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0月20日 星期一

香港見


香港見


收拾好行裝,明天返港。途中要在上海轉機。一是機票較為平宜二是要老雨困在機十多個小時,倒不如中途停停,鬆鬆筋骨,然後再飛。因此抵港時間會較晚,這可能有另一好處,長途跋涉,太累容易入睡,亦較容易適應時差。





老雨本來打算抵港後,會逗留十多天,跟着飛台灣参加專為長者而設「環台單車銀髮團」,可惜講得來,額滿了,幸好這厢單車友說2015年大家一起参加。咦!這不是可以再來一次香港順道遊?

今次完全無意慾到大陸走走,因為移民前在大陸工作,看慣了也看厭了。反之,生於斯長於斯的香港,有很多地方離島都沒有去過,所以希望能多作香港本土短線遊,例如最嚮往當年童年生活的赤柱,老雨的笫二故鄉長洲,故居大角咀舊區,移民前住的元朗,離島蒲台、南丫和大澳經已是心目中的去處,或者會到澳門探探百厭女,(未知能成行否),最重要的當然是能有緣與你香港見啦!


老雨深信「緣」,未知能否有緣與你香港見....
老雨深信「緣」,要是「無緣」與你香港見,毋强求,只要人還在.....緣還在。





2014年10月17日 星期五

退休是甚麽?



退休是甚麼(整理後重刊

文章日期:02/04/2013 07:43 am


近日寫的博客,比較嚴肅,使人納悶,自己也覺得繃得太緊。在整理博客時,回顧部份舊作,見此文連自己也忍悛不禁,所以重刊此篇,逗眾一笑。




退休是甚麽?

退休是你離開一份有薪金的長工,轉職做一份没有薪酬的兼職散工;
係24小時不定時上落班的身兼数職散工。


未退休時,即使你要求也未必會有加薪;
退休後,你不需要求就有得加…辛,是辛苦的辛。


未退休時,你可以睡至鬧鐘叫你起床上班;
退休後,你未必可以睡到“自然醒”,這麼多工作要做,無需鬧鐘你都會自動自覺上班。


未退休時,你是一家之主,生活費用靠晒你;
退休後,你是一家之煮,一日三餐靠晒你。


未退休時,你去揾銭大家洗;
退休後,大家的衫褲鞋袜等你洗。


未退休時,你個仔久不久會揍佢個仔嚟俾你玩;
退休後,你個仔索性放低你個孫俾你玩。


未退休時……
Oh Gosh! I am so tire, I don’t need re-tire!
-----------------------

《這是我刊登在網誌上第一篇,當時雨中淋網誌還未誕生,借了慕蓮網友的網誌發表,感恩!》


2014年10月14日 星期二

以事論事



以事論事






老雨電腦貯存的檔案羣



老雨又更換了版面的圖畫,是一幅取自「看世界」網絡的圖片,照片攝於美國的一場森林大火,生靈塗炭。看着這張圖片,老雨將之聯想至今時今日的香港事政局勢,可謂是水深火熱,亦可以說香港正處於開埠以來最黑暗的日子,往後的日子會更艱難,就正像照片的深處。



老雨一向以來認為網誌這個公開平台,寫兩類文章最難,一是宗教信仰,二是時事政治。這些文章和寫小說絕然不同,小說內的人物、時間、地點、橋段,每個角色的性格,皆可以由執筆者按劇情需要而創造,甚至可以天馬越時空,不受歴史時代限制。



宗教信仰之所以難寫,是涉及人的思想行為在宗教影響下,對錯的認同,舉例說,老雨說佛謂「緣生緣滅」沒有常、一、主宰;另一些宗教說是有「全能全知」真主真神,在理論上是兩個極端,在世間人們為所信仰的爭議不斷,戰事連連.....



時事政治是實實在在的發生,並非可憑空揑做,其中政治關係,人與人、國與國,千絲萬縷亙相依存、排斥或牽制,要寫這類評論要收集很多很多訊息,要精確思考找出理據,及後還要寫得精要使人家容易明白。個字「吃力不討好」!



