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4月24日 星期四

絕代双嬌 6



「絕代双嬌」首篇自201265日起到本文,2012622日、半月間已上載咗六回(七篇),平均每篇字近二千五百字,而這第六回係最長嘅一篇,共五千三百九十四字,費十四小時完成。



絕代双嬌 6
文章日期:06/22/2012 03:36 pm






絕代双嬌「吔烏城」冰火對决
第六回  短兵相接在眉睫 大俠一語解干戈


上回說到東瀛十二郎同花子姑娘擲人後硬闖素心齋、厨癡胸背掛黑鑊頭戴瓦煲從厨間走出

五大姐由厨內走出,左手執刴菜板刀、右手持素心情長劍,胸背各掛一黑鑊,頭頂戴個瓦煲;走碎步,如花旦小武出塲,唱白:「呔!何許人敢在素心齋樓頭撒野!」,站在席中,大家都看呆咗,靜了下來,「花前」「月下」两女忍唔住〝咭〞一聲笑出嚟,跟着素心齋內嘅〝各路英雄〞哄的一聲大笑起嚟,有啲仲笑到出眼淚。「厨癡」揮舞手中刀劍,口中唸着〝查督督撑〞喺塲中走咗一個圓塲,面紅紅好冇癮咁走番入厨房。

此時,東灜兄妹走到雨中淋前,十二郎拱手向雨大俠行禮,〝棟〞起隻手指公,口中喃喃自語說:「先生…武功呢…〝依支班〞架」指着雨中淋說:「你…師傅」指着自己話:「我…徒弟架」。原來辛月兄妹來此想拜師。雨中淋好和譪咁同佢地講:「就讓我先處理目前呢件事才說吧。」話剛下,精通舊事古蹟嘅「四脚蛇」嚴卸走到雨中淋面前,拱手說:「據我所知,中土、西域、東沿、南疆、北境都未曾有過一本叫「朋友」嘅秘笈,未知先生所持之秘笈來自何時亦源於何處?」
嚴卸並非有意挖苦雨中淋,而係佢對舊事古蹟求真嘅態度。菊無艶開始後悔自己安排得咁高調,俾两大俠相見同還書;芃澎開始有點着急,同明白師傅雲尼飛鴿傳白紙嘅意思亦懊惱不已。



雨中淋拱手向四方行禮,說:「雨中淋有一事耿耿於懷,這書係在下廾年前從吔烏城偷出嚟嘅!」雖然各路英雄冇乜邊個識得雨中淋,但係由雨大俠如今氣宇軒昂,好難想象佢以前係雞嗚狗盜嘅小偷。嚴卸摸摸下巴,說:「非也!我問嘅係呢本秘笈來自何時、源於何處?」「這我也可不知道!」雨中淋講咗耿懷於心嘅事,如放下心頭大石。



各人眼光轉投在洪湟大俠身上,有心急者搶着問:「本祕笈喺幾時同喺邊度嚟架洪大俠?」「這……」洪大俠再瞪雨中淋一眼,双手握拳越握越緊。呢個時間「瞧余奸毒」知道正是個推波助瀾好事機,說:「洪大俠,雨大俠未偷…(佢將個偷字拉得特別長)本秘笈之前係你保管,你應該知道秘笈出自何處!對嗎?」洪湟大俠一激之下,舉拳「砰」的一聲擊在桌上,整張枱俾打得散晒,木屑四飛,洪湟藉呢一擊卸去了自己一啲怒火。洪湟是個非常正直嘅人,佢話:「冇錯!本秘笈係我六歲嗰時貪得意同個乞兒買番嚟嘅!」





洪大俠此語一出,全塲嘩然!「瞧余奸毒」余樞基老謀心算,想:「洪湟老實唔講大話見稱,但雨中淋偷得秘笈後,居然能夠練得如此修為,呢本秘笈一定唔係咁簡單!」佢轉頭問雨中淋:「雨中淋先生,(稱先生經已好俾面)你可唔可以攞本秘笈出嚟?看個真偽!」個口咁講,双眼仍盯住步輕雲手上嘅包袱。「不在包袱裡面。」雨中淋斯斯然答着。此時余樞基說:「唔係包袱就一定喺佢地其中一個身上。」〝各路英雄〞將一道與雨中淋同嚟嘅五姝包圍起。「咱們就搶吧!」一哄而起,幾十人就圍住六個人就想動手。雨中淋正想解釋;說在此時,樑上躍下一位穿着清雅標緻嘅公子,手執點穴鐵扇,先點倒幾個接近嘅〝各路英雄〞,跟住走入圈內,大家都唔知佢係邊位,只有雨中淋認得佢嘅眼神、菊無艶認得佢嘅身影;「中原一點窮」窮瘋婁,佢行埋無艶姑娘跟前好生硬咁講咗幾年嚟嘅第一句說話:「菊……我…來晚了!」



