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2月28日 星期五

孤高城‧雨中家(23)强權那怕頭落地 弱女何懼惡猴王




網上圖片


孤高城‧雨中家(23)强權那怕頭落地 弱女何懼惡猴王


王侯爺越深沉,越使人不安,有人開始想,王侯爺在官場上能呼風喚雨,但有何能力驅策江湖各大門派中有頭有面嘅前輩甘為鷹犬?王侯爺壓低聲線問說:「孤高城還有那個不怕死的,就走出來吧!」話剛落,青十二大踏步走在城前,說:「你就係嗰個仗勢欺人嘅王侯爺?如果你要算一算孤高城有幾多個唔怕死,就多計我一個閻王敵青十二啦!」「千手屠夫屠九爺也活得不耐煩了,算我一個吧!」「陰司無常何鬼差遲早要返地府報到,來!加我一個!」「蒼山十惡均在,算我地十條性命吧!」跟着一百幾十個孤高人一呼百應,隨聲附和,報上名號..... 不單王猴子聽咗大吃一驚,連在塲嘅各門派高手聽見都聞之喪膽。原來孤高城竟然如此卧虎藏龍,差不多江湖上各派都有高手,曾叱咤風雲一時嘅名宿,匿藏在此,呢啲高手大部份係因犯滔天大罪,十惡不赦,被人追殺圍捕,藏身孤高十幾廿年,論輩份比現時江湖中響噹噹人物嘅還要高。




王侯爺想:「這還了得!」即吩咐下去:「快傳令下去,各派先清理垢罪之徒,後再捉拿雨中家及從犯!」帳前侍衛官連忙跑往那邊轉令;本來王爺金口一開,嗰班和尚頭陀道士儒生惡漢大眾都聽得清楚,王猴子是要喺孤高人面前顯顯自己威風,另一方面佢見節外生枝,感到唔耐煩。武林中向來以少林、武當為首,此次也不例外,少林長老知過大師與武當律堂之首玄機子自人羣中步出,向孤高人眾合掌為禮。知過大師立於中央,似係向對峙兩方說:「老衲到此,並非與孤高有仇怨,只想勸說大家一句;諸惡莫作,眾善奉行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玄機子手中塵拂一揚,說:「江湖中人萬事以[] 為重,光明磊落。」說時眼尾瞄了瞄王猴子,續說:「所謂明槍易擋、暗箭難防。耍計害人之事,江湖人為之冷,是次嚟孤高係提醒你等,昨天所作之惡,今日所受的是。」道長所說似不着邊際,但眾人聽來言之有物。



道長這言一出,本來氣定神閒嘅王猴子,頓時暴跳如雷,「啪!」的一聲,一掌拍喺椅子手按上,將之打得粉碎木屑橫飛。珛櫻看在心裏,想:「看來十五年來王猴子武功大有長進不能小覷。」知過大師見孤高人羣後,遠處樹下坐着一個和尚,他連忙說道:「未知大師法號,師承那位大德,好讓小僧請益!」洪老禿從樹旁站起,伸個懶腰說:「荒山野漢何來因緣為僧,難得有幸得聞佛法,身搭袈裟自我出家,故無恩師亦無法號。」知過續說:「嗯....請問和尚,孤高正危急之際,為何和尚枯坐一隅,獨善其身?」洪老禿說:「皈依我佛搭袈裟,萬緣放下學釋迦。若苦死執凡塵事,何原當初道出家。」知過聽來,洪老禿此和尚似是教訓自己,但說出來又不離經律,出了家就應不理凡塵世俗事,現今自己似乎是依附權貴,倚强凌弱。知過合掌說:「和尚教訓的是,出家人不打妄語,我等江湖武術各派掌門皆陷險境,被王侯爺用計挾持,小僧等不得不..... 助紂為虐,慚愧。」洪和尚聽玄機道長說時,經已大概知道,說:「大師,佛說無緣大慈、同體大悲;大師能否不動刀槍,不傷蒼生一條性命,救得貴寺住持?眾生平等,若用人家性命換貴寺住持平安,那平等嗎?如剛才玄機道長說,昨天所作之惡,今日所受的是,呢個因果,大師能樂受嗎?」




