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月30日 星期四

一個沒法投遞的賀年咭







一個沒法投遞的賀年咭


準備了幾個賀年咭,將手上有地址的網友填上去,都寄出了,但還有一張,沒法投遞,因為沒有你的地址.....

就將賀年咭通過這個虛擬網絡送給你;一個實在、真心的祝福:

祝願你新春大吉,如意吉祥,身體健康!

一休  卉凌子  虹玉  KM  玻璃屋糖霜  尋尋  花子姑娘  南疆娜拉  Pat  洪煌大俠  宗姊火鳳凰  Wei姊  魚兒  廚痴  無艷姑娘  紀爾雅(kei)  十二月  Mei Lindo  山森(Sam Shum)   湖雪  了斷無痕  月下姑娘  翠兒  白田學長  秋葉亞姨  樞基大俠  蒲公英細妹  如心客  泛离子  西域雲妮  美猴王  麻煩  小夢  小熊..... 和你!


雨中淋


2014年1月24日 星期五

孤高城‧雨中家(19)五軒家細訴因由 木賏娘回本來身




網上圖片


孤高城‧雨中家(19)五軒家細訴因由 木賏娘回本來身



雨中淋隱約記得當廂房塌下那一剎那,翻起塵土,蓋滅了廂房的火焰冒出濃烟直沖雲端,似看見珛櫻身影隨白烟飛上天際幻滅了.....

茫茫荒漠,只剩下雨中淋一人,坐在土墩子上,十五年前的事一幕一幕湧現腦海.... 雨中淋仍然感覺到自己曾經看見珛櫻的身影與白烟飛沖上天,也想起十多年來,每當自己飲得酩酊大醉,總會覺得珛櫻在自己身邊嘆息..... 突然間佢感覺珛櫻嘅身影與另外一人重叠起來,佢啊的一聲﹕「莫非就是她!」佢垂頭喪氣的想:「要是她真的是珛櫻,她為何十五年都不現身,難道她有難言之隱?她若見我如斯頹廢,會怎樣想呢?」




在孤高城這邊,軒媽媽、卉凌子和木賏娘三人坐喺五軒家喝茶,天山姥姥笑着對五軒子說:「師姊,本來天山派掌門應該是由你來當的,但怎料師姊就是怕當掌門,一走了之,郤苦了天山的姊妹們一起為你擔心,原來..... 」「原來你師姊喜歡的是閒雲野鶴生活,想來我一別天山,經已二十年了。」五軒子略為感嘆說:「天山一別,五軒四處参禪學藝,武功倒沒長進,反而精了厨藝,但到頭來還是囊空如洗,幸得大都雨中家收留,先作帮厨,後來雨中夫人有了尋兒,五軒這個媬姆一手把她帶大了。」原來當日火塲中救出釵兒,親手交了給雨中淋,由於吸入大量濃烟嗆昏了的媬姆,就是五軒子。她說着,眼睛望着旁邊的木賏娘,只見木賏面紗背後閃着淚痕,如斷了線的淚水滴在衣襟之上。木賏娘取下面紗,一雙明眸與情兒一樣的美和一樣的大,她用手帕輕輕印去眼眶淚水,聲音嘶啞的對五軒子說:「軒媽,雨中家欠你的確太多了!」五軒子笑了笑,輕輕的向門外說:「晴兒、尋兒,別站在門外偷聽,都進來吧。」




晴兒望着沒有載面紗的木賏娘呆了一呆,木賏也望着情兒,四目交投,木賏對晴兒笑了一笑,這一笑把十五年前,晴兒永不磨滅的一幕帶了回來,晴兒眼前突然模糊起來,眼淚奪眶而出,撲上前跪在地上,抱着木賏娘的腰腹哭說着:「娘... 」那次禍劫,晴兒只得三歲,一時間要晴兒說出「娘」這個字很生硬,但終於她說了出來。木賏輕輕的撫着晴兒的頭髮,另一隻手遞向尋兒,想把尋兒也接過來。尋兒「沒有」娘親時只三個月大,突而其來的變化使尋兒手足無措,她只知道走回她自己認為是最安全的地方,她撲在五軒子懷中,直冒着眼淚,一雙疑惑的眼睛望着五軒子哭說:「軒媽媽,她是尋兒的娘,不!尋兒只有軒媽媽!」




這一說,連五軒子和卉淩子眼眶也濕起來。晴兒反而冷靜了下來,一雙似會說話的眼睛帶着眼淚,口却帶着笑對尋兒說:「尋尋,還記得你問究竟娘係長個什麼模樣嗎?我說娘生得很美!大姊還說娘像她有個疍臉、像我有一雙大眼睛、也有像你有一張大嘴巴?」尋兒望着木賏,破涕為笑說:「尋兒沒有大嘴巴,娘也沒有大嘴巴!」雖然如此,尋兒始終還是偎依在軒媽媽的懷裏,她對眼前的這位「媽媽」感到很疏離和陌生。




木賏--珛櫻應該回復她本來的名字,她用木賏娘的名字來接觸釵兒,傳授武功。佢將「櫻」這個單字一拆為三,「賏」字音櫻,解頸項上載的飾物,佢有心向釵兒暗示自己就是「櫻」「娘」,其實釵兒這般聰明伶俐,那會不知,只不過釵兒性格冷酷,佢有懷疑,但佢亦知道箇中一定有原委,所以佢將之強壓在心底,也生怕如果自己拆穿了,木賏娘會從此消失。




珛櫻將晴兒緊緊抱在懷中,眼中熱淚一滴滴掉在晴兒的臉上,因為珛櫻知道,三個女兒之中,最缺母愛的是晴兒。珛櫻雙手輕輕捉着晴兒面龐,微笑着問:「晴兒,有怪娘嗎?」晴兒輕輕搖頭說:「沒有!只是惦掛娘,也經常記起娘喺當日,火塲中將尋尋拋出給釵姊情況同娘跌回火... 晴兒說到這,放聲大哭到聲嘶力竭,抽泣還斷續的說:「娘,晴兒每天都想你.... 」不知甚麼時候,尋兒的一雙手也捉着珛櫻的手說:「娘,尋兒也每天都想你....