被點倒嘅幾個漢子,俾其他〝各路英雄〞扔埋一便,咁啱其中一個就係打咗紀氏兄弟幾巴嗰個登徒浪子;佢两兄弟正係仇人見面分外眼明,一枰就枰佢埋一邊,動手就打。〝各路英雄〞只係顧住「圈內」嘅人,其他就好少理。登徒浪子俾窮瘋婁點咗穴,個人唔郁得啫,把口仲講倒野,拼命求饒。紀思磬打到手軟就話:「好!如果你答啱我嘅問題,我就放過你,『棺材佬最喜歡唱嘅歌』係邊一首?」那漢子那知答案。紀鬼卜一拳揼佢個心口說:「係《終有一日等到你》,傻佬!」紀爾雅一向斯文淡定,佢無啦啦俾呢個大漢冚咗两巴,又見到個大佬玩得咁過癮,一時興起「好!如果你將呢首歌倒轉嚟唱,我就放你走。《我等你到天明》!」那漢子又點識唱吖。紀神算打完心口打背脊話「係《明天到你等我》,蠢材!」



包圍雨中淋菊芃五女同窮瘋婁等嘅〝各路英雄〞,武器紛紛在手,有啲卑鄙強徒仲眼色迷迷。此時一聲清嘯:「妹,隨我來!」此人一躍入圈,拱手向雨等說:「讓我盡點棉力。」語方落下,步輕雲亦輕悠飛入叫了一聲:「哥哥!」

來者係「雲端影」步輕雲嘅哥哥「木生公」步如騛。點解佢叫「木生公」,原來佢特別喜歡松,先稱己「松生」年長後拆為「木生公」,見佢手持一枝黑漆色嘅鐵松枝為武器。四秀其他三位見二師姊入戰圈,夢劍羽三女喝道:「我們也來!」也躍入戰圈之內。〝各路英雄〞見圈內人多勢眾,也怕夜長夢多,唔知邊個喝了一聲:「郁手!」……此時菊無艶嬌呼一聲:「芃姊、動手!」佢一躍而起,施展一憂大師在佛經【中論】悟得嘅「八不」〝不生亦不滅,不常亦不斷,不一亦不異,不來亦不出〞指法,將企前面嘅十個八個黑頭布客點倒。無艶姑娘一向跳皮百厭,十多個黑頭布客俾佢點正個〝笑穴〞個個笑到人仰馬翻碌地沙。只見芃澎「眼隨心,意隨心、聲隨心」眼到之處、意想之處、聲到之處,拍拍拍拍!十多個黑頭布客似盲頭烏蠅咁俾打耳光,痛得哭聲震天。呢班黑頭布客真窩囊,十多個笑到碌地,十多個喊到呼天搶地。




余樞基見差唔多損折一半嘅〝各路英雄〞黑頭布客,回頭看見「了斷無痕」寒春日獨個兒企喺牆角,連忙叫道:「春日、上!」此時嘅寒春日經剛才「四秀」叫師父,一時感觸,思父思家,心神一時間迷惘起嚟;余樞基見呼喚咗幾聲毫無反應,佢另計又上心頭。

正此時一位郎中走到寒春日跟前,摘去佢嘅「了斷」劍,取一椅讓寒春日坐下,拉起袖為佢把脈,說:「無大碍!只係暫時失心症狀,若幾天內得人貼身調理應能康復!」此郎中仰首長嘆一聲,說:「春日出自將門之家,父親寒不屈是個硬漢子,單傳得此子,管教嚴明,命春日不能苟行邪道。春日家遭惨變,憤激投於奸徒。剛才感觸令佢分辨唔出正與邪、善與惡,心智煩亂、一時有了失心症狀。」郎中係中原馳名嘅「天涯俠醫」安道全,風趣幽默,既俠既醫。俠醫咀角永遠帶着一絲微笑,佢診症完畢,走向余樞基,拱拱手道:「安某知余先生精讀兵書,謀畧過人,善調兵遣將。余先生仍將相之材,何苦為一小毛小利而敗去自己前程!」余基樞其實也有懷才不遇嘅感慨,但喺咁多英雄豪傑面前,點都放唔低個面子,「小講廢話!咁打法一定係你地贏,秘笈你地一定唔會拎出嚟,好!我有個建議……」雨中淋說:「在下非不交出秘笈,書係我偷,我要親手交回洪大俠,方了在下心願……」洪湟大俠止住雨中淋說話:「就聽這冥頑不靈嘅小子說下去吧!睇睇佢又有啥花招!」