先說說老雨為何偏要寫宗教和時政文章呢?雖然老雨還是一身孩子氣,百厭到不得了,始終是歲月不饒人,年紀一把,怕的是老來癡呆。趁此刻還能執筆、還記得幾個漢字,便找點難處刺激一下腦神經細胞;「多讀、多想、多寫」以期待癡呆期限押後。不過老雨不單為自己寫的定下規則,如果你有留意,老雨亦要求來訪的友好,讀老雨宗教時政殘文時持個公平原則。



老雨為自己定的原則是「以事論事」,「今時今日」發生的事就以「今時今日」的事來論証,不以以往某年某月誰和誰這個政黨那個政權的前陳往事來推論,即使必要勉强提及,盡量輕輕帶過。這就是近日老雨所寫「佔中春秋」等文章的基礎。換句話說,談「政改、佔中」,與「六‧四」全不相連,共產黨的治國、「惡行」也是另話。「佔中春秋」只是說「佔中」由倡議到目前暴亂,出現在這個政治舞台上,各人的角色、角色之間的合作和磨擦,而至上篇說到這「牌局」操控權易手,要看出牌的智慧,本來下一篇是說「牌局」觀眾(市民和民意)的反應.....



老雨既為執筆定下規則,如果你有留意,老雨亦不斷在時政文章和回覆你們的回應時要求說﹕「盡管是這樣,人始終是人,總會在立場、偏見和片面,寫出來的東西可能有偏差,筆者經常是抱着一個研討的態度,寫出來的文章是個参考而已」,這是確保寫與讀兩者持一個公平。



要寫如是幾篇「佔中春秋」類同文章,年多來,老雨的電腦貯存超過近百篇新聞和評論,這些資訊皆取自「星島」「明報」而並非「人民日報」「文滙」;評論文章則取自深資而中肯的時事評論家、劉銳兆,劉兆佳等,亦有自科技大學經濟系教授、政改「十三學者方案」成員雷鼎鳴....老雨此「有選擇性」是希望能將立場、偏見和片面盡限克服和減少,自己先持一個公平態度,寫了出來,亦希望讀的一端能放下立場、偏見和片面來交流。



事與願違嗎?非也!在與老人癡呆的抗爭中,老雨學懂了怎樣分析,見微知著;老雨在今年年初的一篇文章經已指出「佔中倡議者根本不能駕御佔中行動」「佔中會失控甚至會流血」,這點大家有目共睹。九月二十八日寫「學生騎劫了佔中」,前幾天才由陳日君主教口中說出。同日中央喉舌「人民日報」將佔中升格為「動亂」,老雨早在「人民日報」發表前兩天經已指出佔中是個「暴亂」。在「佔中」倡議初期,即去年末,老雨經已斷言當年言之鑿鑿的泛民立法會議員,一定會出賣佔中,現時君有見此等議與「蜷縮睡地的、靜靜地坐在馬路上温書做功課、面容疲累幼嫰的學生小羔羊們」一起公民抗命嗎?



如果要質疑老雨的「以事論事」方法,可以容易在文章中,每一段引用文章筆者寫明出處,即使是數言片段都列出自何篇文章,絕非生安白造.....不過,不要花如此無謂精力了,如上端所說,香港正處於開埠以來最黑暗的日子,往後的日子會更艱難。你可以由你自己的立場、偏見和片面去思考老雨這張「烏鴉嘴」所說,亦可以自由猜說是特首和特區政府的罪責,莫視民意、中央政府的强橫。也可以說佔中暴亂是小數人為求達至個人「民主」理念,煽動鼓吹佔中,破壞民生、金融、社會產生日後動蕩和黑暗。慎思之!



好了,在老雨這片殘博內,再不會寫時政的話題,這並非老雨受到任何壓力或攻擊,而是太累、太痛心太失望!想不到人會這麽愚癡..... 唉!


