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2月28日 星期五

孤高城‧雨中家(23)强權那怕頭落地 弱女何懼惡猴王




網上圖片


孤高城‧雨中家(23)强權那怕頭落地 弱女何懼惡猴王


王侯爺越深沉,越使人不安,有人開始想,王侯爺在官場上能呼風喚雨,但有何能力驅策江湖各大門派中有頭有面嘅前輩甘為鷹犬?王侯爺壓低聲線問說:「孤高城還有那個不怕死的,就走出來吧!」話剛落,青十二大踏步走在城前,說:「你就係嗰個仗勢欺人嘅王侯爺?如果你要算一算孤高城有幾多個唔怕死,就多計我一個閻王敵青十二啦!」「千手屠夫屠九爺也活得不耐煩了,算我一個吧!」「陰司無常何鬼差遲早要返地府報到,來!加我一個!」「蒼山十惡均在,算我地十條性命吧!」跟着一百幾十個孤高人一呼百應,隨聲附和,報上名號..... 不單王猴子聽咗大吃一驚,連在塲嘅各門派高手聽見都聞之喪膽。原來孤高城竟然如此卧虎藏龍,差不多江湖上各派都有高手,曾叱咤風雲一時嘅名宿,匿藏在此,呢啲高手大部份係因犯滔天大罪,十惡不赦,被人追殺圍捕,藏身孤高十幾廿年,論輩份比現時江湖中響噹噹人物嘅還要高。




王侯爺想:「這還了得!」即吩咐下去:「快傳令下去,各派先清理垢罪之徒,後再捉拿雨中家及從犯!」帳前侍衛官連忙跑往那邊轉令;本來王爺金口一開,嗰班和尚頭陀道士儒生惡漢大眾都聽得清楚,王猴子是要喺孤高人面前顯顯自己威風,另一方面佢見節外生枝,感到唔耐煩。武林中向來以少林、武當為首,此次也不例外,少林長老知過大師與武當律堂之首玄機子自人羣中步出,向孤高人眾合掌為禮。知過大師立於中央,似係向對峙兩方說:「老衲到此,並非與孤高有仇怨,只想勸說大家一句;諸惡莫作,眾善奉行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玄機子手中塵拂一揚,說:「江湖中人萬事以[] 為重,光明磊落。」說時眼尾瞄了瞄王猴子,續說:「所謂明槍易擋、暗箭難防。耍計害人之事,江湖人為之冷,是次嚟孤高係提醒你等,昨天所作之惡,今日所受的是。」道長所說似不着邊際,但眾人聽來言之有物。



道長這言一出,本來氣定神閒嘅王猴子,頓時暴跳如雷,「啪!」的一聲,一掌拍喺椅子手按上,將之打得粉碎木屑橫飛。珛櫻看在心裏,想:「看來十五年來王猴子武功大有長進不能小覷。」知過大師見孤高人羣後,遠處樹下坐着一個和尚,他連忙說道:「未知大師法號,師承那位大德,好讓小僧請益!」洪老禿從樹旁站起,伸個懶腰說:「荒山野漢何來因緣為僧,難得有幸得聞佛法,身搭袈裟自我出家,故無恩師亦無法號。」知過續說:「嗯....請問和尚,孤高正危急之際,為何和尚枯坐一隅,獨善其身?」洪老禿說:「皈依我佛搭袈裟,萬緣放下學釋迦。若苦死執凡塵事,何原當初道出家。」知過聽來,洪老禿此和尚似是教訓自己,但說出來又不離經律,出了家就應不理凡塵世俗事,現今自己似乎是依附權貴,倚强凌弱。知過合掌說:「和尚教訓的是,出家人不打妄語,我等江湖武術各派掌門皆陷險境,被王侯爺用計挾持,小僧等不得不..... 助紂為虐,慚愧。」洪和尚聽玄機道長說時,經已大概知道,說:「大師,佛說無緣大慈、同體大悲;大師能否不動刀槍,不傷蒼生一條性命,救得貴寺住持?眾生平等,若用人家性命換貴寺住持平安,那平等嗎?如剛才玄機道長說,昨天所作之惡,今日所受的是,呢個因果,大師能樂受嗎?」