這番話王猴子當然聽到,連忙喝道:「何來野僧,竟想誤本王大事,知過你好好聽住,如果今日本王揾唔到失去嘅聖旨,你寺住持就休想有命回少林,其他門派嘅都聽好了嗎?今日唔鏟平孤高,你地嘅掌門、頭兒都同一命運。本王只畧施小計,就憑人貪心嗔恨愚癡陋習,個別攻破各派掌門、頭兒、引你地班江湖武林中人入局..... 哈哈,妙局!」珛櫻一聽到「入局妙局」幾個字,心念一閃如有所思。




大家可能會問:「雨中淋單騎朝雨中家跑,究竟佢諗乜野。」問得好,要喺呢度交一下:  前些時候驃悍將軍凌辱說雨中淋活得連個人都不像,跟着用馬逼倒雨中淋,然後用馬索套佢脖子喺地上拖,當時雨中淋反覆咁問自己:「我雨中淋還是人嗎?」當佢聽到如心客同釵兒趕嚟救佢,如心客大喝一聲:「士可殺、不可辱!」即茅塞頓開,想:「殺士者非他人,是我也,辱士者也非他人,也是自己。驃悍將軍說得半點也錯,雨中淋呢十五年的確活得連個人都不像。冇人侮辱自己而係自取其辱。」當釵兒與如心扶雨中淋上馬時,佢憐愛咁望住釵兒,想:「我禍劫後冇俾過一點父愛給三個女兒,今日禍事再臨,性命能留至明天尚是未知之數,難道仲要留一個像鬼不像人嘅形像給女兒嗎?」當佢想通咗,頓然感覺一度暖氣在體內翻騰。當三人四騎返回孤高城,雨中淋遙遠見妻子珛櫻望住自己,眼神沒有怨恨,情深款款,微微點頭讚嘆剛才自己有勇氣單人獨刀步出城前。雨中淋向珛櫻笑了笑,張開手向左右一拉..... 人家看來以為是雨中淋坐騎不穩,其實是向珛櫻發出一個訊號,是要求珛櫻盡量拖延時間,見珛櫻會意微笑了,佢撥了馬頭朝雨中家單騎而去。




珛櫻一聽到王猴子說「妙局」,即聯想起雨中淋嘅示意,珛櫻剛才睇見雨中淋嘅轉變,當然對佢有信心,珛櫻輕輕喺釵兒耳邊交帶一些事情,昂然從孤高人羣中步出,立於王侯爺面前說:「王爺,你可否記得十五年前,雨中夫婦夜闖王侯府,王爺力邀民女棋局之約嗎?孤高城難過今宵,你我亦未知誰能活到明天,當日王爺說過棋逢敵手、將遇良才,想你我棋藝旗鼓相當,今日事成定數,何不先來一局了王爺心願。




王猴子怎會不知珛櫻用意.....不過佢喺宮中滿朝文武,唔知係人家唔敢虎面掹鬚還是佢棋藝高强,所向披靡,全無敵手。加上奕棋之人深思熟慮,以猜想人家下一着如何為樂事。珛櫻一言弄得王猴子心癢癢,想:「趕嚟孤高行程都十天八日,就讓軍隊休整一天,明日做事也不遲。」王猴子裝作滿不在乎說:「雨中嫂子還記當晚之約,本王確有點累,是時候舒展一下腦,與雨中嫂子奕棋想必是一樂也。」轉頭向帳前侍衛官說:「傳令下去,兵馬原地紥營休息,建一個中軍帳讓雨中嫂子與本王奕棋,命隨軍伙長備佳肴美點招呼。再,一干人等可在範圍內隨便走動,不得有誤!」




