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9月29日 星期日

孤高城‧雨中家 (2) 莫笑惺醉潦倒漢 千片愁思萬般情

網上圖片




上文說到尋兒扶着爹往雨中家走,在前不遠處、釵兒與晴兒也帶着面上淚痕往家跑去....雨中淋十五年來自暴自棄,疏於練武,立馬不穩,加上醉眼惺忪。雖然如此,佢武功根基仍非常深厚,耳根卻是靈敏得很,他聽到是共五個人的腳步,而呢種步聲似熟也似生疏,此時雨中淋經已是萬念俱灰,反觀自己,佢不但酗酒,弄到如此糟透,愧對自己三個女兒,倒在醉鄉似是佢唯一嘅解脫。


喺孤高城中不乏武林高人,為避難而蝸居於此,各有所藏秘技,日間不便施展練習,此際繁星閃耀,高人多藉星光出動在田野屋脊飛奔習武,各不相干,故此雨中家各人亦習以為常,見怪不怪。雨中淋一進家門,在灶邊掏出一瓶「寒冰暖」烈酒,丟掉尋兒的纖手,跌跌撞撞的跑出家外,邊跑邊哭,酒醉了還有三分意醒,佢喊係懊惱自己淪落到如斯地步,眼前四個女的、妻女俏臉一個一個不斷顯現。雨中淋將一整瓶「寒冰暖」牛飲入腹,高舉着空瓶子向着天高聲的叫:「寒冰暖、你害了我一家,我恨你!」


以前的「雨中家」喺大都係有名嘅釀酒莊,獨釀一瓶「寒冰暖」使不少劉伶之輩趨之若鶩;「寒冰暖」不但醉倒大都平民百姓,連達官貴人,甚至皇帝妃嬪也愛之入心。此酒晶瑩剔透,淡露藍光,入口不似酒,既不辣而温醇冰涼,酒入腹才暖透全身,係最使人輕易醉倒之烈酒。當年皇帝特別喜愛此酒,因而封賞雨中淋祖父為「酒吏」,寒冰暖則封為「御酒」。當年皇帝亦以「寒冰暖」與民同樂,既是「御酒」也是民間清酌,此酒使雨中家成暴發户,皇帝在雨中淋祖父建亭園大宅時,御賜「雨中府第」金漆牌匾,真箇是風光一時!


十五年來,雨中淋幾次易容返回大都凴吊當年「雨中府第」,只見不單是頹垣敗瓦,全座建築物燒成焦土。每次雨中淋都懷着希望,幻想能見到失去的妻子,每次都失望而回,繼而酗酒更烈。出身釀酒世家嘅雨中淋,那愁沒酒喝,佢採新疆塞外野菓實按釀「寒冰暖」之法,竟然釀出連自己都心扉跳動、比寒冰暖更醇更烈嘅美酒。


第二天的早上,雨露把倒在田野墓頭的雨中淋冷醒,佢全身濕透、衣服沾滿泥濘,他在水洼澆些雨水洗擦一下面龐,水洼影照出佢頹墮萎靡的臉容,佢一時英雄氣短,了一聲:「雨中淋,你還是個人嗎?」繼而又自我解嘲的說:「我不是人,我是什麼?」佢大力用手把水面弄縐了,倒影中的雨中淋更難看......


筆者註:迄今為止共二十二位網友報名参與:芬妮飛鳥、小夢、小熊、紅黃、如心恕也、月兒、一休、雲妮、五味軒、十二月、火鳳凰、湖雪、娜拉、彭彭、麻煩、CK、花果山美猴王、雨中釵、雨中、雨中尋、雨中淋。

其中有部份經已按需要訂定角色:飛鳥是「天下第一狀 是非了」、一休是「問蒼天 仇不休」、如心恕也是「誰恕誰 如心客」、花果山美猴王是「花山王侯 王果美」、湖雪是「雪妃 胡雪飛」等,其他角色仍要時間訂定。

