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8月17日 星期日

又大一歲!

又大一歲!



每年八月,都有一種感覺:又大一歲!
兒時每年嘅生日,嫲嫲一定會為呢個孻孫準備兩個紅雞蛋加一封利是,摸住小雨個頭話:「又大一歲嘞,要聽教聽話、俾心機讀書,第日揾份好工.....」十幾年來如是,唸到小雨都識背誦。嫲嫲終老後,父母親忙為生活,每年生日再冇人向小雨叮嚀囑咐,咁咪.....大耳牛乜都唔記得,掛住玩荒廢咗學業囉!



講開又講,就係因為咁,小雨到依家老雨,做過最卑微嘅職業貨車跟車伕力;亦當過大企業權掌集貯存運輸於一身嘅倉務經理。一生中做過教師、監獄署伙記、貨運從業員(好過寫做苦力卦!)、巴士司機、倉務經理。移民後也曾有大起大落,做過掘地泥工,亦被香港某獵頭公司選中推薦,受聘於日本日立化工與港資企業合資,開拓中國厰房嘅總經理。人生就如大海,過程會平靜,也會波濤、遭遇有時喺波峯,也有時喺波谷,一切都係緣起緣滅。



或者你會問老雨:「一生中做過咁多行業,邊一份對你影響最深?」不瞞你說,老雨自小就知道自己唔係從商嘅料子,因為耳仔軟太易信人,但相信只要自己對人好,人家對你一定會好。行商係咁就弊傢伙嘞!所以自小就冇諗過做生意,讀書唔成加上胸無大志,做得乜唧!老雨個百厭乖女妍瓦,成日揶揄佢亞爹話「小時唔讀書,大時做運輸(伕力)」,俾佢講中晒。老雨做過咁多行業,每份工都有過不可磨滅嘅回憶。但講你都唔信,對老雨一生影響最深,並非飛黃騰達的經理、總經理,而係喺香港默默為社會作出貢獻嘅巴士司機。




1977年,28歲嘅小雨加入九巴,受訓時,小雨嘅師傅王偉國先生拎住小雨個「快佬」,當住其他學員面前,笑住對小雨講:「你中學畢業,呢份工你點捱呀番書仔,我諗呢度一班師兄弟,你第一個走先!」師傅睇錯咗,由學車、考牌、上車開工,成班師兄弟十二人,到1984年只走剩小雨一個。



師傅講得喏:「呢份工你點捱呀番書仔。」如果你開嘅係6.15am 頭班車,你要清早五點鐘要落街等公司接送員工返工嘅「工程車」,當年並未有現時咁多通宵巴士線,如果你錯失咗呢班工程車,你就搭十四座小巴。收工仲弊,如果你錯過深夜12.05am嘅工程車,你要等下一班1.05am,如果呢班都趕唔着,對唔住!尾班工程車2.05am你就一定趕得上。巴士司機工作時間好長,非繁忙時間會減小班次,部份司機駕車回厰「休息」三幾個小時再開,呢種更份叫「特別車」行中稱之為「兩味」(隧巴線最常有特別車),中段休息時間係冇支薪,三幾個小時去得邊,大部份都會留厰消磨時間。朝早晨咁早返工捱到晚間七、八點至番屋企食飯,跟住又要早瞓第日早起,係咪好惡捱呢?以前舊巴士係冇冷氣,車頭機器又爂又熱,加上司機一日見幾百、幾千乘客,控制門閘,留意乘客付車資。車開時又要注意路上情況,經常塞車司機要趕鐘趕點趕轉數,壓力非一般工作能比以。小雨在職時有位英國交通專家曾評估過香港巴士司機:「香港巴士司機稱得上係世界上一級司機,喺香港路面咁窄、車輛咁多,乘客流量咁大,香港司機平均每一秒鐘要做三至四個動作決定(註:如開門、關門、打指揮燈、踩油等)而倫敦巴士司機平均三四秒鐘才做一個動作決定。」(註:寫在今日2014年,早於1977年至1984年地鐵只有荃灣綫和金鐘綫,巴士是當年主要交通工具)雖然如此,巴士司機喺社會上仍然係一份卑微工作,但凡有交通事故,一定話「巴士佬開快車」。其實行走港九嘅巴士,機器鎖定速度唔超過五十公里,不過人會有一種錯覺,一架十幾公尺長雙層巴士,龐然大物喺身邊擦過,塵土飛揚,一定會覺得快,加上市民大多對呢個職業嘅偏見;巴士佬飛站、巴士佬話俾少個毫子都趕落車、巴士佬埋站只開閘落客唔開閘俾人上車、巴士佬乜巴士佬物.....大家都揾兩餐唧,老雨諗冇一個巴士司機會故意留難乘客,相對而言,小雨服務七年,幾次要帶埋亞媽返工俾人「問候」,奈何!