屋子裏嘅卉凌子與五軒子,轉頭抹去面上淚痕,軒媽媽說:「當日,五軒力抗強橫,為救出釵兒,犯險衝入火塲,雖然閉氣,衝出時遇惡賊阻路惡鬥,不慎吸入幾口濃烟,終於倒了,王侯府鷹犬打手急於追殺生口,以為五軒走了,加上廂房燒塌,五軒伺機逃出。見珛櫻乘廂房倒塌時逃離險境,我倆互相扶持,得趕來救援嘅思奇將軍協助殺出重圍。」




尋兒抹乾了淚水,坐在軒媽媽的腿上,很舒服的靠在五軒子身前細聽軒媽細細道來。珛櫻還是緊緊抱着懷中晴兒晴兒為母親抹去眼淚,珛櫻沙啞的聲音說:「我將尋尋拋了給釵兒,全身乏力,聽聞廂房勒勒聲响,知快要塌落嚟,知唯一逃生機會係藉氣流向天上逃出,那知吸一口氣時竟燒傷氣道,損了聲線....




珛櫻繼續說:「聰明人之失敗係以為冇人比自已更聰明、善良人之失敗係諗唔倒奸險嘅人會更狠毒,大都皇宮一局棋,王侯府、雨中家兩者皆輸。王猴子仗勢欺人,兵多將眾;雨中家只憑我和雨中當家與之周旋,可惜仍百密尚有一疏,為保家業,忽略對手王猴子凶殘成性。我唔能夠讓歴史重演,十五年了,母親冇好好照顧你們三姊妹,主要原因係為咗一件事。」佢喺行囊中揾出一個錦盒,十五年蒼桑歲月,錦盒經已失去原來光澤,打開自內取出還係黃金閃閃嘅「假聖旨」。


2014年1月19日 星期日

無常的預警




無常的預警

大約一兩個月前,有網友向我提出了一個問題:「對生與死的看法」,加上近日接二連三收到網友電郵訴說個人經歴和家中事,都是病痛和死亡。無奈,生老病死我們不能自我主宰; 當我們懂得辨認事物,我們從有意識開始,經已不知覺間便「生存」在世上,那管是你生得美或醜、富或貧、健或殘和男或女,這些在出生前,你未曾可以主宰去選擇過;當我們生存的一刻開始,就朝着衰老那個方向倒數;當我們收到醫療報告,才知道無常大爺不久會光臨;那麼,用甚麽態度去面對這個結局? 不打算在這裏細說,亦不打算由任何宗教角度去說生與死,但可以說是目前我能看到正信宗教,皆針對人怕死.... 具體的說應是「死後會到那裏這個弱點」,他們說的都是超生渡死。因為死亡是使人產生恐懼,也沒有死亡過的人回來講死去後的經驗,即使是耶穌復活是真的,祂沒有走進大眾中說,不要怕死亡,信主可得永生等等。究竟死了何去何從,是信天主基督會上天堂,是唸阿彌陀佛可去淨土極樂,還是修氣練丹能抵終南; 總括的一句是能手拿一張死後得「永生不滅」的入場券是最為保險。不想左右大家對生與死的看法,只想用以前曾刊登在雅虎的一篇爛文,說說我對這個「終身大事」的觀點。



無常的預警
03/22/2011 12:24 am  上載於Yahoo Blog



無常這两個字,雖然常常掛在嘴邊,但對無常在何時何刻來臨的警覺性並不强烈,總覺得無常只會發生在人家身上,未必大禍臨頭在自己。
幾年前一個無常的預警,驚醒了我這一個心存僥幸的蠢材……… 很短很短的時間內,由小腸痛楚難忍,到急症室、吊鹽水、打嗎啡、上病房留醫,只不過是短短幾個小時的事。 當躺在急症室的床,望着天花想,是真的嗎是我自己嗎想今天的下午還在公司與自己的工作校量一番,現在則躺在病榻,是在做夢吧咬咬口唇,痛此刻方知無常大爺大駕光臨,可能下回連躺着想的機會也沒有!




很難得也很感恩這次的預警,使我深刻知道無常經常在我自己身邊,從而我珍惜我身邊一切人、事、物。 因為不知何時我會在他們面前頓然消夫,我更珍惜自己的家人、師長、朋友、兄弟姊妹,因為我不知道何時無常向我招手說,時間到了,跟着就〝沙右喇嗱囉〞。




也就在這個預警的過程,開始反省思考,我這條老牛在這大半個世纪所做諸惡業,正誤分家,雖則萬般帶不去,起碼都有一個輕装的起步。 最難受的是在反省的過程,潜意識的我還像牛一樣的頑强這件事我沒錯,即使我錯,都是因人家這樣那樣,使我才這樣那樣的錯…… 相當痛苦,不快樂。 但當真正肯定和認識是自己的錯,想起來也無地自容,甚至打個冷戰,汗流夾背,真痛苦但最痛快。 跟着…… 放下吧!




我,為什麽此刻我對無常的警覺性這樣低呢? 因為…… 我出身是一個很窮很窮小孩,童時一家六口住在一個八十平方呎的板橺房,父親當年沉迷賭搏,幸好得母親咬緊牙根把我們三兄弟带大,討過鄰居發了酸的飯餸,發臭的雞蛋經常是上品的莱式。 我很愛惜母親,記得在我十五、六歲那一年我曾經倒過在我母親的肩膀痛哭,跟着我便開始像我母親一樣咬緊牙根,積極面對自己的困難。 無常對當時的我來說,可以說是習以為常。 一個十來歲的小孩,早上六時摸黑起床,没有早餐吃便空着肚子上學,放學回家經己是下午。 有時貪吃便干脆把乘公車的錢也吃,走路回家,遠嗎?是由大角咀到荔枝角! 有次放學回家,竟然將母親為一家人準備的晚餐一次過吃掉,母親回來知道了,抱着我說「孩子你餓壞了。」 直到現在,可能是牛的固執,我還没有吃早餐的習慣。




我有怨過嗎? 没有! 包括當年沉迷賭搏的父親。  那刻我不知道因果業報,管它是什,我欣然接受。 這樣,無常與否,對我來說是不重要了。




童年没有多大的歡樂,長大了,畢業後做過很多很多不同的工種行業。移民前曾經位高管理九個倉庫,三十多台重機械,五六十台重型車輛,一百五十多名員工的倉務經理。移民加拿大後,為了糊口,放下〝經理〞的面子,在馬路旁掘地做泥工。我没有抱怨過,我仍然持着以往一樣,咬緊牙根,欣然接受和積極面對。 那一刻,無常與否,對我來說是不重要了。




现在,安定下來,孩子長大了。與老伴商量全退休等,好像有一個新的瞳景,這刻無常的警覺便顯得重要了。重要在那? 我開始告訴和提醒自己…… 當無常大爺真的來到我面前,說是時候了,和以往一樣,欣然接受 

