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9月26日 星期五

回家了!

回家了!

這是老雨第十次参與這項活動,如以往一樣,車隊由Road Boss帶領,沿途由電單車警員開路,逢車過車,逢燈過燈,尾隨由警車殿後。今年車隊有二十八位成員,支援有十六位,支援車輛有五部警用電單車,一部支援物料車,一部工程車,一部救護車,一部殿後用警車,一部貯行李供應貨車及一部巴士。





也和以往一樣,老雨借來頭盔,騎上電單車影張相留念。




在往Sunshine Coast的渡輪碼頭影張全體相亦是個指定動作。




天氣在雨且涼,海上寒意使人知秋天到了。




渡輪在內海航行,尚算風平浪靜。




這是在工程車上老雨的行裝:一個工箱,一個零件箱,一個打氣筒和三套後備車輪。




也和以往一樣,趁影相時,舊隊員用水淋新的隊員,
(大家玩吓,冇相干既!)




十六位支援同僚。




天公做美,由Powell River回程天氣轉晴。




這是加拿大的一份安寧詳和的美。




也和以往一樣,車隊抵達 Pemberton Gold River橋,車隊與老雨合影。




班大細路玩到冇得玩,跳河玩水,咁都得?




車隊剛返回温哥華,滂沱大雨,各人皆底裡盡濕。



探訪JIBC(司法學院)與學習執法人員合照。




在市商業中心,接受加拿大電視台CTV訪問。




這兩位夫婦檔是温哥華市警,多年合作,老雨跟他倆成為好朋友。




這五位都是電單車警員,拍住老雨膊頭是領隊,其餘四位是負責開路,多年合作,老友鬼鬼矣!





每年的活動完結,很多成員都會問老雨:「你明年會再來嗎?」,老雨最後用了這個故事答了領隊的提問:「第一次参舆是2003年的事在一次會議上加拿大防癌協會介紹了目前使患童重拾自信的一個營地是楓樹嶺( Maple Ridge)的快樂時光營 ( Camp for good time ), 這個營地專供患童在暑假内住宿有很多義工為他們提供康樂和輔導很多患童都能在羣體生活下互相鼓勵和支持而回復自信心。


一位在那裏工作的義工說
有一位康復了的男孩子,他每年都回到營地在晚間營火時間彈结他。 每次他離開時他總是說我會回來為你們彈结他。 如是者七八年了男孩子成了年青人某一年的開始他不再來了義工們一年一年的等着最後知道他不幸再患癌病。但他那開朗的笑聲和美麗的结他聲仍然在營地上嚮着!

說完這個故事,老雨說:「I am not that young fellow, I am 65 and I don't know how many years I could coming back... But I would try.




2014年9月10日 星期三





上一篇博客是九月二日上架,到今日仍未更新;其實雨中淋有幾個「話題」腹稿想動筆,主要是關於目前香港政改,兩方對壘分析結果會如何....根据雙方在行動、民意和輿論上,所做的作一個具體檢討,誰是誰非....


無可否認,中央經已對政改方案有既定政策,反對派莫說是「剃頭明志」,任何空泛的口號、手段包括罷課罷市、什麼「接着的行動一個又一個」,最後實行「佔中」等....都改變不了。反對派擺出的姿態越狂妄囂張,中央的立場便抓得更硬;這些在目前社會經已沒有新聞價值,傳媒報導篇幅也少了很多,市民大眾可以有片刻的安寧。


老雨想寫的是「如果政改方案被否決」,香港政制會出現什麼情況,但「如果政改方案被通過」,香港特區政府在施政上會出現什麼要面對。


不過....老雨又是空口說白話,心是想寫,可惜沒時間動筆。這七、八天搜集了十多篇社評、講話和專訪等,很希望能找出寫上面兩個話題的根据;很無奈老雨要動身出門五天,到蘭里市參加每年一次的「卑詩省耆英運動會」( BC Senior Games )。跟着下星期三(九月十七日)又要再出門九日,參加警察為患癌兒童籌款活動( Cops for Cancer ),很不樂意也不捨的將筆桿暫時擱起來。



