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月5日 星期日

雨中淋的感情生活 寫在三十五年之後





呢一枚係一九七五年,雨中淋為前度女友(即係依家嘅雨大嫂)親手做嘅二十一歲生日禮物,雨大嫂仍放諸於客廳唔當眼嘅地方


雨中淋的感情生活 寫在三十五年


俄羅斯浪漫派作曲家柴可夫斯基(18401893)曾經咁樣講過:「未結婚的人看結了婚的人就好像在岸上看別人在水中游泳,很羨慕地看着人家成雙成對的享受游泳樂趣;怎料在水中的卻是在婚姻這潭渾水內掙扎。」

這的確係見人見智,是游泳是掙扎,只有喺呢潭〝渾水〞內嘅人先至講得出,正是〝如人飲水、冷暖自知〞。

就因為雨中淋同他老伴嘅三十五週年,寫咗呢個前白;如雨中淋所料,老伴一定唔起得呢個日子,佢book 咗自己返工,俾咗雨中淋一日閒着,就用嚟寫一個三十五年嘅回顧。呢對老傢伙由「共您相識在童年」到今天……應該係四十五年;四十五年!?  喺加拿大無期徒刑都坐完啦!冇錯,就係喺簽婚書嗰時冇留意『我願意照顧你一生一世』嗰段 fine print

四十五年即係講,〝拍拖〞〝行〞咗足足十年至「成個老襯,從此被困……」呢段十年嘅艱苦經歴,奠定咗以後三十五年婚姻嘅基礎,將呢兩個根本上唔同性格、喜好,差唔多係兩個世界嘅人類,扭合係一齊,再平均分配。請容細說……



說在上世紀六十年代末,香港經歴過一塲政治風暴同動亂之後,香港政府總結咗經驗,進行一系列社會服務改革,興辦咗〝香港節〞。特別針對喺青少年方面,搞咗有許冠傑、泰迪羅賓、蓮花樂隊演唱會,香港回復一片昇平。就喺當時,雨中小子待業家中,反正閒來無事,隨大哥到一個青年中心學習輕音樂,喺嗰度認識咗當時唔同組別嘅雨大嫂,(下稱〝儀綺〞係花名,雨中淋改嘅,一叫就叫咗幾十年)。本來大家唔同興趣組別,雨小子係輕音樂組彈結他、儀綺喺舞蹈組學跳中國民族舞,活動時間亦唔同,遇見嘅機會比較微,因緣就是咁微妙,要嚟嘅時候怎也跑不了。



儀綺和雨中小子都有一個共通點,都係窮人嘅孩子,儀綺努力上進,小學時讀街坊會夜校,憑苦讀升中入一家九龍區知名女子中學。佢有七兄弟姊妹,無奈家庭人口眾多,連父母親祖母一家十口,生活空間擠迫,到青年中心練舞係求舒一口氣,做二姊嘅還要照顧弟妹、煑食家務,温書時間相對少了,中三嘅一年成績追唔上要留級。跟着儀綺嘅情緒好低落,當時雨小子正與幾位志同道合者喺中心搞一個新組別「機巧運動體育組」,剛巧與舞蹈組活動時間頗接近,舞蹈組女生多而體育組男生者眾,好自然地兩組〝交流〞機會就多起嚟。



雨小子見儀綺嘅情況,想:「反正自己生物科還不錯,是否可以幫佢補一補課。」一個好單純嘅想法,萌開咗十年漫長旅程;起先,補課冇問題,那麼地點在那裏,雨小子當時住公屋,一家五口蝸居百呎房間,絕不是温書地方。儀綺的家如前所說人多嘈吵,並非能集中精神之地。喺無可選擇嘅情況下,雨小子選擇咗啓德機塲;當時機塲並沒似現時咁繁忙,好靜,加上儀綺居土瓜灣,比較近,喺雨小子說嚟係遠一點。經過一個短期嘅補課,儀綺嘅成績開始好些,那當然,因為係中三重讀;最重要嘅係重拾信心。



說是補課就不如說係温書,因為除生物同中文兩科外,數學雨小子幫不上忙,儀綺學嘅係〝新數〞,另幾科雨小子均冇選修。那接住個多月,雨小子開始陪住儀綺温習,温習時間真係好長,每夜差不多六七點開始到深夜,雨小子要趕尾班巴士返家。正巧雨小子當時喺西環一間閣樓中學謀得教師一職,待遇雖然可耻,喺雨小子說來並唔重要,最重要嘅係如何能有多些時間陪儀綺温習。深夜返家瞓幾個小時,晨早又要趕船趕車去西環〝誤人子弟〞,呢種生活確不易捱,雨小子當時經常話俾自己聽,一定唔能夠病。



一日一日的過,一月一月的過,每天如是花上五六個小時温書。儀綺成績好咗但相對身體差起嚟,佢讀嘅全日制女中,中午兩小時用膳時間,儀綺要快步跑返屋企,若有冷飯殘羮就叭两口、若冇的話就捱一餐餓。加上與雨小子一樣長期唔夠睡眠,兩個月後,儀綺開始精神體力不支,好多時都要喺温習時,伏喺雨嘅肩膀小睡十幾分鐘。雨小子開始打量點樣使儀綺回復體力,似乎鍛練身體係唯一嘅方法。雨小子當時教職待遇何其可耻,因為唔係文憑教師,當時中學畢業可以暫淮執教,幸好還有父母愛惜,尚可回家食住。雖然如此全部收入僅足夠雨小子和儀綺嘅〝日常生活〞。為節省交通時間,將很小僅存嘅積蓄,向友人借了些,買咗一部舊電單車代步,接送儀綺往返温書地點,假日開始教儀綺游泳,行山鍛練身體,一年就係咁過去!