棋局設於中軍帳內,王猴子知珛櫻武功亦非凡之輩,設暗伏營帳之外,只要有風吹草動即殺無赦。孤高城內,王爺帶嘅眾人皆入城與匿藏多時嘅前輩聚舊,與早前相比,表面是一片和諧,其實是外弛內張。城外來了位帳前侍衛,高聲朗說:「傳王侯爺口喻,恭請雨中夫人到中軍帳奕棋。」雨中夫人珛櫻昂首濶步朝中軍帳而去。


2014年2月24日 星期一

雨中淋的感情生活「我凑大個老婆...咭咭」

雨中淋的感情生活「我湊大個老婆.... 咭咭!」



記得嗎?喺上上上幾篇,咪有一篇叫做「雨中淋的感情生活 寫在三十五年之後」,介紹過雨中先生同雨中夫人點樣點樣,跟住又點樣點樣,即係點樣唧?想知就轉頭翻查一下啦,呢度唔講嘞。 




記唔記得佢係舞蹈組,而百厭係機巧運動體育組呢?呢張相就係百厭家嘅表演,當時係去旅行,百厭俾百厭嫂踩,做一個叫「順風旗」嘅舞蹈架式,影相嗰個又係嘅,個 Post 都未擺好就影,以前用菲林冇 take two 。睇唔睇見百厭當年真係虎背熊腰,Fit 到簡直漏油。攝於1969年



開始互相扶持的前幾年,真困難,亦真難得。望遠方還是一片霧霾不明朗,咬緊牙根。攝於1970年





利用空暇時間,出外走走,舒一舒煩憂悶氣。攝於1971年茘枝角灣




看單車比賽,百厭按着的就是電單車頭盔。攝於1971年




長洲五行石前;百厭嫂剛完成中學會考,佢想返母校恊恩繼續讀中六,但百厭同佢分析環境、條件等等因素,佢放棄大學之夢想,投身醫護行業。



呢架唔係當年死飛仔百厭架電單車,而係後嚟百厭入咗監獄處做,方便去哥連臣角教導所番工購置另一部,如果個車牌「D890」留到今日都幾值錢。攝於1973年赤柱海



1974年百厭嫂開始學護生涯 攝於1974年QE 護士學校




一條好靚嘅「紅衫魚」。攝於1974年QE Hospital




當年但凡學護個男朋友, 都被稱為 QE 姑爺, 百厭都唔例外。




成日讀書, 缺少運動, 百厭專程整咗部單車俾佢, 算唔話得卦。




呢個細路, 花名叫做「院長」, 因為佢因病經常出入醫院, 醫生護士都好鍚佢, 幾歲仔又鬼咁精靈, 最後.... 百厭嫂喊咗一晚。




百厭嫂話:「Doctor Wong 話想追我,仲約我食飯行街睇戲喎。」百厭話:「你咪去到夠囉!不過呢度冇船返香港。」
(以上對白係百厭老作)於1976年長洲




197896日,結束十年愛情長跑,拉埋個天窗,去完動物園(乜唔係渡蜜月咩),入赤柱探班自細玩到大嘅朋友。 
攝於1978年赤柱軍人墳場





點知個前度女友.... 即係當時個百厭嫂話,嗰次游完水,二話不說就走去註冊結婚唔算數嘅,因為百厭冇向佢求婚喎,好個百厭就當一眾鄉紳父老叔伯兄弟面前,案件重演,百厭話:「How do you do?」百厭嫂就經已急不及待話:「I do!」
(對白又係百厭老作)




護士學校畢業。攝於1977年




1979助產士校畢業,跟住佢就喺產科攞正牌做「二姑執媽」,執仔無數。直至1984年,美國一次交通意外.....




