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月7日 星期二

雨中淋的感情生活 「 一次、一次就足夠了!」




網上圖片


〝我真想再見見她! 一次一次就足夠了!〞

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了六十多年,塞納河的水仍然是沿同一個方向流着,它見証了戰事與和平,美好和醜惡,也見証了不少情侶在河邊山盟海誓,河水似是不在乎的流着,沖擦着人們難以忘懷的記憶。

1942年巴黎淪陷的第二年,法國的地下軍為抵抗納粹德國佔領,組織了一支城市游擊隊,兵源缺乏﹔抵抗德軍的法
軍隊都撤退到英國,本土只剩下老弱傷殘,成年壯年的離開大城市,逃匿到鄉村去,游擊隊訓練一批十五六歲的青少年入伍。以下就是說艾倫(Aaron)和貝拉(Belle)的故事。

艾倫的父親在軍隊服役,「鄧苟克」一役隨軍隊撒到英國去,母親在空襲時被炸死,艾倫親手埋葬了自已的母親就投靠一支地下游擊隊,主耍職務是傳遞情報。貝拉約十五歲,一次城市巷戰中被德軍胡轟濫炸中,整個家庭只剩下這個小女孩一人。

艾倫在游擊隊中的青少年中比較成熟,他参與時間比其他的長,因而有工作任務,多是由他帶着一两個新伙伴去完成,多是派傳單,傳遞情報訊息這些非戰鬥性任務。貝拉就在當時與艾倫一起,他們两人共同執行工作,將訊息傳送到盟軍手上。1943年他們有機會入山區向成年的游擊隊員學習使用槍械武器,無線電通訊器材等等軍用設備,這個時間是他們最快樂的日子。他們共同生活、學習。在他們的心中開始冒出一個連他們自已也覺得奇怪的感覺;不能一刻沒有對方,這是? 還是年青,未能有恰當的表達,加上戰事時期,上塲殺敵為血氣方剛年青人所先為,兒女私情便輕輕擱下。德軍來了一次的清剿行動,两人邊戰邊跑,逃回巴黎,在很長的時間,他們沒法連絡得上本來的游擊隊,那段日子,他們仍拼命搜集德軍軍隊調動,佈防資料,希望有日用得着。

終於有一天,游擊隊派人與他們聯絡上了。原來游擊隊早就知道他們經已返回巴黎,是考驗他們能否不在指引下個別作戰的能力,現時時機成熟了。貝利要調往另一個戰區参加新的工作安排。離別的前夕,两人站在塞納河畔,沒有熱情的擁抱、沒有親切的祝福,只是四目交投,欲語無言,在目光中知道對方的愛意,在目光中感受到對方給自
的一切。

六十年後,一個老頭站在塞納河畔,仰望着天,嚅嚅的說﹕「我真想再見見她!一次
一次就足夠了!」

後話2012年為網友菊主寫了個「迷惘」男生篇的結局,被菊主猜中了多少雨中淋以前的感情生活,雨中淋寫了一齣電影「日本沉沒」的一段,來形容曾愛過和被愛過的傷痛,痛處就在離別一刻的「四目交投」。在雨中淋給菊主的私人回應中,說了一句:「我真想再見見她!一次
一次就足夠了!」...藉上面一篇虛構的故事,抒當年的對斯人之懷念!

文章日期:03/11/2012 10:45 am 上載於Yahoo Blog



雨中淋的感情生活

在上篇「雨中淋的感情生活  寫在三十五年之後」答應了情兒講講另一段「雨中淋的感情生活」。

可能係雨中淋嘅缺點,太重视人與人之間感情,這亦係可能係人與人相處之道。

比方說:雨中淋與網友交往,一未見過面、二相隔兩地、三是在這個充斥着虛擬的網絡世界。 只要付出的是真實,這並不代表是愛情,為何男女之間交往,除了愛情外便不可以有其他呢?


雨中淋寫上面這篇文章,是對一位朋友的掂掛,也正如目前經常在網誌上留言,雨中淋真的很掂掛幾位失了聯詻的網友一樣,只不過上面文章中的女士與雨中淋有過一段真實的交往和感情,分別幾十年,此外並無分別。這樣的掂掛絕不是對以往的遐思,因為現實生活中,是真實要對妻子負上責任和保護。



記得一九九四年受聘回港為日立化工公司工作,巧遇了另一個自少在同一屋邨長大,「青梅竹馬的前度女友」(其實也不曾拍過拖,只是一齊大羣一起玩,而雙方感情幾投契),這女士自一九六八年當時還很年青便結婚離開屋邨娘家,之後便斷了音訊。很不幸,九四年的偶遇是在伊利莎白醫院,雨中淋到那找在醫院工作的大舅,適逢她的女兒因其男友吵架(吸毒和無所事事之人)女兒自殺入院,就在醫院遇上了。她丈夫不原諒女兒,她對雨中淋哭訴了女兒自殺和丈夫事,雨中淋能所做的是什麼,就是讓她靠在肩膀上飲泣。這是朋友的責任,而這件事該晚雨中淋立即長途電話如實告訴雨中嫂,雨中嫂聽了亦很理解,,她說:「女人始終係女人,聽了有醋意,但知道你做的是正確,那你就繼續去帮她吧!」雨中淋是向一個朋友負責,同時亦要向家庭妻子負責。雨中淋每天上班前、下班後都陪着她往醫院,開導她的女兒,終於自殺的女兒向她母親道歉。事後她告訴雨中淋,她很感激,佢諗唔到世界上有一位咁明白事理的妻那次如果沒有雨中淋在旁的支持,她精神會全部崩潰。半年的顧問合約滿了,雨中淋返回加拿大,臨別時雙方承諾了,如果任何一方逝世,後人要通知對方,這份「情」就放下來了。 如果日後有人要借雨大俠肩膀一用,那是等閒的事。


再說上面這篇文章內、雨中淋追憶的女友,當年大家都沒有講過「愛」這個字,只是有一次在電話中,她對雨小子說「有一個奇怪的感覺」,亦沒有拖過手,連手都未拖過還有什麼呢? 終於這份感情在一個特殊情況下「突然死亡」。 雨小子知她地址電話,她亦知雨小子電話地址,但幾十年就是沒有因緣再見,故事中別離的一刻「四目交投」是真實的,那「愛和被愛」的感覺也是真實的,而故事中的女士「將」雨小子交托給儀綺,囑咐她「好好照顧」雨小子。 甚麼是「特殊情況」,別追問了。



感情並不代表愛情,所以所寫的是「雨中淋的感情生活」。掂掛是源於對人、事、物產生了感情,而雨中淋偏太重視對這種感情的責任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