2013年9月27日 星期五

回家了


最後一天,大家都有點依依不捨;
今年車隊經過雨中家前大約一公里,經已退休的前 Road Boss, Don Duncon 通過無線電問雨中技師,想唔想停喺屋企門口影張相。當然想啦!
咁全隊車就停落嚟,喺雨中家前留下一個美麗嘅回憶。


最後一日早上一齊吃早餐,負責護送嘅電單車隊研究路線行程,退休了的前 Road Boss,(佢係近年所用路線嘅策劃者,是一位深資交通警員,今年留在隊中做顧問)他說其中一家要探訪嘅學校,就喺佢屋企附近,(only one block away) 加拿大通常用 block 呢個字用作一個街段,而通常指的是一公里...... 百厭喺度諗:「Don 和百厭都服務咗車隊八年,明年佢唔會再参加,為何我地唔借呢個機會,亦順道去佢屋企門口,同佢影番張相。」百厭向 Road Boss Adrain 提出呢個建議,Adrain 話 :「 Good idea, Why not!」

咁我地就暗中進行,因為 Don 經常監察住路綫,計行程時間,所以所有無線電通話都唔講呢件事,不動聲色。直到下午剛探訪完近 Don 屋企一公里外嘅學校,繼續行程,本來不斷對話嘅無線電突然寂靜落嚟,鴉鳥無聲,車隊繼續跟着 Road Boss 前進。Don 發現車隊錯了路口,馬上提出路綫更正,點知喺無綫電竟然無人啋佢....佢有啲啲唔高興,話:「如果你要創造另一條路線,就請先通知我。」,呢個時候 Adrain 先至話:「Don,welcome home!」車隊徐徐駛入 Don 居住嘅嗰條街,佢至恍然大悟!不過佢依然扮嬲,真係俾佢玩死!

好嘞!番咗屋企嘞,一年之中最忙嘅兩個月(八月 Senior Games 同九月 Cops for Cancer 嘅經已過咗,百厭開始進入「冬眠」前嘅秋休狀態,大可叠埋心水,專心寫下一個故事:

「孤高地‧雨中家」

2013年9月18日 星期三

中秋節快樂

中秋節在外國,氣氛越來越淡,今年中秋節,正藉一年一度的 Cops for Cancer 活動,老雨要隨隊出發,明天(八月十五)將會停在 Sunshine Coast 的 Camp Olave ,是一個臨海的女童軍營地,幾年來經過停留,都在晚上有營火晚會,想明晚卧在沙灘上,望着一輪明月,會很詩意吧!

記得九四年曾在北京、上海等地工作,每當晚上孤獨時,都會想起她!還有誰,當然是老伴啦,所以老雨的「飲歌」是「每一個晚上」。

希望能將旅途點滴、趣事、辛酸告訴你們,比較習慣使用Yblog,所以這裏暫停數天,如果各位有興趣知老雨行程,請移玉步!

祝各位中秋節快樂,人月兩團圓!

2013年9月14日 星期六

「也好居」與「歌谷大樓」




最近老雨遭人家迫遷,想賴死唔走都唔得,因為呢座已被列為危樓嘅「也好居」,搖搖欲墜。業主尚好,還努力去為各住户安排收拾,協助搬遷事宜,幾年嚟老雨居此屋簷之下,有安寧寫作嘅日子,認識咗一班本來三唔識七嘅左鄰右里,「也好居」舊就係舊啲,畢竟都係一個寫作空間同交流樂土。熟識「也好居」嘅每一個角落,花唔少心思去美化家居,亦置下唔少「家當」,一時間話要搬遷,真惆悵!