「上載圖片來自網絡」



2014年1月17日 星期五

孤高城‧雨中家(18)延年殿宴出奇謀 雨中家遭逢毒手





 網絡圖片


孤高城‧雨中家(18)延年殿宴出奇謀 雨中家遭逢毒手



王爺將兩金爵高舉過頭說:「皇帝細佬唔飲,大哥先飲係欺君,是死罪,但我唔先飲,皇帝又唔放心,那就將此兩杯先敬在天先帝與母后,大哥才飲吧!」敬酒既畢,左右各一杯,一飲而盡。王侯美用舌頭舔乾淨沾在咀角上嘅酒,從蟠龍台階一跳而下,站立在大殿中央,呼喝周邊宮娥侍婢:「你等奴才,還不為各人添酒。」這一喝,亂了宮廷內務總管宴會安排,大殿奴僕各人不知所措,擾攘一番後,宮娥等為各級官員添上寒冰暖。王爺再踏上蟠龍台階,將佢帶嚟那一瓶酒為皇帝皇后添上,然後舉杯在手說:「願我皇萬壽無疆!」殿內臣子均站立舉杯過頭三萬歲。王侯爺趁眾人舉杯時,又重施故技,用好快手法將一個錦盒放喺皇帝桌面上。思奇將軍等三人眼快都看得清楚,思奇與雨中淋望望珛櫻,她仍然將手往下按了按,睇嚟珛櫻要引蛇出洞。王侯爺眼也不慢,看見三人動靜,佢嘴角不屑的冷笑了一下,好似話:「你奈我何嗎?喺大殿上,你敢貿然穿本王做作嗎?」



皇帝好像怯於王侯爺嘅霸道,亦似乎唔能夠主宰呢個塲面,佢拿起桌上金爵很尷尬笑了笑,說:「好!各位愛卿,飲!」舉杯將一整金爵嘅酒往口倒進去。



王侯爺開心得喺台階上又笑又跳,朝殿內羣臣說:「皇帝經已飲了本王嘅酒,待後皇帝細佬可能有獎賞,頒報天下,各位先盡這一杯!」此刻喺延年殿中,連皇帝似乎都讓王侯爺七分,一臉憔悴,羣臣那敢怠慢,紛紛將手中寒冰暖一飲而盡。當美酒過咽入腹,各人心中均讚嘆不已:「好酒,好一杯寒冰暖美酒!」回到席間不禁倒滿一杯再盡。王侯爺那知道雨中淋釀酒時經已做了手脚,還開心到不得了,佢笑住對殿內婢僕說:「快上菜,上菜!」



酒過三巡,王侯爺先喝一口「解藥」,從首席步出大殿中央,望望蟠龍台階上嘅皇帝皇后,見佢兩人神情呆滯,心想時間到了。佢跳上台階執起剛才放下嘅錦盒,嘻皮笑臉的說:「真個是人逢喜事精神爽,皇帝細佬今日大壽,太開心了,所以佢頒下聖旨將王位禪讓給我,還請各大臣做個証。」佢做戲咁做,回頭向皇帝下拜說:「為兄不才,先皇立皇帝細佬為太子,現今細佬玩夠嘞將王位讓我,為兄那敢不受!」拜畢,由錦盒取出「聖旨」面向羣臣,將之高舉過頭說:「請各大臣見証,聖旨頒令天下!」打開聖旨朗讀:「聖旨下.... 」羣臣紛紛離席跪在殿前,王侯爺見一切如佈局順利進行,心中暗喜,繼續往下讀去:「奉天承運皇帝,詔曰..... 」語方下,殿內羣臣一個一個如骨牌的醉倒下去,事出突然,延年殿內宮娥婢僕衛士忙着上前攙扶;一下子幾十個一品高官將領,醉的醉、倒的倒,那裏有人聽王侯爺讀聖旨。王猴子愕了一愕才如夢方覺,腦後聽見那發了呆的皇帝哈哈的笑咗幾聲,皇帝也倒了,太監宮娥又忙着攙扶皇帝皇后,王猴子望住呢個「殘局」,正是一子錯滿盆皆落索。



王猴子當堂方寸大亂; 佢佈局係要用計將佢自己加咗迷藥嘅酒趁機俾皇帝飲,使皇帝混沌中毫無抗拒「禪位」,本來可以毒酒弒君,但知皇帝已立太子,皇帝死則太子登基,日後篡位會更複雜,所以佢強雨中家入局,釀一些含不太濃烈「醉三宵」嘅寒冰暖,使與宴眾大臣飲得似醉非醉,混混沌沌之際、無異議間,禪位便平安過渡,咁就如三十六着第八計「暗渡陳倉」。那知王爺呢局高明,却對手更高明,珛櫻用的也是三十六着其中之一、第二十二計「關門捉賊」。



延年殿中眾人醉得一塌糊塗,就因為珛櫻與雨中淋覺得奇怪,為何王猴子强逼雨中家釀有醉三宵嘅寒冰暖,而份量沒理由又出奇的「唔湯唔水」,破綻就在這裏。所以精於釀酒嘅雨中家點會失禮,將計就計釀出寒冰暖中極品,一杯到肚還可以,兩杯入腹就非醉倒不可。



此時王猴子見事情敗露,無心戀戰,佢將假聖旨藏在衣襟之內,心想:「此乃罪証,失去我命休矣。還有.... 那一個有迷藥嘅酒瓶.... 到皇帝、大臣等醉醒,可以話佢地酒後模糊,多少可以推得乾乾淨淨。」王猴子正想躍上蟠龍台階,只見像鐵塔般嘅思奇將軍比佢還快,經已酒瓶在手。王猴子奸笑一下,心想:「你拿着酒瓶又如何,那不是雨中家的瓶子嗎?」雨中淋好似知穿佢所想,一個專為賀壽酒瓶不偏不倚拋過嚟,正正落喺王爺前面,瓶上有「囍」印為記。王猴子知大勢已去,正欲轉身向殿外跑去,只聽得珛櫻嬌哦一聲:「留下假聖旨,可免你一死,你王爺府與我雨中家互不相干,今夕之事如無發生,王爺說如何?」王侯美答:「本王憑甚麽相信你?」珛櫻說:「就憑江湖一個﹝信﹞字!」「市井人說信,信得過嗎?」王爺答後加勁的往外跑,叫嚷着:「來人呀!捉刺客呀!」延年殿外站的都係內衛士,見內衛統領跟隨其後,那有人會聽王爺號令。此時間,珛櫻與雨中淋解下腿上鉛塊,輕輕的射向王猴子手腳,是給猴子一個警告,那知王侯爺心想:「本王乃皇帝親兄,你等刁民敢殺本王嗎?」話口未完,身上麻穴被暗器擊着一痛,整個人立定動彈不得,那件暗器竟然就是上次雨中夫婦夜闖王侯府,取去自已圍棋盆上一顆黑子。雨中淋步前在王猴子懷中取出假聖旨說:「王爺,得罪了,如果王爺守信,今夕之事如無發生,你王府與我雨中家互不相干。你這麻穴兩個時辰自然會解,望王爺好自為之。」雨中淋將假聖旨交了給珛櫻,然後對殿中婢僕解說眾等官員酒醉三天會醒,無需解酒之藥,皇帝皇后中迷藥要由太醫治理。



