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3月14日 星期五

孤高城‧雨中家(25)一局棋子渡迷津 兩瓶毒酒泯恩仇




網上圖片



孤高城‧雨中家(25)一局棋子渡迷津 兩瓶毒酒泯恩仇


王爺立即離坐,雙手义腰說:「本王一生說謊弄假無數,但一生人佩服嘅人只有寥寥幾位,雨中夫人是其一,喺賢嫂子面前本王決不食言,你說吧!」珛櫻拱手向王爺行個禮,說:「多謝王爺錯愛,那就恕民婦直言。請各位先看看棋盤,珛櫻棋藝不精,棋盤上白子只得數枚,此局可說是惨敗。請問王爺還記得,雨中夫婦夜闖王侯府那個晚上,珛櫻說過:[有曰人生如棋,亦說人為棋子地為盤] 嗎?」雨中夫人望望王猴子,見佢面色凝重,說:「珛櫻故意放棄棋局,無非着意取去王爺放喺天元位上嘅嗰一枚黑子。王爺不單喺棋局中、當朝天下領地甚廣,可說是權傾朝野,但只缺一只,就係王爺心中耿耿於懷嘅皇位,這不是清清楚楚喺棋盤上嗎?」眾人看棋盤上棋子幾乎全是黑色,唯獨是天元位上坐並無「王爺」嘅黑子。



說回頭來,棋局一開,王猴子先在天元下了一黑子,是肯定的告訴對手,呢個江山係「我」嘅。珛櫻着子邊陲試探,王爺立即追趕殺戮,雨中夫人何等聰明,知道王爺此行來這,先用計謀引江湖武林各派掌門首腦入局挾持,威挾各派高手到孤高,緝拿盜聖旨人等為藉口,消滅始終對朝有危機禍患嘅江湖中人為實,即使唔能夠連根拔起,都要挫一挫武林人仕銳氣,要做朝野兩端霸主。珛櫻立刻改變戰畧,下棋飄忽,使王爺猜不出自己用意,故意露出更大破綻,王爺一向認為珛櫻棋藝在自己之上,今次是一子之錯滿盤皆落索,自己勝券在握而放鬆警惕,最後王爺如夢方覺時企圖力挽狂瀾,為時已晚了。



王爺那會不知面前棋局意,被人家道破,佢面露青筋,仇眉怒目望着雨中夫人,珛櫻還是一派安詳。王猴子壓低聲線對珛櫻說:「你膽敢指控本王意圖謀朝篡位,可知是死罪!」「王爺,民婦並非指控王爺意圖,是指証王爺謀朝篡位!」珛櫻說罷在背上行囊取出錦盒,說:「這就是証據!」王爺一眼見珛櫻手中錦盒,說:「本王怎知錦盒內裏,是否有失去嘅聖旨?」珛櫻笑笑說:「那王爺取去看看好了。」雨中夫人隨手一揮,錦盒如利箭朝王猴子射去。王爺身旁幾個侍從未及反應,王爺經已一躍而出,迎住飛嚟嘅錦盒,手袖一揚一捲,將錦盒拿喺手中,笑說:「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廢功夫。賢嫂子,你就是這樣將之送回本王?」珛櫻苦笑一聲,帶悲憤的說:「記得王爺嗰日燒雨中府第,還趕盡殺絕,大都城前一戰,思奇將軍逮住王爺,本該殺你,想到當時幼主年幼,如果王室內缺有權勢之人扶持,必然朝綱大亂,所以我兄妹倆放你回去輔助新皇朝政,並說若今後你不再起壞心,這賬便一筆勾銷,否則先殺你才公告天下。十五年了,王爺這個攝政王做得倒也稱職,珛櫻是時候將這件証物歸還,好讓你面壁反思。」



王爺打開錦盒取出假聖旨,仰首望天,嘆了一聲說:「十五年,真是歲月不饒人啊!賢嫂子,得回這件[寶物] ,此行於願已足。本王說過在賢嫂子面前決不食言,雨中夫人喺棋局中知透本王心中所想,十五年來本王攝政翻雲覆雨,那有人敢在本王面前說個不字,說句真心說話,雨中嫂子用棋子佈局提點本王迷津,即使是號令了天下,最終還不是如剛才那天元上嘅棋子,一命歸西。」王猴子即命侍從傳令,只留帳前侍衛五百殿後,其餘幾千兵馬拔營後撤十里,另派快馬回大都傳令,釋放所有被挾持各派掌門首腦頭兒,不得有誤。