這番話王猴子當然聽到,連忙喝道:「何來野僧,竟想誤本王大事,知過你好好聽住,如果今日本王揾唔到失去嘅聖旨,你寺住持就休想有命回少林,其他門派嘅都聽好了嗎?今日唔鏟平孤高,你地嘅掌門、頭兒都同一命運。本王只畧施小計,就憑人貪心嗔恨愚癡陋習,個別攻破各派掌門、頭兒、引你地班江湖武林中人入局..... 哈哈,妙局!」珛櫻一聽到「入局妙局」幾個字,心念一閃如有所思。




大家可能會問:「雨中淋單騎朝雨中家跑,究竟佢諗乜野。」問得好,要喺呢度交一下:  前些時候驃悍將軍凌辱說雨中淋活得連個人都不像,跟着用馬逼倒雨中淋,然後用馬索套佢脖子喺地上拖,當時雨中淋反覆咁問自己:「我雨中淋還是人嗎?」當佢聽到如心客同釵兒趕嚟救佢,如心客大喝一聲:「士可殺、不可辱!」即茅塞頓開,想:「殺士者非他人,是我也,辱士者也非他人,也是自己。驃悍將軍說得半點也錯,雨中淋呢十五年的確活得連個人都不像。冇人侮辱自己而係自取其辱。」當釵兒與如心扶雨中淋上馬時,佢憐愛咁望住釵兒,想:「我禍劫後冇俾過一點父愛給三個女兒,今日禍事再臨,性命能留至明天尚是未知之數,難道仲要留一個像鬼不像人嘅形像給女兒嗎?」當佢想通咗,頓然感覺一度暖氣在體內翻騰。當三人四騎返回孤高城,雨中淋遙遠見妻子珛櫻望住自己,眼神沒有怨恨,情深款款,微微點頭讚嘆剛才自己有勇氣單人獨刀步出城前。雨中淋向珛櫻笑了笑,張開手向左右一拉..... 人家看來以為是雨中淋坐騎不穩,其實是向珛櫻發出一個訊號,是要求珛櫻盡量拖延時間,見珛櫻會意微笑了,佢撥了馬頭朝雨中家單騎而去。




珛櫻一聽到王猴子說「妙局」,即聯想起雨中淋嘅示意,珛櫻剛才睇見雨中淋嘅轉變,當然對佢有信心,珛櫻輕輕喺釵兒耳邊交帶一些事情,昂然從孤高人羣中步出,立於王侯爺面前說:「王爺,你可否記得十五年前,雨中夫婦夜闖王侯府,王爺力邀民女棋局之約嗎?孤高城難過今宵,你我亦未知誰能活到明天,當日王爺說過棋逢敵手、將遇良才,想你我棋藝旗鼓相當,今日事成定數,何不先來一局了王爺心願。




王猴子怎會不知珛櫻用意.....不過佢喺宮中滿朝文武,唔知係人家唔敢虎面掹鬚還是佢棋藝高强,所向披靡,全無敵手。加上奕棋之人深思熟慮,以猜想人家下一着如何為樂事。珛櫻一言弄得王猴子心癢癢,想:「趕嚟孤高行程都十天八日,就讓軍隊休整一天,明日做事也不遲。」王猴子裝作滿不在乎說:「雨中嫂子還記當晚之約,本王確有點累,是時候舒展一下腦,與雨中嫂子奕棋想必是一樂也。」轉頭向帳前侍衛官說:「傳令下去,兵馬原地紥營休息,建一個中軍帳讓雨中嫂子與本王奕棋,命隨軍伙長備佳肴美點招呼。再,一干人等可在範圍內隨便走動,不得有誤!」




棋局設於中軍帳內,王猴子知珛櫻武功亦非凡之輩,設暗伏營帳之外,只要有風吹草動即殺無赦。孤高城內,王爺帶嘅眾人皆入城與匿藏多時嘅前輩聚舊,與早前相比,表面是一片和諧,其實是外弛內張。城外來了位帳前侍衛,高聲朗說:「傳王侯爺口喻,恭請雨中夫人到中軍帳奕棋。」雨中夫人珛櫻昂首濶步朝中軍帳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