「我假設除咗我地呢班黑頭布客想見識秘笈外,坐中英雄豪傑都會有想見識之士。在下手下不材,那還是請坐中英雄出手吧!」余樞基實行孤注一擲。外面行入一僧一尼,是一憂大師和西域雲尼;一憂行近余樞基說:「雨大俠不是說了親手交回秘笈嗎?」這時洪湟大俠惱於先前余樞基質詢秘笈態度咄咄迫人,拍案而起:「好!就按你的辦!」「我嘅建議好簡單,你我两方各派三位出嚟較量、點到即指,邊一方贏可以話事點處理秘笈,可行嗎?」余樞基道出法子來。「就這樣定吧!不過我有一個條件,你可答應嗎?余先生!」洪湟問曰。「甚麽條件?」「若你方輸咗,你要立即離開吔烏城,今後你若能官居一品才可以再回來!可以嗎?」余樞基靜了靜,心中想:「真英雄啊!」他仰首向天思量片刻:「多謝大俠美意,在下銘記於心,好!就這樣辦吧!」各人見余樞基嘅轉變也深感快慰。




此時為秘笈頓刻變成友誼賽,〝余營〞豪傑中走出两男一女,「挑戰」〝洪營〞英雄;佢地係「華三少」華季曜、「無喜怒」吳楓和女俠「火鳳凰」言自語。大家都笑哈哈四方拱手行禮,連余樞基也樂起來!坐喺一旁嘅寒春日喃喃自語:「我係邊個?」一位年青女俠行近拾起地上嘅「了斷」劍,好仔細咁為寒春日放回劍鞘,微細音聲向佢講:「你係〝了斷無痕〞寒春日、你一定會康復!」素心齋內大多數人都觸目喺「比賽」上面,只有幾位留意到剛才的事。「江南子」文折桂望着這個徒兒,微微的點了頭。



「華三少」拱手向大眾行禮「在下〝華三少〞華季曜,請問有邊位英雄賞面賜教?」人羣中走出一位温文爾雅嘅王孫公子;「中原一點窮」窮瘋婁。公子抱拳行禮,笑曰:「華少俠,有機會同紫微劍主華少俠切磋武術,人生難得有幾回,先與華兄討教,遲些與華兄暢飲!」華季曜:「有機會見識窮兄自創「两窮」功,真三生有幸,大家等累了,先比試比試。等會再暢飲三百杯!哈哈哈……請!」

「請」字一過,两人擺開架式鬭將起來。華季曜右手持「紫微」一劍接一劍向窮瘋婁進避,左手手指不斷點算下招如何進招,此仍「紫微」劍與「斗數」術數配合,一劍出已伏下一劍殺着。窮瘋婁也不退讓,一只鐵扇一張一合、一指一點,卸去紫微劍進襲。「中原一點窮」創嘅〝窮得好陰功〞同〝唔窮冇陰功〞係根据當年佢窮途淪落時,有與冇、窮與富两者心境而悟嚟。两人打咗不下三百回合,忽然停手,抱拳行禮齊聲說:「我輸了!」兩個人都認輸,怎樣輸,只有洪湟、江南子、雨中淋等高手才看得清楚。




一個胖漢走在圈中,左右手各執一班斧,兩斧在抱拳時相擊一下,〝剛〞的一聲,跟住好嚴肅講:「在下〝無喜怒〞吳楓、請賜教!」吳楓之稱之為〝無喜怒〞,因為佢經常木無表情。這時两少女在塲畔跳入塲中,她們就係「花前」同「月下」。两人向吳楓作了揖說:「吳大俠,唔介意我地两個打你一個嗎?」吳楓說:「什麼大俠不大俠,什麽两個打一個,來得正好!」話剛落、便舉双斧進攻。「無喜怒」嘅班斧冇乜套路,只係憑自己一身牛力同有深厚內功,加上一對精鋼練成嘅班斧,喺江湖上有多少名氣。「花前」「月下」两人經常喺芃澎身邊一齊練武,芃女俠徵得師傅雲尼同意,將「心法」續步轉授俾佢倆。「花前」「月下」見双斧來襲,那敢輕率,两女心意相通,心領神會,知道吳楓蠻牛一頭,與其比內力、比武功就一定輸蝕,两妞一時一左一右,或一高一低,一前一後,使畧胖轉身難嘅吳楓、前後左右上下皆是敵。就掌握一個時機两女使嘅短刀同時脫手丟上樑上,吳楓仰首一看,双手還高舉住双斧。「花前」「月上」連忙在左右两側向吳楓左右最低嘅一條筋骨一指點去…… 吳楓〝咭〞的一聲笑了出來!「老夫幾十年未笑過!哈哈!痛快!哈給……」花前月下連忙謝罪:「前輩、晚輩得罪了!」「什麼前輩晚輩、什麼得罪,打得正好!哈哈……」