嗰次意外係橫過馬路時俾個新牌司機,將百厭嫂成個炒起,膝部重創,學名叫 Bumper crash,整個膝蓋及部份下肢骨骼,要係盆骨取骨片修補。經過差不多年半治療才恢復工作。起先調入血庫,其後調回外科,經常要走動,有見及此,佢重新拿起書本,讀一年社康護理。攝於1987




社康護理護士畢業。攝於1987




與老師及同學合照。



畢業後,因為家住元朗,所以被調返元朗健康院,朝九晚五,唔駛返夜更。
攝於1988



好景不常.... 正喺百厭嫂擔緊櫈仔排隊等升護士長,百厭個衰鬼話要移民喎。
攝於1989年移民前夕,同事依依不捨



係咁,百厭家就放棄香港的一切家業,帶着兩孩子,嚟到呢個完全陌生嘅地方,從零開始重新再來。百厭嫂要再讀書考牌,那段日子前路茫茫,百厭家並非腰纏萬貫,移民後三個月,銀行儲蓄只剩下三百加元。百厭和百厭嫂如以往一樣咬緊牙根,克服工作困難,語言障礙;沒有怨言、沒頂過一句嘴,捱了下來。

攝於1994Stanley Park


  


喺百厭家出現經濟危機時,百厭做過泥工喺馬路邊掘路,亦放逐過去温哥華島北部做散工,兩三個星期至返屋企一次。有次打電話番屋企,知道百厭嫂考試合格並立即受聘於
Royal Columbian Hospital,當時真係百感交集網上圖片





繼續做婦產科,與香港唔同嘅係一更係十二個小時,通常係返兩日day shift   兩日night shift,然後休息五日。香港護理係流水作業式,呢度護理係有計劃,如果有需要會一對一即係一個護士對一個病人,叫做 total patient care

網上圖片取自文章Royal Columbian Hospital saved my life




1989年到今年2014,百厭嫂工作未離開過婦產科,到今年1月百厭嫂年屆六十,百般捨不得... 捨不得十幾廿年嘅同事,捨不得幾好嘅待遇,捨不得優厚嘅福利..... 要退休了。消息一傳開,耆英球會嘅好朋友,安排一個驚喜晚給百厭嫂。




有三四十位好朋友参加,過程中,百厭嫂被蒙在鼓裡,直至俾人請出嚟至知乜事,有朋友個孫係百厭嫂帮過手接生,又有幾個嘅女兒或新抱入院生BB,由百厭嫂照顧過,佢地由其中一位代表送上花束。





百厭嫂接過花,真係好開心,四十一年護理生涯終於劃上個「逗號」,因為佢話先休息一段時間後,如果覺得悶,會返醫院做casual.....




你地睇下百厭幾得戚,梗係啦,以前有百厭嘅長輩,佢地睇住百厭同百厭嫂一齊青梅竹馬長大、佢地都話「百厭嫂係百厭凑大嘅」,此刻真係有呢個感覺:「我凑大個老婆.... 咭咭!」



2014年2月22日 星期六

孤高城‧雨中家(22)今朝淪落士可殺 往昔仇懷不可辱




 網上圖片


孤高城‧雨中家(22)今朝淪落士可殺 往昔仇懷不可辱



雨中淋將手中鬼頭刀往前一揮一抹,橫放胸前說:「大都御賜雨中府第主人雨中淋在此,一人做事一人當,不干別人的事,有本事就來拿我!」騎上將軍見來者蓬頭曆齒,裳裂衣瘡,傴僂腰背,步履不穩,心中那知來者正是十五年前風流倜儻武功不凡嘅俏哥兒,口中吆喝的說:「憑你!要飯的,你就係當年嘅雨中淋?我看不是吧,你活得連個人都不像。」騎上將軍放了韁繩,戰馬久經訓練,慢步向前力壓雨中淋,輕輕一推將佢擠得一個筋斗倒在地上,雨中淋滿身泥垢,一手撐着地,一手舉起金背鬼頭刀胡亂揮動,騎上將軍要不是怕傷了戰馬前蹄,真想驅馬向前將雨中淋一櫻槍挑了。佢解下馬上繩索,結個繩圈,飛向雨中淋往頸上一套。佢回頭向部眾說﹕「來人,把這個自稱是雨中淋的縛走。」嘴巴還嘮叨說着:「聽人家說雨中淋是個硬漢子,如今怎麼判若雲泥?」正想撥正馬頭,拖着地上的兩中淋往騎兵那邊走。