七十二家房客紛紛另尋新居,奔走相告話隔不遠嘅「歌谷大樓」唔錯喎,七十二家佔咗百分之九十都執拾細軟,搬咗去歌谷大樓。老雨嘅羊羣效應立即啓動,睇都冇睇就死就死啦,一件衫都冇執扑過去排隊,好彩俾老雨執到個單位。一於冇眼睇,住落至算啦,點知入到去家徒四壁,四幅牆白濛濛,比起「也好居」雨宅,真係差之差也。半夜起床連燈制都揾唔到,摸着黑上廁....白天煑食,石油氣爐唔識點打火,鼓油樽又唔知喺邊,年紀老咗連落樓都揾唔到樓梯。以前熟識「也好居」乜嘢都順手沾來,走去邊瞌埋眼都唔會撞牆。真唔慣!唔慣呀!


上面嗰兩段大家都知道老雨呢個老頑童老百厭喺度喼乜?都係喺度講搬咗屋,處處唔順手,度度唔習慣。呢樣正常嘅喎,記得以前喺香港讀一個 HKMA 工商業管理課程,第一課嘅課題就係「人對轉變的反應」,依家大家嘅反應係百分百正常,人唔係咁容易接受轉變嘅。不過,除非你決心與「也好居」生死與共,死咗罷就,否則你就要入水隨彎,遷就下啦,世間無樂土,樂土只在心中有。

睇咗幾位Ex網友,依家嘅新鄰居嘅網誌,大家都因為使用歌谷大樓嘅現在設施,唔就手、唔遂意,好唔開心,咁又挑起百厭係根,一於將最近摸索所得,同大家分享下:


當你打開你嘅網誌,右上角係有一項寫住「設計」兩字,點擊後

 就會自動成一個可供你更改網誌排列、圖片、背景、顏色、字樣等等嘅工作版面

 
如果你唔想更改,就會保留原來開網頁時,由歌谷俾你嘅一個簡單的「範本」


 就係咁嘞,白濛濛,張標題相係老雨加上去嘅,乜都冇,冇所謂,冇面見人之嘛


 呢個就係版面配置嘅其中一個,即係你地行入歌谷大樓雨宅見到嘅室內佈置格局,上面每一個小項都有編輯(更改)功能,換句話講,呢個係你個網誌顯示俾人睇到嘅基本標題。當你做完編輯或更改,緊記點擊右上角橙紅色嘅「貯存排列方式」輸入更改。
如果呢部份你冇乜野要更正,而你想將你個網誌美化一下,你可以點擊「範本設計工具」一欄


 版面會轉成另一個工作版,先顯示「網誌即時狀態」,下面大圖係供給你由現時狀態開始,去做增減美化等等更改


點擊背景一欄,喺背景圖片旁邊有一個三角箭咀,點擊後,就會有各種各樣背景圖片供你選擇,喜歡邊張就點擊邊張


 版面配置就係你個網誌嘅橺格,隨你喜歡,老雨比較喜歡寬敞,所以用單一平面

 
調整寬度,老雨直覺認為目前大多顯示屏都係 169,比較寬,不過如果用到上限,人家要睇你嘅文章,每一行都要擰個頭由左到右,睇完一行又要擰番去左邊,唔係咁好嘛,所以老雨會建議用970像素,不過如果你嘅旁邊項目設置夠多,可以用闊一點


 進階係基本用以各區文字字樣、大小及文字背景嘅調色


 當你點擊要更正或更改某一個區域是時,嗰一區就有用紅點圈起嚟做表示


 例如老雨點擊標題一欄,「人在雨中淋」就即有紅點圈起


所有更改,都有喺大圖睇得到,如果滿意更改,緊記點擊右上角「套用至網誌」呢個橙紅色作實


如果唔喜歡,可以繼續改到滿意為止,如果真係改到一塌糊塗,無可收拾,你係可以番轉頭,呢樣係一個優點,你只要點擊「反回Blogger」,咁你就乜事都冇發生過


不過,歌谷大樓會問清楚你,因為知你用咗咁多時間,功虧一簣。你只要點擊「Leave this page」咁就關人嘅。以上嘅都係好好玩,考你耐性同信心.....試試!







