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1月29日 星期六

地球兩端

地球兩端







個多星期前,還在暖和和的香港,離開時還沉醉於有親有朋在的故里,一聲珍重踏上歸途。



踏足加國,寒風撲臉,氣温只有攝氏六至八度。市面當然沒有如香港般的熱哄哄,很肅索很冷清。



寒流風雪警告說,週末會有飄雪,氣温會下降到攝氏零下八度。星期五還下着雨,一般而言,冬天下雨,氣温會較暖,因為日間的暖空氣被雲層包裹着,晚間不容易揮發。要是日間天朗氣清,那麼晚間便冷得要命。





週末淩晨下了場薄薄的飄雪,早上太陽還未出來,氣温經已把雪冷却成冰,掛在樹梢,遍蓋着地面,薄薄的一層像神奇的畫筆,改繪了江河大地的翠綠,很平均而不誇張塗上雲彩般的白色。





還是在昏迷中與時差博鬥的雨中夫人,整晚難以入睡,輾轉反側弄醒了枕邊的雨中先生,睡眼惺忪見窗前白雪,即拿起相機,披上外衣出門想把雪景拍下。大門一開正想踏出,一絲寒風撲臉,冬大人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