此時兩個人影分別在城外和城內飛出,射向那騎上將軍,城外者邊跑邊喝說:「士可殺,不可辱!」來人者乃如心客;城內者一彈騰空,落處剛巧喺騎上將軍面前,腳尖往馬首一點再騰空躍出,電光火石間,騎上將軍面上一熱一痛,竟被來者煽咗一耳光,輕功之俊、手法之快,只有寥寥幾個武功高强前輩睇見...... 釵兒凌空着地,地上塵土不揚,佢义腰指住騎上將軍說:「還不把我爹放了!」隨後而來準備縛走雨中淋嘅四個兵丁,好容易就俾如心客一手打兩個,一腳招呼另兩個,都倒了地。騎上將軍摸住灼熱嘅面頰呆咗,佢都睇唔清楚人家點樣出手,隻手往下摸摸頸項,想:「如果人家往自己條頸一抹,咁咪.... 」佢嚇得連馬都騎唔穩,將手中套住雨中淋嘅繩索一鬆,此驃悍將軍來時趾高氣揚,去時狼狽非常跑出城外。



如心客牽嚟四匹剛才俾佢打下兵丁嘅馬,將雨中淋扶上馬鞍,三人四騎返回孤高城。當馬匹入咗城,雨中淋撥了馬頭,單騎往雨中家跑去,去時頭也不回,釵兒驅馬追上,雨中淋說:「釵兒,別管我,我自有打算,好好照顧你娘親和妹妹。」跟着將馬一催,軍馬狂奔而去。釵兒無可奈何,返回城前人羣之中。此際大軍壓境,孤高人雖然都係江湖中人,不致於人心惶惶,但心中還是有壓逼感,加上孤高無城無牆,大眾都在想,如果大軍進攻,孤高簡直是無城可守。眾人雖然議論紛紛,但冇一個人說要投降或要將雨中家人交出。



是非了清一下嗓子,高聲向眾人說:「天下無不散之筵席,睇嚟今日,孤高會被夷平,如果現在眾位之中要離開,請自便吧!」閻王敵青十二接着說:「仇不休、大小不良小熊、小夢三位,這裏不干你們的事,你們先走..... 」青十二曾與仇不休交手,識英雄重英雄,佢向仇不休拱拱手說:「仇兄,你就先帶兩小孩離開,記着要好好教養,莫讓彼等再入岐途。」仇不休立於眾人之前朗聲說:「慚愧啊,在下正係王侯爺派來混入孤高嘅探子,今被逮着,不殺還給我活路,十二兄,我若不為孤高人盡點力,我情願屍出孤高。」小熊小夢一咕碌跪倒青十二跟前,小熊說:「青前輩,我兄妹倆江湖浪跡,未曾有遇過如前輩關心愛護,前輩,我兄妹倆決定不走,跟師父學醫學武。」青十二早就對這兩兄妹又愛又憐,說:「徒弟仔,你地唔怕死?」兩小孩撲上前捉着青十二的手說:「有師父在,徒兒不怕。」



軒媽媽對卉凌拱手作個揖,說:「請掌門及兩位師妹先回天山,待孤高事完後,五軒自當回山拜候各位。」天山姥姥回個禮說:「師姊言重了,江湖中事江湖了斷,要卉凌捨大家而去,這非江湖中人所為,就讓卉凌、悅宜、泛离盡點綿力吧!再者,王侯爺陣中除軍兵外,有僧有道、有凡夫惡漢,大多係江湖中人,江湖缺不得兩個字,理和義,我地可以先向這羣人攤個道理,說個明白清楚,珛櫻姊手上還有當年偽聖旨為証,再向此等人眾動之以義,相信不難解此困局。」