2013年9月10日 星期二

孤高城‧雨中家(1)獨在山崗話孤高 命運冷笑無前路

網絡圖片



孤高;喺古代武林江湖中算是一座名城,座落絲綢之路河西走廊嘉峪關外一個偏僻山崗上。佢冇一個雄偉建築,亦冇高聳城牆,只有嘅係一堆堆五、六尺高嘅土墩子,由遠處睇嚟,似喺一個大羊棚、牛欄。如果睇唔見呢個"大羊棚",處處炊烟,佢同一個被廢棄嘅市集全冇分別。呢個孤高城喺國人心目中一無所知,但喺當年武林中則赫赫有名。



孤高城並冇城牆圍繞,裏面只有一間間挖地三尺,然後用挖出嚟嘅黃土澆水成泥塊做磚瓦,藉呢種原始材料,喺挖低咗嘅地面上,起一座座簡陋房屋,遠睇一間間排列不規則嘅矮小房子,還以為係小人國。



當年一塲瘟疫,後人說是痳瘋;呢類病人俾當朝皇帝一紙詔令,全國捉捕痳瘋病人押送到關外。嘉峪關之外係當時中土藩屬吐蕃(現時新疆),吐蕃國地大遼闊,族人以放牧為生,對中土押送到嚟嘅病人不理不啋,任其自生自滅。呢啲病人就喺嘉峪關外建立咗一個一個好似孤高一樣嘅「城」。



年事過了,病疫亦止;百年之後,嘉峪關外呢一種土墩子城、以前幾千人一個「城」,只剩低孤高還有人居住,約二三百人吧,而且人口越嚟越多。一個「城」如果話俾人知,以前有痳瘋病者住過,係人都會卻步,但只有一種人會拼死逃亡到孤高,就係一啲江湖武林人物走投無路,因為佢地知道,只要佢地能踏入孤高,官府、仇家就唔會貿貿然入孤高拿人。



逃亡嘅人,唔理佢因為乜野原因,佢地未到孤高,總以為呢個城會係高牆聳峙,一眾防衛森嚴。但當踏足孤高,只見黑瘀瘀嘅土墩城牆,黃土做嘅房屋,一片頹垣敗瓦,心也涼了一截,為活命苟且留下者,住居落後,一是冇人會問你從何來,二是冇人會問你因何而來,呢兩點往往使逃亡者安頓落户。



城牆邊有一户,都係用同一樣嘅方法建築,睇落去係有啲與其他房屋唔同,大一點及外觀整齊清潔。屋子前有一行用枯枝編織嘅籬笆把屋圍起來,近東那邊還種咗幾行黃菊。用蘆葦、竹枝編織籬芭常見,但用枯枝編織、其工藝講究,並非易事,籬笆精密細緻看似係出自女兒家之手。巧手做的一雙前園門子,上面掛住一片木片子,上面清雅秀麗的寫上「雨中家」三個字,此三字畧遜澹齋先生,字體温潤靈秀,看來也是出自女兒家手筆。房子的木窗黏上的剪紙,有花有草有動物,圖案巧妙佈局,紙片上用怎樣精小的剪刀都不能剪得出嘅,居然活現眼前,那小巧的手當然係小女兒的手。



這家一家四口,十五年前黑夜逃亡到孤高,當年蓬頭垢面的三個女孩,現時皆亭亭玉立,佢地與孤高人看來絕不相稱,三個皆高雅脫俗,楚楚可人。大姊釵兒,冷酷中帶有跳皮,明眸中常有一團火... 記得十五年前,佢與父母、兩個妹子同住大都一個好大嘅庭園,門前一對栩栩如生白石獅子,門檐上掛着一片金漆木匾寫着「雨中府第」四個大字。當年某夜,僅五歲嘅雨中釵被哭叫搶號嘅聲音驚醒,媬姆將佢由烈火中抱出房間,廂房就整座塌下,當佢見父親正力抗强賊時,魁悟的父親雨中淋一手挾着二女兒兒,一手拿着金背鬼頭刀瘋狂在眾賊人中揮。雨中家的媬姆武功也不弱,一手抱着釵兒,另一手拿起身旁一張椅子,點的、擗的打下咗唔少賊人嘅胳膊,但始終寡不敵眾,媬姆將釵兒送到雨中淋身邊時,口吐了一口血,咽了一口氣倒下了。釵兒剛跑到父親身邊,聽見母親喺另一個厢房叫着:「釵兒,快接着尋尋!」釵兒雖年小,但勤練武功,飛躍而出接過母親拋過嚟嘅小妹子尋尋,雙足剛着地,眼前的房被烈火吞噬,倒了下來。這團火就喺咁,永遠留喺雨中釵明眸之中。



