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0月7日 星期一

孤高城‧雨中家(4)走投無路避惡奴 自古明師出高徒


網上圖片



是非了說罷從腰間掏出一塊重甸甸嘅石硯,在背後拔出一枝鐵筆.... 說是鐵筆,其實係一個鐵做筆盒,外形與一枝筆無異。鐵盒內藏嘅筆,是非了用之替貧弱民眾寫盡不少狀紙;凴是非了對案情詳盡精細分析,一張狀紙,一張鐵嘴為貧弱翻了不少寃案,受貧弱人家愛戴,也使奸官惡吏恨之入骨。終於有一涉及王侯官爵重案,是非了為苦主遞上狀紙翌日,即被涉案「花山王侯」王府嘅侍士衛追殺,是非了武功雖高,但侍衛高手眾多而花山王侯勢力之大,僅次於當朝皇帝,用「隻手遮天」一詞形容也不過份,是非了走投無路逃入孤高,一住近八年了。



是非了手執鐵筆,佢故意蹬腿一躍企喺長板凳上嘅一端,長板凳頓然人立,是非了輕輕一踢,長板凳就剛喺佢鐵筆尖端之上。佢氣定神閒一邊揮舞鐵筆喺長板凳凌空點劃,一邊似自言自語,也像教導晴兒說:「書之法與寫狀之法有同亦有異;同與異者、書法寫狀法皆寫字,前者寫出其字,後者寫出其義,兩者皆有剛有柔,喺適合地方着墨落筆,循筆路橫竪撇點捺提折、除呢七種基本外,尚有橫撇竪撇、點又有竪點撇點。捺有平捺、提有竪提。折分得更多有橫折、又撇、橫鈎、折鈎、橫折鈎、言挑、風鈎、橫彎、凹折、九鈎、乙鈎、耳鈎、走之、建折、乃鈎、凸折、易鈎、竪折、豎彎、豎鈎、兒鈎、馬鈎、專折、鼎折、撇折、斜鈎、心鈎、彎鈎.... 是非了說着,長板凳不斷俾佢鐵筆凌空點弄,板面上劃上咗不少圖案。此時佢斜眼望望、各人只有晴兒看得如醉如癡,其他對書法一無認識者,就好似睇佢用板凳玩雜耍,口中還繼續:「寫狀要如書法一樣,按情理出手,輕筆使人舒服麻醉,頓然重濃墨使人措手不及.... 」此時是非了故意撥起一條衣帶,將飯檯上一杯熱茶掃出飛向軒媽媽,人們未及「啊!」的一聲,只見軒媽媽輕手一撥,「尋兒,了叔叔的茶涼了,替佢換過吧!」尋兒應了聲「是!」伸手將轉飛過嚟嘅茶杯接過,接杯時杯還在轉動,接穩了,有小許茶水濺出,尋兒臉上紅了紅。在電光火石間硬接一個飛嚟物件並不容易,軒媽媽笑着說:「尋兒,虛則實之、實則虛之,來者軟則硬擊,硬來者則虛接。」



是非了飛出茶杯有意試試軒媽媽功夫、那知俾佢卸給尋兒接過,好勝之心頓起,佢用鐵筆挑起一盆餸菜喺碟邊一劃送出,直飛軒媽媽,軒笑了笑說:「多謝了兄,這大的餸菜,我一個怎吃呢?」話未完盆子經已飛到面前,盆子轉動得好快,汁水似要溢出盆外,軒媽媽微側身,用指尖頂着盆底把它操控在手,着然後順勢腰肢隨盆子轉動方面轉了一圈,看來盆餸菜嘅轉動經已畧減落嚟,佢順勢將盆子往尋兒一送,說:「了叔叔出題目考我倆了,尋兒好好接着、莫丟臉啊!哈哈!」



飛到面前嘅盆子經已沒時間俾尋兒去想,盆子自轉速度雖然減慢,但並非一件實物,要接過而不瀉出來並不容易,尋兒本能地伸出手去接,當手尖觸到碟邊時手法改變「硬來虛接」,就讓碟邊喺自已掌心中磨擦着轉動,當碟子快要停時才將之捉緊。碟子停了,盆內餸菜還在轉着,尋兒心中暗道一句「好險」。



是非了看着軒媽媽接盆轉送,步馬輕盈,連肩膊都沒有怎樣大嘅移動,轉腰卸力恰到好處,動作優嫻,不忙不亂,心中叫好不已,見尋兒接盆,功力尚不足,但凴軒媽媽早前畧為提點,尋兒這快能融會貫通,真是難得之材。是非了將凌空點擊畧慢下來說:「書法與寫狀有同之處係點其喜穴、笑穴,使其麻痺,然後重點落墨,出其不意,攻其無備,一點即中,使人目瞪口呆無還手之力。」邊點邊打開鐵筆盒子,拿出一枝判官筆來,說:「晴兒,你來為了叔叔收拾....



晴兒手執判官筆,筆尖有毫毛,還有厚厚墨膠黏在上面,亦帶有濃濃墨香。晴兒趁了叔叔還凌空點擊時,一個箭步上前將之接了過嚟,軟軟嘅毫毛與鐵筆尖不遑多讓,只見晴兒喺長板凳上了叔叔刻劃嘅圖案上不斷點擊,長板凳依然喺空中飛舞。「好!」是非了說了一聲:「果然係有虛有實,先點喜笑兩穴,再重點癱死兩穴,今日寫大字寫完嘅,繼續吃飯。」各人大笑起嚟,晴兒手執被點得千瘡百孔嘅長板凳,準備換掉,然後繼續未完嘅午餐。




夜深.... 一條黑影飛越雨中家,此人用小石子丟在釵兒屋脊、釵兒破窗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