時政文章寫的最好是當時當下,不過政改問題熱烘烘的鬧了年多,下個月寫,相信材料還可新鮮,因為第二次的資詢期,反對派也只會用同一手段,新瓶舊酒。中央政府和特區政府有場之利,也拿着强大的「民意」牌,出牌及時否、正確否就要視乎出牌人的智慧了。



無奈地說句半個月後再見!祝各位安和自在....


2014年9月2日 星期二

忍讓和體諒


忍讓和體諒

與老伴一起到温哥華辦奌事,在駕車回程中,两口子打開話盒,談天說地,人我是非。說的東西圍繞着都是身邊的至親、 朋友和師兄弟的近况……


亞邊個邊個近來怎樣呢? 困擾的事情解决了没有,又要上班上課,還要照顧兒子,很記掛着…… 
亞乜水好似最近趕緊装修好間屋,趁住樓房的市道好,換屋噃……佢两公婆咪幾好,個仔出咗身,两個叠埋心水,大屋换细屋,舒舒服服去遊船河…… 
老餅個病就麻烦啲,不過佢好積極面對,同睇得好開,佢話咁嘅年纪,赚咗嘞…… 
佢地两個月内嫁女兼娶新抱,一年之間做晒老爺奶奶、外父外母,今次要撲水做人情噃。


老雨倆這厢開車,那厢繼續人我是非,期間提及了一對夫妻好朋友,老雨向老伴講最近了解和担憂的情況,由於他們的一件事拖得的確是太長了,其間出現了很多非预想到的因素,而這些因素亦非他們两位所能控制,使他們夫妻產生了不大不少的磨擦、埋怨和矛盾。老伴聽了後,她突然對老雨說,她知道自己在學佛和静坐前,性格非常剛烈,問老雨當年是怎樣容忍着她的。


由認識、结婚超過了四十六年,真的很感謝老伴。 她待嫁時,她母親曾經這様對她說: 這段婚姻是你自己選擇的,是好是醜都不要埋怨!由知識水平不同,到香港人重视的社會地位懸殊,她的確對這段婚姻從没有埋怨過,她雖然是脾氣和性格剛烈,但她對老雨的〝所作所為, 胡作妄為〞都自覺的或不自覺的接受下來,她没有埋怨丈夫一事無成,相對的大家同甘共苦,两人走同一個方向、走同一條道路,建立了一個家。老雨的外母大人等到接了她的女兒過了門才對老雨說: 亞女脾氣燥,你忍得就忍啦,忍不了……都要忍。


要別人的尊重,宜乎大眾,要人家關心似乎是放諸所有女仕而佳準。 女性是特別特別的强調需耍尊重和關心,即使明知是假的都喜歡聽。男性則自尊心强,所謂唔衰得,很少很少會對自己身邊最親切的人說心中的痛創,到某一個階段後,男的压抑不了,會發展到不可收拾的地步。 這就是老雨两位好朋友目前可能遭遇到的困境,這也是老雨和老伴最担憂的!


老伴問的問题;
早前答人家的電郵問我最近忙什麽,老雨説: 忙什麽? 承諾了的事總是要做,由簽结婚証書那天開始,到現在没有变改過…… 做個好丈夫。 對於老伴問是怎樣容忍着她,老雨立即的不假思索的回答,因為由開始至现在老雨都是這樣做……忍讓和體諒。 忍讓就是由自己開始的克制和冷静、體諒就是站在對方的立場位置上,感覺一下對方的感受。