被挾在父親腋下的晴兒,雖然年紀也小,但這一幕母親把尋兒撙出讓釵兒接住,再見母親雙手力撐窗邊,想借力脫離火海,最終力不從心,晴兒的娘望着三個女兒笑了一笑..... 母親的微笑,印在情兒大眼睛眼眸,留下永不磨滅......



孤高城嘅晚上,一條漢子獨自坐在土墩子上,望着天上閃閃繁星飲悶酒,睇起嚟繁星也許與人類無分別,一齊明亮爭輝,但同樣嘅孤單孤獨。雨中淋把胡蘆內的酒飲乾,低頭飲泣,手將袋中嘅煙絲塞入煙竿,震顫顫的手將烟點上,一咀烟牙拼命的往煙竿裏吸,呼出連嗆連咳嘅濁氣,兩眼深陷在眼窩裏,風霜歲月仍然抵不過當年創痛。雨中淋雙手伸前,兩手震顫不已,握拳乏力,佢微微欠身站立,試下蹲立一個馬步,點知馬步不穩倒裁下來。雨中淋頭觸了地,眼前模糊,自己的妻子竟站在自己前面,大俠嗚咽了一句﹕「櫻,是你嗎?我想得你很苦啊。」



一雙暖暖的手把雨中淋扶起,往日百多二百斤的雨中大俠現時只是一個瘦骨嶙峋,蓬頭垢面如行屍走肉嘅糟老頭。那女子纖手把雨大俠垢面上淚痕抹去:「爹!是我,尋尋!想娘了嗎?回家吧。」尋兒扶着爹往雨中家走,在前不遠處、釵兒與晴兒也帶着面上淚痕往家跑去。



先把第一篇上載,目前有十八位網友不嫌棄参加呢個「孤高城‧雨中家」故事,佢地排名不分先後 芬妮,飛鳥,小夢,紅黃,如心恕也,月兒,一休,雲妮,五味軒,十二月,火鳳凰,湖雲,娜拉,彭彭,雨中淋,菊主(雨中釵BoBo(雨中),妍瓦(雨中尋)。故事首篇上架,其他人物仍未出場,原因係未敲定各人所扮演角色及訂定劇中人名字同性格。先多謝各位將呢個操縱權交雨中淋手中。如果仲有網友尚有興趣想参與,請留個回應。

「孤高城」下一篇應該要到月底至會出現,因為雨中淋由九月十八日開始,参與每年一次嘅Cops for Cancer活動,九月二十六日至返家,這九天內,雨中淋希望能往年一樣,每天都能夠喺網誌上為大家送出短訊與圖片。




2013年9月5日 星期四

孤高城‧雨中家




網上圖片


孤高城雨中家

雨中淋喺雅虎博客寫下,連口水四濺廢話連篇嘅長篇武俠小說「絕代双嬌吔烏城冰火對决」共四十篇,多謝各方武林人士讚譽,最重要係呢個「絕代」內裏嘅人物,除咗三幾個角色,好似「福佳疍治」「白武士白也哲」「黃衫客」同冇人肯做嘅「啞太監小單子」,一時間揾唔倒適合演員之外,其他幾十個有份演出嘅,都係前雅虎城一眾博客,其中各人以佢自己博名,按故事需要由雨中導演同菊副導為佢地度身定做嘅人物名稱,依家睇番轉頭都係一個「好」字,好!改得好....刋出嚟,先俾大家回味一下:


