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2月11日 星期三

My son Ike (重刊)




My son Ike

文章上載Yahoo Blog 日期:03/19/2011 10:23 pm


兒子極喜歡旅行,以下是原來三篇文章習作濃縮為一篇,是比較長但頗有趣!


這是我的大兒子 Ike 由中國電郵回來的照片背景是成都火車站左下角背着沉重的背包就是 Ike, 他正在用他的普通話問路看看那位老太太和她後面的人面上的表情就知道根本没有人明白他的國語那就是他自三月起打起背包的中國之旅他由雲南的丽江開始到昆明大理。 入廣西的桂林到四川的成都和重慶經青藏鐵路到西藏,訪拉蕯到喜玛拉亞山的登山营地。 後转飛北京到陕西西安看兵馬俑, 目前他在甘肅的嘉慶關看來他會經河西走廊進入絲绸之路。 之後他的行程會到上海看世博, 819日返加拿大前會停香港约两個星期。
 担唔担心你話呢?


 我之所以說担心並不是他學不學壞而是他在旅途中很多時候是二十多天才给你一個简單的電郵說,I am now in Xian.〞除了他在旅途中認識的旅行者外基本上是他個人獨行。 這次中國之旅是他第五次旅程前四次的經驗告訴我是只有两個字…〝担心〞


 第一次出門是2004他和三個中學同學共四人到東南亞去了泰國菲律賓柬埔寨由越南步行入中國廣西北京武漢香港。 剛離開泰國不久就發生南亞海嘯。四個年青人因為台風吹襲滞留在菲律賓一個海島的簡陋碼頭上因颱風関係没有船隻往返, Ike 患上嚴重冒感四個人瑟缩在擋不住風雨的碼頭上幾天直至颱風離開後來Ike 猶有餘悸的告訴我他當時真的害怕會死在那裡。


 四個人的旅程由越南的南部乘搭公路巴士到北部十多個小時車程全程車上都擠滿着人到了目的地下車後各人都似乎不懂得走路。 他們每天的生活花费约是七美元没有星级酒店隨便找到吃的就是。 上一次 Ike 一個人到印度他看见那裡的動物吃的都是垃圾所以他每日只吃蔬菓回來時他在機場找到了他小寳姑姐工作的店子小寶還以為機場來了一個乞兒。 他在旅行南美時不慎被人偷了相機和他自己寫的旅行日誌他没有抱怨他只怪自己不小心。 在南美一個小國晚間出外被警察用警車送他到安全的地方因為他誤闯了晚間發生最多罪惡的地方…… 他没有特別的語言天才每到一地他都是會遇上同樣的語言問题他盡量的學習當地两句說話…如何找到食物和如何可以到達機場(生存和離開)


 當然他找到他自己的喜爱有一次(他到過南美洲两次)他在南美這次他是有備而去他在那裡用三個星期上課讀西班牙話。 他寫了一篇很長的電郵给我俩老他說:”要是我告你們你們一定笑我的確我太喜歡這裡。”他很有條理的给我和老伴分折當地的生活住房氣侯人事物他說他日後年長退休後一定會搬到那個地方去!


 還有…… 他在越南租摩托車代步遇上意外進了醫院。 在委内端拉突然患眼疾要接受治療等等出門不是幾天是幾個月在一個完全陌生的地方什麽事都可能發生!
 担心不担心你話呢?


 Ike 终於在八月十八日完成了他長達五個月在中國的旅程平安返回加拿大。他给我另一個感覺他更成熟了當然啦成三十歲仔加上出外多見識廣闊了。有一奌他極不像我…… 我凡事誇誇其談他這次旅程後我覺得他更沉實。与朋友一起他總是坐在一旁他不會以自已為中心你不問他出外的事他就不答咀你要是問他的話他才有禮貌地告訴你一两則在旅途中發生的事。


 我們打趣的問他這次旅程中有没有錯過了投棧而要瞓街邊呢? 他說有瞓過街…… 有日在他的行程中本來是要乘長途公路車到延安當他購車票時用他的本來全不懂的普通話告訴車站人員要到延安两邊都言語不通胡里胡塗的一個售了車票、一個買了車票。 傍晚時份他登上了公路車車行了很長時間就在睡得濛濛鬆鬆的時候他被乘務員喚醒了說到站了着他下車。 當下車後公路車開走了他方發覺自己站在一片漆黑的公路上。 四周萬籁俱静不知東南西北只看見前方數百公尺外有一支暗暗的燈可能是一條村落的入口吧他唯有朝着有光的方向走站在微弱的燈下四野漆黑看看腕錶是凌晨二時左右這樣的情况下他只有揽着自己的行裹背包坐下來捱過了一個晚上……這就是他瞓街的經歷他說時就這樣的輕描淡寫後來他是怎樣抵達延安他没有细說。


 這次旅途中他到過两次重慶當第二次在重慶時正藉四川被受强降雨災害他住的客棧(第一次由他口中聽到這個名詞他的中文進步了)預計會被洪水淹浸所以動員所有員工將低層的傢具搬上三樓去在客棧居住的有國内外省的中國旅客有外國到中國的旅行的人士當要協助客棧搬傢具時只有外國人帮忙協助而國内人則就手旁觀。 他們把一件件沈重的沙發辦工用桌椅等撤離過程中有位國内旅客竟指着Ike 破口大駡可能他是唯一的一個〝中國人〞在帮忙着, Ike 分別用廣東話和英語向他說他聽不懂他在駡什么那人還是駡着而且越駡越凶, Ike 忍無可忍就在街上用英語與展開一場駡戰但两方都不知道對方駡的是什麽!


 果然臨江的客棧被洪水淹浸了住客都被轉移到地勢較高的酒店。 洪水過後, Ike 又是唯一的一個”中國人”協助客棧復原他在那裹多逗留了两個星期客棧不收他每天人民幣三十元的租金而且有飯食都叫埋Ike, 他在那裹交上了很好的朋友!


 這两個故事在我们看來很新鲜但在一個旅行者說來每日都會在身邊擦過。 我在上两篇有關的文章問担唔担心? 你話呢? 有朋友說有機會你就出外旅行倒轉頭嚇番佢。 老人家如果被人遺棄在漆黑的公路上肯定未嚇到人家自己早已嚇餐飽的了而且Ike 的旅行經歴這多要嚇番佢轉頭…… 開玩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