雖然話儀綺嘅身體好咗,但係長期睡眠不足,有幾次温書時暈了過去,昏睡雨小子嘅懷裏。有次一位好心嘅駐機塲警長,見儀睡了,佢小聲咁同雨講:「我唔係嚟趕你地,我亦知你地真係喺度温習,不過……」唔需要講大家都明白吧!



跟着,有電單車嘅方便,温書地點由機塲改往海運大厦,由儀綺讀中四開始,佢嘅功課考試成績優異,被選為班長,學生長長、(唔係寫錯,係學生長嘅主管)亦開始佢嘅功課經已超出雨小子能夠幫嘅範圍,雨小子喺儀綺身邊只能起作用係一個耐心嘅聆聽者、一個保衛者、一個電單車駕駛員、一個游泳行山教練。而當儀綺温習嘅時候,雨小子反而靜下嚟睇書、思考,一向反斗好動嘅雨中淋,從未諗過自己會睇過咁多書……又一年過去!



中五嘅一年係最困難嘅一年……,海運大厦也同機塲一樣,勸喻我地離開,儀綺身體經游泳行山鍛練係有一定成果,但人總敵不過睡魔,人家唔明白,始終係有問題。



雨小子當時心中嘅鬱結同壓力比任何人都要大:儀綺父母親嘅誤解,自己双親嘅微言,身邊朋友嘅冷言諷語,事實上;一個女孩子讀書成績欠佳留級,跟住有個男仔同呢個女孩子出雙入對,去到深夜,你話温書啫,有人信至得格跟住呢個死飛仔仲揸埋架電單車,車女孩子去游山玩水,你信唔信呢個男仔係好人吖? 雨小子唔在乎人家點諗,亦唔諗人家用乜野眼光嚟睇,這都唔重要,最重要係點樣幫儀綺過中學會考呢關……似乎經已去到一個困局。就喺呢個時候,出咗一個交通意外,電單車頭輪被剌破,失控翻側,炙熱嘅死氣喉燒傷坐車尾儀膝部內側....當日原打算到汀九泳灘游泳鍛練,臨開車前將僅餘嘅幾塊錢買了汽油。出事後,身無分文,兩人由大欖涌沿青山公路徒步往荃灣到朋友處借錢搭車出九龍。途中路窄,兩人一前一後走着,雨小子非常內疚使儀綺受傷,儀綺忍着痛,跟隨着雨小子還是一步一腳印,緊跟雨小子嘅後面。喺雨中淋心中開始想:「我絕不能負她啊!」



處於冇地方可以温書呢個困局,會考期將至,無可選擇地唯有轉移到雨中家,但要知道,雨中一家五口,除母親外全係男的,兩位哥哥都很明白事理,一係就去街或到朋友處,過咗淩晨十二點鐘至番屋企,母親多少有微言,始終此非解决方法,儀綺亦明白呢點。有早一點完,兩人喺屋邨花園小坐,雨小子向儀綺提出說:「二哥(雨中淋二兄喺個書獃子,畢業於英皇中學,係梁特首嘅學長)準備會考時,爭取時間休息同利用深宵寧靜嚟温書,佢放學番屋企就睡覺,到晚上十點起身食晚餐,跟着讀通宵到第二日早上,然後返學。」儀綺聽咗起先好抗佢,知道大家都處於困局,倒在雨嘅肩上淘哭起嚟,良久,儀綺端坐起來說:「人家做得到嘅,我應該做得到!」雨小子將儀綺一抱入懷說:「儀綺,您終於長大了!」跟着雨中淋將多年嘅鬱結同壓力,兩行眼淚把它流咗出去。




儀綺就按呢個笨拙但無可選擇嘅讀書方法完成咗佢嘅會考,成績雖然唔係九優,但都閃耀生輝。當儀綺攞會考成績嗰日,雨小子約埋儀綺嘅母親,一位很受人家尊敬嘅長輩,不過佢對雨小子嘅〝所作所為〞一無所知,誤會好深。三個人,雨中淋、儀綺同佢母親坐喺一間茶餐廳,雨小子親手將儀綺嘅成績單交到佢手上,說:「伯母,呢個係儀綺嘅會考成績。」老人家睇咗冇笑,反而是老淚縱橫,佢估唔到有一個傻仔,竟然用咗三年時間做咗件天下最〝傻〞嘅事!



您估雨中淋之後點諗?

儀綺因為家中弟妹眾多,尚係求學,所以放棄大學之夢而轉讀護士,係佢讀護士嘅時期,雨中淋一樣〝傻〞落去,直至佢護士畢業、讀埋婦產科。其間當然不乏有醫生、男護士指名道姓話要追佢,雨中淋亦表態:「如果您找到理想嘅對像,要離我而去,我沒有問題。」(話就咁話唧,捨得咩?)



畢竟,呢份情緣的確太深了。有日雨中淋和儀綺去完大澳門游水,晒到紅卜卜,回程喺巴士上,相互偎依,雨賴蝦毛對儀綺說:「我地結婚囉!」兩人二話不說,拎住濕淰淰嘅游水衣物,連跑帶跳走入新蒲崗政府合署……結束呢段既唔溫馨也不浪漫嘅愛情長跑。

文章日期:09/10/2012 08:56 am 上載於 Yahoo Blog





執子之手 與子皆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