頭抗爭;這位街頭鬥士,黃小子說被時代雜誌選為當年風雲人物,人氣一時無兩。勝利總會衝昏頭腦,繼與學聯號召佔領政總,失敗後宣佈無限期絕食,無奈很不爭氣,第一個要飲葡萄糖水,這缺糖而必需補充血糖,合理也無需表白,黃小子不放過這個宣傳機會向公眾道歉。這位十四歲便參加「社運」的黃小子,初露角頭於「反對東北發展」,繼而在國教時期組「學民思潮」鼓吹重奪政府,到現時學民積極組織佔中行動。黃小子經常順口雌簧,口不擇言,最近自己絕食失敗了,要挽回面子,在街頭集會上大聲疾呼:「梁振英,你真刻毒涼薄,你有沒有想過來佔領區,探望一下正在絕食的黃子悅?」像潑婦罵街,但背後他可知道也在罵了自己的之鋒媽媽:「之鋒媽媽,你真‧‧‧‧,有沒有想過來佔領區,探望一下正在絕食的兒子之鋒!」之鋒媽媽是否‧‧‧‧,老雨不知也不敢批評,但報章傳媒的確沒有報導過她到佔領區探兒子的消息。
相信大家都有看過之鋒媽媽的公開信吧,當時的發表是正藉時代雜誌公報,風雲人物的網上投票,黃小子暫列第三,公開信的發表是否有為兒子做勢?人之常情,不過如果能如此縱容兒子敢於為個人理念,破壞法治,如此母親若非‧‧‧‧,也應該是非一般。



這一段youtube相信很多人看過,但真實與否,見人見智;但起碼解答了中央政府和香港政府指出有外國勢力參與。也解答了近期泛民議員所收受的金錢來龍去脈,和佔中兩個多月的資金來源。亦重點提及黃小子,為何不是周永康、岑傲輝?,所謂空穴來風,來必有因....











這位專業戰地美國女記者,就是要向美國情報部門交差,犯了法被捕,說自己被人推在車冚上,香港記協抗議香港政府扼殺新聞自由,迫害新聞工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