睜眼看,只見紅焰烈火,真想狂歌當哭。
閉目了,從此風花雪月,回復百厭本色!


2014年10月6日 星期一

佔中春秋 4


佔中春秋  4

看了一個網誌,很痛心!無可否認.....老雨沒有發言權;老雨根本不在香港,近日也根本沒有到過中環、旺角、尖沙咀及銅鑼灣等,佔中暴亂人仕口中的所謂佔領地,也沒有被沿途蜷縮睡地的、靜靜地坐在馬路上温書做功課的學生而動容,也看不見他們疲累幼嫰面容而使老雨感動。


老雨的確是依靠家中的電腦,接收報章上的二手訊息,寫出一些對於是次「佔中」暴亂的評論,如果說老雨不明白這場由外國冠之以名的所謂「雨傘革命」(Umbrella Revolution)的真正意義,這點老雨絕對的承認。(至今日才有學聯發言人澄清這場不是革命,大學生連運動和革命的定義也搞得不清楚)。在這年多來,老雨在電腦看的星島日報、明報和香港無線、有線新聞,看見的是一羣學生的囂張跋扈,强詞奪理,亳無理智而自以為是的野蠻行為,他們幹的是一場全無意義的「對着幹」。何來他們曾用粗鄙語言去質問,用粗暴行動去衝擊,如今被形容為楚楚可憐的羔羊呢?(難老雨看的與香港的因為是二手訊息,所以不一樣嗎?)



網上圖片,題為「黃之鋒諷林鄭月娥落淚」瘋子醜惡卑鄙



兩位大學教授和一位牧師倡議「佔中」的提出,根本上是一個政治的挾逼,隨着這個方向走,不少人在心底間這年多兩年來,滲入不少中港兩地人民之間矛盾,亦夾雜了六‧四事件的愁思,甚至將中共奪得政權後所作所為,目前「强國人」「富二代」的嘴臉加了進去,成為一個强烈的恐共、仇共和反共情緒,更有人懷緬過去英治時期的「幸福」日子。



可笑的是英治時期,每一任港督都是欽點而並非「公民提名」,想兩位教授和那位牧師當年亦是大學生,為何當年不倡議佔中。時代不同嘛.....這的確是,因為當年的幾位被英國佬奴化了,今天香港回歸做回個中國人便懂得當家作主。



回說現實佔中暴亂,學聯、學民騎劫了佔中三子的計劃.... 原先是一場「公民抗命」,約法三章,有紀律有規矩進行,而参與人亦要經甄選,有門檻,(你講大話!)非也!這是當年戴耀廷教授提出的人選要求:

公民抗命的可能代價,發起運動的戴耀廷先生知道得很清楚。他當初提出佔中構思時,曾表示希望由本身打好了事業和經濟基礎人士参加,關鍵是事態會否按他主觀願望發展」(摘錄自星島日報2013630日社評,題為:正視家長憂慮,防佔中失控風險)戴耀廷先生起先心目中,参與佔中人士是有事業和經濟基礎,例如他自己,最低限度是個中產階級、知識份子..... 

這樣前景美滿,有幾許人會放得低事業與家庭,會和戴耀廷先生走在最前綫嗎?會有!一定會有,不過為數會不多,起碼以前言之鑿鑿說支持和参與的幾位議員,現經己噤若寒蟬。我想沒有多議員會拿自己的優厚薪酬宏寬事業來為這塲無把握之仗押下賭注,也絕對相信何俊仁議員不會如他自己在2013213日所說(註﹕星島日報刊何俊仁倡集體燒區旗挑戰警方 何俊仁昨日指出,十分欣賞戴耀廷這計畫。他認為此做法甚具組織性,而且號召力強,「我個人一定會參與,我怎可能見到他這一個斯斯文文的教授被人拉,而我仍坐在這裏?」往監獄走一趟。現在何議員和一眾承諾参加的議員們龜縮何處呢?