雨中淋與珛櫻離開皇宮,似乎是解去心頭大石,但仍然覺得有憂患隨來。珛櫻對雨中淋說:「相公,那猴子胸襟狹窄,喜怒無常,信不過,看來我們還是趕快回家收拾,連夜離開大都,逃到天涯海角另起家園爐灶。」未抵雨中府第經已見遠處火光紅紅,王猴子佈的局就係佢講嘅一句話「雨中淋,你唔替本王釀酒係死路一條,如果你依從本王亦係一條死路。」雨中夫婦輕功了得,一盞茶時間趕回雨中府第,大屋經已四周火頭,佈滿王侯府侍衛處處點火,雨中淋見況簡直瘋了,與珛櫻撲入火塲,雨中淋救出了晴兒,拿着金背鬼頭刀見敵便砍,殺出重圍,珛櫻撲入被火燒得快要塌下的房子救尋兒,媬姆護着釵兒,拿起身旁一張椅子,點的、擗的打下咗唔少賊人嘅胳膊,將釵兒交了給雨中淋便昏倒了。珛櫻救出尋兒拋了給釵兒接住..... 整座廂房被火吞噬倒塌.....



一個簡陋草棚,雨中淋將女兒們安置好,長嘆一聲,喚起了前塵往事,也想起妻子珛櫻,雨中淋隱約記得當廂房塌下那一剎那,翻起塵土,蓋滅了廂房的火焰冒出濃烟直沖雲端,似看見珛櫻身影隨白烟飛上天際幻滅了..... 想到此,雨中淋滿面淚痕,暗暗的呼喚珛櫻,回頭望熟睡的三個女兒,熱淚盈眶.....


2014年1月16日 星期四

我們是「單幹的個體户」






網絡圖片


我們是「單幹的個體户」


04/19/2012 03:12 pm 上載於Yahoo Blog

1998年,一位寶林師兄患上癌病,我和老伴對他提供了「支援協助」。我駕駛自己的車輛載老伴到他家,接了後把他送到温哥華的癌病治療中心。這樣做目的是;患者接受治療後,可能會出現疲倦和疼痛而不適宜駕駛,另外治療中心提供泊車位置不多,街上有付費停車咪錶車位也不容易找到有空位置,所以我的責任是單純接送,讓患者無交通和泊車的顧慮。


老伴是醫護人員,加上記憶力奇佳,她的任務是翻譯、記下醫生說的重點,代患者憂慮的問題向醫生提問。很多時,患者未必知道在醫學上的專有名詞、和涉及的有關症狀,加上醫生大多是說英語,患者即使是英話能力良好,有時都會未能全部理解醫藥上、病理上的名詞和相關的意思,加上患者因為担憂,可能會忽略了一些要點,未必知道問些什麽和要注意什麽。



更重要的一點是;人總是只記着正面和對自己有利的說話,而不會記住負面和不利的事實,面對病痛亦也如是。老伴會將重點記錄下來,要問的就問清楚,到診症和治療完畢後,在歸途上與患者詳細解釋一遍。



我在找停車位和停車等候的約两、三個小時內,見幾架很普通的自用車,貼上了「防癌協會義務接送」的標致,一車載上三、四個患癌者到中心接受治療。當時我想:我退休後,我會参加這個義工行列,為患癌者獻一點力量。



  1998年的想法、在退休後為防癌協會做義務司機,被2002年開始為 Cops for Cancer 這項義務工作取代了,近這三年來,直接参與籌委 (Steering Committee) 工作,負責車隊一切有關用單車的事項。



老伴幾年前開始進入退休的預備狀態;半退休,開始減少了上班時數。與此同時,我們向身旁的朋友、師兄弟提供的「支援協助」多起來。近幾年來經歴幾個不同個案;如以往一樣是我開車,老伴負責陪伴患者往看醫生、做電療化療和覆診及上門為患者打針換藥。若患者需要做手術,老伴會在手術後在病房陪伴患者一個或两個晚上。



老伴有醫護背景,向患者提供的資料越來越詳細,在要决定事項時,老伴始終是站在提供資料的立塲,從不為患者做决定,甚至是不會暗示有方向性的决定,所以每次的「支援協助」,老伴都會事前搜集足夠的資料,由患者的病徵病狀、到醫學上的治療方法、可能會產生的副作用和日後的注意
……由起居到飲食,如何防止復發機會等等,有時老伴認真到在接患者朋友途中將資料再重温一次。




近這幾次的「支援協助」面對的都是老友得不得了的老友,雖然如此,患者朋友的心理狀態始終是有忐忑不安,老伴能處於患者的心理和立塲上給予疏導和開解,這一點比在以前進步多了。我想「支援協助」和「臨終關懷」基本上两個不同的範籌,在意義上是一致。我和老伴都沒有参與有組織如關懷、善終活動,因為我們是「單幹的個體户」。



我們是「單幹的個體户」續篇

04/21/2012 04:53 pm 上載於Yahoo Blog


我寫這篇文章習作目的,絕對不是炫耀什麼成就,而是想藉這篇文章習作說出一個「方向」。先說說自己的想法,就正如我在網誌上回覆網友時說:「很老土的說是回饋社會,實際的說是;當感覺別人感到無助時,而自己伸手可及便拉人家一把。」在另一個回覆說:「其實係人們互相間的關懷,我和老伴有這種知識和能力(因緣)才能成就這種『支援協助』」。



大家都能在本篇上文看過了我所說的「支援協助」是怎樣一回事,在這不多說了。當人有嚴重病患時,大多數首先的反應是不相信,會疑問為什麼「是我」和怎可能會「是我」。當患者接受了「是我」這個事實後,跟着就要面對一條漫長的治療之路。一般人對病患認識不深,此刻會疑惑的想「自己能否可以醫得好呢?」



求生是眾生的本能,患者會反反覆覆的想及「生和死」的問題。倘若很多很有心的朋友、親戚主動的給意見、提單方妙藥,往往使患者不知何去何從。正如上面两則回覆說,「這種『支援協助』是當感覺別人感到無助時,而自己伸手可及便拉人家一把。」但肯定的說我們不是「救世主」,我們做的是佛說的悲心。



