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6月7日 星期六

「有生之年」第十九篇 1967年香港動亂



「有生之年」第十九篇 1967年香港動亂




於一九九四年開始,寫了共六十一頁原稿紙的一生記事,這三萬多字的稿,可以算是「有生之年」一文的預備版,很奇怪,這份原稿遺失了,到去年重寫「有生之年」文章時,剛寫到「香港動亂」,有友人將早年雨中淋送交給他参考的副本交還,這樣可以補充雨中淋因年紀可能忘失的片斷。



用「暴動」一詞來形容1967年所發生的動亂,是用個框架子來肯定這塲亂事是香港「左派」一手發動的禍事,這在歷史上不客觀,沒有相對性。如果硬用「暴動」一詞,那麽當年用藤牌警棍摧淚瓦斯加賓槍,防暴警察甚至是英軍血腥鎮壓手無寸鐵的左派學生和市民,打死十多人、打傷及投獄者以百計,導致左派反抗,最終發生失控的報復性炸彈風波,這段歷史只有末段「真假炸彈」及「林彬事件」外,沒有人再提起,即是說1967年的暴亂被定性為由左派發動的血腥暴行,這是不客觀的歴史事實。




如果以1967年香港「暴動」與1989年北京天安門事件相題並論,同是當地政府武力鎮壓手無寸鐵學生和市民,你會認為天安門事件是一塲「暴動」嗎?這當然不是!但兩塲都是由政府武力血腥鎮壓手無寸鐵學生和市民,為何前者是肯定的說是「暴動」呢?因為兩場的暴亂有一個共通點,就是共產黨牽涉在內..... 假若日後,「佔領中環」要是成為流血事件,有手無寸鐵的學生和市民受到傷害,人們很自然地載上了有色眼鏡等同了「天安門事件」,因為香港雖然是「一國兩制」仍是中國領土,受共產黨所管治。如果真的是這樣寫歴史,這是客觀和與事實相符嗎?或者這樣說,1967年是左派暴動,1989年是中共屠殺,假若2014佔中真的出了事,是場公義抗爭,三塲都不同性質,這絕對正確,但其背後,就是源於對共產黨的憎惡,由一種恐共和仇共心態而起。




以前雨中淋寫過幾篇時政文章,極希望能用事實來表達自己的看法,招惹過一些惡意回應,亦有人質疑過雨中淋這個拿了人家護照的人,說的是否「幸災樂禍」。網上的回應大多不理性地一面倒說共產黨不對,而的確是!不過有些「事實」亦開始浮現出來,有逃到外地的學生領袖、民運人士開始有「天安門」的另一種說法,亦有外藉記者(拍得以身擋坦克照片的那一位記者)最近說「政府與學生各錯一半」的個人看法,他很肯定的說是他最後為天安門事件說的話。歷史是恆久的,要用日子來磨練、收集才經得考証。




既然雨中淋是個背離香港的移民,開筆談這些敏感時政,總覺得先就筆者立場方面談一談,先讓讀者了解,不載有色眼鏡看全文,亦不能因筆者既定立場而盡信,這樣使寫、讀兩方會較為公平。




雨中淋並不是先知先覺,而是實際觀察和深思熟慮,在1987年決心移民,決定前夕幾個晚上徹夜難眠,不單是連根拔起,而是那一顆中國心。這話可以由雨中淋的博客看到;雨中淋童年,一家可以說是父親在左派工會「教育」下改變了嗜賭陋習,生活從絕境得以改善過來,(見「有生之年」第十六篇賭仔回頭下篇.....承恩叔是在醫院的看更,是當時有左派背景「政府軍部醫院華員職工會」的工友代表。在一次的閒談,他知道了我父親的「病垢」,他勸了父親好幾次,最後的一次,他很嚴厲的教訓了我父親一頓,他說:「你每次都說要改,每次都垂頭喪氣說改不了。」「今天晚上,你回家,先讓你家人睡了,然後看着你的三個孩子,你想一想怎樣養大他們?看着你的妻子,你想一想,她跟着你這麼多年,你對得起她嗎?」) 由於童年經歴,對左派和「進步」思惟有濃厚好感,年青時開始主動由感性到理性去探求「烏托邦」的理想,將一些不同政制,主要是資本主義和共產主義兩大陣營的政治書藉、觀點對比,當然個人的經歴會主觀地側向左傾。所以你不難在雨中淋的博客中看到毛澤東寫的詩詞。有網友斬釘截鐵的問雨中淋:「你為何移民。」這點問得好!1984開始雨中淋每日要往返深港兩地,代表公司與「省五礦」、「外經委」、公安邊檢、海關檢疫,大大小小七八個省市級官員週旋,研究研究(烟酒烟酒),另外還要應酬國資企業「招商」、「華潤」「五豐」等省級和地方級老總、個體户老板。每當官員、老總到香港(當年沒有這方便,他們大部份取得「合法」船員証,假扮船員落香港),雨中淋要安排他們的吃喝玩樂。早期與深圳特區政府交往的客商會懂得「研究」的道理,而官員的「研究」越來越多,貪得無厭,上大貪、下也什麼都貪..... 雨中淋開始發覺烏托邦是個理想,這個理想根本被這班腐敗無恥貪官的吞噬了。雨中淋當年曾經就此情此景概嘆了一句:「自辛亥革命以來,為中國國命而犧牲的先烈,他們是白死了。」哀莫大於心死,雨中淋的中國心死了,1988年離開香港。




以下寫的是由雨中淋所認知的、親眼見的,也經過思考分析的,當然是極片面的1967年動亂史實的一小角,亦可能是帶有同情左派等等情緒,但希望用雨中淋記憶所及補上1967年暴亂事件歴史某些角落的空白。





香港這片土地是於1842年,在第一次鴉片戰爭後,滿清政府被英國船堅炮利的威迫下,於南京簽下了「南京條約」,將香港永久割讓給英國,同時賠償二千一百萬銀圓。其後的第二次鴉片戰爭,英國强行掠奪九龍半島。英國鬼子販賣鴉片來荼毒中國人,到頭來中國政府要割地賠款。當年的滿清腐敗極點,用軍費興建圓明園,最終被八國聯軍一把火燒掉掠奪了。滿清末期要委曲求存,被外國欺凌,連小小一個葡萄牙,都分一杯羹,掠取了澳門,在槍炮下簽訂不平等條約有天津、南京、璦琿、北京、望夏、黃埔、北京(中俄)和天津(中俄)條約。條約大多是要中國賠款割地求和、及外國在中國設租界(變相殖民地),有些更是令中國喪權辱國的海關關權。孫中山先生領導的辛亥革命推翻滿清,跟着的是軍閥內戰,日本掠奪了台灣和扶植了東三省滿洲國,國民政府比滿清好不太多,經濟命脈操縱在蔣宋孔陳四大家族手中(註:這一點可能有誤謬之處、待查証),不過事實上,民國的中央政府在某程度上控制不了軍閥割據,自立山頭,不聽命於中央的局面。政治上浮在表面的是這樣,潛伏在下面的是1921年中國共產黨成立...... 雨中淋用「潛伏」二字,是下文香港動亂有極大關係,下文再表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