正說到,城外傳來戰鼓之聲,「咚、咚、咚」每打一下,四周包圍將士就踏前一步吆喝一聲:「吼!」,幾千兵丁虎吼得地動山搖。大軍走前十幾步就停咗落嚟,正正城中入口,兵將向兩邊移動,讓出一條路來。雜亂成軍嘅和尚頭陀、道士儒生,各門各派,流氓粗鄙漢子,三三兩兩懶懶散散步到城前,跟着一輪戰鼓,真像舞台做大戲,一頂官轎,坐着的當然係王侯爺..... 看這十五年後嘅王猴子,經已是鬚髮皆白,一雙火眼煜煜有神,佢十五年來冇食言,真真正正扶持新帝,做個稱職嘅攝政王爺。王侯美步出轎子,坐在兵將為佢安排皇椅,佢對面前呢班烏合之眾說:「各位大師、道長,武林前輩同各路英雄,本王今日邀請各位到嚟呢度孤高城,無非係為先帝揾番失去嘅聖旨,亦順便剿除躲藏孤高惡眾,為各門各派清理門户。來人!先勸雨中家人等及聖旨被盜涉事者出來自首,然後讓各派入城圍捕各派要擒拿之人。去去去!」



一個帳前侍衛官領命,帶五百多兵丁步至城前,個個櫻槍在手殺氣騰騰。侍衛官高聲喝道:「奉王爺之命,城內姓雨中者及盜聖旨涉事者,一概逮捕,速速自首,省卻刀槍相見,否則殺無赦。」



第一個步出城前,一身全黑衣,釘有黑色珠片及繡有暗黑色鳳凰圖案,鳳凰前繡有一團紅色火焰,指着王侯爺說道:「王猴子,你還認得我嗎?」王侯爺經已冇咗以前嗰種輕佻浮躁作風,佢深沉的說:「啊!是雨中夫人,久違了,尊夫還好嗎?剛才探子回報,雨中先生好像衰老多了,是嗎?」珛櫻心中罵了句:「王猴子,你莫惺惺作態。」回答說:「多謝王爺關心,沒有王爺,雨中淋那會有今天。」一語相關,珛櫻說出來悲憤交集。珛櫻向三個女兒招招手,說:「來!釵兒晴兒尋兒,來會一會毁你們家園的王侯爺。」三女兒走在珛櫻旁,用藐視眼光釘着王猴子。王侯爺此時老練得多了,沉着氣問:「那雨中先生呢?老朋友了,真想快些見見面。」尋兒忍不住氣,說:「你這半人半猴怪物,你害我們全家還不夠嗎?還要害全個孤高城?」



這個時候,軒媽媽低頭細語行了出來:「火燒大都雨中府第時,五軒正是雨中家保姆,親眼見王侯府派嚟嘅侍衛放火殺人,想來五軒也是個涉事者。」是非了大踏步走在眾人前面說:「涉事者還有我是非了。」五軒和珛櫻都覺得奇怪.... 是非了慢條斯理的說:「晴兒是我的徒兒,為人師者那會見徒兒被受欺凌而不顧。」晴兒一聽,即笑着向是非了親暱的叫了一句:「師父。」



王侯爺越深沉,越使人不安,有人開始想,王侯爺即使在官場上能呼風喚雨,但有何能力驅策江湖各大門派中有頭有面之前輩甘心為鷹犬?王侯爺壓低了聲線問說:「孤高城還有那個不怕死的,就走出來吧!」





2014年2月19日 星期三

Cops for Cancer


Cops for Cancer
文章日期:03/03/2011 02:03 pm Yahoo Blog

始終沒有找到一個正確的中文句子去詮譯這個Cops for Cancer的意思。這是一個由警察為癌病小朋友籌款的活動,它緣於一九九四年,加拿大亞伯達省艾明頓市的加利.高力警長( Sergeant Gary Goulet ),遇上了一位患癌病的五歲小孩子拉利.佐根遜( Lyle Jorgenson ),小拉利由於做了化療而頭髮脫落,怕人家笑和沒有自信,他不肯上學。加利警長知道了,就和自己的幾位同僚,一起把頭髮剃掉,和小拉利一起到學校,証明給小拉利看是沒有人家笑的,使他回復自己的信心。加利警長後來與加拿大防癌協會聯系,開始為年幼的癌病兒童籌款,而發展到現在全加拿大都有這個活動,年來籌得二千多萬加元為研究防止兒童癌病和使患童重拾自信的經費。見 A cop who cared and made a difference 一文刊於加拿大防癌協會網頁。