王爺親自送珛櫻眾人到中軍帳前,孤高人興高采烈出迎..... 突然,一匹軍馬自雨中家那邊奔馳而來,騎上者雨中淋是也。只見雨中淋梳洗清潔,刮好鬍子,穿上一套十五年前青衣素服,手持當年成名武器金背鬼頭刀。雨中淋雖然穿回當年服飾,終究是多年荒廢時光,瘦多了看起來是衣不稱身。珛櫻和釵兒依稀還能聯想起雨大俠當年風采,晴兒和尋兒對父親以往全無印象,見父親一改頹墮委靡嘅容顏衣着,姊妹倆開心到不得了。



十五年從未練過功,那說是騎馬飛馳,雨中淋跌跌撞撞把軍馬勒停在中軍帳前,想縱身下馬,一時間又唔記得點運氣用功,總算胡里胡塗兩腳着了地。只見雨中淋右手持刀,左手指着王爺喝道:「你這猴子莫走,以前你想謀朝篡位,珛櫻說一筆勾銷,可以!但你王猴子陷雨中家不義,燒雨中府第,毁我家業這一筆,雨中淋要同你計個清楚算過明白。」



王爺侍從見事有變,正想回身傳令制止軍隊起拔,王爺喝說:「且慢,本王承諾雨中夫人,軍隊拔營撤去決不食言。」佢面對眼前重只得百來斤嘅雨中淋,說:「憑你和我算賬,十五年前本王可說係技遜於你,時到今日,你志氣消沉,神情沮喪,經已難與本王為敵,算了吧!」珛櫻心知雨中淋想法,佢行前捉着雨中淋雙手說:「相公,雨中家與王侯府嘅賬一定要算,即使妾身押上性命亦在所不惜。不過你多年荒廢,你打不過王爺的。」禍劫後雨中夫婦第一次「重逢」,本來有千言萬語,如今毁家仇人在前,兩人暫將要說的話放下。



「爹!女兒來了!」釵兒領着晴兒和尋兒飛跑而至,團團拱衛著父母親,釵兒指着王爺說:「你這猴子害得我家散了十五年,今日有幸與王爺相見,豈有不算此之理!」尋兒初生之犢不畏虎,說:「猴子還有很多猢猻兵在後面,我地雨中家以一可敵百,就來討個公道。」王爺俾佢地左一句猴子右一句猢猻氣得七竅生煙。還是晴兒厚道,說:「請問王爺當年雨中家與王侯府無仇無怨,為何要設計加害,使我家人十五年來至今才得團聚,何解?」本來怒不可遏嘅王爺遭晴兒這一問,無言以對。



雨中家終於團聚一起,相互擁抱着流淚,王爺望着呢個這好家庭,想十五年前自己一時私慾將之毁了,羞愧不已,喉中有句說話總是說不出。雨中淋從懷中取出兩個瓶子,對王爺說:「雨中淋做不到古人所說一笑泯恩仇,今日要和你賭一條性命,這兩個瓶子你認得嗎?其中一個係你當年曾盛毒酒謀害皇上,現時兩瓶酒,一瓶有毒,一瓶是寒冰暖,兩瓶子外貌一樣,雨中淋現時亦分不出那瓶是毒酒。」雨中淋頓時正氣凜然,使人望而生畏,續說:「先由王侯爺挑選.... 一瓶給我雨中淋先喝,如果雨中淋輸了,賠上了命,這兩家恩怨一筆勾銷。如果雨中淋喝的不是毒酒,那王爺就用性命賠給雨中家吧!」



此時王爺喺絕好優勢,即使孤高城傾巢而出,都只不過三四百眾,王爺望望背後站着五百侍衛,遠處數千軍兵仍未起拔待發。王爺竟然說:「本王當年作為,欠雨中夫婦實在太多,經今日賢嫂子與雨兄教訓,自覺無以彌補。好!就按雨兄說的辦!」



王侯爺雙手舉起兩個瓶子、將兩瓶子內的酒往自己嘴巴倒進去,一飲而盡。王爺出手快而且突然,制止也來不及,大家驚訝不己.....

雨中淋高聲說:「好漢子!」

片刻..... 王爺笑着說:「兩瓶香醇嘅寒冰暖,好酒!」



數年之後,孤高城雨中家搬回大都重建了酒莊,是非了當雨中酒莊掌櫃,繼續教授晴兒武功。五軒帶着尋兒上天山,卉凌收了釵兒為徒,如心客與釵兒成為天山雙劍為事後話。孤高城還是個老樣子,一日,青十二嘅兩個徒兒,小熊和小夢正在城前練功,見一人騎一馬進城,來人者面熟,「是他!」兩小孩驚訝的叫了出來。那人在洪和尚屋前落馬,洪老禿笑着走出來,說:「小僧知王爺一定會來。」王侯爺說:「孫大聖走不出佛祖五指山嘛!徒兒拜師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