另方面是,如果老伴沒有醫護知識和奇好的記憶力;我這個司機叔叔沒有足夠的時間「車出車入」;這两個因緣不具足,「支援協助」便不能成就。即是說:有佛說的悲心、知識學問、時間等因緣具足,方能成就「支援協助」得以實行。



目前做「善終服務」的機構很多,做「臨終關懷」的志願人士也不少,但参與類似我們做的「支援協助」則很少。其實两者是有同等意義,但有不同「路向」。「善終服務」是面對垂死的人,「支援協助」是面對求生的人。前者是安患者的心,萬緣放下早登極樂或息勞歸主,後者是安患者的心,將病況分析,接受正確治療、好好的活下去。



我們是「單幹」,因為還是在摸索,有一點很重要是:命是人家的,千萬別替人家做決定或用暗示去影响人家的決定,也千萬別向人家介紹這個、那個治療方法,吃什麼食療或什麼另類療法。我們不是醫生,這不是我們的責任,所以我們「出勤」時,老伴只是如實的解釋醫學上的資料和醫生的解說,我只是專心開我的車和專心的等待。我們這「個體户」沒有想過榮譽,因為知道每個人在某一天可能會需要不同形式的支援,憑佛說的悲心,與眾結個善緣。




我們很樂意的繼續這樣「單幹」下去,不過不希望任何人來找我們「支援協助」,我們希望大家都身體健康!








2014年1月11日 星期六

孤高城‧雨中家(17)雨中極品寒冰暖 猴王殿上露腥風




網上圖片


孤高城‧雨中家(17)雨中極品寒冰暖 猴王殿上露腥風


當最後一隻棋子叮的一聲掉入瓦盆,雨中夫婦經已飛出偏廳,立於屋檐之上。王侯美一看棋盆上,見剛才珛櫻手執的黑白子,經已佈成一殘局,而且入木三分嵌在桃木棋盆之上。王爺望着棋盆發了呆,只見一顆黑子插在「天元」位上,旁邊零零碎碎的有幾顆黑子,但白子經已在外聯成了一條「氣」,將黑子圍在其中,雖然如此,棋尚未成局,只見天元位上黑子有一條幼幼裂痕,王爺輕輕喺棋盆邊一按,該黑子即斷裂掉下,似係一個警告。喺咁短時間內將棋子準確彈射插在棋盆,並將其中黑子嵌入棋盆時加勁震裂,王爺心想,此人要取我性命真不難。王侯美怒不可遏,在偏廳暴跳,驚醒了全個王府奴僕侍衛。



雨中淋夫婦返抵雨中府第,兩口子經過是晚一役,睡意全無,兩人坐在廳中,繼續研究如何應付如此禍事。雨中淋對珛櫻說:「今晚成効應該不大,但起碼証實王猴子佈此局陷雨中家嘅動機,亦給王猴子一個警告莫欺人太甚。往後計謀,雨中家不能讓佢牽着鼻子走,既然王猴子要雨中家釀酒,我們就釀,不過釀另外一種酒給他,在他佈的局從中作梗,伺機行事,另一方面,皇宮內的事你和我都不熟識,可以有時間與思奇將軍相議出一個解决辦法。」 珛櫻點了點頭說:「相公之言正是妾身之意,未知相公想釀的是那樣美酒給皇帝賀壽呢?」



距離皇帝大壽日子尚有十多天,整個大都,到處都可以吸嗅到由雨中家釀酒房傳出嘅「寒冰暖」酒香。 寒冰暖酒晶瑩剔透,淡露藍光,入口不似酒,既不辣而温醇冰涼,酒入腹才暖透全身,此烈酒係最使人輕易醉倒,其酒香亦如是,使人嗅後感到舒服,睡得如醉也甜。正因如此,百姓皆知此等美酒,係專程為皇帝大壽特別釀造。王侯美聽得探報,加上伏在皇宮探子,和監視雨中家嘅侍衛回報,不見思奇將軍及雨中府第有任何動靜,心中歡喜,想:「你們武功高強又如何,還不是怯於本王威風霸氣,甘心做局中棋子嗎?」佢再回心一想,珛櫻有智有謀,可能其中有詐,不過王爺始終係王爺,一生自負,就將呢個一閃之念掉以輕心。



以思奇、珛櫻和雨中大俠三人嘅輕功,要喺王侯府侍衛眼底下出入而唔被發覺,係最容易不過的事...... 思奇將軍收到由侯王府轉送入皇宮、珛櫻嘅書函,打開一看,見信上珛櫻秀麗字跡寫着:「奉王侯府之命 雨中府第釀酒五十瓶賀皇帝大壽 妹妹字」 思奇將軍覺得奇怪,一向妹子奉公守禮,出嫁從夫,何來會寫此短函交王爺轉給自己呢? 百思不得其解。當佢讀咗幾次,文中亦無特別喻意,但只覺得最後「妹妹字」很牽強,因為思奇一向稱珛櫻是直呼其名,如果珛櫻要稱自己為「妹」,一個「妹字」經己足夠,為何要用「妹妹字」,似乎要湊夠一個數字來表達訊息,旁人看了亦不會起疑。思奇倒也聰明,佢明白珛櫻用意凑夠二十三字嚟暗示「異生」,亦算準呢封書函會由王爺手中轉送入皇宮,交給思奇,即示警雨中家一向無交往嘅王侯府牽涉在內。經過幾次夜伏而出,三人在城外見面相議,一來時間緊逼,二來不讓王猴子起疑,倒不如將計就計,看皇帝大壽當日事態發展而行事。



雨中家循王侯府之命,初二日清晨將五十瓶印有「囍」字嘅寒冰暖特釀送入皇宮。雨中府第事無大小,托小女兒尋兒嘅媬姆代管,雨中淋與珛櫻乘送酒之際混入皇宮,喬装易容為思奇將軍兩名內衛士..... 練武之人若武功精湛,步履如飛最容易露出破綻,兩人故意喺小腿綁上鉛塊。



皇帝大壽當然舉國歡騰、張燈結綵,整日烟花炮竹響聲不絕。皇宮前車驛如鯽,來的都係文丞武尉,滿朝將相。呢個皇帝雖然平庸,但處理朝政有條不紊,為人平和謙卑,最重要是不窮兵黷武,平民百姓能有昇平日子,所以皇帝大壽當然係普天同慶。