2003年起,我便参與這個活動,我並不是警務人員,但正好這個活動與我的單車專業有關,警察來自不同警區,一齊騎上自行車,由這個市鎮到另一個市鎮,由一個社區、學校、商塲到另一個社區、學枚、商塲為患癌病的兒童籌款。去年路程是九天共九百公里,籌得五十三萬加元。



Cops for Cancer 由警察電單車開路



行走在城鄉市鎮的公路上,車隊由主導Road Boss電單車、隊員、供應車、工程車、救護車、殿後警車組成。封路護送電單車大部份不在照片上
《照片由加拿大皇家騎警直昇機 RCMP Air-1 提供》



龎大的護送電單車隊



到訪學校


每天在出發前我會告訴隊員們有關單車要注意的事項


隊員們按指示去檢查坐駕的安全性能



特別是煞車和輪肽氣壓



途中的緊急修理



搶在短暫休息時間內更換破損的外肽



隊員的坐姿校正,長途旅程若坐位高度不正確,會容易使脊椎受傷



太累了,隊員經過幾十近百公里的旅程



夕陽下,隊員都休息及輕鬆了,作為隨隊技師還在一部一部單車的檢查、加油,確保翌日安全上路



這是一張被偷拍的照片,隊員們大多休息了,天下着兩,拉開工程車尾門擋着風雨,逐一檢查直至深夜



隊員們請我和他們一起拍攝全體照,並說:
Without you we go nowhere. 我說:Without you I stay home and go nowhere.



Cops for Cancer
文章日期:04/08/2011 12:00 am Yahoo Blog







 Cops for Cancer Tour de Coast,今年的路程是九天共九百多公里。甚麽動力推動我一年復一年的参舆我告訴你們一些小故事…


我會回來為你們彈结他

 第一次参舆是2002年的事在一次會議上加拿大防癌協會介紹了目前使患童重拾自信的一個營地是楓樹嶺( Maple Ridge)的快樂時光營 ( Camp for good time ), 這個營地專供患童在暑假内住宿有很多義工為他們提供康樂和輔導很多患童都能在羣體生活下互相鼓勵和支持而回復自信心。


一位在那裏工作的義工說有一位康復了的男孩子,他每年都回到營地在晚間營火時間彈结他。 每次他離開時他總是說我會回來為你們彈结他。 如是者七八年了男孩子成了年青人某一年的開始他不再來了義工們一年一年的等着最後知道他不幸再患癌病。但他那開朗的笑聲和美麗的结他聲仍然在營地上嚮着!



你心中在笑

 2003年的筹款活動一位駐列治文市的女警米雪爾到我工作的店準備取該年她用以参舆七百多公里筹款活動用的自行車但當時高大健碩的米雪爾穿着全套警服是很難試坐在為她選定了的自行車上我在貨架上取了一條單車褲給她她從更衣室走出來上身還是穿着警服下身穿着單車褲光着脚丫子左手提着靴子右手搭着警褲和提着手槍和装備帶,一副怪模樣。 她看見我便喝道不准笑我說我没有笑。 她很認真地說你心中在笑。 