我們很經常性會將問题的責任,重的交给對方,自己總是為自己辯護,人之常情,古聖人說待人寛,律己嚴、學佛人要把戒放在自己身上,要求人家改变不如自已改变。


在車厢内,老雨就是用上面四句說話答老伴: 忍讓和體諒,忍讓就是甶自己開始克制和冷静、體諒就是站在對方的立場位置上,感覺一下對方的感受。 老伴望着老雨 (老雨假裝没有留意,專心開車),她將手輕輕的放在老雨閒置在轉擋桿的手背上,老雨咀角带上了一点微笑 (咁就唔知佢有没有留意),老雨覺得這是應該得到的。






有說美好的婚姻只是在夢境裏,這句說話老雨完全同意,因為世界上沒有絕對的美好。假設說是有的:  美好婚姻的两位主人翁,男的非必風流儒雅但必是才財俱豐、女的不一定是天姿國色,但定必是從德兼備。這樣的美好,莫說是在夢境裏,連這個夢也不敢發。


老雨這裏說的也是自己的故事: 相信大家還記得以前看過老雨寫的一篇文章習作〈母親的故事〉,說我母親怎樣面對她的困難,決心將她的三個兒子帶大。她的堅忍和克苦,沒有震動天地,但感動了我父親,決心戒賭,父親自那時開始的有生之年,他不再賭博,遵守了他對妻子的承諾。父親在那個年頭說來也算是個知識份子,讀過書,寫得一手很好字, 經常在喝了幾両雙蒸便晃着頭吟讀詩書「 學而時習之,不亦樂乎  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母親總是笑咪咪很欣賞的坐在他旁邊,他們從來沒有吵過咀,母親也沒有再提及父親賭博的往事。


年紀大了,两位老人家都比較囉嗦,母親年青時的遭遇使她很自卑,自卑使她說話時較別人聲音大些,她沒有多大的文化教育,缺乏對事物的分析能力。 父親從不爭辯,不打斷對方的說話,反而很耐心去聆聽妻子的投訴。他們之間沒有綺麗的言語,他們就好像在對方的舉手投足之間,瞭解對方的關懷和愛護。父親喜歡坐在窗前,拿着他喜愛的酒杯,望着街景自酙自飲,母親要不是坐在旁邊看報紙雜誌就是看電視,两人可以這樣一坐就幾個小時。平淡是福,平安是福,他們之間不在乎有轟轟烈烈的愛情,他們好像是安於現狀。


一九八五年,父親患食道癌。两位老人家在退休前都是在醫院工作。可能是見慣了生老病死,老父還躺在床上“扮死”給我們看,逗我們笑,我知道他想告訴母親不要憂傷。就在父親彌留之際,母親知時間到了,扶他到浴室,為他潔淨了身體才打電話呼喚救傷車。第二天的清晨,父親離開了我們。之後,母親多次告訴我說,老父回來探望她和最愛惜的小孫兒…… 。
世間上真的是沒有美好的婚姻嗎?  我說是有,我說我父母親的婚姻雖然早年時有瘕疵,但晚年很平淡,他們之間懂得互相尊重和愛護,忍讓和體諒,有甚麽比這些更美好呢?


很嚮住父母親這段「美好婚姻」的末段,老雨倆也開始步入這時刻,每天早上老伴乘着老雨開的車,一同到大兒子居處大厦泳池游泳,本來不樂意的老雨,漸漸習慣和最終成為生活一部份,下午有羽毛球練習就打球,要是沒有,老伴留在家中,老雨騎上單車出外奔馳。生活是在一起,不過大家都知道年紀大了,囉嗦長氣是個通病,大家都給對方預留更多空間,雖然經常在一起,說話竟然會少起來,心意溝通盡在不言中﹔比方說,老雨習慣在造晚飯前先小睡片刻,老雨對老伴微笑一下,她報以微笑,大家明白了。自從大兒子和小姨遷出後,家中靜多了,兩老話題也少了,並非沉默是金,而是無言無悔的扶持,平淡是福、平安是福



手 

寫在三十六週年前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