江南子 文折桂 〈江南第一才子〉
厨癡 五大姐 〈五味軒〉
厨獃 五大爺 〈五味軒嘅老伴〉
木公生 步如 人生馬拉松〉
鬼卜 紀思磬 K 師兄 Kurosawavin
神算 紀爾雅 kei
徒弟仔 江諾山 降落傘〉
瞧余奸毒 余樞基 ck
了斷無痕 寒春日 春日鳥〉
花前 木蘭姑娘 花木蘭〉
月下 月兒姑娘 月兒〉
悲心使 天使姑娘 天使心〉
口花太歲 瓜啦啦 口花〉
天涯俠醫 安道全 安道全〉
四脚蛇 嚴卸 四隻脚嘅蛇〉
華三少 華季曜 五星下的三星〉
無喜怒 吳楓 Hero
小師妹 姸瓦姑娘 Katharine
火鳳凰 言自語 火鳳凰自言自語〉
嶼火島主 菊無艶 菊主〉
妙韻冰音 芃澎 彭彭〉
落雨劏雞客 雨中淋 雨中淋〉
中原一點窮 窮瘋婁 中原一點窮〉
南疆青劍 娜拉 Nonna
外箭羽 瑪姬 Maggie Kitchen
夢中仙 如夢姑娘 sweet dream
雲端影 步輕雲 Bobo
吔烏大俠 洪湟 red_yellow
揪飛一葉 葉依秋 秋葉亞姨〉
東灜十二郎 辛月十二 十二月〉
東灜花子 花子姑娘 Ms A
一憂大師 一憂 一休〉
西域雲尼 雲尼 Norwich CT. Winnie


三十三位名號都係根据博客個名號特點同故事中需要,其中當然以揪飛一葉、瞧余奸毒、了斷無痕、步輕雲、妙韻冰音、花前、月下... 等最為經典。最絕嘅還是落雨劏雞客。



雨中淋又拎番舊時啲野出嚟晒.... 非也!佢唔係拎舊C出嚟晒,而係俾紅黃( red_yellow)同東籬菊主挑起係根:吔烏大俠話:雨兄,好身手,「谷歌城」靠你啦,也許將來再來一段「絕代双嬌谷歌城冰火重聚」


跟住菊主加把口話: 無艷早幾天已有此想法(真的!),不過不好意思開口,好了,乾爹出面,實有續集!


佢兩父女(「絕代」故事中嘅角色)一唱一和、跟住加埋雲端影步輕雲"BoBo"拍埋手支持,撩得雨中淋心頭癢癢.....



好!就嚟寫一個「孤高城‧雨中家」嘅長長長(西瓜刨話齋)篇武俠小說.....
故事係講喺古時(故事裏面嘅時代,先講明係故事,唔准駁古),有一個名為「孤高城」,城內有一武學世家「雨中家」,以主人雨中淋(呢個角色冇人會搶嚟做掛?)同佢三個女兒「釵、情、尋」為中心發展出嚟嘅故事。雨中淋現實生活中係"冇女大班"只得兩子,恨女恨到發晒燒,好囉,今次借頭借路有三個女兒,寫跛手都抵啦。「釵晴尋」三個角色經已有人搶咗嚟擔任.... 話咗你啦,嚟睇雨中淋嘅作品又唔留意下的留言,呢三個角色:雨中釵、雨中、雨中尋,一早就俾人攆走咗咯。想唔想知道呢三位係邊個呢?咭咭!



你又會問:百家姓陳李張黃何,好似冇「雨中」呢個姓氏喎?
係!冇錯,百家姓有司徒、司馬、上官等等嘅複姓而冇「雨中」,係「百加零一姓」嚟嘅,得唔得先!嗱!唔好話呢個係日本姓,嬲格!



