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0月2日 星期四

佔中春秋 2


佔中春秋 2

第一篇墨水未乾,無獨有偶,在今日新聞中找到能支持老雨在上篇論點的一篇報導。

戴耀廷無力掌控 「佔中」群眾爆內訌

10 - 03 00:03
星島日報

戴耀廷承認,學聯、學民思潮及和平佔中三個組織均不是今次運動的領導者,只是全力協調今次運動。

(綜合報道)(星島日報報道)佔領運動踏入第六日,但一直群龍無首,而且內訌開始浮面。有本土派在各佔領地點向巿民宣揚要提防佔中糾察隊,指目前行動全由巿民自發,拒絕大會領導,又指不可讓任何人代表和政府談判。昨晨有佔中糾察隊打算搬動添美道的鐵馬,遭現場集會人士阻止。佔中發起人之一戴耀廷亦只能承認,學聯、學民思潮及和平佔中三個組織均不是今次運動的領導者,只是全力協調今次運動。


佔領行動由金鐘、銅鑼灣、旺角,延展至尖沙嘴,但運動除有學聯、學民思潮和佔中三個組織外,亦夾雜著眾多團體,透過網上平台作動員,包括一直被視為較為激進的驅蝗行動及熱血公民等。其中,不獲學聯及佔中三子支持的廣東道佔領行動,參與者多是驅蝗行動成員。


事實上,以黃洋達為首的熱血公民及與他關係密切的黃毓民,一直提倡佔領「遍地開花」,而佔中三子及學聯則希望固守三個陣地。一直不服佔中三子的黃毓民、黃洋達,昨日就分別現身旺角和尖沙嘴等佔領地區。此外,示威者中,對於衝擊及和平示威亦一直有分歧,在十‧一國慶升旗儀式及包圍特首辦的示威中,分歧都公開化。


黃洋達昨天在旺角和尖沙嘴「揸咪」發言,就強調現時活動不是單純佔中運動,而是民眾活動,拒絕成立大會,亦拒絕派出代表向政府談判,「一旦有大會,就會有政黨介入,被人騎劫」,「我們現在佔盡上風,這時最害怕是有人無端端出來話代表我們,開出一個不滿意的盤口」,認為巿民只要克制平和繼續佔領,政府就會宣告真普選。
他又公開否定佔中三子和學聯等提出要清走部分路障,讓出人道通道,或呼籲堅守金鐘、銅鑼灣、旺角三條戰綫,更指誰人作出上述呼籲,就是「奸細」。網絡上多個佔領專頁也有人提醒集會民眾要提防和平佔中糾察隊伍,指集會不須大會領導。





運動中的內訌亦逐步浮面。昨日凌晨時分,有數名佔中糾察隊為方便運送物資,打算移開添美道連接干諾道的鐵馬,但遭大批集會人士上前阻止。他們擔心有人想破壞他們的防綫,又有集會人士表示警方施放催淚彈當晚,佔中和學聯曾呼籲示威者撤離,現時是市民自發留守,因此運動不應被任何人士或團體帶領。事件擾攘三十分鐘,糾察隊終自行離開。


學民思潮三名成員昨晚到達旺角集會現場時亦有被在場人士質疑是否要拿回集會主導權,又擔心他們同意佔中三子陳健民指特首梁振英下台便有「階段性勝利」,解散集會。學聯、學民思潮和佔中三大代表昨齊齊向佔領群眾講話闢內訌傳言,強調他們只是協調支援參與市民,會繼續做好戰略、物資等協調工作。


戴耀廷表示曾與糾察開會,承認溝通不清楚,就產生誤會向在場人士道歉,指如鐵馬防性和安全性中之間的平衡間意見有不同,表示以後會與在場人士商討,有共識才會行動,指彼此仍然目標一致,能透過商討能解決分歧。三個組織又向公眾展示各自的糾察衣飾及臂章,以便在場公眾清楚識別,避免昨早有糾察望移開鐵馬讓出緊急通道所引起的誤會再發生。(星島日報2014年10月3日)

........


其實除了上面星島的報導外,可以說學聯和學民思潮之間亦矛盾多多。黃之鋒所率領的學民思潮,經「國教」一役被視為一股「學運」新生力量,而黃之鋒亦被追捧為「政治明星」。這羣中學生可謂初生之犢不畏虎,瘋小子發表了一篇「重奪政府」的文章說:多年來我們常不期然地把政改方案討論的主導權和發言權,拱手相讓給民主派中有頭有面政治明星,接下來便上演一幕又一幕民主派領袖與建制勢力的泥漿摔角,假若我們不想重蹈覆轍讓「重奪政府」淪為空談,便要放棄那種尋找民主代理人的心態,切實地「重奪」一個屬於香港人的「政府」。這位小朋友根本上不甘心受人家支配和指揮,他的作為包括七一游行後突然率眾「預演佔中」和九月二十六日罷課後帶頭衝擊政府總部廣塲,這些表現使學聯的大哥大姊連連跟隨補「鑊」(用詞粗俗了些,但有一鑊糟的意思)。泛民議員中,既要支持這位新星,但私底下對瘋小子及其眾,獨斷獨行極表不滿。(只要點擊youtube,便可以找到黃毓民談瘋小子這方面的資料)。

如果說這場是「佔中」,倒不如說是一場「學生運動」,要是說是學運,上文戴耀廷又說「學聯、學民思潮及和平佔中三個組織均不是今次運動的領導者」那麼真的是「公民提名」,各幹各的。這樣便開始如戴耀廷坦承情況失控超出他的想像(星島日報2014年九月二十九日報導「戴耀廷承認失控,情況超出想像」)一個各自為政,內部矛盾複雜,內訌的羣眾運動,即使是有幾十萬人参與,勝數又有幾多呢?



擱筆前多寫一小段,是老雨給一位好朋友網誌的一個回應上所寫:「請容老雨大胆問一句:如果有真普選,候選人是公民提名產生,不設限,不作篩選,沒有門檻,全港市民一人一票選出個特首,中央亦無異議,這樣全滿足了香港民主人士的訴求....是否因此而選出的特首,便可以解決香港問題呢?民主派所列出要求非黑即白,這個問題的答案也應該是可以還是不可以....
請原諒老雨胡言亂語!」


尊貴的泛民議員們,仍在街頭「抗爭」的學生們,請深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