這証明了幾件事,學聯和學民思潮騎劫了佔中,泛民的部份議員亦出賣了佔中,整個計劃由佔中變學運,從而再有作俑者介入內訌,變成一場失控暴亂。千萬不要說政府有責任,這場暴亂不管怎樣参與,是誰提出來、誰站出來誰負責!



現在是看這局牌的另一方如何「出牌」,香港政府由九月二十七日起表現沉着,的確是在二十八日因為有學生衝擊警方防綫,不理勸喻和警告衝出和佔領馬路(別單指警方使用武力,經已有警方被衝擊和學生强行推倒水馬衝出馬路的片段,上載在youtube),使用過胡椒噴霧和催淚氣體,這是一個警告,是說佔中是違法行為,警方有責任和有能力去維持法紀。這幾天港方不「出牌」是留給暴亂者一條後路和靜觀其變反正這場是個消耗戰,香港是個高度商業化社會,有工你不幹有人爭着做,有書你不讀責任後果自負,沒有僱主因你曾是社運英雄民主鬥士而可憐你生活的逼壓可能不上班便沒米沒粮沒租交,苦問誰?別問政府,便問那一羣天真無知的佔中學生吧!港方「出牌」的智慧就是如是如是.....



另一方面,自九月二十七日開始到今天,期間有十‧一和重陽節假期,佔中暴亂對日常生規矩影响較少,主要重災區是服務性行業,但到十月六日全港生活回復日常的話,這個牌局會由港方「出牌」了。


2014年10月3日 星期五

佔中春秋 3



佔中春秋 3


佔中第七日了,香港這場暴亂在任何一個角度看來都失控,参與「暴亂」...等一等,明明是佔中對抗政府,民主訴求,又何來是「暴亂」呢?要知道的参與羣眾良莠不齊,有學生、有堂堂的大學教授,也有教會的牧師,連前教區主教也來打氣,還有大學校長看學生日晒雨淋感動得流下眼淚,佔中人羣之中也可能來自社會不同階層,今日還有佔中人仕指出的「黑社會」也「自發」参與其事。有人指責港府攪陰謀用黑社會來攪局。這些留在文下再說,先看看香港全港目前因「暴亂」,各行各業的損失多少,可能你看了也為之咋舌。

港人各承擔五萬雷鼎鳴:佔中損失             星島日報
10 - 04 00:03








 
佔中啟動後衝擊不斷,令社會動盪,銅鑼灣的集會地點,昨晚亦爆發混亂。


(綜合報道)(星島日報報道)科技大學經濟系教授、政改「十三學者方案」成員雷鼎鳴指,佔領中環示威發生以來,保守估計造成的經濟損失三千五百億元,相等於平均每名港人承受了五萬元的損失。

有「新末日博士」之稱的紐約大學經濟學教授魯賓尼近日於網上撰文稱,可能觸發全球金融大動盪之導火綫已出現,當中包括香港示威集會、中國與鄰近地區主權爭議、俄烏、中東局勢。
全國港澳研究會副會長、綜合開發研究院(深圳)常務副院長郭萬達認為,「佔中」對香港經濟短期影響有三方面,一是股市暴跌,可能引致一些資金外逃。二是零售業,適逢國慶旺季,中環、金鐘、旺角等地許多商鋪被逼閉門還有澳洲、意大利等國家對前往香港旅遊發出警告,因此長遠影響難以估量。
據香港酒店業主聯合會的統計,全港二百多家星級酒店每天總損失可能接近一億港元。


........