身穿大紅王袍,侯王美踏入壽讌「延年殿」,一眾文武百官見皇帝嘅亞哥到來,無不起立恭迎。王猴子威風八面,與文武百官輕輕一揖,環視四週,見皇帝身穿黃袍與妃嬪等端坐在蟠龍台階上,御前內衛統領思奇將軍腰掛御賜寶劍,背負穿石弓箭,虎背熊腰立於皇帝之側。王猴子果然金睛火眼,一眼就睇穿雨中淋與珛櫻身份,不過奇怪的是王猴子竟不揭破兩人,只係朝他們兩人咀角「摵」了一下奸笑,好像不在乎和不屑。王爺走近放置寒冰暖美酒嘅桌前,大聲嚷着說:「來來來,今日皇帝細佬生日,讓大哥與皇帝先痛飲三杯。」喺延年殿只有侯王嘅身份至可以大大聲叫嚷:「皇帝細佬,怎麽樣?賞個面吧!」佢係故意咁問,將殿內人等目光集中係皇帝身上,佢不慌不忙將藏喺衣袖,與桌上嘅寒冰暖一式一樣嘅瓶子拿在手中。



王爺手快,不愧是王猴子,全殿嘅人都俾佢指東打西騙過,雨中淋與思奇發覺時,心水清嘅珛櫻眼快,立即點算了桌上仍然有五十瓶寒冰暖,立即示意給思奇及雨中大俠,跟住手掌向下微按表示「沉住氣」,再微微笑一笑表示「放鬆」。雨中淋和思奇都領悟,同一個想法,要是王猴子要用毒酒殺害皇帝,用不着在大庭廣眾之前,此猴子必有後着。



這猴子嘻皮笑臉,又蹦又跳上咗蟠龍台階,手拿起皇桌上金爵,倒滿兩杯,將酒瓶放在桌面,見皇帝畧為猶豫,王爺將兩金爵高舉過頭說:「皇帝細佬唔飲,大哥先飲係欺君,是死罪,但我唔先飲,皇帝又唔放心,那就將此兩杯先敬在天先帝與母后,大哥才飲吧!」敬酒既畢,左右各一杯,一飲而盡。



2014年1月7日 星期二

雨中淋的感情生活 「 一次、一次就足夠了!」




網上圖片


〝我真想再見見她! 一次一次就足夠了!〞

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了六十多年,塞納河的水仍然是沿同一個方向流着,它見証了戰事與和平,美好和醜惡,也見証了不少情侶在河邊山盟海誓,河水似是不在乎的流着,沖擦着人們難以忘懷的記憶。

1942年巴黎淪陷的第二年,法國的地下軍為抵抗納粹德國佔領,組織了一支城市游擊隊,兵源缺乏﹔抵抗德軍的法
軍隊都撤退到英國,本土只剩下老弱傷殘,成年壯年的離開大城市,逃匿到鄉村去,游擊隊訓練一批十五六歲的青少年入伍。以下就是說艾倫(Aaron)和貝拉(Belle)的故事。

艾倫的父親在軍隊服役,「鄧苟克」一役隨軍隊撒到英國去,母親在空襲時被炸死,艾倫親手埋葬了自已的母親就投靠一支地下游擊隊,主耍職務是傳遞情報。貝拉約十五歲,一次城市巷戰中被德軍胡轟濫炸中,整個家庭只剩下這個小女孩一人。

艾倫在游擊隊中的青少年中比較成熟,他参與時間比其他的長,因而有工作任務,多是由他帶着一两個新伙伴去完成,多是派傳單,傳遞情報訊息這些非戰鬥性任務。貝拉就在當時與艾倫一起,他們两人共同執行工作,將訊息傳送到盟軍手上。1943年他們有機會入山區向成年的游擊隊員學習使用槍械武器,無線電通訊器材等等軍用設備,這個時間是他們最快樂的日子。他們共同生活、學習。在他們的心中開始冒出一個連他們自已也覺得奇怪的感覺;不能一刻沒有對方,這是? 還是年青,未能有恰當的表達,加上戰事時期,上塲殺敵為血氣方剛年青人所先為,兒女私情便輕輕擱下。德軍來了一次的清剿行動,两人邊戰邊跑,逃回巴黎,在很長的時間,他們沒法連絡得上本來的游擊隊,那段日子,他們仍拼命搜集德軍軍隊調動,佈防資料,希望有日用得着。

終於有一天,游擊隊派人與他們聯絡上了。原來游擊隊早就知道他們經已返回巴黎,是考驗他們能否不在指引下個別作戰的能力,現時時機成熟了。貝利要調往另一個戰區参加新的工作安排。離別的前夕,两人站在塞納河畔,沒有熱情的擁抱、沒有親切的祝福,只是四目交投,欲語無言,在目光中知道對方的愛意,在目光中感受到對方給自
的一切。

六十年後,一個老頭站在塞納河畔,仰望着天,嚅嚅的說﹕「我真想再見見她!一次
一次就足夠了!」

後話2012年為網友菊主寫了個「迷惘」男生篇的結局,被菊主猜中了多少雨中淋以前的感情生活,雨中淋寫了一齣電影「日本沉沒」的一段,來形容曾愛過和被愛過的傷痛,痛處就在離別一刻的「四目交投」。在雨中淋給菊主的私人回應中,說了一句:「我真想再見見她!一次
一次就足夠了!」...藉上面一篇虛構的故事,抒當年的對斯人之懷念!

文章日期:03/11/2012 10:45 am 上載於Yahoo Blog



雨中淋的感情生活

在上篇「雨中淋的感情生活  寫在三十五年之後」答應了情兒講講另一段「雨中淋的感情生活」。

可能係雨中淋嘅缺點,太重视人與人之間感情,這亦係可能係人與人相處之道。

比方說:雨中淋與網友交往,一未見過面、二相隔兩地、三是在這個充斥着虛擬的網絡世界。 只要付出的是真實,這並不代表是愛情,為何男女之間交往,除了愛情外便不可以有其他呢?


