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月24日 星期五

孤高城‧雨中家(19)五軒家細訴因由 木賏娘回本來身




網上圖片


孤高城‧雨中家(19)五軒家細訴因由 木賏娘回本來身



雨中淋隱約記得當廂房塌下那一剎那,翻起塵土,蓋滅了廂房的火焰冒出濃烟直沖雲端,似看見珛櫻身影隨白烟飛上天際幻滅了.....

茫茫荒漠,只剩下雨中淋一人,坐在土墩子上,十五年前的事一幕一幕湧現腦海.... 雨中淋仍然感覺到自己曾經看見珛櫻的身影與白烟飛沖上天,也想起十多年來,每當自己飲得酩酊大醉,總會覺得珛櫻在自己身邊嘆息..... 突然間佢感覺珛櫻嘅身影與另外一人重叠起來,佢啊的一聲﹕「莫非就是她!」佢垂頭喪氣的想:「要是她真的是珛櫻,她為何十五年都不現身,難道她有難言之隱?她若見我如斯頹廢,會怎樣想呢?」




在孤高城這邊,軒媽媽、卉凌子和木賏娘三人坐喺五軒家喝茶,天山姥姥笑着對五軒子說:「師姊,本來天山派掌門應該是由你來當的,但怎料師姊就是怕當掌門,一走了之,郤苦了天山的姊妹們一起為你擔心,原來..... 」「原來你師姊喜歡的是閒雲野鶴生活,想來我一別天山,經已二十年了。」五軒子略為感嘆說:「天山一別,五軒四處参禪學藝,武功倒沒長進,反而精了厨藝,但到頭來還是囊空如洗,幸得大都雨中家收留,先作帮厨,後來雨中夫人有了尋兒,五軒這個媬姆一手把她帶大了。」原來當日火塲中救出釵兒,親手交了給雨中淋,由於吸入大量濃烟嗆昏了的媬姆,就是五軒子。她說着,眼睛望着旁邊的木賏娘,只見木賏面紗背後閃着淚痕,如斷了線的淚水滴在衣襟之上。木賏娘取下面紗,一雙明眸與情兒一樣的美和一樣的大,她用手帕輕輕印去眼眶淚水,聲音嘶啞的對五軒子說:「軒媽,雨中家欠你的確太多了!」五軒子笑了笑,輕輕的向門外說:「晴兒、尋兒,別站在門外偷聽,都進來吧。」




晴兒望着沒有載面紗的木賏娘呆了一呆,木賏也望着情兒,四目交投,木賏對晴兒笑了一笑,這一笑把十五年前,晴兒永不磨滅的一幕帶了回來,晴兒眼前突然模糊起來,眼淚奪眶而出,撲上前跪在地上,抱着木賏娘的腰腹哭說着:「娘... 」那次禍劫,晴兒只得三歲,一時間要晴兒說出「娘」這個字很生硬,但終於她說了出來。木賏輕輕的撫着晴兒的頭髮,另一隻手遞向尋兒,想把尋兒也接過來。尋兒「沒有」娘親時只三個月大,突而其來的變化使尋兒手足無措,她只知道走回她自己認為是最安全的地方,她撲在五軒子懷中,直冒着眼淚,一雙疑惑的眼睛望着五軒子哭說:「軒媽媽,她是尋兒的娘,不!尋兒只有軒媽媽!」




這一說,連五軒子和卉淩子眼眶也濕起來。晴兒反而冷靜了下來,一雙似會說話的眼睛帶着眼淚,口却帶着笑對尋兒說:「尋尋,還記得你問究竟娘係長個什麼模樣嗎?我說娘生得很美!大姊還說娘像她有個疍臉、像我有一雙大眼睛、也有像你有一張大嘴巴?」尋兒望着木賏,破涕為笑說:「尋兒沒有大嘴巴,娘也沒有大嘴巴!」雖然如此,尋兒始終還是偎依在軒媽媽的懷裏,她對眼前的這位「媽媽」感到很疏離和陌生。




木賏--珛櫻應該回復她本來的名字,她用木賏娘的名字來接觸釵兒,傳授武功。佢將「櫻」這個單字一拆為三,「賏」字音櫻,解頸項上載的飾物,佢有心向釵兒暗示自己就是「櫻」「娘」,其實釵兒這般聰明伶俐,那會不知,只不過釵兒性格冷酷,佢有懷疑,但佢亦知道箇中一定有原委,所以佢將之強壓在心底,也生怕如果自己拆穿了,木賏娘會從此消失。




珛櫻將晴兒緊緊抱在懷中,眼中熱淚一滴滴掉在晴兒的臉上,因為珛櫻知道,三個女兒之中,最缺母愛的是晴兒。珛櫻雙手輕輕捉着晴兒面龐,微笑着問:「晴兒,有怪娘嗎?」晴兒輕輕搖頭說:「沒有!只是惦掛娘,也經常記起娘喺當日,火塲中將尋尋拋出給釵姊情況同娘跌回火... 晴兒說到這,放聲大哭到聲嘶力竭,抽泣還斷續的說:「娘,晴兒每天都想你.... 」不知甚麼時候,尋兒的一雙手也捉着珛櫻的手說:「娘,尋兒也每天都想你....




屋子裏嘅卉凌子與五軒子,轉頭抹去面上淚痕,軒媽媽說:「當日,五軒力抗強橫,為救出釵兒,犯險衝入火塲,雖然閉氣,衝出時遇惡賊阻路惡鬥,不慎吸入幾口濃烟,終於倒了,王侯府鷹犬打手急於追殺生口,以為五軒走了,加上廂房燒塌,五軒伺機逃出。見珛櫻乘廂房倒塌時逃離險境,我倆互相扶持,得趕來救援嘅思奇將軍協助殺出重圍。」




尋兒抹乾了淚水,坐在軒媽媽的腿上,很舒服的靠在五軒子身前細聽軒媽細細道來。珛櫻還是緊緊抱着懷中晴兒晴兒為母親抹去眼淚,珛櫻沙啞的聲音說:「我將尋尋拋了給釵兒,全身乏力,聽聞廂房勒勒聲响,知快要塌落嚟,知唯一逃生機會係藉氣流向天上逃出,那知吸一口氣時竟燒傷氣道,損了聲線....




珛櫻繼續說:「聰明人之失敗係以為冇人比自已更聰明、善良人之失敗係諗唔倒奸險嘅人會更狠毒,大都皇宮一局棋,王侯府、雨中家兩者皆輸。王猴子仗勢欺人,兵多將眾;雨中家只憑我和雨中當家與之周旋,可惜仍百密尚有一疏,為保家業,忽略對手王猴子凶殘成性。我唔能夠讓歴史重演,十五年了,母親冇好好照顧你們三姊妹,主要原因係為咗一件事。」佢喺行囊中揾出一個錦盒,十五年蒼桑歲月,錦盒經已失去原來光澤,打開自內取出還係黃金閃閃嘅「假聖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