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0月6日 星期一

佔中春秋 4


佔中春秋  4

看了一個網誌,很痛心!無可否認.....老雨沒有發言權;老雨根本不在香港,近日也根本沒有到過中環、旺角、尖沙咀及銅鑼灣等,佔中暴亂人仕口中的所謂佔領地,也沒有被沿途蜷縮睡地的、靜靜地坐在馬路上温書做功課的學生而動容,也看不見他們疲累幼嫰面容而使老雨感動。


老雨的確是依靠家中的電腦,接收報章上的二手訊息,寫出一些對於是次「佔中」暴亂的評論,如果說老雨不明白這場由外國冠之以名的所謂「雨傘革命」(Umbrella Revolution)的真正意義,這點老雨絕對的承認。(至今日才有學聯發言人澄清這場不是革命,大學生連運動和革命的定義也搞得不清楚)。在這年多來,老雨在電腦看的星島日報、明報和香港無線、有線新聞,看見的是一羣學生的囂張跋扈,强詞奪理,亳無理智而自以為是的野蠻行為,他們幹的是一場全無意義的「對着幹」。何來他們曾用粗鄙語言去質問,用粗暴行動去衝擊,如今被形容為楚楚可憐的羔羊呢?(難老雨看的與香港的因為是二手訊息,所以不一樣嗎?)



網上圖片,題為「黃之鋒諷林鄭月娥落淚」瘋子醜惡卑鄙



兩位大學教授和一位牧師倡議「佔中」的提出,根本上是一個政治的挾逼,隨着這個方向走,不少人在心底間這年多兩年來,滲入不少中港兩地人民之間矛盾,亦夾雜了六‧四事件的愁思,甚至將中共奪得政權後所作所為,目前「强國人」「富二代」的嘴臉加了進去,成為一個强烈的恐共、仇共和反共情緒,更有人懷緬過去英治時期的「幸福」日子。



可笑的是英治時期,每一任港督都是欽點而並非「公民提名」,想兩位教授和那位牧師當年亦是大學生,為何當年不倡議佔中。時代不同嘛.....這的確是,因為當年的幾位被英國佬奴化了,今天香港回歸做回個中國人便懂得當家作主。



回說現實佔中暴亂,學聯、學民騎劫了佔中三子的計劃.... 原先是一場「公民抗命」,約法三章,有紀律有規矩進行,而参與人亦要經甄選,有門檻,(你講大話!)非也!這是當年戴耀廷教授提出的人選要求:

公民抗命的可能代價,發起運動的戴耀廷先生知道得很清楚。他當初提出佔中構思時,曾表示希望由本身打好了事業和經濟基礎人士参加,關鍵是事態會否按他主觀願望發展」(摘錄自星島日報2013630日社評,題為:正視家長憂慮,防佔中失控風險)戴耀廷先生起先心目中,参與佔中人士是有事業和經濟基礎,例如他自己,最低限度是個中產階級、知識份子..... 

這樣前景美滿,有幾許人會放得低事業與家庭,會和戴耀廷先生走在最前綫嗎?會有!一定會有,不過為數會不多,起碼以前言之鑿鑿說支持和参與的幾位議員,現經己噤若寒蟬。我想沒有多議員會拿自己的優厚薪酬宏寬事業來為這塲無把握之仗押下賭注,也絕對相信何俊仁議員不會如他自己在2013213日所說(註﹕星島日報刊何俊仁倡集體燒區旗挑戰警方 何俊仁昨日指出,十分欣賞戴耀廷這計畫。他認為此做法甚具組織性,而且號召力強,「我個人一定會參與,我怎可能見到他這一個斯斯文文的教授被人拉,而我仍坐在這裏?」往監獄走一趟。現在何議員和一眾承諾参加的議員們龜縮何處呢?



這証明了幾件事,學聯和學民思潮騎劫了佔中,泛民的部份議員亦出賣了佔中,整個計劃由佔中變學運,從而再有作俑者介入內訌,變成一場失控暴亂。千萬不要說政府有責任,這場暴亂不管怎樣参與,是誰提出來、誰站出來誰負責!



現在是看這局牌的另一方如何「出牌」,香港政府由九月二十七日起表現沉着,的確是在二十八日因為有學生衝擊警方防綫,不理勸喻和警告衝出和佔領馬路(別單指警方使用武力,經已有警方被衝擊和學生强行推倒水馬衝出馬路的片段,上載在youtube),使用過胡椒噴霧和催淚氣體,這是一個警告,是說佔中是違法行為,警方有責任和有能力去維持法紀。這幾天港方不「出牌」是留給暴亂者一條後路和靜觀其變反正這場是個消耗戰,香港是個高度商業化社會,有工你不幹有人爭着做,有書你不讀責任後果自負,沒有僱主因你曾是社運英雄民主鬥士而可憐你生活的逼壓可能不上班便沒米沒粮沒租交,苦問誰?別問政府,便問那一羣天真無知的佔中學生吧!港方「出牌」的智慧就是如是如是.....



另一方面,自九月二十七日開始到今天,期間有十‧一和重陽節假期,佔中暴亂對日常生規矩影响較少,主要重災區是服務性行業,但到十月六日全港生活回復日常的話,這個牌局會由港方「出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