如果有人說,是梁振英政府一手做成「佔中」後果,這樣就與那一班沒頭沒腦的學界先鋒一般見識,在錯綜複雜的政治層面之中,不是靠惡靠大聲就是真理,泛民一族却凴此技倆左右政府施政,這年多來用盡卑劣手段在議會上逢政必反,謾罵、侮辱政府,「拉布」以求個人目的。聳湧香港市民對政府不滿情緒,加上一部份奸人如李柱銘、陳方安生之流,向外國献媚,佔中發起人及個別泛民員與台獨人仕會面取經,為佔中打了强心針,使香港陷於水火、民不聊生。要追究責任的話,佔中三子、學聯和學民當然跑不了,這班安享公帑而攪是攪非的也責無旁貸,要下台的應該是他們,這才是香港市民的良知。

回頭說說佔中人仕指責政府,橫手出「黑社會」對付佔中人仕,公民黨的陳淑莊議員公開指責.....陳議員,請用用腦袋,現場記者攝影機、長火短火不下數百,你說政府會否與陳議員這笨蛋,真喼得就喼,浪費公帑。


當香港另一個存在力量,反佔中人羣凝聚起來,開始反佔中行動,「擦槍走火」一發不可收拾。佔中衝擊警方,到頭來又指責警方執法不公,佔中人仕得不倒保護,豈有此理!
讓大家多了解目前暴亂,多上載星島日報另一篇,各位看後會較容易明白是次「暴亂」的複雜性。


片段揭毓民9‧28煽動衝擊
10 - 04 00:03
星島日報



記者提供片段,顯示黃毓民及黃洋達在九‧二八現場發起衝擊。


(綜合報道)(星島日報報道)反佔中和佔中雙方昨日的衝突不斷升溫。佔中人士昨日也有內訌。三子、學聯及學民思潮都未能控制局面,工黨李卓人昨早要求示威者搬走通往政總的路障亦被在場人士拒絕,並報以噓聲。而佔中內訌,矛頭則直指熱血公民。



「梁粉」輿論基地「港人講地」,早前上載一段以「九‧二八暴力衝擊事件的真相」的短片,稱有「良心記者」提供片段,顯示早前在網上瘋傳,一個中年男子被警方迎面發射胡椒噴霧,是因為該男子三次衝擊警方防綫。而短片一轉,就見到「熱血公民」的黃洋達及立法會議員黃毓民兩人拿著咪高峰,站在梯上。黃洋達不斷高呼︰「干諾道中跟添美道的位置,警方再次施放胡椒噴霧。向前增援,向前增援,群眾向前增援」。而民陣召集人陳倩瑩在其facebook上都表示,要認著這兩天搞事的,是熱血公民。



集會人士前日起包圍特首辦,自政府回應學聯公開信後,一批示威者不斷提出要佔據龍和道。學聯和學民思潮雖然不斷呼籲市民不要堵塞龍和道,但現場人士未有理會。最後學聯等人只好築起人鏈,阻止其他示威者走出龍和道,雙方「對峙」多時,接近凌晨二時,有數十名示威者終不理會大會呼籲,衝出龍和道西行綫,坐在馬路上。



到昨日早上,有示威者拿鐵欄堵塞通往政總的天橋。工黨李卓人到場要求示威者搬走通往政府總部的路障被拒,並被現場數十名示威者報以噓聲。佔中發起人戴耀廷及陳健民其後亦到場了解,示威者指癱瘓政府運作,有利學聯與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談判,更表明三組織不代表他,「其實癱瘓政府總部這個事,我們是幫學聯『執手尾』,學聯自己還沒有,簡單說,無論你也好,得罪說一句,或學聯、學民思潮也好,都不能代表我們」。佔中組織者明顯地都未能控制到局面。


........


上文提及工黨的李卓人,下篇「佔中春秋」會試談泛民政黨與佔中前後表現和關係。


2014年10月2日 星期四

佔中春秋 2


佔中春秋 2

第一篇墨水未乾,無獨有偶,在今日新聞中找到能支持老雨在上篇論點的一篇報導。

戴耀廷無力掌控 「佔中」群眾爆內訌

10 - 03 00:03
星島日報

戴耀廷承認,學聯、學民思潮及和平佔中三個組織均不是今次運動的領導者,只是全力協調今次運動。

(綜合報道)(星島日報報道)佔領運動踏入第六日,但一直群龍無首,而且內訌開始浮面。有本土派在各佔領地點向巿民宣揚要提防佔中糾察隊,指目前行動全由巿民自發,拒絕大會領導,又指不可讓任何人代表和政府談判。昨晨有佔中糾察隊打算搬動添美道的鐵馬,遭現場集會人士阻止。佔中發起人之一戴耀廷亦只能承認,學聯、學民思潮及和平佔中三個組織均不是今次運動的領導者,只是全力協調今次運動。