雨中淋寫上面這篇文章,是對一位朋友的掂掛,也正如目前經常在網誌上留言,雨中淋真的很掂掛幾位失了聯詻的網友一樣,只不過上面文章中的女士與雨中淋有過一段真實的交往和感情,分別幾十年,此外並無分別。這樣的掂掛絕不是對以往的遐思,因為現實生活中,是真實要對妻子負上責任和保護。



記得一九九四年受聘回港為日立化工公司工作,巧遇了另一個自少在同一屋邨長大,「青梅竹馬的前度女友」(其實也不曾拍過拖,只是一齊大羣一起玩,而雙方感情幾投契),這女士自一九六八年當時還很年青便結婚離開屋邨娘家,之後便斷了音訊。很不幸,九四年的偶遇是在伊利莎白醫院,雨中淋到那找在醫院工作的大舅,適逢她的女兒因其男友吵架(吸毒和無所事事之人)女兒自殺入院,就在醫院遇上了。她丈夫不原諒女兒,她對雨中淋哭訴了女兒自殺和丈夫事,雨中淋能所做的是什麼,就是讓她靠在肩膀上飲泣。這是朋友的責任,而這件事該晚雨中淋立即長途電話如實告訴雨中嫂,雨中嫂聽了亦很理解,,她說:「女人始終係女人,聽了有醋意,但知道你做的是正確,那你就繼續去帮她吧!」雨中淋是向一個朋友負責,同時亦要向家庭妻子負責。雨中淋每天上班前、下班後都陪着她往醫院,開導她的女兒,終於自殺的女兒向她母親道歉。事後她告訴雨中淋,她很感激,佢諗唔到世界上有一位咁明白事理的妻那次如果沒有雨中淋在旁的支持,她精神會全部崩潰。半年的顧問合約滿了,雨中淋返回加拿大,臨別時雙方承諾了,如果任何一方逝世,後人要通知對方,這份「情」就放下來了。 如果日後有人要借雨大俠肩膀一用,那是等閒的事。


再說上面這篇文章內、雨中淋追憶的女友,當年大家都沒有講過「愛」這個字,只是有一次在電話中,她對雨小子說「有一個奇怪的感覺」,亦沒有拖過手,連手都未拖過還有什麼呢? 終於這份感情在一個特殊情況下「突然死亡」。 雨小子知她地址電話,她亦知雨小子電話地址,但幾十年就是沒有因緣再見,故事中別離的一刻「四目交投」是真實的,那「愛和被愛」的感覺也是真實的,而故事中的女士「將」雨小子交托給儀綺,囑咐她「好好照顧」雨小子。 甚麼是「特殊情況」,別追問了。



感情並不代表愛情,所以所寫的是「雨中淋的感情生活」。掂掛是源於對人、事、物產生了感情,而雨中淋偏太重視對這種感情的責任而已。


2014年1月5日 星期日

雨中淋的感情生活 寫在三十五年之後





呢一枚係一九七五年,雨中淋為前度女友(即係依家嘅雨大嫂)親手做嘅二十一歲生日禮物,雨大嫂仍放諸於客廳唔當眼嘅地方


雨中淋的感情生活 寫在三十五年


俄羅斯浪漫派作曲家柴可夫斯基(18401893)曾經咁樣講過:「未結婚的人看結了婚的人就好像在岸上看別人在水中游泳,很羨慕地看着人家成雙成對的享受游泳樂趣;怎料在水中的卻是在婚姻這潭渾水內掙扎。」

這的確係見人見智,是游泳是掙扎,只有喺呢潭〝渾水〞內嘅人先至講得出,正是〝如人飲水、冷暖自知〞。

就因為雨中淋同他老伴嘅三十五週年,寫咗呢個前白;如雨中淋所料,老伴一定唔起得呢個日子,佢book 咗自己返工,俾咗雨中淋一日閒着,就用嚟寫一個三十五年嘅回顧。呢對老傢伙由「共您相識在童年」到今天……應該係四十五年;四十五年!?  喺加拿大無期徒刑都坐完啦!冇錯,就係喺簽婚書嗰時冇留意『我願意照顧你一生一世』嗰段 fine print

四十五年即係講,〝拍拖〞〝行〞咗足足十年至「成個老襯,從此被困……」呢段十年嘅艱苦經歴,奠定咗以後三十五年婚姻嘅基礎,將呢兩個根本上唔同性格、喜好,差唔多係兩個世界嘅人類,扭合係一齊,再平均分配。請容細說……



說在上世紀六十年代末,香港經歴過一塲政治風暴同動亂之後,香港政府總結咗經驗,進行一系列社會服務改革,興辦咗〝香港節〞。特別針對喺青少年方面,搞咗有許冠傑、泰迪羅賓、蓮花樂隊演唱會,香港回復一片昇平。就喺當時,雨中小子待業家中,反正閒來無事,隨大哥到一個青年中心學習輕音樂,喺嗰度認識咗當時唔同組別嘅雨大嫂,(下稱〝儀綺〞係花名,雨中淋改嘅,一叫就叫咗幾十年)。本來大家唔同興趣組別,雨小子係輕音樂組彈結他、儀綺喺舞蹈組學跳中國民族舞,活動時間亦唔同,遇見嘅機會比較微,因緣就是咁微妙,要嚟嘅時候怎也跑不了。



儀綺和雨中小子都有一個共通點,都係窮人嘅孩子,儀綺努力上進,小學時讀街坊會夜校,憑苦讀升中入一家九龍區知名女子中學。佢有七兄弟姊妹,無奈家庭人口眾多,連父母親祖母一家十口,生活空間擠迫,到青年中心練舞係求舒一口氣,做二姊嘅還要照顧弟妹、煑食家務,温書時間相對少了,中三嘅一年成績追唔上要留級。跟着儀綺嘅情緒好低落,當時雨小子正與幾位志同道合者喺中心搞一個新組別「機巧運動體育組」,剛巧與舞蹈組活動時間頗接近,舞蹈組女生多而體育組男生者眾,好自然地兩組〝交流〞機會就多起嚟。



雨小子見儀綺嘅情況,想:「反正自己生物科還不錯,是否可以幫佢補一補課。」一個好單純嘅想法,萌開咗十年漫長旅程;起先,補課冇問題,那麼地點在那裏,雨小子當時住公屋,一家五口蝸居百呎房間,絕不是温書地方。儀綺的家如前所說人多嘈吵,並非能集中精神之地。喺無可選擇嘅情況下,雨小子選擇咗啓德機塲;當時機塲並沒似現時咁繁忙,好靜,加上儀綺居土瓜灣,比較近,喺雨小子說嚟係遠一點。經過一個短期嘅補課,儀綺嘅成績開始好些,那當然,因為係中三重讀;最重要嘅係重拾信心。



說是補課就不如說係温書,因為除生物同中文兩科外,數學雨小子幫不上忙,儀綺學嘅係〝新數〞,另幾科雨小子均冇選修。那接住個多月,雨小子開始陪住儀綺温習,温習時間真係好長,每夜差不多六七點開始到深夜,雨小子要趕尾班巴士返家。正巧雨小子當時喺西環一間閣樓中學謀得教師一職,待遇雖然可耻,喺雨小子說來並唔重要,最重要嘅係如何能有多些時間陪儀綺温習。深夜返家瞓幾個小時,晨早又要趕船趕車去西環〝誤人子弟〞,呢種生活確不易捱,雨小子當時經常話俾自己聽,一定唔能夠病。



