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5月29日 星期四

「有生之年」第十八篇 香港動亂的今昔



「有生之年」第十八篇  香港動亂的今昔



圖片取自LIFE



「有生之年」系列對上最後一篇是寫於2012512日,因為當時開始寫「絕代双嬌」「人在闌珊處」「孤高城‧雨中家」幾個長篇故事,放下了整整兩年重新執筆的這刻,有點躊躇,因為要寫的話題是「香港動亂」,是說香港在1967年發生的一場「暴動」。




前兩篇剛上架的文章是談宗教,現這篇是政治。宗教和政治這兩個話題,是千真萬確的不好寫,正反看法太多、差異太大,說得不合,輕則被人唾駡,重則可能會...... 不論是寫宗教還是寫政治(時政),筆者很容易在文筆字裏行間,被人家看到所站立塲和角度而成為被攻擊對象,每當想起這段歷史與現時香港當前時政似是當年「風暴前夕」,徹夜難眠,心間難以平復,如骨哽喉,不吐不快。




要說香港於1967年的暴動,由歴史因素;滿清時期不平等條約開始說起,至辛亥革命、國共內戰、抗日戰爭、解放戰爭。1967年暴動的當年近因是;新中國成立後,共產黨在香港的地下活動、中國的文化大革命、澳門的12.3事件對香港影响。殖民地的香港,市民對政府主政,社會矛盾白熱化,只差一條引爆的導火線,終於在1967年爆發。在暴動的導火線「香港人造花廠」勞資糾紛前,渣華輪船公司發生船長開槍打傷幾名海員事件,跟着發生荃灣南豐紗廠「台灣特務」毆打工人事件。「上海、中央、風行」三家的士公司糾紛、青洲英坭廠外籍工程師毆打工人事件,不單是社會矛盾亦可以說是當時的殖民地政府與人民矛盾。也即是說英治時期香港政府在1967年暴動所扮演的角色。




史除了是以前發生事件的寫實紀錄,也是今時今日可能會發生的事一個前車可鑒。筆者長篇大論寫這長的前言,用上「香港動亂」為標題,是因為香港也可能會重蹈覆徹,所以姑勿論是寫當年1967,還是說今年2014看來目前這塲動亂如箭在弦,經已沒有所謂克制的空間,泛民一方堅要這樣那樣,否則抗爭到底,政府和中央方面亦堅要那樣這樣,否則只要有侵犯法紀者,依法拘捕......雙方都劃出一條底線導火線是看誰去燃點。




在網上談這個話題真不好說,特別是移了民的筆者,更容易被口誅筆伐,事實上是;人家香港的事關你這個拿了別人護照的何事?甚至有位知名香港演員諷刺的說﹕「移了民的,想香港死!」,筆者亦被人家在網上留言說﹕「漢人學懂胡人語、站在城牆駡漢人」。這點不要緊,資訊發達,一切所發生之事息息相關,整個世界續漸構成一個「地球村」不分你共我。或許筆者會在本文中告訴你,為何離開土生土長的香港,流落異邦。曾經在網誌上跟一位網友細談過,香港在中國的地位,對方認為中央不會放棄香港,因為香港還有金融體制和對外開放價值,不過如果細心看看上海的發展,金融和對外比香港更大更快,想如果真的要取締香港這只「金」蛋的話,香港民生塗炭,那時動亂會比「國教」「普選」「佔中」還要激烈,這並非危言聳聽。




以下是節錄一篇香港報章名為「上海速拓自貿區 香江內耗自沉淪」的社評:

【太陽報專訊】上海速拓自貿區 香江內耗自沉淪
Wednesday, August 14, 2013

「上海與香港,是中國最重要的兩個經濟重鎮。近年來,上海發展一日千里,香港社會陷於內耗,難以自拔,兩者對比鮮明,滬勝港敗的走勢顯而易見。現在上海全速發展自由貿易區,更不啻為香港敲響喪鐘。面對日益激烈的區域競爭,面對上海市的強力挑戰,香港人何時才會醒覺?港府幾時才能重新振作?


對比蝸行牛步的香港建設,上海發展自貿區可以說是兔起鶻落、風馳電掣,今年三月剛剛提出,七月即獲中央通過。上海市官員透露,自貿區將於年內正式掛牌成立,範圍包括外高橋、洋山、浦東機場等特殊監管區,區內貨物可以自由流動,區內企業可享稅務優惠、財政補貼等扶助。簡而言之,就是倣效香港低稅率、貨物及資金自由進出的市場模式,在上海市打造另一個「自由港」,正面挑戰香港的地位。


坐這山,望那山,令人不得不為香港的前途感到憂慮。事實上,上海自貿區並不只是自由貿易那麼簡單,而是涵蓋貿易、金融、投資等多個領域;為了促成這項「經濟試驗田」,當局打出兩大王牌,一是人民幣自由兌換,二是試行稅制改革,爭取將利得稅率降至百分之十五,不僅低於內地省市的百分之二十五,而且低過香港的百分之十六點五,勢必吸引不少跨國企業棄港就滬。


論天時,論地利,論人和,上海位處長江三角洲入海要津,扼中國經濟之命脈,享中國高速發展之利,吸引全國最優秀的人才。南方邊陲的香港相形見絀,一旦上海建成自貿區,自由市場亦非獨家,到底香港的前路應該怎樣走,值得整個社會深刻反思。


物競天擇,適者生存,來自上海的挑戰並不可怕,最值得擔心的是港人自我感覺良好,面對危機將至而不自知。記得年前上海拍板興建迪士尼樂園,曾經引起港人激烈討論,憂慮被上海爬頭;而今上海打造另一個自由港,對香港的影響遠遠大於興建樂園,反而沒有引起應有的關注。足證在日趨政治化的社會環境中,香港逐漸變得政治掛帥,彷彿再沒有人關心經濟及民生發展。


人們可以見到,上海全心全意發展經濟的同時,香港全心全意搞內鬥,不是為「佔領中環」針鋒相對,便是為政治立場叫陣對罵,甚至連教師爆粗這麼一件小事也能掀起滿城風雨。有人一語道破天機,近年中央不斷加大力度支持上海,時而定位國際金融及航運中心,時而發展自由貿易區,說穿了就是因為香港政治不穩、前景堪憂,不想將雞蛋放在同一個籃子裏。


歸根究柢,世上沒有日不落的城市,香港繼續陷於沒完沒了的紛爭內耗,遲早步長安、揚州等名城沒落的後塵。不同的是,香港之敗無關戰禍,亦非天災,更不是敗於任何一個競爭對手,而是敗在自己手上!」




香港是否會敗在自己手上?筆者不敢斷言說之,但香港的1967年暴動,筆者活在那個年代,是個十七、八歲小伙子,很多發生的事仍歷歷在目。當年發生的事,現時很多在政的議員會將之牽强的和「國民教育」紛爭連在一起,這點是不尊重歷史的本身價值。香港1967年暴動,筆者盡量由個人所知、所觀察和當年所見直接寫出來,盡量不参考或節錄其他資料,可能是與史實有偏差,或味同嚼蠟。若有誤謬之處,請多包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