佔領行動由金鐘、銅鑼灣、旺角,延展至尖沙嘴,但運動除有學聯、學民思潮和佔中三個組織外,亦夾雜著眾多團體,透過網上平台作動員,包括一直被視為較為激進的驅蝗行動及熱血公民等。其中,不獲學聯及佔中三子支持的廣東道佔領行動,參與者多是驅蝗行動成員。


事實上,以黃洋達為首的熱血公民及與他關係密切的黃毓民,一直提倡佔領「遍地開花」,而佔中三子及學聯則希望固守三個陣地。一直不服佔中三子的黃毓民、黃洋達,昨日就分別現身旺角和尖沙嘴等佔領地區。此外,示威者中,對於衝擊及和平示威亦一直有分歧,在十‧一國慶升旗儀式及包圍特首辦的示威中,分歧都公開化。


黃洋達昨天在旺角和尖沙嘴「揸咪」發言,就強調現時活動不是單純佔中運動,而是民眾活動,拒絕成立大會,亦拒絕派出代表向政府談判,「一旦有大會,就會有政黨介入,被人騎劫」,「我們現在佔盡上風,這時最害怕是有人無端端出來話代表我們,開出一個不滿意的盤口」,認為巿民只要克制平和繼續佔領,政府就會宣告真普選。
他又公開否定佔中三子和學聯等提出要清走部分路障,讓出人道通道,或呼籲堅守金鐘、銅鑼灣、旺角三條戰綫,更指誰人作出上述呼籲,就是「奸細」。網絡上多個佔領專頁也有人提醒集會民眾要提防和平佔中糾察隊伍,指集會不須大會領導。





運動中的內訌亦逐步浮面。昨日凌晨時分,有數名佔中糾察隊為方便運送物資,打算移開添美道連接干諾道的鐵馬,但遭大批集會人士上前阻止。他們擔心有人想破壞他們的防綫,又有集會人士表示警方施放催淚彈當晚,佔中和學聯曾呼籲示威者撤離,現時是市民自發留守,因此運動不應被任何人士或團體帶領。事件擾攘三十分鐘,糾察隊終自行離開。


學民思潮三名成員昨晚到達旺角集會現場時亦有被在場人士質疑是否要拿回集會主導權,又擔心他們同意佔中三子陳健民指特首梁振英下台便有「階段性勝利」,解散集會。學聯、學民思潮和佔中三大代表昨齊齊向佔領群眾講話闢內訌傳言,強調他們只是協調支援參與市民,會繼續做好戰略、物資等協調工作。


戴耀廷表示曾與糾察開會,承認溝通不清楚,就產生誤會向在場人士道歉,指如鐵馬防性和安全性中之間的平衡間意見有不同,表示以後會與在場人士商討,有共識才會行動,指彼此仍然目標一致,能透過商討能解決分歧。三個組織又向公眾展示各自的糾察衣飾及臂章,以便在場公眾清楚識別,避免昨早有糾察望移開鐵馬讓出緊急通道所引起的誤會再發生。(星島日報2014年10月3日)

........