一日一日的過,一月一月的過,每天如是花上五六個小時温書。儀綺成績好咗但相對身體差起嚟,佢讀嘅全日制女中,中午兩小時用膳時間,儀綺要快步跑返屋企,若有冷飯殘羮就叭两口、若冇的話就捱一餐餓。加上與雨小子一樣長期唔夠睡眠,兩個月後,儀綺開始精神體力不支,好多時都要喺温習時,伏喺雨嘅肩膀小睡十幾分鐘。雨小子開始打量點樣使儀綺回復體力,似乎鍛練身體係唯一嘅方法。雨小子當時教職待遇何其可耻,因為唔係文憑教師,當時中學畢業可以暫淮執教,幸好還有父母愛惜,尚可回家食住。雖然如此全部收入僅足夠雨小子和儀綺嘅〝日常生活〞。為節省交通時間,將很小僅存嘅積蓄,向友人借了些,買咗一部舊電單車代步,接送儀綺往返温書地點,假日開始教儀綺游泳,行山鍛練身體,一年就係咁過去!



雖然話儀綺嘅身體好咗,但係長期睡眠不足,有幾次温書時暈了過去,昏睡雨小子嘅懷裏。有次一位好心嘅駐機塲警長,見儀睡了,佢小聲咁同雨講:「我唔係嚟趕你地,我亦知你地真係喺度温習,不過……」唔需要講大家都明白吧!



跟着,有電單車嘅方便,温書地點由機塲改往海運大厦,由儀綺讀中四開始,佢嘅功課考試成績優異,被選為班長,學生長長、(唔係寫錯,係學生長嘅主管)亦開始佢嘅功課經已超出雨小子能夠幫嘅範圍,雨小子喺儀綺身邊只能起作用係一個耐心嘅聆聽者、一個保衛者、一個電單車駕駛員、一個游泳行山教練。而當儀綺温習嘅時候,雨小子反而靜下嚟睇書、思考,一向反斗好動嘅雨中淋,從未諗過自己會睇過咁多書……又一年過去!



中五嘅一年係最困難嘅一年……,海運大厦也同機塲一樣,勸喻我地離開,儀綺身體經游泳行山鍛練係有一定成果,但人總敵不過睡魔,人家唔明白,始終係有問題。



雨小子當時心中嘅鬱結同壓力比任何人都要大:儀綺父母親嘅誤解,自己双親嘅微言,身邊朋友嘅冷言諷語,事實上;一個女孩子讀書成績欠佳留級,跟住有個男仔同呢個女孩子出雙入對,去到深夜,你話温書啫,有人信至得格跟住呢個死飛仔仲揸埋架電單車,車女孩子去游山玩水,你信唔信呢個男仔係好人吖? 雨小子唔在乎人家點諗,亦唔諗人家用乜野眼光嚟睇,這都唔重要,最重要係點樣幫儀綺過中學會考呢關……似乎經已去到一個困局。就喺呢個時候,出咗一個交通意外,電單車頭輪被剌破,失控翻側,炙熱嘅死氣喉燒傷坐車尾儀膝部內側....當日原打算到汀九泳灘游泳鍛練,臨開車前將僅餘嘅幾塊錢買了汽油。出事後,身無分文,兩人由大欖涌沿青山公路徒步往荃灣到朋友處借錢搭車出九龍。途中路窄,兩人一前一後走着,雨小子非常內疚使儀綺受傷,儀綺忍着痛,跟隨着雨小子還是一步一腳印,緊跟雨小子嘅後面。喺雨中淋心中開始想:「我絕不能負她啊!」



處於冇地方可以温書呢個困局,會考期將至,無可選擇地唯有轉移到雨中家,但要知道,雨中一家五口,除母親外全係男的,兩位哥哥都很明白事理,一係就去街或到朋友處,過咗淩晨十二點鐘至番屋企,母親多少有微言,始終此非解决方法,儀綺亦明白呢點。有早一點完,兩人喺屋邨花園小坐,雨小子向儀綺提出說:「二哥(雨中淋二兄喺個書獃子,畢業於英皇中學,係梁特首嘅學長)準備會考時,爭取時間休息同利用深宵寧靜嚟温書,佢放學番屋企就睡覺,到晚上十點起身食晚餐,跟着讀通宵到第二日早上,然後返學。」儀綺聽咗起先好抗佢,知道大家都處於困局,倒在雨嘅肩上淘哭起嚟,良久,儀綺端坐起來說:「人家做得到嘅,我應該做得到!」雨小子將儀綺一抱入懷說:「儀綺,您終於長大了!」跟着雨中淋將多年嘅鬱結同壓力,兩行眼淚把它流咗出去。




儀綺就按呢個笨拙但無可選擇嘅讀書方法完成咗佢嘅會考,成績雖然唔係九優,但都閃耀生輝。當儀綺攞會考成績嗰日,雨小子約埋儀綺嘅母親,一位很受人家尊敬嘅長輩,不過佢對雨小子嘅〝所作所為〞一無所知,誤會好深。三個人,雨中淋、儀綺同佢母親坐喺一間茶餐廳,雨小子親手將儀綺嘅成績單交到佢手上,說:「伯母,呢個係儀綺嘅會考成績。」老人家睇咗冇笑,反而是老淚縱橫,佢估唔到有一個傻仔,竟然用咗三年時間做咗件天下最〝傻〞嘅事!



您估雨中淋之後點諗?

儀綺因為家中弟妹眾多,尚係求學,所以放棄大學之夢而轉讀護士,係佢讀護士嘅時期,雨中淋一樣〝傻〞落去,直至佢護士畢業、讀埋婦產科。其間當然不乏有醫生、男護士指名道姓話要追佢,雨中淋亦表態:「如果您找到理想嘅對像,要離我而去,我沒有問題。」(話就咁話唧,捨得咩?)



畢竟,呢份情緣的確太深了。有日雨中淋和儀綺去完大澳門游水,晒到紅卜卜,回程喺巴士上,相互偎依,雨賴蝦毛對儀綺說:「我地結婚囉!」兩人二話不說,拎住濕淰淰嘅游水衣物,連跑帶跳走入新蒲崗政府合署……結束呢段既唔溫馨也不浪漫嘅愛情長跑。

文章日期:09/10/2012 08:56 am 上載於 Yahoo Blog





執子之手 與子皆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