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6月24日 星期二

「有生之年」第二十二篇 香港動亂 血洗錦田吉慶圍



說香港動亂,大多只會想起1967年的暴動,很少人會再提及1956年九龍暴動(見雨中淋殘博「有生之年3」),及1966年的因天星小輪加價而引發的暴動。似乎後者九龍暴動及天星加價暴動鮮為人知..... 其實非也,沒有人再提及令人髮指的九龍暴動,荃灣工人醫療所的女護士惨被輪姦,這些暴行竟被人遺忘了。那為什麼人們今天香港政局動盪,只會拿1967年左派暴動來作話柄,是因為相隔與1967只有一年時間的天星暴動和相隔十一年的九龍暴動與共產黨無關。



你們仍為天安門事件耿耿於懷,也因為是直接在共產黨指揮下「屠城」,學生、羣眾,士兵死亡人數,在2011年的最後統計是數百人在過去天安門母親運動在中國政府阻止下仍然嘗試找到死者家屬並且記錄有關死者的資料,而確認的人物數據從原本1999年提出的155人、2005年提出的187人、2010年提出的195人增長至2011年提出的202人)。但你們知道英政府為霸佔九龍半島,雙手沾滿了新界村民五百條人命的鮮血嗎?


血洗錦田吉慶圍



吉慶圍的連環大鐵門


18986展拓香港界址專條簽訂之後,港英政府並沒有立即接管,主要是他們對新界的情況不很熟悉,而且當地人民理所當然地不能接受。港英當局需要時間准備。他們用重金賄賂新安縣知縣盧煥,從他那里得到許多新界的資料;英倫方面,也提供各項文件,並通知英國駐廣州領事予以配合。直到專條簽署半年之後,英國殖民地部才電令卜力(
18981125日,卜力Henry Arthur Blake接任第十二任港督,至19031112日,任期5年)接管新界。18991月,香港英國當局開始組織准備接管新界。



英國外交部於189812月擬定,18992月正式接管新界。殖民地部擔心到時未能制訂好各項政策,命令卜力與竇納樂
陸軍上校竇納樂爵士, Colonel Sir Claude Maxwell MacDonald1852年-1915年,英國外交官,因其在中國以及日本的工作而著名)保持聯系,必要時可推遲幾個星期。港督關心土地投資商知道推延時,再次抬高公用土地的地價,所以希望盡快接收。3月卜力向英政府彙報了港人的不同反應。他說:主流是友好的,但是,後海灣那邊的民眾名聲不好,在升旗時有必要使用適當武力。他判斷錯了,他低估了民眾的不滿和反抗情緒。不平等條約,是腐敗無能的清廷簽訂的,老百姓從來不接受。英國殖民主義者要實踐條約,還得用武器同群眾打交道。



卜力報告中所說的,後海灣那邊的民眾,指的就是錦田。錦田,是個美麗的地方。鄧氏家族從宋代起即在這里披荊斬棘,從事耕種。原名岑田村,取山下田地之義。經過百姓辛勤耕作,樹木茂盛,田園綠翠,阡陌縱橫,婉如錦繡一片,遂改名錦田。村分南北兩圍,吉慶、泰康屬于南圍。圍者,高大圍牆也,外有溝壑,防盜之用。圍牆出入口,設有大鐵門,設計堅固美觀,亦為防盜所用。世代在此安居樂業的鄉民,眼看自己的家園要被英國侵占,情緒激憤,准備誓死抵抗。



港英當局的第一項部署是,1899324日,港府警察司梅含理在大埔選定了一處地方修建警署。梅含理回港報告,得到總督卜力的支持。47日,港英政府發出通令,定于17日下午1時,在大埔舉行接受儀式。梅含理帶領警察再赴大埔檢查警署修建情況,村民向梅含理表示反對修建警署。村民說,警署建于該處有礙風水,要求遷移。梅含理不予理睬,民眾非常氣憤,群起圍攻梅含理。港督卜力聞訊立即派兵200多名趕去鎮壓,村民團結奮戰,使警署修建工程無法進行。415日,卜力再派警察25人和香港防衛軍一連增援,抵達大埔時,臨時警署已被村民毀掉,梅含理則被圍在一個土坡上。16日,卜力派駐港英艦名譽號載運一批正規軍駛往大埔東南的吐露港,發炮轟擊,掩護步兵登陸,為梅含理解了圍,中國居民死傷無數。英軍占領大埔附近的山頭後,駐港英軍司令加和輔政司駱克即進入大埔,舉行升旗儀式,鳴放禮炮,宣讀條約和行政局命令:從1899416日下午250分起,新界的中國居民要服從英國管轄。這比預定日期提前了一天,由此,英軍逐步向西推進,沿途不斷遭到抵抗。418日,新界人民二千五百多人在上湧和英軍激戰,挫敗英軍


5月,英軍大舉反攻,炮轟錦田吉慶圍。鄉民以鋤鍬等為武器,憑借鐵圍濠河,奮力抵抗。英軍以大炮轟擊吉慶圍的大鐵門,企圖摧毀整個城池,結果,大鐵門被炸塌,攻入圍內,鄉民死傷無數,據英國資料報導共五百多人。英軍才算占領了吉慶圍。英軍進入後拘捕了抵抗的許多鄉民,並且當即拆卸下吉慶圍的連環大鐵門,當作戰利品運回倫敦。514日,英政府下令占領九龍城寨和深圳。16日下午,深圳全鎮已落入英軍手中,英軍布告稱:深圳已屬英國領土,受英國法律統治,兩廣總督已不再管轄此地。526日,港督卜力還想攻占新安縣城,因為兵力不足,才未行動。1113日,英軍奉令撤離深圳,回到專條規定的界限一邊。




看了上面的史實,有何感想,可能是說1898年我還未出生。沒有錯!生存在1898當年的,今天應不會在世上,而生存在1967年,經歴過暴動洗禮的相信現時也是七老八十,不過香港的的確確發生過比天安門事件更血腥的動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