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月2日 星期四

孤高城‧雨中家(16)闖王府有危有機 佈棋局是禍是福




網上圖片


王爺何其冷靜,冷笑了一聲,他不知人還在屋內與否,朝着屋頂說:「果然係出乎意料,這一着棋﹝置死地而後生﹞,高招!雨中嫂子,請落嚟會一會!」 在樑上雨中淋及珛櫻均想:「夜闖王府是死罪,猴王奸險喜怒無常,既然來此目的係拜候一下這位佈局之人,又有何足懼呢?」



兩人由樑上一躍而下,拱手向王爺行個禮。珛櫻恐怕雨中淋嘴笨,盈盈一拜說:「請王爺恕我夫妻倆夜闖之罪!」 呢一句先封了王爺問罪之心,這猴子兩眼碌碌說:「若本王這局棋算得準,應預備好佳餚美酒等候賢伉儷才是。知雨中夫人精心棋藝,相請不如偶遇,是否可以與本王對奕一局,倘賢夫人勝了,本王親送兩位自王府大門離開。」話到此間猴子面上立變鐵青:「若是雨中夫人輸了,勿怪本王治你倆死罪。」



珛櫻再盈盈一拜說﹕「王爺有命,民婦莫敢不從,需知對奕一局圍棋可以費時數日,加上性命攸關,我夫婦倆尚有家事未詳細交帶,王爺是否網開一面,好讓我倆將家事付託,方來赴王爺棋局之會呢?」 王侯美摸摸下巴,所謂識英雄重英雄,見眼前呢位面對强頑而無懼色女中豪傑,說:「好!就憑這句話,這局棋押後三日與雨中夫人對奕。」 猴王又點會咁容易放過雨中倆人,佢指住桌上棋盆殘局續說:「雨中夫人若能由這殘局得知本王心中所想,今天夜闖之罪就免了吧!」



雨中夫人本來心中有數,假意繞桌上殘局行一個圈,端詳咗一柱香時間,說:「民婦直言了,棋局因環境敵我而變化難測,有曰人生如棋,亦說人為棋子地為盤,着棋黑白分明,積小勝為大勝故步步為營。奕棋人能通盤考量,顧全大局、能忍耐伺機而動。有時則要犧牲部份在所不惜。王爺佈此殘局近終,要從中看出王爺本意甚難,但民婦可憑王爺其中一着棋,或可以說出王爺心中所想.... 」 雨夫人故意賣個關子,王爺猴子急性格連說:「那一着棋.... 本王想的是甚麽?」 珛櫻成竹在胸,猴子越急佢越不在意,說:「民婦說出來是死罪,王爺心中所想的也是死罪,不說也罷!」 這猴子聽了越急躁,暴跳如雷,連連催促:「快說,快說!」



 

珛櫻面對呢隻躁猴子,又好嬲又好笑,鑑貌辨色,知王爺只係有勇無謀,有權有勢有點小聰明而自我為是。佢向王爺盈盈一拜再說:「民婦若如實說出,下塲會如楊修之死,還是不說了。」 珛櫻越唔講,猴子越急,佢自負一世聰明,竟然一着棋會俾人家睇穿心意,那怎可能.... 況且係那一着棋呢? 急說:「甚麽死罪不死罪,不說才是死罪,你說出來,若我治你死罪,本王是烏龜王八蛋.... 」 說罷,猴子臉氣得通紅。珛櫻微微揖了一揖,說:「王爺言重矣,平民百姓在王爺眼中有如草芥,王爺不要為我等賤民自嘲烏龜王八.... 」 這氣得猴子臉上更紅。 雨中夫人正氣凜然,站立如說書人,侃侃道來:「棋盆縱橫各有十九線,垂直平行有交叉三百六十一﹝點﹞,其中有九個點標有圓記稱之為﹝星﹞,立於棋盤正中央的星稱為﹝天元﹞。 看王爺所持黑子共一百八十枚,其中一枚正正放在天元位上... 這顆黑子塵封多時,說久久未有動過,即是說王爺此心念久久也沒有變異過,要坐上這天元之位上。」 珛櫻說的是棋,如前所說「人如棋子地為盤」,王爺那有不明白之理,脹紅的臉漸漸變青,心中想:「這刁婦居然能從這小節得知我心中之秘,本王不殺你才是烏龜王八蛋.... 」 王侯美臉青了但眼紅得似火,一雙金睛火眼盯着雨中倆人。雨中淋一個箭步擋在妻子前面說:「司馬遷之心,路人皆見。王爺回首吧!」


 

 

珛櫻徐徐的在夫郎背後行上前,向王侯美揖了揖:「民婦學棋日淺,若說錯了,請王爺息怒。不如三日奕棋之約先擱下,民婦回佈一殘局,若王爺能解民婦所想,你我平手方在棋盤上分高下,如何?」 珛櫻看準猴子好勝,藉回佈一局,至在拖延時間,一可以得安排援解後着,二可以有時間知道思奇將軍想法。王爺摸着猴子鬍鬚想了良久,臉色畧為平和,「那好!本王就要你輸得心服口服!」 高傲自負嘅王爺終於開金口。



 

雨中淋行近棋盆,輕輕在盆邊一拍,盆上黑白兩色棋子俾拍力一震,彈高三四尺,如天女散花,珛櫻凌空飛出橫越,與雨中淋用上乘手法收拾點點繁星似嘅棋子,再躍坐橫樑之上。雨中淋手上所執嘅全係黑子,而珛櫻所執有黑有白。雨中淋笑着說:「娘子,你錯手了!」 珛櫻淺笑了一笑,說:「與相公手法相比,妾身自嘆不如,來!再試試!」 雨中夫婦從樑上躍下,在樑柱間繞來飛往,將手中棋子彈射回瓦盆盛器中,只見王爺看得目瞪口呆,看得眼花繚亂,兩人均覺得好笑,在想:「這猴子只會攀藤爬樹,原來不懂輕功。」當最後一隻棋子叮的一聲掉入瓦盆,雨中夫婦經已飛出偏廳,立於屋檐之上。王侯美一看棋盆上,見剛才珛櫻手執的黑白子,經已佈成一殘局,而且入木三分嵌在桃木棋盆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