依家開咗個頭,就等你地嚟報名参加試鏡嘞,有幾十位喺「絕代」有精彩演出嘅博友,應該唔駛報名都自動入圍,不過公平起見同尊重個人意願,都係由你地自己決定玩唔玩好啲。


留個回應俾雨中淋,最緊要寫明意願,想做忠嘅抑或做奸嘅,還是忠奸都冇所謂,不過做戲梗有忠奸嘅喎....唔係好似上次咁,安排咗博友「春日鳥」演"了斷無痕寒春日"一角,上晒畫佢至話:我唔想做奸嘅、你殺咗我啦!諗落呢句說話又好似唔係春日鳥講喎.... 唔通係另一個奸角"瞧余奸毒余樞基"CK兄講嘅?


當然報咗名,最好就任由雨中導演話事,唔得就炒你魷魚。如果你唔介意到好似「豬頭亞姨」博友湖雪咁講:「但求有得参加有得玩,俾我做"支"都得格... 」真係有演員嘅風範!









2013年9月3日 星期二

一塲應敗而贏的賽事


由韓國雅虎收檔、百厭入不得屋開始,真唔明當時點解要由韓國雅虎登入,雅虎博客喺百厭心目中,始終係一座日久失修嘅危樓,功能不斷剝落,冇咗呢樣、爛咗嗰樣;先有失去留言通知、照片上載困難、字體大細無法控制、再有網友整個博客消失..... 想唔到喺幾句說話之後,整座雅虎博客一冧塗地,有點惋息嘅同時,亦理解人家有人家嘅經營難處,世界上絕無免費午餐呢回事。可喜嘅係網友之間,大多素未謀面,喺何去何從抉擇關頭,是封筆、是轉博,能再一齊嗎?顯得有一種依依、關懷。但願緣還在,能與你博客上再相見。

 

百厭就係捨不得你們,現又提筆寫一個喺上次参加耆英運動會,百厭打一塲根本不可能贏嘅賽事,結果是凴贏咗呢塲賽事奪一面銅牌番嚟見大家嘅故事。
 





要贏,似乎係每個人嘅貪婪,百厭亦係一個凡人,那走得出呢個雜氣。報咗名参加卑詩省每年一度嘅耆英運動會,因為手患,只参加男双同混双两個項目,男單拼搏得太厲害,今年不参加了。本來列席 competitive 組別,亦要降格到 recreation,因為唔想傷上加傷。喺年齡方面,經已喺呢個 60 64 歲組嘅頂點,年紀大一年就體力差一年,要與剛由 55 59 歲組剛升上嚟 60 嘅比賽,要贏並非易事!

 

打混双係一男一女,當然要打拍檔波,一定要固定拍檔,心意相通有默契,互相補不足之處;男的力猛、女的細緻,攻防方能有利。無奈一時間揾唔到有女拍擋,而百厭嫂不在百厭嘅年齡組別,最後由大會安排一位居住離温哥華幾百公哩外 Prince George  的一位女士,Ms Karen Simmons 做百厭混双拍檔。基本上係要喺比賽當日至見面「相睇」, say I do"與否,都要同佢一齊完成呢系列嘅比賽。

 

第一塲,對手係一對剛由 55 59 歲升上嚟 60 64 歲組別,亦係喺前組別嘅冠軍級人馬,剛來步到,佢地都係由 recreation 打起。未正式比賽有約五分時間做熱身,有機會同 Karen 對打練習,至知道原來佢係一位新手,連發球都未成熟,遇強敵就兩塲皆輸 21-4,十球都唔過,慘敗。

 

第二塲,對手成熟亦好合拍,有默契,對住百厭呢隊臨時拉夫,贏得輕輕鬆鬆,不過都算俾面,放水俾我隊 21-11,21-14 好讓百厭面子好過啲。

 

第三塲未開始,百厭先去睇睇呢塲對手嘅成績;人家倒也不錯,雖然两塲皆北,但輸嘅分數冇百厭呢隊咁離譜,睇嚟都係輸數打定做梗頸四啦。乜得四隊咁少?係呀,呢個世界活到六十幾仲走走"笛笛"喺羽毛球塲打波、参加埋比賽嘅係人類稀有品種!

