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2月16日 星期一

孤高城‧雨中家(13)王爺巧佈連環計 那知對付是何人


網上圖片



王侯美此時亦飲得酩酊大醉,見雨中淋進來,客氣說話也沒說,只說了:「雨中先生,本王要你依我方法特別釀造五十瓶寒冰暖嚟賀皇帝大壽,哈哈哈哈!」雨中淋見王爺經己醉得七零八落,剛才王侯美所講嘅,當然唔放在心,只係隨隨便便附應了一句:「王爺說笑了,皇宮美酒多的是,寒冰暖只不過是坊間劣酒,有幸皇帝賞識,如今皇上大壽,寒冰暖又何能登大雅之堂呢?」此語一出,王侯美醉醺醺的紅臉立變,青筋暴現,在枱上一拍:「本王一語既出,從沒有人敢逆意,你雨中淋何許人也,如此斗膽。」雨中淋見王侯美喜怒無常,先楞了楞方才醒覺,此人非善類,連忙長揖拜倒:「請王爺息怒!小民得罪了。」王侯美又回復嘻笑模樣,說:「本王要你釀造使皇帝一飲即昏醉三天嘅寒冰暖,你做得到嗎?」



雨中淋聽了打個冷戰,想:「那不是謀害皇上?」王侯美鑑貌辨色,看穿雨中淋想甚麼,即說:「不錯!就係要皇上昏醉三日,你雨中淋係本王同謀。雨中先生是否想替本王行事,可知你一家大小、雨中家業都在大都,也正是本王駐軍之地,你逃得了嗎?你想告發本王,酒是你釀的,有人會信嗎?」王侯美紅紅醉臉又頓時變了鐵青,喝道:「來人,捉個小二進來!」廂房外侍衛立即順手逮住一個店小二,推入廂房中。店小二見鐵青了面的王爺,經已嚇得面青唇白,跪倒地上。王侯美指着雨中淋問小二:「此人說本王意圖謀害當朝皇帝,你信不信?」小二那敢說,王侯美續說:「睇嚟你不信吧,你滾出去問問其他人信不信!」王爺衝前一腳把小二踢了出去,跟着向隨身心腹侍衛遞一個眼色,侍衛隨着小二出了去,從此這小二就絕跡人間。王爺轉頭過來,嬉皮笑臉對雨中淋說:「如果話本王要謀害皇帝,真係個笑話。」佢行近侍衛跟前,刷的一聲把侍衛嘅刀從刀鞘拉出小許,奸笑說:「只要.... 哈哈哈哈,要佢昏醉三天經已係便宜了他..... 哈哈哈哈。」人家喜怒不形於色,但王爺喜怒如變面;王爺長相像猴子經已奇特,連性格聰明狡猾亦如是。本身係當朝皇上嘅親兄,由於呢副長相,父王立王爺二弟為太子,王侯美見皇位旁落,深深不忿。佢不單仗勢欺人,武功也不弱,自創一套七十二變猴王棍法可以耍得水潑不入、針插不進。



王爺笑罷,又怒容滿面說:「雨中淋,你唔替本王釀酒係死路一條,如果你依從本王亦係一條死路,但本王可以保你一門大小平安,你說如何?」雨中淋想反正都是死,為何不問個明白、說:「王爺,請恕小民斗胆膽,請問王爺手下高手如雲,為何選雨中淋行事?」「哈哈!本王就是要置身事外,你明白了嗎?」王侯美哈哈大笑。雨中淋更丈八金剛摸不着頭腦,王侯美以雨中一家性命脅逼雨中淋釀酒,目的只是要皇帝昏醉三天,究竟目的何在,似乎正點子不在皇帝.... 雨中淋問王侯美:「王爺,小民只是凡夫草介,未知有何得罪了王爺,請王爺網開一面.... 」「別囉唆了,你我昔日無仇,今日無怨,你只不過係本王計謀中一着棋子。」王侯美說着,向在旁心腹侍衛示意,侍衛喺雨中淋面前放下一小包裹,「這一包﹝醉三宵﹞迷藥,你要將之混入寒冰暖內,使之無色無嗅無味,分五十瓶,下月初二送入皇宮。每個瓶皆要貼上喜字為識別,到時宮中自有人接應。此刻莫胡思亂想意圖通風報信,你雨中家一眾性命皆喺本王手中....



雨中淋已無選擇餘地,提着藥粉往雨中府第走。在想:「呢個悶胡蘆究竟賣嘅係乜藥,如果要喺酒裏下毒,﹝醉三宵﹞並非劇毒,只係一啲番蒸多次酒糟,其酒性特强使人長醉,要混入酒中無色無嗅無味,隨便亞福亞壽都可以做到,為何偏偏要雨中家,莫非如王爺所說要置身事外而嫁禍雨中家?王府與雨中府第雖然同處大都,但未曾有過交往,無仇無怨,為何天降莫明大禍?」



返抵雨中府第經已夜深,雨中淋坐大廳望着﹝醉三宵﹞,一時間真唔知如何是好。一雙温柔的手搭在雨中淋肩膊,問說:「相公,這夜還坐這裡發呆,早點休息吧!」雨中淋妻子珛櫻,從外表溫柔嫻淑,聰敏明慧,內裏卻剛直不阿,身懷武功絕藝不遜於雨中淋之下。雨中淋將晚間遇王爺經過告知珛櫻,妻子默然不語沉思,良久「啊!」一聲,珛櫻望着雨中淋說:「如那猴子說,他與我雨中家無仇無怨,而雨中家只係佢棋局中一着棋子,若皇上被害的只是昏醉三日,看來棋局中猴子要對付的人並非皇帝,那麽王猴子對付的只有一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