講起「巴士佬開快車」,唔知你仲記唔記得當年有架九巴佐敦至上水70號線巴士,由彌敦道轉窩打老道時反車?當時就係俾人指責話「巴士佬開快車」。等老雨講講呢個故事:當年肇事巴士係利蘭勝利二型(Layland Victory 2)喺行內被稱之為「高脚雞」,因為呢個車種重心太高,平時行直路都感覺左側右側。出事之後,架巴士當然拘留驗車,一切正常,巴士傾斜度唔超過離中軸23度,架巴士唔會反車,官方亦將出事時乘客相等重量嘅沙包放喺事厢內,同樣結果,巴士傾斜超過中軸23度,架車至會反車。一架巴士喺彌敦道同窩打老道交界,咁繁忙嘅交义點,肯定唔會超過三十公里時速「掟彎」,乜野構成意外發生呢?要知道,政府嘅測試,係架巴士完全靜止時進行;如果車輛行進間轉彎,車內乘客會感受一種「離心力」;近百個乘客合共幾千磅,當巴士轉彎時,幾噸重嘅離心力,特別係巴士上層乘客座位多過下層,加上如果有乘客唔生性喺上層站立,轉彎嘅離心力更大,反車嘅機會亦相對更大。



當年事件曾誘發香港市民對巴士安全嘅關注,呢點絕對正確,因為每個市民;包括司機同乘客都希望「開開心心上巴士、平平安安番屋企」。當時港督麥理浩委任港大副教授古兆龍先生,專門研究巴士司機作息生活,直接向港督滙報。古教授唔知喺邊度知道九巴113隧道線有個有多少學識文化嘅「卡佬」(行內人稱巴士司機為卡佬,何解?唔知!),小雨向古教授分兩次會面共八個小時,將自己親身經歷、感受、體會全都提供古教授。兩個月後古教授給小雨打咗個電話,安撫咁同小雨講:「你提供嘅所有資料都寫咗喺報告上,但希望你唔好期望太大。」果然,政府官方提及嘅巴士司機生活作息報告,只係話巴士司機投訴司機位的椅子太低,坐得不舒服,就是這樣了。(了結!)



每個人都有尊嚴,可能大家都曾被巴士佬惡言相向,或者感受過被愚弄,心中有不快!老雨當年曾經用呢個舉例同古教授講﹔「如果你嘅職業係要經常搭巴士,一日之中最多會遇上七八個巴士司機,但你知唔知一個巴士司機每日會遇見幾多乘客,以我服務嘅113線由彩虹到石塘咀,一更(三轉車)最少乘載千多個乘客,只要一個乘客對你唔滿意,就可以投訴你。如果我係個乞兒放個碟喺前面乞食,你經過好心會輕輕放低一個幾亳,但你知唔知每一日有幾多乘客將錢不屑咁掟入錢箱,(當年香港未有八達通,上車自備輔幣),呢種被愚弄、被侮辱嘅感覺,你體會得到嗎?巴士司機有投訴之門嗎?」



七年巴士司機嘅生活,鍛練咗小雨嘅忍耐,不單係身體能力忍耐,而且係精神性格忍耐,不過最重要係刻骨銘心嘅一次,改變咗小雨一生對自己嘅睇法。小雨並非仁仁君子,況且性格不覊,不拘小節,講得出就講.....直至有日收工,喺站頭同工友談天說地,興高采烈,言語間當然粗口橫飛。有位少女走到小雨面前,好失望咁問小雨:「先生,你姓陸?你係陸老師嗎?」小雨望住佢依稀認得,小雨曾喺西環一間位於青蓮台嘅中學,教中一班英文嘅一個學生。痛定思痛方發覺,每個職業都有自己嘅尊嚴,小雨當年唔識珍惜同尊重.....從嗰次起戒掉呢種令人生厭嘅言語惡習!



明天!呵呵.... 又大一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