其實除了上面星島的報導外,可以說學聯和學民思潮之間亦矛盾多多。黃之鋒所率領的學民思潮,經「國教」一役被視為一股「學運」新生力量,而黃之鋒亦被追捧為「政治明星」。這羣中學生可謂初生之犢不畏虎,瘋小子發表了一篇「重奪政府」的文章說:多年來我們常不期然地把政改方案討論的主導權和發言權,拱手相讓給民主派中有頭有面政治明星,接下來便上演一幕又一幕民主派領袖與建制勢力的泥漿摔角,假若我們不想重蹈覆轍讓「重奪政府」淪為空談,便要放棄那種尋找民主代理人的心態,切實地「重奪」一個屬於香港人的「政府」。這位小朋友根本上不甘心受人家支配和指揮,他的作為包括七一游行後突然率眾「預演佔中」和九月二十六日罷課後帶頭衝擊政府總部廣塲,這些表現使學聯的大哥大姊連連跟隨補「鑊」(用詞粗俗了些,但有一鑊糟的意思)。泛民議員中,既要支持這位新星,但私底下對瘋小子及其眾,獨斷獨行極表不滿。(只要點擊youtube,便可以找到黃毓民談瘋小子這方面的資料)。

如果說這場是「佔中」,倒不如說是一場「學生運動」,要是說是學運,上文戴耀廷又說「學聯、學民思潮及和平佔中三個組織均不是今次運動的領導者」那麼真的是「公民提名」,各幹各的。這樣便開始如戴耀廷坦承情況失控超出他的想像(星島日報2014年九月二十九日報導「戴耀廷承認失控,情況超出想像」)一個各自為政,內部矛盾複雜,內訌的羣眾運動,即使是有幾十萬人参與,勝數又有幾多呢?



擱筆前多寫一小段,是老雨給一位好朋友網誌的一個回應上所寫:「請容老雨大胆問一句:如果有真普選,候選人是公民提名產生,不設限,不作篩選,沒有門檻,全港市民一人一票選出個特首,中央亦無異議,這樣全滿足了香港民主人士的訴求....是否因此而選出的特首,便可以解決香港問題呢?民主派所列出要求非黑即白,這個問題的答案也應該是可以還是不可以....
請原諒老雨胡言亂語!」


尊貴的泛民議員們,仍在街頭「抗爭」的學生們,請深思......


2014年10月1日 星期三

佔中春秋1


佔中春秋 1



網絡圖片

記得在上兩篇網誌「休」一文中,老雨寫了:「時政文章寫的最好是當時當下,不過政改問題熱烘烘的鬧了年多,下個月寫,相信材料還可新鮮,因為第二次的資詢期,反對派也只會用同一手段,新瓶舊酒。中央政府和特區政府有主場之利,也拿着强大的「民意」牌,出牌及時與否、正確與否就要視乎出牌人的智慧了。」


那知出門回來,香港形勢逆轉得很快,學聯和學民思潮舉行的罷課延續示威,佔中三子與前主教陳日君乘夜探訪示威學生被學生噓駡﹕「你們做了什麽?」迫使戴耀廷本來說好了當時不是佔中時機,而逆轉為在當日凌晨一時四十九分宣佈「佔中啓動」!



本來佔中是在預計內會發生,不過是看誰去扳動這觸發器(Trigger)。這簡單的問題,本應是很淺而易見,但老雨看來並非如此簡單。基本上,佔中三子在佔中問題上還是猶豫不決,主要原因是他們都是無駕御各泛民政黨的能力,當他們被噓罵質問時,眼見面前幾千上萬羣眾,何不來個順手推舟,檢個現成的。當戴耀廷接受電視台訪問時說:「依家呢度仲旺過彌敦道,佔中就啓動了!」跟着便將佔中的主導權交了給學聯這羣「學界先鋒」。很明顯,學聯「騎劫」了佔中,而佔中策劃人亦要依靠這股力量來完成偉業,各取所需。戴先生在一次專訪中「戴耀廷倡議公投選"影子特首"」(見星島日報2014年9月27日綜合報導)他強調自己「一直都想退居幕後」,這位幕後人手上的棒便交到學聯這班學生手上。




佔中啓動了四五天了,老雨想藉幾天來收到的資料訊息,加上敷淺薄弱的分析,用連載方式來向各位道來。下回會說「為何警方會動用武力」,以後的發展也是回應文首所說:「出牌及時與否、正確與否就要視乎出牌人的智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