百厭雖然教打羽毛球,化身為雨中教練,初見 Karen 嘅技術根本唔成熟,唔想挫折佢打羽毛球嘅意念。一般而言,雨中教練當拍擋打得好,會稱讚一句"good""well done",即使拍檔打失,雨中教練會對拍擋講一句"good try"嚟激勵對方,比賽過程中絕忌講負面同指責、埋怨說話,加上係第一次見面,梗係好唔話得啦。

 

第三塲開始打咗幾分,覺得對方男女兩人拍檔並不太熟練,但技術比較平均,百厭心想以個人技術,一個對佢兩個絕對可以嬴佢地,但混双百厭有一個拍檔,佢不但唔能夠取分,甚至阻住晒,有啲波佢應去救嘅佢唔去,有啲唔係佢嘅波,佢又义隻拍埋嚟。如果要贏塲波就變咗一個對三個。比賽係三盆兩勝,第一局,百厭真係走到脚都甩埋,凴技術同多少運氣先拔得頭籌,打"丟時" 26-24 險勝。一局在手,第二局較輕鬆些,心想即使輸呢局可以有決勝局贏番,繼續努力下亦不忘睇對方弱點所在,果然呢一局以 18-21 見負,但百厭心目中經已胸有成竹。第三局係決勝局,未開始,百厭先向 Karen 只講咗一句:「如果你想攞個獎牌番屋企,俾心機打啦。」經過前兩塲比賽,Karen 開始知道百厭嘅能力,有咗個信心。

 

第三局戰幔一開,百厭打得強橫,一是放高遠球、一是連番叩殺,殺得性起,對手一見百厭起板殺球,嚇得只懂得用球拍護面。當然對方亦非鼠輩,佢地亦知百厭呢隊嘅弱點係 Karen,所謂「雷公擗豆腐」揾件淋嘅嚟「虾」。佢地啲波就專招呼喺 Karen 身上。

11-6 領前,換邊再戰前小休,百厭對 Karen 講:「對方技術平均,但係佢地冇後塲(即後塲波唔夠力打番去對手後塲,形成喺中塲跌落嚟,咁就俾對手一個殺球同放小球嘅得分機會)同冇負手(一般正手打球容易負手係弱一啲)。我會專打佢地後塲同負手,如果個波番過嚟高過你嘅,就留俾我打啦,如果你可以殺球就 go ahead!」如果唔係講英文,百厭會話:「前面啲波你打得到嘅就打,啲波過你頭,你嘅"身後事"就等我同你辦啦。」真抵死!

 

Karen 呢個時候經已唔懷疑百厭嘅能力,佢笑笑口同百厭講:「我就舉高枝拍企喺前面。」

百厭大驚....話:「千祁唔好、拍放喺前面準備,舉高會阻住我同擋番本來飛過去嘅波轉頭....understand!

就照戰術策畧咁打落去,對方狂攻 Karen,而百厭不斷放高遠球到對方後塲, Karen 亦知道自己較弱,不論係高嘅"身後事",連左右兩邊嘅"身後事"都留俾百厭一手包辦,佢就企喺網前等一有中塲回波,一板殺落去....

如是者戰果拉開,對方冇乜進帳,點知 Karen 發球技術唔成熟,幾次發球落網做咗網中人,對方開始有得分,士氣如虹。百厭極少喺比賽中指出人家嘅錯誤,呢次亦唔例外,話:「唔理你點樣開波,請你將個波打過網就得嘞,OK?」果然, Karen 瞌埋對眼發球打個波過網。最後一球、百厭 set 一個最佳位置俾 Karen 重板一擊,完成呢塲比賽...21-11

 

拎住個獎牌,雖然係銅牌,百厭心中比攞一個金的還高興得多,因為這是「一塲應敗而贏的賽事」得來不易。