圈中站出一位英姿颯爽嘅女俠「火鳳凰」言自語,她挑了江南子嘅「關門弟子」姸瓦姑娘做對手,聲言十招之內不取姸瓦便算輸了。小姸瓦先向師父拱手行禮,步出塲中。夢影劍羽都想睇睇師父嘅關門弟子,大家嘅「小師妹」火侯如何。一個赫赫有名嘅火鳳凰言女俠,一個是初出茅蘆嘅小女孩,一眼睇落就立見高下。但係英雄豪傑見小姸瓦先向師父行禮方出塲,知此女武學修為亦不淺,妨且小姸瓦的確係練武嘅好材料。「火鳳凰」見姸瓦步出,經已驚訝不已,好一個少年女俠客嘅風範。
小姸瓦將劍尖向下双手抱拳向「火鳳凰」行禮,然後將劍收在背後,咁樣係後輩與前輩過招時嘅禮貌,姸瓦將此禮儀做得恰到好處,各豪傑亦為之讚嘆不已。言女俠拿出左鳳劍和右凰劍,两劍均長尺半,屬於短劍類。小姸瓦身形高佻,手執一口三尺半「傲然」硬劍,英氣迫人;揮此劍者瀟洒自如、既來之則安之、既去之則安之,一點也無牽沾。言女俠刷刷刷連進三招,好個姸瓦,劍「傲然」不動,閃避了三招,言女俠笑曰:「少俠讓了三招,禮儀足了!進招吧!」姸瓦一聲:「晚輩得罪了!」使出一些很普通嘅劍招,言女俠心想〝看來此女心術嚴謹教養極好,劍術還是普通吧!〞見姸女有一破綻,言女俠双劍左右一剌一削,眾豪傑正欲驚叫時,小姸瓦嘅傲然劍乘鳳凰两劍刺到,點在劍身上,〝叮叮〞两聲。「火鳳凰」連忙收劍,抱劍在手:「少俠留手,要是〝傲然〞點在我手上,我手必廢。」跟着長嘯一聲:「江山代有人才出,自古英雄出少年啊!」小姸瓦向「火鳳凰」深深一揖,紅着臉說:「姸瓦不懂事,冒犯了前輩,請前輩責難!」火鳳凰望着姸瓦,又愛又憐!




此時余樞基抱拳向四方說:「在下願賭服輸,我若不官居一品、不回吔烏城。」「安大夫、洪大俠之言、在下銘記於心!」佢拜別了洪湟大俠連夜上京。



呢個時候輪到洪湟大俠哈哈大笑說:「〝落雨劏雞客〞,江湖恩怨江湖了,我就同你比比游掌,每人選一詞嚟對掌,在詞完前,誰將誰打下便贏,好嗎?」「聽從城主吩咐!」雨答曰。
「好!我就選陸游【卜算子 吟梅】與你比試比試,你選那一首詞?」「我不選,就用【卜算子 】這個詞牌,我〝和〞你一首吧!」

两大俠擺開格式,洪大俠一邊大聲誦吟梅一詞,一邊出掌,雨中淋則一邊沉思和詞一邊出掌。

「驛外斷橋邊,寂寞開無主。已是黄昏獨自愁,更着風和雨。無意苦爭春,一任羣芳妒。零落成泥碾作塵,只有香如故。」

不夠十招,詞已完,勝負未分。是個和局!洪大俠笑着問:「劏雞客,你的和詞是怎樣?」雨中淋說:「見笑了,就讀讀給兄台聽聽。」誦曰:

『風雨送春歸,飛雪迎春到。已是懸崖百丈冰,猶有花枝俏。俏也不爭春,只把春來報。待到山花燦漫時,她在叢中笑。』

洪大俠聽了拱手說:「雨中淋雨大俠,我輸了!」




雨中淋從懷中取出一本殘破不堪嘅本子,上面寫着「朋友秘笈」四個大字,羣雄終於看到其真貌,字寫得好像小孩子寫大字歪倒不正,裡面幾十頁紙,只有其中一頁寫了一個「誠」字,和旁邊有幾點墨印。雨中淋將之放桌上,洪大俠正欲拿起,厨中走出「厨獃」,喃喃自語說:「成個厨房揾張紙〝透〞火都冇!」見桌上一叠「紙」就順手攞咗入厨房。呢個時候冇人再在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