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3月19日 星期三

智慧與慈悲


網上圖片



智慧與慈悲


阿羅漢心已解脱, 尚留肉身, 遭逢凶險和病患時身痛, 心不痛。 我只是一個平庸凡夫, 遇凶險和病患時身痛, 心亦痛。


看了以下的幾個發生了的事故, 因為自己没有身在其中, 没有親身的感受, 但對我的衝擊很大, 我是身不痛但心極痛, 很長時間都不能平服。


2008年的汶川地震、2011年四月玉樹地震、舟曲泥石流、巴基斯坦水災和菲律賓槍殺人質事件等等。 我看到的不單是天災的頹垣敗瓦, 人禍的哀鴻遍地, 看到人生的苦、脆弱和無奈。科學和資訊發達, 為人類能有處於現塲的感覺, 例如人質事件, 不少香港同胞由於視聽景像太真實, 產生代入感而需要心理輔導。


數年前, 我看過一個约三分鐘的新聞片段, 這個片段和人質事件一樣同是真實和震撼……電視新聞畫面出现的, 是一個巴勒斯坦父親带着兩個小孩子, 看年纪是三歲和六歲吧,他們為了躲避以色列軍發射的子弹, 躲在一輛平板木頭車的後面, 而木頭車就在無遮無檔的窄巷中央, 完全暴露在以色列士兵的射擊範圍。這個畫面被法國的新聞攝影隊攝錄了, 三歲的小孩子坐地上背着子弹射來的方向在嚎哭着、 六歲的小孩子站立抱着父親的小腿, 父親則拼命挥動着雙手聲嘶力揭的哀求:“別開槍”, 攝影隊的人員也在竭力地呼叫:“是平民, 不要開槍”。父親本來只要一兩步就可以跑到约六七呎外攝影隊敝體那邊, 但他不能離開他的孩子, 子弹打得木頭車木屑横飛, 人们的叫聲被槍聲, 子弹的飛嘯聲掩蓋着, 射撃的軍人好像真的是瘋了, 一分鐘後, 因為太血腥的原故, 新聞片中斷, 主播員說三父子都被射殺了。



人是死了, 不管他们是死於天災或人禍, 還是壽终正寝, 認識的或不認識的, 我们都會感到很惋惜難過。學佛人深知無常、因缘、因果和業力, 在解釋任何事件由發生至终结,這個過程中都可以看到因缘不斷的生起、延續、变化和消失。 因缘變化使情況走不同的去向, 沒有既定的規律和軌跡, 它就是千絲萬縷的互相牽引, 錯综複雜, 只要其中一個因緣變化, 结局就可能有幾百或幾千個不同版本。比方說, 上述故事的父親, 奮起抱着兩孩子拼命跑到攝影隊那邊, 他们可能在跑的時候還是被槍殺了, 可能是逃出生天、受傷, 或可能惹怒了以色列軍, 衝了過來連攝影隊都遇害, 可能……  再說人質事件, 人質中有人想過要反抗, 和槍手談判的人員曾經要求趁機去制服脅持者, 警方的指揮和装備精良一点, 如果這些因缘的其一中個成就了, 同樣的誘發不同不同的“可能”。


我在問自己, 如果我單從因缘去看天災人禍, 人生禍福, 那麽是明白了道理, 麻木了自己的心。對很多事我都可以作“苦”想, 人生就是苦, 人有生必有死是苦、 快樂的過去了, 到末頭來都是苦、 擁有的, 失去了也是苦。 天災人禍是苦, 人生禍福是苦, 那我不是麻木了嗎? 我知道我自己欠缺了一些, 是什麽呢 看大地震、 泥石流、 水災的死難者, 畢竟是死者巳矣, 有難受心痛, 但當看到災難劫後還是被困在瓦礫下的生還者、 尚在險境内的幸存者時的那種焦慮。 看汶川的圖片中, 一位生存的中學生被埋在三合土下, 眼無望的照片 巴勒斯坦那兩小孩的父親焦急和絕望的影像和人質事件中, 被脅持者拉開小許窗簾, 貪婪的看着外面的自由…… 我的心極痛!


幸好我還有這一點“良知”, 這就是慈悲!


很不長進, 未寫完的文章還是未寫完!主要是我自己對這個問题還是未能想得透徹, 又没有經論的基礎和我很想用自己的理解去詮釋這個疑問。



在電视中的National Geographic頻道中, 看到飢餓的獅子追捕着獵物, 拼命的追、被追的鹿拼命的跑。我心想, 子啊, 你追不到那鹿, 你會餓死的、 也在想,鹿子啊, 你快跑, 要是你跑不出獅口, 你便成它口中的肉啊! 另一個畫面是風雪中一頭龎大的北極熊在结了冰的河面上守候了差不多十幾個小時, 它經已幾天都未能在冰封的地面找到食物, 河面的一個氣洞是它唯一的希望, 它在這個洞口枯候着海豹伸頭出来呼吸。河的下面剛巧有一只海豹在尋覓一個氣洞, 因為它十多分鐘没有浮出水面吸空氣, 它找到了那個氣洞就是北極熊守候着的那一個。不忍繼續看下去!


我知道自己想的是眾生受到苦的過程而不是结果, 或者可以說作是觀苦(過程)和知苦(结果) 如上文所寫的追為充飢跑為逃命, 為生命而枯候着和為生命而冒出頭来呼吸、亦如前文所寫的被活理在瓦礫的人無望的眼神、被槍擊的三父子焦急和绝望和在菲律賓遇害的同胞對自由的期望。每當想到這個苦的過程, 我的心極痛。


知苦容易會有出離心, 觀苦容易會發菩提心, 但很肯定的告訴你们說, 我發的菩提心並不堅定, 動摇得很。很多時在想, 人生和世間這麽的苦, 再來幹什麽, 也很多時都會問自己, 學佛為什麽, 發了四宏誓願自己做得到嗎? 這不是一個眼高手低的問题, 而確確實實在我自己學佛過程中必需解决的碍障。


印順導師在[三種慈]說: 佛法中說到,  菩薩智慧越高,  慈悲就越大; 並非有了慈悲便没有了智慧, 假如只有慈悲,  没有智慧, 则無異於凡夫; 只有智慧, 没有慈悲, 那麽這種智慧也就和小乘一樣了。所以菩薩應該是悲智一如; 大乘法應該是慈悲與智慧平等的。


看了印順導師的這個解說, 我知道我欠缺了的是智慧, 但我還是很固執的想, 我知缘起, 因缘, 因果和業力, 應是智慧的一部份, 要不是我知並不是智慧, 但為什麽心中還是在想……明白了道理, 麻木了自己的心和知苦後我不是麻木了嗎?我想應該是我的智慧有了偏差, 再想想然後寫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