就在七百多公里旅程的第二天我們由班比頓(Pemberton)返回威士拿(Whistler), 再向士哥密斯(Squamish)進發時經過接近百公里的旅程隊員們發现米雪爾有奌不妥隨隊的救護員將她扶上救護車後來更宣布她不能再继續旅程並建議她馬上見醫生為她的安全决定讓她的家人在士哥密斯把她接走。 第三天車隊由士哥密斯出發抵逹馬蹄湾渡輪碼頭( Horseshoe Bay), 準備乘搭渡輪到陽光海岸(Sunshine Coast)。 米雪爾一身皇家骑警红色禮服站在她的警車旁等着車隊的到来。米雪爾的肺部因大量運動而有損傷所以不能再作劇烈的運動她流着淚擁抱着其他隊友她因為不能完成自己的承诺和使命而掉淚。 隊友們都忙着爭取時間休息米雪爾獨自坐在自己的警車裏我輕輕的坐在她旁的乘客座上我見還是眼红红的便說那天你來我店子的時候我看見你那怪模樣心中真是在笑。她在我肩膊上打了一拳然後大笑地說我知道!


2004米雪爾調離列治文往卑詩省北部一個小鎮當主管她開車幾百公里返回温哥華為2004年車隊做後勤每日旅程完结後把隊員的汗臭衣袜收集了拿去洗衣店清洗焗乾,翌日可以穿著在旅途中為隊員加飲料。在渡輪上走上船橋向全船乘客廣播介绍筹款活動… 旅程完畢那一天隊員們經過七八天的旅程都很勞累趕緊的收拾準備回家。 米雪爾正準備踏上幾百公里的歸途她看見我趕忙跑過來擁抱着我然後推開小許看着我好樣說不知何時才能有機會再見。


今年的旅程在寶華河(Powell River), 遇見一位2003年的隊員從他的口中知道米雪爾經己當了警長主管一個鎮的警務结了婚和有了兒子。在這送上遥遠的祝福!


Why me?

 2009的旅程的最後两天車隊主要在列治文市和温哥華市巡迴探訪社區和學校。 晚上列治文社區在一家教堂的禮堂設為車隊做筹款活動参加的有三四百人很多不同的筹款項目有人捐禮品作義賣亦有50/50的抽獎也有付費的自助餐列市和温市的市長政要警察局長都出席主持人風趣幽默一派愉快歡樂氣氛。防癌協會邀請了一位患童的家長上台講話她說她的女兒Nikki六歲開始便和癌病搏鬬接受過無數次的電療和化療每當抽骨髓的時候她的痛楚叫唤聲能震動全間兒童醫院。 就在有一天的晚上Nikki 接受完一個治療躺在病床上母親準備離開回家Nikki有氣無力的手拉着她母親的衣袖望着母親痛苦的問了一句: Why me? (為什麽是我)全塲三四百人静得連針掉在地上也可以聽得到過了一會偶尔聽到有人飲泣。


 是因果嗎是業報嗎要是我自己也不知怎樣向一個年僅六歳的小女孩說得清楚何況是她自己的母親。台上的女士輕輕抹去淚水說現在請我的小天使Nikki 上來一位婷婷玉立的少女帶着輕快的脚步跑上台来她經己十四歲了而且完全康復!


旅程最後的一天

 2009的旅程最後的一天幾天来都下着雨又濕又泠。 車隊根本上不可能停留因為停下来的話隊員便很容易着涼己經超過九百公里的路途隊員們的確很疲乏但他們都知道為了保持體温他們不能停下来。 在菲沙街(Fraser)的一段上坡很多隊員經己筋疲力盡但他們仍不放棄車隊還是很慢很慢的爬坡有些隊員用手推自己的大腿去協助大腿往下踏下去一下一下的推。 我参舆過不少的單車比賽和接觸過不少的一级單車運動員可以說未見過有車手有這樣的鬥志何况這是一羣是未經訓練的普通踩單車人


有一個個子很小的女孩子(温哥華市警), 她的單車是2008用過的舊車加上幾天的雨水轉速有故障她懇求我說: Kent我不能在最後一天沒有我的單車啊你可不可以帮我我說是可以不過她只可以用固定的幾個轉速比較吃力。 如是者她就是咬緊牙根完成全部旅程!  在告別時我問她: How is my girl? 她笑着答: I always be your little gir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